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山寨”順風車APP騙了



深燃(shenrancaijing)原創

作者 | 周繼鳳

編輯 | 黎明

願意用順風車的人越來越多了。然而,一些使用者又有了新的煩惱。

最近,有車主向深燃爆料,他註冊了一款名字似曾相識的順風車APP,結果被強制收取車主註冊費,不繳費就不稽覈,一繳費秒通過;註冊通過後要購買388元、888元甚至更貴的會員卡,否則很難有訂單……

這款APP甚至從名稱上碰瓷順風車行業的領先者“嘀嗒出行”,一些使用者稱,正是被名稱迷惑才下載,使用時才發現“被騙了”。

這類APP究竟是什麼來路?它們合規嗎?收費不規範的順風車APP為什麼還會有生存的土壤?

“順風車”APP套路多

河北的張蘭最近經歷了一次糟心的順風車體驗。

她準備去周邊的縣城辦事,路程大概20公里。由於沒有直達的公共交通工具,她順手在應用商城搜尋“順風車”,一個名叫“滴答順風車”的APP跳了出來。抱著試試的心態,她在“滴答順風車”上下了一單,發單後20分鐘後,有車主接單了。

張蘭在路上和司機閒聊發現,接單的司機根本不是所謂的順路的車主,而是長期跑專線(起終點固定)的小車司機。

司機還告訴她,這款APP管得不是很嚴,車主和乘客都可以看到對方的真實號碼,也可以私下交易。

“不設定虛擬號碼,相當於個人隱私全部暴露在了司機和平臺面前。”下車後張蘭一陣後怕:“我只是想要找個真順路的車主,怎麼叫來了一個跑短途的,也沒有網約車運營資質的黑車司機?”張蘭連夜把滴答APP刪了。

有這類經歷的,不只是張蘭一人。開啟黑貓投訴,搜尋“滴答順風車”,相關投訴不少。


一位乘客稱:“在滴答預支付了順風車車費,但是後來取消訂單,APP也沒有退錢。”

另一位乘客則反饋,APP顯示來的是一輛紅色豐田,結果來接人的是一輛計程車,而且司機還中途接其他乘客,即便是投訴給客服,客服也只是回一句:已經罰他三天不許接單。

一方面,一些乘客吐槽退款遲遲不到賬,另一方面,一些車主也對“滴答順風車”上的各種“違規收費”滿腹吐槽。


此外,還有車主稱這是“騙子軟體”:要想稽覈通過,必須要交註冊費。即便是成功註冊上,也沒有合適的訂單,作為車主,要想提升接單率,不得不購買該平臺的會員卡。


還有使用者發現了“滴答”和“一喂”混淆不清的關係。

延伸閱讀  特斯拉上海工廠9個月汽車產量預計將達30萬輛 Q3交付量或創新高

一位網友表示:滴答順風車註冊不繳費不稽覈,交錢秒通過?本是利民軟體,怎麼滴答就可以這樣胡亂收費?怪不得沒人用。同時他還發現,雖然註冊的是滴答,但客服卻是“一喂”,讓他越發感到蹊蹺。


這樣的混淆,已經給一些使用者造成困擾。

有使用者疑惑:下載滴答順風車,但是888元的軟體使用服務費卻付給了杭州一喂智慧科技有限公司。

還有車主向深燃表示,在滴答平臺上接了單,但在一喂上也能查到這筆接單記錄,同時,這兩個平臺使用者不能同時登入,登入一個了,另外一個就會被強制下線。而且,滴答順風車和一喂順風車的客服熱線也一致。


深燃通過蘋果手機App Store搜尋“滴答順風車”和“滴答出行”時,發現這些APP均已經找不到了。據瞭解,滴答順風車、滴答出行、滴答、滴答出行司機端這四款APP,均已於2021年9月被App Store下架。

不僅如此,滴答出行、滴答順風車、一喂順風車這幾個平臺的官方微訊號,其內容也均被刪除,目前裡面沒有任何文章。


有業內人士分析,這些APP被下架的原因或涉及:利用不同的開發賬號使用多個套裝APP,為同一個APP建立多個套裝ID、上傳大量相似版本的APP、違反隱私和使用者資料共享等。

不過,在安卓系統的應用商城裡,深燃搜尋“滴答”依然能搜出滴答順風車、滴答出行、滴答、滴答出行司機端這四款APP,它們都由同一家公司——杭州滴答出行企業管理有限公司開發。


開啟其中一款APP,頁面上寫有“訂單0佣金”幾個大字。

而實際上,訂單0佣金的最低門檻,是購買888元一年期的SVIP會員卡,如不購買任何會員卡,車主接單的訂單佣金比例達10%。

在安全中心頁面上,滴答僅設定了緊急聯絡人、一鍵報警和行程分享。對比來看,主流順風車平臺為了保障安全,基本上都在安全頁面設定了安全護航、行程分享、安全聯絡人、錄音取證、號碼保護、人臉識別等諸多功能。


靠“轉讓”獲得商標、從農業轉型,“滴答”是何來頭?

被指收取車主註冊費、使用者資訊保安可能存在風險,“滴答”這個平臺有怎樣的來頭?

很多人把“滴答”同另一家順風車平臺“嘀嗒”搞混了。甚至有網友投訴時,直接把“滴答”誤寫成了“嘀嗒”。其實,這完全是兩家公司。

但因為兩家的公司名太像了,而嘀嗒又比滴答名氣大,有使用者認為,“滴答”是在刻意模仿“嘀嗒出行”,以此來誤導使用者。

對此,今年9月,滴答曾在微博釋出《關於對滴答出行惡意詆譭和誣陷的嚴正宣告》稱:我司的“滴答”商標早在2014年就已申請併成功註冊。而此時,北京暢行資訊科技有限公司(APP在2018年1月18日改名為:嘀嗒出行)才剛剛成立……我們合法合規,依法經營自己註冊商標內的業務。

實際情況怎樣呢?

據天眼查顯示,滴答出行的註冊公司“杭州滴答出行管理有限公司”前身為“杭州前糧灣農業開發有限公司”。在2020年10月之前,這家公司的經營範圍一直都是“農業開發”相關領域。而到2020年10月份,變更經營範圍,許可專案中包括“網路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道路旅客運輸經營”等。


再從商標來看,“滴答”商標是杭州滴答出行管理有限公司在2020年通過“商標轉讓”獲取,而並非自己申請註冊。

延伸閱讀  南卡Runner Pro2親測體驗:拒絕漏音,骨傳導也能擁有好體驗


七麥資料顯示,滴答順風車、滴答出行司機端、滴答出行、滴答這四個APP於2020年12月至2021年7月之間陸續上線安卓端應用市場。綜合以上資訊可以推測,“滴答順風車”的實際運營時間不超過兩年。

就在今年9月23日,工信部發布《關於侵害使用者權益行為的App通報(2021年第10批,總第19批)》,其中,杭州滴答出行企業管理有限公司和杭州一喂智慧科技有限公司雙雙被通報,原因均為超範圍收集個人資訊。


由於當時一些媒體報道將“滴答出行”和“嘀嗒出行”混淆, 以至於嘀嗒出行不得不釋出宣告,表示與“滴答出行”無任何關聯關係。

深燃以使用者的身份聯絡滴答客服,對方表示,要想成功註冊滴答順風車車主確實是需要註冊費的,但是註冊費很便宜,普通車主的註冊費只需要9.9元。

客服還建議,如果是經常跑順風車,可以購買VIP卡,VIP卡能減免服務費(滴答平臺的服務費是10%,購買VIP卡可以減免到5%),而越高階的VIP卡越能更快地搶到單子。

同時對方表示:滴答和嘀嗒沒有任何關係,不存在模仿。

真順風車?還是打擦邊球?

作為新生事物,順風車一度沒有明確的定義,更沒有規範,整個行業在不斷摸索中前行。

在2016年《國務院辦公廳關於深化改革推進出租汽車行業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中,政策給出了順風車明確的定義:私人小客車合乘,也稱為拼車、順風車,是由合乘服務提供者事先發布出行資訊,出行線路相同的人選擇乘坐合乘服務提供者的小客車,分攤部分出行成本或免費互助的共享出行方式。

按照交通運輸部2020年11月的迴應,順風車不需要辦理網約車相關許可,不過順風車要符合相關要求:一是應以車主自身出行需求為前提、事先發布出行資訊;二是由出行線路相同的人選擇合乘車輛;三是不以盈利為目的,分攤部分出行成本或免費互助;四是每車每日合乘次數應有一定限制。

從定義和迴應就能看出,真順風車的核心要義是真順路和低定價。

那麼,滴答順風車滿足這兩大核心要求嗎?

順風車的老使用者李亮是今年年初註冊的滴答,他發現,“其他平臺對於順風車主的稽覈很嚴格,會稽覈車主是不是失信人,有沒有酒後駕車記錄,身份證是不是真實的等等,但在滴答上,交了註冊費就很快稽覈通過了。”他試用了一段時間後總結:“滴答順風車的這種機制,其實很難吸引真正的順風車主,反而會吸引專職跑黑車的車主。”

按照常規,順風車其實是“共享出行”,相當於乘客分攤一部分車主的出行成本。所以,順風車普遍都是低價的,甚至要比同路程的快車便宜一半。

但滴答平臺不同,不少乘客向深燃指出:滴答的價格要比一般的順風車平臺價格貴。張蘭給深燃算了一筆賬,往常20公里的路程,普通順風車大概收費35元,快車大概60元。而滴答平臺是45元。

這就更容易吸引一批奔著賺錢去的專職司機。滴答順風車的服務協議和計價規則裡甚至還寫道:“必須獲得網路預約計程車運營許可證,才能在本公司旗下平臺從事網路預約順風車服務、且需要辦理道路運輸許可證。”


在李亮看來,只有專職跑活的人,才有動力花數百元去買滴答順風車的各種會員卡,而真順風車主是不會有這麼強的經濟驅動因素的。

另一方面,這也像一個隱型圈套,誘使司機持續接單。“畢竟花了幾百塊上千元的錢買會員卡,肯定希望通過接更多單把這個錢給掙回來,這也間接提升了整個APP的活躍度。”李亮指出。

同時,滴答順風車有著一套極為“嚴厲”的履約保證機制。車主接單後,需要先交保證金(車費的10%),如果在出發前12小時臨時取消訂單(違約),保證金就得賠償給乘客了。乘客亦如此,被接單後,如在出發前12小時內臨時取消訂單(違約),預付車費的10%就會賠償給車主。

“這樣的履約要求,對於真正的順風出行過於嚴苛了,畢竟多數真順風車主都是以自身的出行需求為前提,順路捎人本只是順便,臨時有事加班都有可能改變自身行程。而專職車主本身就是以乘客出行需求為前提,自然很少會臨時變更行程。”李亮說道。

延伸閱讀  攜程被指壟斷,週末酒店App再發宣告:手握大量後者“2選1”事實

這麼看來,對於順風車的兩大核心——真順路、低定價,滴答順風車是否從自身機制設定方面進行了保證,還得打一個問號。

為什麼會存在“假”順風車?

必須得承認的是,順風車的市場需求其實很大,遠遠大於供給,除了日常通勤、跨城出遊、返鄉等主流場景外,順風車還能滿足很多個性化的場景和需求。

然而,真順風車是以車主出行需求為前提,這決定了其分享空座的經濟驅動因素並沒有那麼強,要看是否順路,時間是否方便。因此,擴充真順風車主群體是一個漸進的過程,需要順風車文化的培育以及整個順風車生態的淨化。而這,也讓那些以營利為目的的專職司機有機可乘。

正規順風車平臺都會有嚴格都車主稽覈門檻,包括背景篩查,接單次數及價格限制,以及一套成熟的打擊非法營運的處罰機制等。再加上,順風車的本質是一個小而美的慢生意,很難實現高昂利潤。

為了攫取暴利,一些平臺必然會想辦法降低稽覈門檻,將順風車變成快車模式來運營。

汽車分析師張翔指出:“最關鍵是看平臺願不願意管理,如果平臺審查嚴格,稽覈司機的身份,約束司機的接單次數,其實是可以規避掉很多風險的。”

有行業人士建議,要讓順風車行業生態更加淨化,尤其是讓一些打著擦邊球的順風車平臺得到有效整治,僅靠約談和罰款難以治本,還需要地方主管部門、工商、市場監管、消費者協會及法律機構等更多部門的聯手介入,深入共建共治。

*題圖來源於Pexels。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張蘭、李亮為化名。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