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創始人雙雙放權 皮查伊能開好谷歌這艘大船嗎?



週二,拉里·佩奇(Larry Page)與謝爾蓋·布林(Sergey
Brin)雙雙卸任谷歌母公司Alphabet職務,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走馬上任,分別從二位元老手中接下了大權,從此,Alphabet的CEO與總裁合二為一。皮查伊成為繼納德拉之後,領航矽谷巨頭的又一位印度裔經理人,Alphabet也迎來了一個職業經理人的管理新時代。

Alphabet一朝換帥,創始人雙雙放權

在公開信中,兩人感慨,創辦於1998年的谷歌,現在已經21歲了,作為創始人,是時候放下每天的管理責任,多以父母的角色來提供關注指導了。

21歲的谷歌,已然是一個龐然大物。

除了最為核心的搜索業務,谷歌的業務網絡還覆蓋消費者服務(地圖、照片和YouTube等);由Android和Chrome平台組成的全球移動智能係統;谷歌云服務;以及圍繞機器學習、雲計算和軟件工程的基礎技術。

為了確保核心互聯網服務業務順利進行的同時,其他各個部門有更大的自主權來經營除互聯網業務之外的公司,谷歌在2015年重組為Alphabet。

谷歌作為Alphabet最大的子公司,繼承了核心互聯網業務。其他子公司包括GV、CapitalG、Google X、Google Fiber、Verily、Waymo、DeepMind、Wing和Loon等,負責投資、無人車、寬帶網絡、無人機、前沿實驗項目等領域。

佩奇和布林在公開信中寫道:“隨著Alphabet的發展壯大,谷歌和其他公司正在作為獨立公司有效運營,現在是簡化我們管理結構的自然時機。當我們認為有更好的方式來管理公司時,我們從來都不是那種貪戀權勢的人。Alphabet和谷歌不再需要兩位首席執行官和一位總裁。”

他們認為,皮查依已經在谷歌CEO職位上證明了自己,他15年來兢兢業業,帶領上下攻克難關解決問題,沒有人比皮查依更合適帶領谷歌和Alphabet走向未來。

創始人雙雙放權 皮查伊能開好谷歌這艘大船嗎? 1

桑達爾·皮查伊,圖源:谷歌官網

交接完畢後,佩奇和布林將以大股東身份繼續留在公司董事會,作為聯合創始人仍然控制著公司擁有表決權的股份。佩奇持有Alphabet約5.8%的股份,布林和皮查伊分別持有5.6%和0.1%的股份,皮查伊可能仍會受到公司創始人的挑戰。

對此,前谷歌高管Michael Jones直言不諱:“舉個例子,老父親讓你管理公司,但他依然是公司的所有者,如果真要說的話,兩者應該沒什麼區別。”

佩奇和布林是少數幾位不再插手公司管理事務的科技公司創始人。

當初,比爾·蓋茨隱退“歸隱山林”專注慈善事業之後,史蒂夫·鮑爾默(Steve Ballmer)接手微軟。鮑爾默錯過了移動互聯網錯過了搜索,讓微軟的市值跌了一半不止。微軟現任CEO薩蒂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在2014年結果了帥印,成為繼比爾·蓋茨和史蒂夫·鮑爾默兩個創始人之後的第一個非創始團隊CEO。

納德拉上台後,對微軟進行改革,改變微軟的文化,強調溝通;調整微軟戰略方向,“雲為先,AI為先”。在納德拉頭五年的業績期間,微軟的市值增加了5090億美元(從3020億美元增至8110億美元),微軟的相對股東總回報處於第97個百分位。一年前,微軟更是從蘋果手中奪回了全球市值最大上市公司的頭銜。

回到谷歌,2001年初,艾瑞克·施密特(Eric Sc​​hmidt)正式擔任谷歌董事長並在半年後兼任CEO,他在谷歌內部與兩位創始人共同承擔每日業務運營的職責。對於佩奇和布林來說,施密特是一位既能聽懂他們在做什麼,又能幫助他們在商業上取得成功的成熟經理人。

谷歌的業務日漸壯大,2004年,谷歌成功上市。布林曾在採訪中表示,施密特對於谷歌就像是“成人監護人”。在隨後的7年中,施密特也一直被外界視作“谷歌監護人”。

直到2011年,谷歌宣布佩奇擔任CEO,施密特轉任執行董事長,施密特在Twitter上表示“谷歌已經不再需要成人監護了。”從谷歌上市到施密特卸任CEO的7年內,谷歌的市值整整增長了10倍。這是施密特作為職業經理人的一座豐碑。

隨著皮查伊的走馬上任,Alphabet也將迎來一個職業經理人的管理時代。 Alphabet這艘大船會在皮查伊的領導下揚帆遠航嗎?

性侵、裁員、監視,谷歌內憂外患

但在遠航之前,皮查伊或許應該好好審視這個21歲的“孩子”了。

佩奇和布林在公開信中的家長說辭和一番宏偉的誇讚都為我們描繪了一副盛景但在外媒的披露中,我們卻看到了另一個內憂外患的谷歌——高管員工矛盾重重、核心業務增長放緩……

創始人雙雙放權 皮查伊能開好谷歌這艘大船嗎? 2

1. 面對性騷擾,谷歌睜眼瞎

2014年10月30日,谷歌宣布,安迪·魯賓離職。然而當時谷歌人並不知道,四年後《紐約時報》的一篇報導將會徹底顛覆他們的三觀——魯賓強迫下屬與其發生性行為,並在東窗事發後獲得了谷歌高達9000萬美元的離職賠償。魯賓的“獎金”引發了去年11月全公司員工的罷工。

罷工活動的組織者表示:“本次罷工事件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對管理層決策的不滿。我們心懷憤怒,希望看到問責制度的健全和對相關事件的承諾,但是,什麼都沒有發生。有些員工懷念拉里·佩奇和謝爾蓋·布林,並真心希望他們能夠介入,來幫助修復谷歌這艘出了問題的船。他們非但沒有這麼做,還跳下了船。”

當時,谷歌人不知道的是,在谷歌,安迪·魯賓只是性騷擾高管的其中之一。

2019年11月12日,Alphabet董事會已對高管們如何處理性騷擾和其他不當行為的指控展開調查,其中包括首席法律官David Drummond的行為。 Drummond被控從2004年開始與某員工發生婚外關係,並育有一子,除此之外還與其他員工有不正當關係。

谷歌一直對此事保持沉默,只是提到了Drummond發表的一份簡短聲明,否認了上述指控。 “除了Jennifer,我從未和任何在谷歌或Alphabet工作的人建立過關係。任何其他的指控都是不真實的。”

11月的全公司員工罷工也好,今年1月的股東起訴也罷,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首席執行官拉里·佩奇及其董事會成員都似乎有意試圖掩蓋高層的不當行為,甚至還給與嘉獎?

2. 達到臨界點的緊張關係——“你們給我閉嘴!”

長期以來,谷歌一直被視為理想的工作場所文化,提供令人羨慕的福利,如免費用餐、現場托兒以及強調透明度。但隨著公司與員工之間的緊張關係不斷加劇,對公司政策的不滿情緒不斷加劇,公司的聲譽正在發生變化。

近年來,谷歌的員工就一些問題舉行了抗議和組織罷工,這些問題包括該公司如何處理針對高管的性騷擾指控、氣候變化方面行動不力的指控、尋求軍事合同等。

上週,谷歌因涉嫌違反其數據安全政策而解雇了四名直言不諱的員工。一些員工很快指責谷歌試圖壓制批評者,以及工人的組織企圖。

本週在舊金山,這四名前谷歌人正計劃向國家勞工關係委員會提出不公平的勞工訴訟。他們將要求NLRB對谷歌進行調查。他們說,他們從事的是受法律保護的勞工組織,他們之所以提出指控,是因為他們想確保自己的解僱不會嚇到谷歌的現有員工,以至於不敢發聲。

針對這些指控,谷歌表示,解僱員工因為其對公司政策的“反复違反”。谷歌的一位女發言人稱:“我們解雇了四名員工,他們有意且經常違反我們長期的數據安全政策,包括有系統地訪問和傳播其他員工的資料和工作。沒有人是因為提出擔憂或討論公司的活動而被解僱。”

但這些員工否認有不當行為。

在被解僱之前,Laurence Berland是谷歌11年的老員工。 “我相信我們被解僱是為了殺雞儆猴。谷歌的意思是'我們將孤立你、懲罰你、解僱你。'管理層試圖恐嚇我們,騷擾我們,讓人們不敢說出我們的想法。但谷歌人不買賬,他們不害怕,他們會站起來戰鬥。”

Rebecca Rivers認為自己被解僱是因為參與了對谷歌和政府機構之間某些合同提出質疑的請願活動。 “我認為他們想讓我們閉嘴。”

3. 創新的聖地,還是監視的牢籠?

今年10月,谷歌的員工指責公司領導層開發了一個內部監控工具,他們認為這個工具將被用來監控員工組織抗議和討論勞工權利。一旦有員工創建了超過10個房間或擁有超過100個參與者的日曆活動,就會被該工具自動上傳報告。

谷歌發言人否認了這一說法,並表示該工具只是一個彈出式的提醒,其目的是為了應對日曆和事件中垃圾郵件增加的問題,並沒有員工想的那麼複雜。谷歌還表示該工具已經開發了數月,並通過了標準的隱私、安全和法律審查。

對谷歌這項擴展工具的不同看法凸顯了谷歌的領導層和普通員工之間日益緊張的關係。

10月21日,數十名工人在谷歌位於蘇黎世的辦公室舉行了一場有關工人權利和工會化的活動。上個月,谷歌在匹茲堡的合同工人投票加入了美國鋼鐵工人聯合會。在過去18個月左右的時間裡,員工不斷抗議領導層對性騷擾投訴的不當處理,並對一些谷歌項目發起內部抗議運動,其中包括與五角大樓簽訂的一份分析無人機視頻的合同。

4. 審查日益嚴格,創始人卻只是沉默

種種挑戰都讓Alphabet和谷歌蒙上了陰影,現在,谷歌還面臨著比以往任何時候還要多的監管審查。

據報導,對谷歌的反壟斷調查可能不僅包括其廣告業務,還包括搜索和Android。

美國和歐洲的監管機構和政界人士對該公司的規模、數據隱私慣例以及對社會的潛在影響提出了質疑。

去年9月,拉里·佩奇本該與Twitter CEO Jack Dorsey和Facebook首席運營官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一同出席一場聽證會,但佩奇最終未能現身;在此之前,歐盟對谷歌處以51 億美元罰款;俄羅斯涉嫌操縱谷歌旗下的YouTube干預2016 年美國總統大選。以上種種,拉里·佩奇和謝爾蓋·布林始終保持沉默。

這時候急需有人站出來承擔責任。

然而此時選擇皮查伊同時擔任谷歌和Alphabet CEO,Alphabet的財務披露方式也引發了外界關注。

2017年,美國證券監管機構對谷歌的做法提出了質疑,Alphabet公司曾利用佩奇和皮查伊的角色分離,為其關於YouTube和谷歌擁有的其他業務的有限財務披露進行辯護。

Alphabet表示,他們公開披露的財務結果,與佩奇作為Alphabet CEO所審核的內容是一致的。監管機構沒有採取進一步行動,但是該公司所採取的立場,令希望深入評估其業績的投資人感到沮喪。

在皮查伊開始同時擔任谷歌和Alphabet公司CEO之後,該公司是否會更改披露其公開財務報告的方式,Alphabet拒絕就此進行評論。

但無論如何,皮查伊的上任已成定局,面對內外交困的谷歌,且看他如何見招拆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