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在我很小的時候就改嫁了,

我還記得她走的那天紅著眼睛親了親我的臉蛋,

那個時候我還不懂,我以為母親只是和父親吵架回外婆家而已。

後來,父親帶來一個陌生的阿姨回家,父親讓我叫這個阿姨「媽媽」,

那個時候我才知道,母親永遠不會回來了。

 

在我印象中,父親是一個喜歡喝酒的人,喝多了就發脾氣,

新媽媽來到家裡沒過多久就走了。

奶奶那個時候見家不成家,看見我一個小姑娘實在是可憐,

於是就和姑姑商量,沒過多久,我就去到了姑姑的家裡生活。

姑姑是個潑辣的女人,姑父很老實,很聽姑姑的話。

我小時候總是覺得姑姑不喜歡我,

餐桌上她的兒子吃肉,我就吃青菜,

我知道寄人籬下要是還不懂得看臉色的話,肯定更不好受。

被寄養在姑姑家 結婚時我怎麼都取不下她給的手鐲 砸碎後 我對姑姑感恩戴德

  

後來我考上了大學,就很少回姑姑家了。

我的學校在距離姑姑家很遠的地方,

填志願的時候我是故意選擇了這麼遠的地方,

我終於要離開這個地方了,我很開心。

走的時候,姑姑給我做了一碗肉絲麵,

我吃完以後,她從櫃裡拿出了一個盒子。

裡面放著的是一個玉手鐲,看著很老氣,

姑姑卻把這個東西給我戴到了手腕上。

我不喜歡,總覺得這個東西是我這麼多年來寄人籬下生活的見證。

  

來到大學以後,遇見了好幾個追求的我男孩子,

他們都很優秀,我卻偏偏看中了其中最普通的魏子。

魏子是從南方的一個小縣城出來的男生,沒有那麼多的花言巧語,

可是他很踏實,可以給我足夠的安全感。

是的,我很缺乏安全感,父親那樣的男人是我這輩子都不想遇見的。

被寄養在姑姑家 結婚時我怎麼都取不下她給的手鐲 砸碎後 我對姑姑感恩戴德

 

和魏子安穩的談了幾年戀愛以後,我們決定結婚了。

我從很小的時候就夢想這有一個自己的家,溫馨的小家,

我和魏子以後一定會成為有責任心的父母。

我將這個消息打電話告訴了奶奶,奶奶很開心,她唯一的孫女要成家了。

隨後我又打電話給了姑姑,姑姑沒表現出太多的情緒,只是簡單問了問我。

而我的父親,早已經有了新家庭,我不想打擾他,想必奶奶也會告訴他的。

 

那天,和魏子去到首飾店,他非要給我買點什麼當結婚禮物。

我看中一個玉手鐲,可是手腕上姑姑給的這個怎麼也取不下來,

就連後台的老師傅出來給我想辦法也沒有取下來。

回家後,我又試了試,手都弄紅了,還是沒與辦法。

魏子突然說:「要不,砸了吧?」

我看著手上老氣的手鐲,突然有一點不舍。

我那潑辣的姑姑應該也不會拿什麼好東西給我,

我這麼想著就同意了魏子的辦法。

被寄養在姑姑家 結婚時我怎麼都取不下她給的手鐲 砸碎後 我對姑姑感恩戴德

來到首飾店,我看著手腕上漂亮的手鐲滿意的笑著。

店裡的老師傅出來問我,是用什麼辦法取下來的,我不以為然的說:「砸了。」

老師傅一臉驚訝的說:「那麼好的一塊玉,你們就給砸了,你知道這塊玉要多少錢嗎?」

我突然懵住了,不是心疼那個手鐲,

是對自己這麼多年來不理解姑姑感情的難受。

我結婚那天,特意走到姑姑面前抱著她喊了一聲「媽媽」,

我對姑姑感恩戴德,以後我一定會好好對待姑姑,姑姑抱著我哭了。

來源來自網路

往下看更多精彩內容:七旬老太找女兒借錢,開不了口,女兒給件衣服,回家一看淚流滿面

王婆婆看著到處漏雨的老房子嘆了口氣,

這房子還是剛生下女兒那年蓋的,轉眼女兒都嫁人兩年了。

瓦房好是好,就是愛漏雨,以前老伴活著都是他上房頂蓋瓦,

現在老伴走了,房子很多地方都透著亮,請人都是要花錢的,

家裡就那兩畝地,只夠維持生計,哪有錢翻新房子,

真怕哪天突然就被雨下倒了。

王婆婆女兒嫁在城裡,以前生活挺好,

去年女婿被車撞了,腿到現在都沒有恢復,也沒法去上班。

想著他們日子也不好過,王婆婆真的開不了這個口,

但天氣預報說還有一個星期的雨要下,這個房子也不敢住了。

王婆婆決定還是去女兒家待幾天,躲躲雨,

萬一真砸死在老房子裡,還沒人知道呢!

第二天王婆婆簡單收拾了幾件換洗衣服,穿著雨鞋進城了,

農村都是泥巴路,不好走路,王婆婆走了很久才走到公路邊。

通往城裡的客車一個小時才有一班,

王婆婆到女兒家的時候已經是十二點多,女兒女婿早已吃過午飯。

看到王婆婆來,女兒趕緊下廚房下了碗雞蛋麵,

王婆婆又冷又餓,一碗麵三下五除二就消滅乾淨。

這時候女兒拉著王婆婆的手,滿懷歉意的說:

“媽,這一年我淨忙著照顧大光,很少回去看你,你還好吧!”

王婆婆聽到女兒這句話想哭,但她拼命忍著,她怕惹女婿不高興。

人上了年紀,自然擔心不受兒女待見,

王婆婆活了一把年紀,這點道理她懂。

吃過麵條,女兒讓王婆婆上床休息會,她說這次來一定要多住幾天。

王婆婆點了點頭,很快在床上睡著了,

一覺睡醒發現女兒女婿都不在家,直到天黑女婿才一瘸一拐的回來,

原來女兒在小區裡支了個餛飩攤,這樣掙點錢能貼補家用。

看到女兒女婿生活這麼艱辛,

王婆婆更加開不了口,她想等雨停了,就回去。

又過了三天,太陽出來了,王婆婆執意要走,

女兒問她急什麼,再住兩天。

王婆婆嘴一禿嚕,說想趁著天好,回去趕緊把淋濕的被褥給曬曬。

說完這話,王婆婆趕緊閉嘴,好在女兒女婿好像沒有聽見,她才放心。

王婆婆臨走時候,正趕上女兒女婿要出攤,

好在客車站不遠,幾分鐘就能走到。

女兒遞給王婆婆一個塑料袋,

說裡面裝著一件衣服,讓她回去試試合不合適。

王婆婆坐在回去的車上,不由得怪自己,

這次來躲雨了,那下次呢?

女兒家房子小,她有公婆,

王婆婆住過去肯定是不妥當的,王婆婆心裡亂成一團麻。

到家後,王婆婆趕緊忙著晾曬衣物,

到了晚上才想起女兒給的那件衣服,就拿出來試試。

手一摸口袋,裡面有個存摺和張紙條。

王婆婆不識字,趕緊給女兒打電話這是什麼意思。

電話是女婿接的,他說王婆婆從來不登他家的門,這次去肯定是有事。

那天無意聽到房子漏水,兩口子很自責,

這一年光忙著自己車禍的事,疏忽了王婆婆,

這個存摺裡面有三萬塊錢,密碼就是紙條上的那個數字,

讓王婆婆取了錢去請村裡的瓦工重新換個瓦,

等他腿好利索能找到工作,就回來看王婆婆。

放下電話,王婆婆淚流滿面,看來女兒女婿還是有心的。

來源來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