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主播趨於飽和化,優秀主播受限“午夜檔”,缺少發展機會


大量新面孔入職央視已經是市場眾所周知的人事變動,但對比新面孔的加入,並沒有多少老面孔或者中生代主持人離開央視舞台,該情況的出現導致工作崗位出現緊缺,也就是所謂的競爭壓力再次增加,尤其是新聞節目的主播安排,更是放大了這一點。

舉例來說,王嘉寧、尹頌、張舒越等文藝節目主持人都獲得了相對理想的工作崗位,而被觀眾熟悉的年輕新聞主播又有幾位呢?

主持人大賽的舉辦設定文藝節目、新聞節目兩個不同的賽道,兩個賽道的選手都能夠得到觀眾認可的基礎上,為何在入職央視之後事業發展出現偏差了呢?

顯然不是年輕面孔在業務能力方面的差距,綜合來看,就是新聞節目主持崗位出現緊缺的原因所致。

這也是本文觀點體現:央視新聞主播趨於飽和化,導致不少優秀的新聞主播缺少出眾的工作機會。

或者觀眾會對該問題產生好奇:如果這些年輕面孔足夠優秀的話,央視節目組方面又為何不認可她們的新聞播報表現呢?這不是一種悖論嗎?

非也,新聞主播的事業發展不僅僅局限在業務能力的體現,工作資歷、市場好感度同樣會影響節目組的判斷,而在這些條件中,工作資歷的影響頗為明顯。

同為主持人大賽選手,劉妙然已經參與到《朝聞天下》的節目播報工作,反觀遲茜,仍然在午夜以及凌晨檔的《新聞直播間》參與工作。

兩位新面孔的最大區別就是:劉妙然入職央視之前已經是河北電視台的門面主播。

延伸閱讀  沉香如屑:楊紫眼神靈動,成毅、孟子義出彩,難看卻上熱搜,無解

劉妙然足夠優秀不假,但這就能夠證明遲茜不夠優秀,不適合參與播報其他新聞節目嗎?

關於遲茜的工作安排,其實市場已經出現兩種聲音。

一部分觀眾認為遲茜仍然需要足夠長時間的工作經歷,來幫助她勝任未來的工作安排,另外一部分觀眾認為遲茜的歷練時間已經足夠長,她需要在其他時段的新聞節目中展現自己的風采。

這是市場針對遲茜自身業務能力的判斷,而如果將視線放到整個央視媒體行業來看的話,央視新聞主播趨於飽和化才是導致她發展受限的根本原因。

假設遲茜參與到《朝聞天下》或者白天時段的《新聞直播間》,那被她頂替位置的新聞主播又該去到哪些位置呢?

在央視無法安排更多工作崗位的情況下,遲茜這樣的新面孔只能暫時被“委屈”。

處在如遲茜一般發展境地的優秀主播不只有她一位,年輕主播王詩楊同樣是央視午夜檔新聞節目的常客,她在央視的發展情況同樣讓觀眾心疼。

和遲茜相同,王詩楊的業務表現足夠撐起一檔白天檔的新聞節目,只是競爭越發激烈的情況下,她的事業發展缺少後勁與動能。

如何解決這些問題呢?

延伸閱讀  《七十二家房客》韓師奶面目全非,明明很有女人味,卻換成整容臉

央視選擇朝向新媒體領域靠攏,讓這些年輕面孔逐步參與到新媒體相關節目的製作,只是礙於這些節目影響力不夠突出,年輕面孔的事業發展很難出現有效提升。

另外一方面,央視針對主持人大賽的策劃並沒有停止腳步,也就是說未來還將出現更多新面孔進入到央視新聞節目的直播間。

而根據年齡來看,待退休的新聞主播數量並不多,按此情況發展,央視新聞主播中恐怕會出現更多“意難平”。

在此基礎上,如果不是業務能力足夠突出的話,地方台或許是個不錯的選擇。

在地方台歷練不斷成長最終成為門面主播,在這個階段入職央視,事業發展的時間曲線可能會出現縮短,劉妙然就是例子。

當然每位主播都有自己的打算,利用央視舞台作為事業起步未嘗不可,只是難度會越來越高。

-【全文結束】-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