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打的女嘉賓流水的塌房男,戀綜到底行不行?


作者/阿聯

“女生都很美,男生都很普。”

這可不是叨叨說的,而是這屆戀綜觀眾的普遍心聲——而且男生不僅普,還容易塌房。

春天是萬物復甦的季節,各種名目的戀愛交友類綜藝開始扎堆湧現:《春日遲遲再出發》、《沒談過戀愛的我》包括昨日開播的《喜歡你我也是》第三季,都試圖喚起屏幕前不想談戀愛的網友的春心。

但優質男嘉賓的稀缺,似乎正成為戀綜的問題。太年輕的不會來事兒,成熟的又擔心情史豐富。

看著戀綜裡顏值雙商在線的女嘉賓們,叨叨都想說姐姐性別別卡這麼死,男生不行讓我來試試?

千挑萬選的戀綜男嘉賓,還是塌房了?

不知道友友們是否注意到,近期幾檔戀綜在開篇都是4位女嘉賓+3位男嘉賓的配置?

與其說為了增加戲(雌)劇(競)衝突,叨叨倒覺得如今戀綜和曾經的偶像選秀一樣,正在遭遇男人荒。

剛開播的《喜歡你我也是》第三季,男二CU(郭熙彧)一上來叨叨就覺得很眼熟:這不是隔壁優酷家的老綜藝人兒麼?以潮牌主理人的身份參加過《潮流主理人》,這下子職業不用猜了;甚至還出現在《同一屋簷下》、作為某男嘉賓的面試官。

哥啊,那你咋不直接參加酷的戀綜呢?

男三“小頑皮”陳孝良,更是直接微博簡介裡寫了是“演員、導演”,曾經出演過《噯!人魚君》《總裁在上》《綜藝小白和三棲巨腕》等網絡電影…..相信大家是沒看過的。

也許是擔心網友公開處刑,如今陳孝良的微博簡介只留了“導演”的身份。

找素人難,找身(遵)世(守)清(男)白(德)的男嘉賓就更難。

上週優酷母胎solo綜藝《沒談過戀愛的我》停播,正常猜測應該就是受禁娛影響,但吃瓜的網友並不閒著,認為停播是節目裡有人塌房,導致剪輯小哥要趕工剪掉這位男嘉賓的情感線,並讓與他牽線成功的女嘉賓,在下一期莫名其妙地“因個人原因退出節目”,連告別都沒有。

按理說,在幾萬個牡丹裡挑出4個長相周正的,應該不算太難吧?為啥每次塌房的都是男嘉賓呢?叨叨心疼節目裡真牡丹的女孩們3秒鐘。

延伸閱讀  才剛走紅不久,就公開和美女網紅的戀情,泰星Bright夠勇!

而留在節目裡的男嘉賓們,除了毛人龍與許文婷的“人文CP”鎖死,其他人看起來也非常躺平。節目組把觀察室的何廣智送去牡丹村湊熱鬧,聽說有“新人”入住幾位男士毫無危機感,躺在宿舍睡大覺。

相比之下,離婚人士的綜藝《春日遲遲再出發》風險小一些,嘉賓情史節目裡都聊明白了,還能怎麼塌?

但男嘉賓的質量依舊參差,既有像David(林承緯)這種深情又細緻的,也有像李雅男這種衝動型離婚、不接受自己全職在家帶孩子的。

作為半路加入的後來者,李雅男一出現叨叨大腿一拍:這不是《獵罪圖鑑》裡沈翊他老師的兒子嗎?

雖然說演員來參加戀愛類綜藝無可厚非,但可能是職業相關,李雅男在《春日遲遲》中總給一種放不開端著的既視感,他自己也坦言尚未融入,分外尷尬。

大家開啟第二次旅行時,李雅男給每個人準備了不同顏色的水壺作為禮物。

雖然也是用心了,但比起David送大家自己調製的香水,李雅男的局促與板正與治愈係綜藝顯得多少有些格格不入,彷彿是圍觀戀愛直播並送出豪禮的榜一大哥。

觀察室裡傅首爾吐槽得好,“我感覺他好像就是來參加班會的”;聊到李雅男要約誰時,大張偉更是開玩笑說,“應該約個車回家”,或者再次向吳雅婷取經,“你覺得我第二件(送大家的)禮物再送點啥?”

戀綜不甜了?其實是市場細分了

選人不慎,其實也不全能怪節目組。

前幾年偶像選秀找不到新鮮面孔,如今一年十幾檔戀愛綜藝,過於擁擠的賽道亦導致招募困境:長得要像偶像劇,表達能力優秀雙商在線,私生活無污點,能接受鏡頭與情感的自我暴露,還得單身——這聽起來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而像《沒談過戀愛的我》這種囿於細分題材,選人更是難上加難:如何證明自己是母胎solo,難道要帶著體檢報告來麼?

作為看節目走腎不走心的吃瓜群眾,叨叨其實是不太介意戀綜嘉賓塌房的,畢竟生活是別人的生活,我們不過看個熱鬧。

但戀綜要好看,離不開節目製造化學反應的能力。

由於戀綜紅海一片,沒談過戀愛的,戀愛分手離婚的,友情以上戀人未滿的都被拉出來公開處刑。 《再見愛人》之後,試圖拯救心碎人群的治愈系戀綜,更是如雨後春筍般湧現。

延伸閱讀  34歲男星突曝三胎喜訊,被嘲愛妻人設崩塌,妻子大7歲是高齡產婦

甜不甜不好說,虐心,後撤與尷尬倒是成了某種常態。

比如作為芒果綜藝,《春日遲遲再出發》的形式感很強,從守護機製到一對一約會、背對背真心話,就是為嘉賓創造各種化學反應。但播出到第7期還沒開啟心動模式,嘉賓們各種相互拉扯試探,就是不說“喜歡”。

明顯能看出互有好感的是Rock楊磊與“荔枝”劉力綺,發出一對一邀約時甜到令人雞叫,但一場約會下來,本來是通過聊成長經歷增進兩人關係,荔枝反而冷淡下來:面對愛情的侵入,曾受過傷的她開始後撤和保護自己。

而Rock也是被動敏感型的人:本以為掏心掏肺的“靈魂聊天”,並沒有換來對方的積極回應,還誤會了荔枝說的“約會是必須”,以為她並不想約自己,是不是自己會錯意呢?

從長白山玩雪到版納之旅,屏幕外旁觀者清的網友早想按頭嗑了,鄰座的Rock與荔枝卻彷彿回到原點,還更陌生了些。

“瞻前顧後,止步不前,左思右想,輾轉反側,”傅首爾精準總結這段關係。 “結果什麼都沒發生,最後只有我們幾個人非常地在意。”

《沒談過戀愛的我》集中收留戀愛小學雞,目前已經有一對開竅雙向奔赴,剩下的還停留在執著單戀,暖而無用,以及壓根不想戀愛的撲朔迷離中。

追了好幾期,叨叨感覺追了個寂寞:楊碩宸曹燁這對歡喜冤家好配!奈何他們各自心有所屬互不來電,楊碩宸轉投“團團”何雨欣,後者卻又愛上別人;

蔡睿與羅郅陽一對文文靜靜的CP難道不香嘛!但母胎solo女追男也隔座山,蔡睿都唱“黑鳳梨”了,小羅同學還是毫無反應。

叨叨覺得他上戀綜只是為了騙節目組吃喝,根本不相信愛情。

《喜歡你我也是》第三季搞了“喚醒季”的概念,嘉賓選取上更傾向於有過戀愛經歷的熟齡男女,他們往往因為受過傷,陷入再次面對愛情時望而卻步的“黑鳳梨恐懼症”。

不敢愛沒問題,但為人坦蕩總是可以的吧?

第一期互選的李俊良與蔣林伶單獨約會,可能確實是彼此不熟,另外也能感受到兩人存在年齡差、女性更為成熟,當女生問男生是不是喜歡幽默的女孩子,男生的反應竟是支支吾吾,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還是女生以“我懂了”來迅速打圓場,結束尷尬沉默。

如果說旁邊還有其他女孩子,李俊良怕得罪人是可以理解的。一對一的局面下,都不敢有話直說,衝這一點叨叨就覺得,林伶姐姐還是獨美吧。

只感嘆年初《半熟戀人》過於成功,釣足了大家對於嗑CP的胃口。其實無論《沒談過戀愛的我》,還是《春日遲遲再出發》都不算是典型意義上的戀綜,而更多事關個人成長,與情感療愈。

延伸閱讀  《蒼蘭訣》名副其實的“劇王”,拉新近1億用戶,直接復活平台

《喜歡你我也是》倒正經是戀綜,但剛播出一期情感走向尚不明朗,期待立馬撒糖未免有點操之過急。

只不過在萬物皆內捲的時代,留給戀綜的時間並不多。如果不能拍出戀愛的甜蜜與跌宕,而熱衷在觀察室教人怎麼談戀愛,網友立馬切換去看偶像劇。

-EN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