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誠和佟麗婭,離婚不到一年,人生差距一個天一個地


十六年前《士兵突擊》在各大衛視播出,引爆了收視率,也讓王寶強,陳思誠兩位當時名不見經傳的演員進入了大家的視野。

如今,陳思誠成為了“百億名導”,名聲卻已經臭了。

七年前,他與佟麗婭結婚時曾說:“我結了婚就不會離!老婆,只有這一個!”

可還沒到七年之癢,兩人就宣告離婚。

從“不會離婚”再到“換種身份守護”,陳思誠的諾言,似乎從來沒有兌現過。

《士兵突擊》裡“老A”對他所說的台詞,如今看來預言成真了。

如今回首陳思誠與佟麗婭的的婚姻,他似乎沒有為“永結同心”這個目標去付出多少,他最愛的人,似乎只有他自己。

PART/ 1

出身優渥,自命不凡

1978年,遼寧省瀋陽市的一個乾部家庭中,一個大胖小子呱呱墜地了,父母為他起名叫陳卓(陳思誠原名),寓意為卓越非凡。

富足的家庭條件,給了陳卓發展文藝愛好的空間與條件,在重金與興趣的雙重作用下,陳卓唱歌、朗誦、表演可謂是樣樣精通。

唯獨就是學習成績不行。

於是家里人特地請了“大師”給他算命,改名成了陳思成(陳思誠曾用名),寓意著思考如何成功。

1983年,陳思成上了小學,雖然這一年對他來說波瀾不驚,但他不會想到,有三位將來的女明星都在這一年出生了。

並且都成了他未來的“獵物”。

這一年,沈佳妮出生在上海,曹曦文出生在浙江,而佟麗婭也在新疆伊犁的一個藝術世家出生了。

1994年,上海謝晉藝術學校在全國招生,16歲的陳思誠前去報考,以專業第一的成績進了學校,和趙薇范冰冰成了同班同學。

他後來回憶起兩人,曾說:“當時看她們挺傻的,長得不太樂觀,氣質也不咋樣。”

學習成績一向不好的陳思誠在藝術院校中卻如魚得水,他在學校中有了真正的“初戀”,但最後隨著女孩搬家而分手,陳思誠還寫了一首《望海》紀念那段逝去的感情。

可能是因為分手後打擊太大,加上陳思誠也嚮往著更大的舞台,他努力用學習麻痺自己,在1996年,考進了上戲。

眼見離他從小的明星夢越來越近,但他惹上了麻煩。

到了上戲,從小家庭條件優秀的陳思誠開始展現他的“富少”做派。一個月一千多元的生活費,他會請朋友們到處打車出去吃喝玩樂,最後揮霍到幾乎分文不剩。回憶起那段日子,他說:“真是太艱難了,幾個大老爺們得天天算計著錢過日子”。

大二的某一天,陳思誠如同往常一般叫上好友出門吃飯喝酒。但旁邊一桌人大吵大鬧,讓陳思誠感到很不開心,隨即雙方起了爭執,眼瞅自己兄弟們都身強力壯,上頭的陳思誠與對方打了起來。

回到學校,一行人都被記了大過,本身就有過“案底”的陳思誠則被學校勒令開除。

陳思誠後來感慨:“我被上海無情的驅逐了。上海就像一個高貴的女人,你只能遠觀,卻永遠得不到她。”

家里人讓他出國留學,但陳思誠又說:“遠離自己還未成真的夢想,比死去一個情人更痛苦。”

他回到上戲求曾經的班主任李學通教授幫忙,李教授看著兩年的師徒情分,給他寫了一封推薦信。

1999年,經過李教授的推薦,陳思誠考進了中戲。剛入校門,他就寫了首歌《久久的輝煌》展現自己的實力,後來他還自豪的說:“所有99屆的同學都知道我,因為我被上戲開除過。”

而這個時候,佟麗婭正背著一大包馕,從新疆前往北京參加“建國五十週年慶典閱兵彩車錶演”。

沈佳妮也在“第八屆全國運動會藝術體操比賽”中取得集體全能第三名的成績。

最戲劇性的在於,曹曦文,沈佳妮,佟麗婭,她們三位後來都考進了中戲,成為了同學。

她們也不會想到,能在之後的人生中,碰到同一個“渣”男。

PART/ 2

順利與坎坷的夢想

2001年,18歲的佟麗婭進了烏魯木齊少年宮當了一名舞蹈老師,那時的她雖然見識過了北京的繁華,夢想就是去往北京,但還沒到闖蕩的時機。

而這一年,陳思誠的人生,迎來了大機遇。

延伸閱讀  奧妹在網上的雜誌寫真,讓眾多網友想起了《奇異博士2》的壓迫感

華納看中了陳思誠的音樂才華,把他簽下,成了汪峰的師弟。汪峰還專門為他寫了一首歌《讓年輕更閃亮》,當時衝進了各大音樂榜前十。

2002年,音樂上小有成就的他又出演了電影《法官媽媽》,直接讓他獲得了百花獎提名,華表獎新人獎提名,還獲得了北京大學生節電影最佳新人獎。

陳思誠的路太順了,也就有些”膨脹”了。

大三的時候,他第一次參演電視劇時,突然“啪”的一下把劇本摔在地上,罷演了。

製片打電話給他的老師王麗娜,說陳思誠不僅摔劇本,還總劈頭蓋臉把導演一頓罵,實在有點說不過去。

後來陳思誠告訴老師,“我不喜歡像那些坐檯的小姐一樣等著被導演挑選”尤其有些導演“思想十分低級,專業素質還很差”。

在陳思誠對著劇本導演“挑挑揀揀”的時候,佟麗婭剛參加完“新疆小姐”選美比賽,並獲得了亞軍,之後隨著中國歌舞團來到了夢想之地——北京。

可令人沒想到的是,“非典”爆發了。沒有辦法演出的佟麗婭只好和其他幾位新疆姑娘一起去小餐廳表演,一天到晚也賺不了多少錢。

而沈佳妮也在同年,考入了中戲。

佟麗婭也在北京生活的跌跌撞撞中明白,要想過上更好的生活,只能不斷提升自己,於是她也報考了中戲。

2004年,佟麗婭順利被中戲錄取。曹曦文也進入了中戲學習,自此,有關於陳思誠的三位女孩,盡數成了他的“小學妹”。

和陳思誠的順風順水不一樣,剛上大一的佟麗婭無時無刻不在懷疑自己,她的成績永遠是墊底的,普通話也不那麼標準,被同學們所嘲笑。

沈佳妮已經出演過幾部電視劇了,而佟麗婭卻因為“異域風情”的長相被導演嫌棄,根本沒有片約。

甚至有導演對她說了很傷人的話:“你是怎麼想的?你長成這樣,憑什麼當演員啊?”

佟麗婭沒有辯駁,只是繼續默默的學習與努力。

皇天不負有心人,終於在2006年,爾冬升導演看到了她的美麗與實力,邀請她出演了《新不了情》。

這位“異域女神”的美麗終於綻放在了大家的眼前。

同年,陳思誠也因為出演《士兵突擊》裡的男2號“成才”被更多人熟知,有了自己的代表作。

與之同時,正領銜主演《鏡花水月》的沈佳妮不知道,她與陳思誠的相遇之刻就快到了。

PART/ 3

“渣男”本質盡顯

2007年,陳思誠和王寶強一起簽入了華誼兄弟公司,開啟了新發展。

同年,陳思誠在拍攝《愛是一顆幸福的子彈》時,遇見了沈佳妮。

兩人因戲生情,陳思誠的甜言蜜語打動了沈佳妮,兩人便成了情侶。

最開始時兩人相當甜蜜,劇中劇外都是模範情侶,可漸漸沈佳妮發現了陳思誠的不對勁。

那時候的沈佳妮的名聲比陳思誠響亮不少,片約也比陳思誠多,雖然兩人已經是情侶了,但拍戲的時間卻很難相見。

兩人相戀還沒到一年時間,沈佳妮就發現陳思誠很愛出去玩,而且在拍攝《命運》時,與曹曦文就不清不楚。

她找到陳思誠對峙,陳思誠卻樂呵呵的和她分了手,轉頭就和曹曦文談起了戀愛。

沈佳妮看透了陳思誠“花心”的本質,就此退出了他的世界。

而陳思誠和曹曦文的戀情比沈佳妮來的更高調。

曹曦文甚至曬出了接吻照片,在公眾場合公開秀恩愛,將這段戀情坦露在公眾的視野中。

但就在大家認為相戀了三年的兩人將要步入婚姻殿堂時,兩人分了手。原因是因為曹曦文想要與陳思誠結婚,可陳思誠不同意,最終感情破裂。

前幾年,陳思誠獲得了飛天獎、最佳男演員、最佳編劇獎,志得意滿的他也動起了當導演的心思。

“新人導演”陳思誠,因為一個意外,終於遇到了他的“妻子”佟麗婭。

2010年,陳思誠寫好了《北京愛情故事》的劇本,正在擬定女主角“沈冰”的人選,他初定的演員本來是高圓圓,但一個意外讓他換了人選。

面試那天,佟麗婭走錯了劇組的房間,進去就看到陳思誠大馬金刀的坐在那,她問陳思誠這是面試什麼戲?陳思誠告訴她,這是《士兵突擊》版本的《奮鬥》。

延伸閱讀  小八卦,張雪迎,斷橋,範丞丞,任豪,且試天下

其實這兩部劇佟麗婭都沒看過,但又不好意思走,美麗善良的她就被陳思誠拉著說了半天,最後成了這部戲的女主角。

電視劇開拍一個多月的時候,有媒體採訪陳思誠,剛好他才過完生日,就提問他“生日時如何過的?”

媒體沒想到的是陳思誠一本正經的回答道:“有一個女孩子,把她自己當做禮物給了我”

說完之後,他還認為說的很浪漫,特意在社交平台上又發了一遍,完全沒顧及女生的感受。

現在回頭看,他說的那個女孩,可能就是當時的佟麗婭。

拍戲時遇到了情人節,他們一群人去餐廳吃飯,陳思誠和佟麗婭搶著結賬,結果幅度太大,陳思誠用煙頭在佟麗婭手臂上燙了個疤。

但是燙傷之後,陳思誠的第一反應居然不是道歉,而是感覺挺有意思。他說:“你看,情人節它不小心給你留了一道疤。”他還是認為這很浪漫。

面對陳思誠的追求,佟麗婭一開始有些害怕,她覺得對方太優秀,她沒有安全感。

同劇組的楊冪看出了陳思誠對佟麗婭的想法,也知道佟麗婭的顧慮,於是找到佟麗婭做思想工作,“如果他以前不靠譜,他沒準以後就靠譜了。”

佟麗婭終於動搖了,沉淪在了陳思誠的各種“攻勢”之下。

在《北京愛情故事》拍完後,陳思誠立即與曹曦文分了手,和佟麗婭談起了戀愛。

可是陳思誠吃過了曹曦文的“苦”,不願意公開這段戀情。佟麗婭有些焦慮,害怕自己被突然拋棄,就又找到楊冪出主意。

於是,2012年《快樂大本營》上,佟麗婭單方面公佈了他們的戀情,驚的陳思誠眉頭飛起。

當著全國觀眾的面,陳思誠左右為難,最後只能看起來不情願的與佟麗婭擁抱了一下。

戀情已經公開,該怎麼利用好這段感情,成了陳思誠思索的問題。

PART/ 4

自負,自大,自我毀滅

佟麗婭來自少數民族“錫伯族”,這個民族的婚俗中,已婚女性的地位非常低,連離婚都幾乎無權提出。如果哪個女性想離婚,周圍的人都會勸她忍忍,但男性卻能隨便地“休妻”。

2014年,陳思誠與佟麗婭在大溪地舉辦了婚禮,婚禮的主題似乎貼合了陳思誠——“瘋愛此生”。

但不管是宣布結婚,舉報婚禮,包括之後生孩子,陳思誠總能卡在他的新片宣傳期內,把他們的愛情熱度利用滿了。

佟麗婭一直生活在重男輕女的環境中,這讓她在愛情中一直很卑微,她其實比誰都早知道陳思誠的“不靠譜”,但她沒有勇氣去離開他。

不得不承認,陳思誠是有才華的,雖然他可能不是一個好丈夫,但他是一名優秀的“商人”。

在電影版《北京愛情故事》大獲成功後,他成了一位“名導”,愛妻對他百依百順。事業愛情雙豐收的陳思誠開始展現出自己“荒唐”而“膨脹”的一面。

接受媒體採訪時,他說起了“基因論”,認為擁有多個伴侶才是真理,抱怨“一夫一妻”制的不足。

談到出軌的問題,陳思誠更是說:“一夜情比比皆是,有些比我們想像的幸福多了。”

坐在一旁雙目無神的佟麗婭猝不及防的被記者提問,“對於身體的背叛與心靈的背叛,你能原諒哪一種?”

佟麗婭轉過頭看著陳思誠輕聲說了一句:“回家就好。”

一開始大家都以為陳思誠只是“口嗨”兩句,沒想到他對自己說的話開始了“身體力行”。

結婚還沒半年,陳思誠被曝和美女私會,網上開始慢慢有了他婚內出軌的猜測。

而愛情中卑微的佟麗婭,立馬發文澄清,全力維護她這段“來之不易”的婚姻。

然而過了半年,陳思誠又被拍到了與美女舉止親密的照片。

這一年是2015年,陳思誠導演的《唐人街探案》又一次爆火,陳思誠的身價再次暴漲,也讓他更加不把佟麗婭放在眼裡了。

佟麗婭又一次幫他澄清,希望他能“回家”,可惜沒能如她所願。

在佟麗婭生下兒子“朵朵”後,陳思誠又又一次被拍到了。

這次佟麗婭沒有澄清,只是沉默。

而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2017年1月,陳思誠又被曝與兩名女子相處一室長達整夜。

延伸閱讀  38歲鍾嘉欣拼下第三胎成“生子機器”,她會成為第二個胡杏兒嗎?

而同一時間,還處在哺乳期的佟麗婭,正在參加《真正男子漢》。由於是軍旅題材綜藝,嘉賓每天只有很短一段時間能聯繫家人。

當晚上佟麗婭疲憊的結束了錄製,撥通陳思誠電話的時候,接電話的卻是陳思誠的助理,他只冷漠的說了一句:“哥現在在拍戲。”

佟麗婭本來開心的笑容慢慢消失,心中最後的一縷光也逐漸暗淡。

幾個月之後,佟麗婭剪短了長發,這是陳思誠絕對不允許的。他認為女生就應該長髮飄飄,才會讓人產生保護欲。

但現在,佟麗婭已經不再需要他的保護了。

在後來的四年裡,佟麗婭出演了二十多部作品,不再把自己與陳思誠“捆綁銷售”。

2020年,她還擔任了春節聯歡晚會的主持人,全網稱讚她美出了新高度。

回顧陳思誠的“荒唐言論”中,只有一句還有那麼點道理,“一個女人最重要的,是長一對好眼睛,找到一個好男人去託付終生。”

慶幸卻又不幸的是,不幸的是佟麗婭沒能找到,而慶幸的是她恢復了自由。

PART/ 5

2021年5月20日,佟麗婭和陳思誠在社交平台“官宣”離婚。

在這一年,佟麗婭成為了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代表(簡稱文代會),接了九部作品,其中更是有《1921》這樣為百年獻禮的大片,2022年更是參加了冬奧會與殘奧會的推廣。

離開了陳思誠,她彷彿掙脫了枷鎖,不僅事業沒有下滑,反而蒸蒸日上大放異彩。

受傳統文化“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影響的網友們,在她的賬號下刷滿了“恭喜離婚!”也是一種奇妙卻美好的祝愿了。

而反觀陳思誠,雖然2021年春節上映的《唐人街探案3》票房不錯,但影片口碑崩的沒眼看,連及格分都達不到。

還記得他提到自己最討厭“思想低級,能力差勁”的導演,但他的這部新片中卻充滿了各種惡俗梗,如“36D”、“X騷擾”、“東京熱”等。

這屬於是“屠龍者終成惡龍”了。

回看他曾經說的那些話,似乎他從沒有尊重過,愛過一個女人。他始終愛的只有他自己。

2022年,他獨資的致誠影視文化工作室宣布註銷。

他說他還有藝術家的道路沒走完,可現在,除了陳思誠自己,可能沒人再相信他是藝術家了。

不能否認陳思誠是有才華,有頭腦的。但很可惜,他的無情成了他的敗筆。

16年過去了,他還是《士兵突擊》裡的那個“成才”。

“老A”的預言裡還有一句話:“對自己對別人都仁慈點,好好做人。”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