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囚代號6742,出演“賽金花”成為上海才女明星,紅得讓江青嫉恨


在近代中國那段風雨飄零的革命年代,湧現了一波又一波的革命志士,甘願為共產黨的革命事業奮鬥終生。

這裡面除了有非常熟悉的中央特科特務,還有不甚熟悉的電影業中的明星演員。

其中,王瑩就是一個典型代表。

王瑩

她通過自己出演的影片,揭露了國民黨的陰險狡詐和日軍的殘忍暴虐,她的影片也因此成為了一個時代的縮影。

儘管王瑩在成年後,享受到了頗高的名望,但是她的一生卻並非一帆風順的……

一、坎坷的幼年生活

1913年,王瑩出生於安徽蕪湖市,原本家庭幸福的她,卻在8歲那年經歷了母親的離世。

而這也成為了王瑩噩夢的開始。

母親離世後,父親帶著王瑩前往南京謀生,很快王瑩的父親就有了新的妻子。

然而這個後媽對王瑩並不友善,後媽認為王瑩是個累贅,幾次要把她趕出家門。

9歲的王瑩常常坐在家門口獨自垂淚,而她懦弱的父親面對新妻子對女兒的虐待卻無動於衷。

一年冬天,王瑩再次被後媽趕出家門。

這一次,王瑩碰到了正巧來女婿家看外孫女的祖父。

外孫女穿著單薄的衣服在寒風里瑟瑟發抖,祖父對著王瑩家的大門破口大罵。

但是大門始終緊閉,這個窩囊的父親連出來面對的勇氣都沒有。

祖父見這一家人無情無義,拉著外孫女就走了,再也沒回來過。

祖父把王瑩送到一所教會學校技術讀書,已經10歲的王瑩終於有機會上學,後媽的虐待讓她立志長大一定要做一個有出息的人,她在學校裡發奮讀書,各門功課都是班裡最好的。

正當王瑩心懷著讀書報國的期待時,她的“父母”卻再次出來作妖。

1923年,王瑩的父親家裡缺錢,而後媽想了一個主意,將呆在祖父家的王瑩賣給大戶人家做童養媳。

於是,兩人商量後,聯繫上了一個姓薛的大戶人家,以5000塊大洋的價錢悄悄地把王瑩賣了。

這時候還在學校讀書的王瑩對於自己已經被父母賣了一無所知,直到薛家來了幾個人強制性地將王瑩從學校帶走。

王瑩甚至都沒有來得及和祖父見上一面,就被帶到了一戶陌生的人家裡。

王瑩驚恐地看著四周的環境和陌生的面孔,內心既無助又惶恐。

薛家人對王瑩說:“你爹娘把你賣給我們家當童養媳,以後你就是我們家的未來兒媳婦了。”

王瑩聽到薛家人的話,心早就涼透了,沒有想到即便她已經離開家裡,她的父親和後媽還是不願意放過自己,榨乾了她最後一點利用價值。

在薛家,王瑩受盡冷眼和嘲笑,她每時每刻都想著逃出去,但是每次都是被抓回來一頓毒打。

終於在一年後,王瑩找到了機會,在薛家僕人從後門扔垃圾的空檔,推開掩著的後門,不管不顧地在大街上跑。

她跑了很久很久,直到她覺得薛家人再也找不到她了,才放慢了腳步。

王瑩抬起頭,周圍一片陌生的環境,她沒有錢、沒有家人,甚至在逃出來以後都不知道要去哪裡。

她乞求好心的路人給她一些錢讓她去漢口找祖父。

可不想,到了漢口之後,王瑩卻得知祖父已經去世的消息。

王瑩懷著悲痛的心情,找到了住在漢口的舅舅舅母,好心的舅母收留了她,並且把她送到湖南長沙的湘雅醫院護士學校學習。

至此,王瑩才總算脫離了魔爪,過上正常人的生活。

然而,王瑩不知道的是,接下來等待她的是一舉成名的轉機。

延伸閱讀  湯唯吃一輩子的角色,連章子怡都不合適?眼神封神,內娛無人超越

1927年,北伐戰爭失敗後,王瑩加入了革命的隊伍。

在隊伍中,王瑩遇到了自己在護士學校的老師阿英,阿英老師是一名地下黨員,負責的是共產黨的文藝宣傳工作。

在阿英老師的革命思想熏陶下,王瑩決定加入黨組織,為共產黨事業貢獻力量。

於是,在阿英老師的帶領下,王瑩和二三十位同學走上了一條“文藝救國”的道路,投入到了方興未艾的左翼話劇運動的大潮當中。

王瑩先後加入了由阿英、夏衍等領導的“上海藝術劇社”和“中國左翼劇團聯盟”。

這裡聚集著馮乃超、孟超、陳波兒等名重一時的編劇、導演和演員,王瑩在他們的幫助下開始走上話劇舞台,並且逐漸嶄露頭角。

二、“選角”事件得罪江青

王瑩的演藝生涯就這樣意外的開始了。

王瑩

從話劇演員到電影演員,王瑩迎來了自己事業的春天。

她所主演的話劇《少奶奶的扇子》、《西線無戰事》、《阿珍》等等劇目使電影業對於王瑩有了一個初步的認識。

她真摯而感人的演技常常讓台下的觀眾淚如雨下,感同身受。

也因此,王瑩逐漸走上了電影銀幕,成為了戰亂年代冉冉升起的一顆革命新星。

1930年,王瑩沒有忘記自己黨的初衷,在阿英老師和陽翰笙的介紹下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隨後,她便加入了瞿秋白成立的“左翼電影小組”,使得中國共產黨初步確立了對電影運動的領導權。

在當時,黨之所以對於電影這樣的文娛事業如此的重視,其實有著更深層次的意涵。

自古以來輿論導向所發揮的作用能夠摧毀一支強大的軍隊,而通過電影振奮鼓舞人心、宣傳共產黨的主張也成為了我們黨在戰亂年代掌握輿論領導權的一種表現。

因此,電影業便成為了黨的宣傳工具。

王瑩進入電影業後,因為細膩的演技獲得了全國各地觀眾的稱讚,她的影片《包身工》、《女性的吶喊》、《鐵板紅燭淚》等也迅速的火遍大江南北。

然而,王瑩並沒有被富貴和名利迷失雙眼。

儘管王瑩是演員出身,但是她對於文學的熱愛不亞於演戲。

在事業的頂峰期,王瑩選擇了請前往日本東京帝國大學的文學系留學。

這顆新星也突然消失在公眾視野當中。

王瑩

當王瑩學成歸國之時,國內的導演們得知王瑩回來的消息,紛紛找她接戲。

但在這期間,王瑩“得罪”了當年同為演員出身的江青。

這也為王瑩以後的演藝生涯買下了一顆定時炸彈。

當時江青的藝名叫藍蘋,王瑩留學回來時,江青剛出道不久,當時兩人因為夏衍導演的影片《自由神》人結識,兩人在影片的拍攝中配合默契,形同姐妹。

江青與王瑩的合影

但是,兩人終究因為利益的不同而分道揚鑣。

1936年,上海“四十年代劇社”安排夏衍拍攝《賽金花》這部話劇,這部劇聚焦於一位京都名妓賽金花的故事,揭示了國民黨對日本侵略者卑躬屈膝的醜態,具有很強的現實意義。

但是在選角上,夏衍卻犯了難。

當時大家一致推選王瑩為“賽金花”的人選,但是已經小有名氣的江青認為這是自己一舉成名的大好時機,於是在“賽金花”的角色上極力爭取,多次找到夏衍要求他選自己為主角。

江青

可是,夏衍已經明確地告知她,主角已經定了王瑩。

延伸閱讀  馬伊琍發10年前舊照,駕駛的車輛引網友熱議:到底還是文章高攀了

這下江青不樂意了,在話劇社里胡攪蠻纏、大哭大鬧,非要讓話劇社的人重新投票。

無奈之下,夏衍召集大家進行再一次的投票表決。

令人尷尬的是,江青在第二次投票中依然落榜,最終還是王瑩拿到了“賽金花”的角色。

這件“爭角色”的事情在整個上海鬧得沸沸揚揚,江青不僅丟了面子,演藝生涯也受到影響。

王瑩

《賽金花》排練完成後,在當年11月便在上海舉行了大規模公演,首次公演觀眾就達到了3萬人左右,並且迅速火遍全國各地。

為了讓全國人民都能夠觀看這一話劇,夏衍決定帶著《賽金花》劇團在全國各地進行巡演。

但是,巡演的道路確實困難重重,尤其是南京。

王瑩

當時的南京是蔣介石的國民政府所在地,而這部揭露國民黨醜惡嘴臉的話劇自然受到了國民黨的強烈抵制。

王瑩在南京演出時,南京的宣傳部部長張道藩指使特務向舞台上砸東西。

即便是這樣,王瑩還是堅持演出到最後。

王瑩

也正是因為王瑩的不屈不撓,讓她和她的代表作在人民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可是,《賽金花》卻成了江青心中難以消除的疙瘩,她把自己的落敗全部怪罪與王瑩。

並且在30年後,將王瑩和他的丈夫謝和賡打成“右派”,進行長達8年的監禁和嚴刑拷打。

三、慘遭迫害被江青折磨致死

隨著《賽金花》火遍全國,抗日戰爭也隨之打響。

在日軍侵華的砲火之下,王瑩沒有忘記自己作為共產黨員的使命。

她和同伴們成立了“中國救亡劇團”,並投身到全國各地的義演當中。

他們將自己演出賺得的費用全部捐贈給黨組織,使其能夠購買軍需物資和醫藥器械,以供前線戰場的需要。

1942年,巡演回來的王瑩接到黨組織的命令,開赴美國,成為了在美國宣傳中國抗日戰爭的使者。

在美國,王瑩不僅和美國的著名作家賽珍珠結為好友,還在13年的美國生活中寫下了《寶姑》和《兩種美國人》兩本著作。

然而,1950年朝鮮戰爭的爆發使得中美關係迅速惡化,王瑩和丈夫謝和賡輾轉經歷了許多挫折,才在周總理和美國的交接下,被送往中國。

此後兩人便住在香山腳下“狼見溝”村,過著平靜的鄉野生活。

王瑩

出色完成任務的夫妻二人原本可以繼續享受生活,可是噩運再次降臨在王瑩夫婦身上。

1967年7月1日,王瑩和謝和賡正在家中乾活,突然一夥人衝進他們家裡,把家裡所有的東西都砸壞了,隨即便將謝和賡和王瑩抓了起來。

王瑩掙扎著說道:“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抓我們?”

其中一個人說:“你倆是美國的特務,是’大右派’!”說著便強行把夫妻二人押上了車。

王瑩二人就這樣以“叛徒”、“美國特務”的罪名被關進了北京的秦城監獄。

王瑩和謝和賡

而這一切,都是江青的陰謀。

被抓捕之後,王瑩和謝和賡被分開關押審訊。

在長達四年的審訊中,王瑩堅決不屈,結果在嚴刑拷打之下,王瑩下肢癱瘓,終生殘疾。

延伸閱讀  接地氣! 40歲知名男演員街頭幫媽媽賣魚,曾出演《人民的名義》

誰都沒有想到,當初在觀眾面前美麗俊俏的姑娘,會被折磨得不成人樣。

王瑩

1972年11月,王瑩終究沒有熬過去,在4年的折磨之下,帶著一身的傷痕離開了人世。

而此時的謝和賡對於王瑩的離世毫不知情,他還在頑強抵抗著,盼望著有一天能夠和妻子重逢。

王瑩死後,獄方沒有通知她的任何親屬,而是悄悄地將她火化,骨灰盒隨意地丟棄在一個殯儀館的角落裡。

甚至骨灰盒上,都沒有王瑩的名字,只有一個代號“6742”。

王瑩

1975年5月15日,謝和賡終於被解除監禁,重獲自由。

當他滿懷期待地在監獄門口等待著王瑩的身影時,卻得知妻子在一年前已經去世的消息。

謝和賡彷彿自己心裡唯一的一盞燈熄滅了一般,頓時眼前一黑,倒在地上。

謝和賡

妻子的離世,使得謝和賡幾乎失去活下去的希望。

他找遍相關人員,問遍能問的人,才找到了被遺棄在殯儀館中的王瑩的骨灰。

謝和賡抱著妻子的骨灰嚎啕大哭,長達8年的思念和期盼全部成為了泡影,如今能夠陪伴自己的也只有妻子的骨灰。

王瑩和謝和賡

就在謝和賡萬念俱灰的時候,他收拾妻子的遺物,找到了《寶姑》和《兩種美國人》的手稿。

謝和賡拿著稿子思索了許久,決定將妻子的手稿編纂成書出版,這也是他能夠為妻子做的最後一件事。

1976年,在滿山搖曳的綠葉紅花之中,謝和賡將王瑩的骨灰埋在了香山半山腰的空地上。

這裡埋葬了京劇大師梅蘭芳和周信芳,謝和賡希望自己的妻子能夠各優秀的藝術家們長眠於此。

謝和賡看望妻子

謝和賡靜靜地守在妻子的墓旁,看著滿山搖曳的紅花,彷彿看到了王瑩的身影……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