Categories
科技報導

3萬元學搭訕 學員訴老師涉“PUA”



31歲的陶先生花費3萬元參加顧先生組織的培訓,目的是想找一個女朋友。 7天后,顧先生認為自己已經教授了全部培訓內容,卻被陶先生訴至法院要求退還學費。昨天上午,海淀法院開庭審理該案,兩人互指對方是“PUA”,即通過“套路”讓女性產生信任,進而對女性進行情感和思想上的控制。

在交了三萬元學費,並進行了8次授課後,陶先生認為自己被騙了,不僅女朋友沒有找到,而且自己的錢也打了水漂。在討要對方退回學費被拒後,將授課老師告上法庭。通過話術套路讓女性產生信任,從而對女性進行情感和思想控制,一直以來,PUA是人們熱議的話題。

在這起案件中,學員和老師互相指責對方與PUA有關。而在今年5月份,江蘇省警方成功查處一起搭建網站兜售非法PUA教程,這也成為全國首例查處發布違規違法PUA信息的行政案件。

3萬元學搭訕 學員訴老師涉“PUA” 1

教授搭訕 8次授課學費三萬元

31歲的陶先生從事設計宣傳工作。他起訴稱,2017年開始知道顧先生的網站,上面顯示關於教授搭訕口才專業的網站招生信息。 2018年對顧先生的網站進行了進一步關注。通過視頻網站及多個平台文字介紹,同時參考其對學生學習效果的承諾後,陶先生主動加了顧先生微信,2018年10月5日,陶先生報名參加了學費為30000元的培訓。

2018年10月6日上午,顧先生在家裡教授理論課,下午帶陶先生去西單商場教授搭訕口才,在隨後課程中,顧先生先後帶著陶先生去其他學校和商場,教授搭訕口才業務。以上8次授課時間不超過72小時。

陶先生表示,經過自己多方求證得知,顧先生教授搭訕口才與宣傳的教學內容不一致。其招收的多名同學都表示未達到宣傳承諾的效果,這才意識到自己已經上當受騙。在此後多次交涉中,顧先生態度蠻橫,毫無退款之意,並多次辱罵和誹謗自己。

原告請求法院判令返還學費

陶先生多方打探得知,顧先生從屬行業性質為民辦教育培訓機構,但其並沒有辦理《辦學許可證》與《營業執照》。且在此期間招收多名學生,部分學生學費從30000到46000元不等。

陶先生表示,因為自己年齡大了,到30歲了,當時想到快過年了,想找個女朋友結婚,於是才參加顧先生的培訓,但參與之後,他才發現顧先生擅自開展教學的行為違反了《教育法》、《合同法》、《民辦教育促進法》等相關法律法規;同時,顧先生培訓中違反社會公德和善良風俗。在培訓和聊天系統中,顧先生告訴自己與女生牽手、擁抱和上床為目的進行交往,在明知道教授無結果的情況下,引誘自己交費,涉嫌欺詐。

陶先生訴至法院,認為顧先生涉嫌“PUA”教學,請求法院判令確認雙方合同無效同時返還全部學費30000元。

根據此前的報導顯示,“PUA”(Pick-up Artist)是男性根據心理學理論等知識,通過包裝等技巧與女性搭訕獲取信任,實現對女性情感與心理進行操控的一門新興文化。 2019年5月9日,江蘇省廳網安總隊、連雲港市局網安支隊成功查處一起搭建網站兜售非法PUA教程,傳播涉及實施詐騙、淫穢色情等違法信息的案件。這起案件是全國首例查處發布違規違法PUA信息的行政案件。

被告:教授課程為挽救原告

作為被告的顧先生在法庭上準備了大量的證據,他將印有“北京大學”字樣的紅色畢業證和自己反對“PUA”的文稿向法庭展示。顧先生稱,自己在北京大學畢業後,曾經在不少大規模房地產公司工作過,從2010年左右開始教授搭訕技巧。 2013年,創辦關於人際關係交流的個人網站。 “很多人內心很閉塞,因為小時候家里和同學的壓力,不能正常和別人交流”。顧先生說,自己有一部分學員年齡在36歲左右,卻沒有過戀愛經驗,自己的課程是幫助這部分人解決社交問題。

顧先生認為原告陶先生的指控是“無稽之談”。他表示,陶先生在參與自己的課程前,已經違反了社會公德心,學習了兩三年“PUA”課程,“我在試圖挽救他,我拍了一個紀錄片,名稱《覺醒》……我十多年的經驗,就是為了反對'PUA',我是'PUA'的死對頭!”顧先生稱,陶先生來找自己的目的是想找個女朋友,而陶先生卻將自己起訴,這種行為屬於“恩將仇報”。顧先生表示,陶先生本人從事“PUA”多年,自己想通過授課來挽救他,因此不同意陶先生的訴訟請求。

由於顧先生不同意調解,法庭宣布休庭,並未當庭宣判。

■ 焦點

被告稱原告報名為“偷師”

法庭上,陶先生反復強調自己參與顧先生課程,是出於結婚目的。同時,他承認自己在接觸顧先生前,曾經研究過“PUA”,但目的也是希望能藉此找到女朋友。參與顧先生培訓後他發現,顧先生教授的理論與“PUA”並沒有不同。

“他承諾我3到7天找到女朋友!”陶先生說。

“他是找到了,是我學員裡效果最好的一個!”顧先生馬上反駁。

對此法官向雙方詢問:“找到一個女朋友的標準到底是什麼?你們怎麼判斷找到了一個女朋友?”

陶先生表示,自己是以結婚為目的交女朋友,而顧先生教授自己的技巧是以牽手、擁抱和上床為目的。

陶先生說,每次授課場合由顧先生決定,一般選擇在人多的場合。顧先生會慫恿他:“看,那個女孩!趕緊上!”隨後,陶先生會按照顧先生教授的,先誇女孩身上某個東西挺好看,或者臨時找個話題搭訕,然後要求加微信,顧先生此刻在現場跟拍。 “開始提高了我的自信心,但後來發現這無非就是給人洗腦,通過概率與女生搭訕”。陶先生說。

“他之前搭訕過500多人,都沒成功,在我這裡幾天就找到了女朋友。”顧先生說,每個人對找女朋友的標準不同。他認為成功地幫助陶先生找到了女朋友,兩人成功牽手並發生了兩性關係。

顧先生認為,自己是教授正常的交往規律,而“PUA”則是通過一些假包裝對他人進行欺騙。在法庭上,顧先生認為陶先生才是真正的“PUA”,到自己這裡進行“偷師”。

對於是否交到女朋友,陶先生表示,他只是在顧先生教授下與女生吃過三次飯,但他按照顧先生教授的理論,對女生採取肢體上的強制動作,比如擁抱等,就遭到了女生的反感,目前,陶先生已經沒有與女生進一步發展,自己還是沒有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