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烊千璽考編風波,他的“豬隊友”幫了多少倒忙


易烊千璽本人關於“考編”風波的聲明終於發布,儘管看上去態度懇切,但確實來得太晚,已浪費了將他的個人聲譽損害降到最低的黃金時機。

之所以造成當前局面,首先來自他那幫關鍵時刻不給力的“豬隊友”。

這些“豬隊友”由三類人組成,但都是同樣的愚蠢傲慢,對公眾輿情擺出一副高高在上不予理睬的高傲姿態。

第一類人當然是四字弟弟的個人團隊成員。這些真正的“隊友”之蠢來自於他們對此次輿情的嚴重性、複雜性,以及背後的深層民眾情緒既缺乏了解,也沒有能力做出適時應對,而是置之不理任其發酵,採取鴕鳥戰術,以至於輿情愈演愈烈終至星火燎原。

第二類人是某些極為缺乏社會敏感度的媒體從業人員。他們最大的失誤就是一開始就拋出“小鎮做題家”這個梗試圖先聲奪人,結果一竿子打翻一船鞋,自以為是的高傲姿態引發眾怒,讓眾多出身底層依靠個人努力奮鬥拼搏的年輕人憤怒不已,以至於釀成更加兇猛的輿情。

出身小鎮怎麼了,靠一己努力拼搏向上獲得“和你在一起喝咖啡”的機會,就可恥就低人一等嗎?

遇到社會不公就沒有發聲質疑評論的資格了嗎?

援引一位網友的評論:“小鎮做題家”是用來自嘲的,而不是被別人嘲弄的!

要知道,易烊千璽的粉絲絕大多數都集中在這一層面上,他們以往對四字有多熱愛,這波操作對他們造成的心理傷害所形成的反噬力度就有多兇猛!

“掉粉”速度肉眼可見

更何況,在當今經濟形勢逐漸下行放緩、“宇宙的盡頭是編制”的社會形勢下,公眾對於稀缺資源分配的公平公正性本來就極度敏感,對於日進斗金的明星以非常規程序與普通人競爭心存質疑不滿,本屬正常無可厚非。現在可好,質疑不但沒有得到解答,反而有人站出來高高在上地嘲諷:哪有你們這些屌絲說話的份兒!試想這是什麼效果?

這波操作哪裡是“洗白”,分明是“高級黑”嘛。

第三類人是某些站在道德製高點上把網絡質疑斥之為“噴子”的娛樂明星。他們之中並不乏明星兼具“編制”的雙重身份,站在同一利益立場上,你的言論又能有多大信服力?

延伸閱讀  “哥哥”第一代滾燙唱演家族誕生 承諾提升普通話水平多營業

“有錢人幫有錢人”,這樣的“幫助”不但於事無補,反倒更似在“拉仇恨”!

這三類“豬隊友”藐視公眾製造對立的操作,堪稱輿情應對公關失敗案例的教科書級別。

這些“豬隊友”固然是忙中添亂幫了倒忙,但若追溯事件源頭,如果“考編”之事不是團隊決策,而來自於易烊千璽個人意志的話,那不得不說,這個公眾事件肇始於他的“貪心”。

首先需要說明的是,藝術界的所謂“編制”崗位,更主要原因是為一些諸如戲劇、舞蹈、詩歌等傳統、高雅但較為欠缺“市場”的藝術門類而設立,這些藝術種類市場競爭力不強,如果粗暴一刀切地“推向市場”而任其自生自滅顯然是不妥當的。

真是人紅是非多啊

基於為某些有志於持續深耕高雅藝術的人才提供能讓他們安心創作的補貼性編制工作,是出於對嚴肅藝術的扶持考慮。這是正確的舉措。

換句話說,“編制單位”即便聲名震耳如北京人藝,除非少部分精品劇目,也不可能做到場場爆滿座無虛席。

而德云社,如果既佔有超高市場佔有率,同時又屬“編制”,那可能嗎,應該嗎,像話嗎?

所以說,編制和市場,雖不能說涇渭分明,但二者還是有所區分不能混為一談的。

所以問題來了,作為能得到全行業乃至全社會的優勢資源,尤其是易烊千璽這樣在全國青年演員中一騎絕塵無與爭鋒的頭部明星,在擁有頂級演藝資源和超高人氣影響力的同時,還要“擠占”本來就屈指可數的藝術編制崗位,是不是未免有些“貪心”?

在當前這個社會資源日益固化,上升通道逐漸板結的社會,贏家通吃的現象尤其令人痛恨。

有人說,以易烊千璽的演藝成就,他有這個資格!

不得不承認,他的確有這個資格,但完全可以緩一緩,不必那麼急在一時將所有的優質資源一手包攬。

延伸閱讀  朱之文為新兒媳買門面房,一切為了孩子,親自現場驗房

那麼年輕,急什麼呢,即便入駐國家話劇院,有多少時間能真正用來本單位的正常表演工作,又能付出多少時間精力而為此拒絕更具市場回報率的影視表演呢?

據查證,當前易烊千璽有5部電影待上映,有的已經製作完成,已經還在拍攝,而這5部作品,幾乎已經和全國頂尖導演和一線明星合作了個遍!

所以說,易烊千璽如果順利入編,今後能有多少時間留給求賢若渴的國家話劇院還未可知。

這的確是易烊千璽當前需要考慮清楚的問題,究竟今後的發展方向是傾向嚴肅藝術還是市場演出。

如果沒有考慮清楚,不能捨棄名利雙收的市場演出,那豈不是對這個“編制”的浪費甚至褻瀆,對其他演藝人才本可能享有的機會的一種擠占甚至剝奪呢?

即便非常傾心嚴肅藝術的創作氛圍,也完全可以以“榮譽”的方式同國家話劇院進行合作,以自身的影響力為嚴肅藝術的發展做出貢獻,何必非要迫不及待成為體制一員呢?

再說了,國家話劇院聽上去鏗鏘有力義正詞嚴的“調查結果”,真就那麼無懈可擊?

希望利用一線明星的影響力為本單位造勢,而在招考過程中為明星開啟“綠色通道”,本就是國內藝術院校的通行做法。

即便程序大體合規也並不能保證一視同仁,畢竟所謂的“面試”是一個並不存在“標準答案”而更仰賴於個人主觀判斷的程序。

所以說,總的來說,易烊千璽並無大錯,他唯一的失誤就是太心急於拿到前輩明星幾乎是順理成章拿到的“資格認證”,而恰恰碰到了一個特殊的時間節點和社會環境,而他的“豬隊友”們又幫了倒忙而已。

他還是太年輕,對世道人心的認識還不通透,所以好了還想更好,錦上添花還想烈火烹油,也許他覺得這一切理所應當天經地義,還不懂得萬事留一線的做人道理。

我是仇意,歡迎關注

圖片來源網絡,侵刪

延伸閱讀  手握3部“王炸”的黃渤,真的失算了?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