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君:真有你的,2集連用3次誤會梗,就不怕觀眾“審美疲勞”嗎?


若是你不是哪位演員的粉絲,僅僅只是一個單純的追劇黨,問,《請君》好看嗎?

苗苗會直接告訴你,這部劇很神奇,同時做到了既好看又難看。

特別是追至17,18集的時候,苗苗已然壓制不住體內想要吐槽的細胞了。

真心想說一句,《請君》真有你的,短短2集之內,用了3次誤會梗,就不怕大家“審美疲勞”嗎?

越來越有味道的男女主之間的戲份

曾經,追任嘉倫和譚松韻的《錦衣之下》時,苗苗便有一個特別大的困惑。

那部劇除了服裝和造型還算湊合之外,場景也好,特效也罷,都十分的一般。

甚至,有個別的畫面,充滿了極其濃重的廉價感。

還有部分注水無腦的劇情,簡直令人不勝其煩。

可為什麼還是有那麼多的觀眾瘋狂入坑,喜歡得不得了呢?

理由很簡單,那就是男女主之間的戲份,始終保持一個勢均力敵,撩人於無形的狀態中。

而《請君》也繼承了《錦衣之下》的這種優點。

不管其他配角的戲份如何,於登登和陸炎之間甜而不膩的對手戲,始終在有條不紊,越來越撩的層層遞進裡小火慢熬著。

從開局時,於登登一個人的單相思,上趕著陸炎。

到陸炎得知於登登便是三千年前的雲羲後,性情大變,來了個三百六十度,追妻,寵妻,護妻的逆天大反轉。

每一步都進行得讓人臉紅心跳,禁不住生出一臉姨母笑。

想想開局時的陸炎,媳婦上趕著找他,他一臉冷漠,媳婦上趕著碰他,他百般嫌棄,說不喜歡別人碰他,媳婦不小心摔倒,他仍然正襟危坐,一臉無所謂……

那屌炸的模樣,好似他陸炎就是個百年的殭屍,千年的冰山,萬年的玄鐵一般。

沒有溫度,不知道人情冷暖,更不懂得什麼是男歡女愛。

當得知於登登便是雲羲之後,陸炎一下子變了。

給媳婦上趕著買好吃的,安排住處,連送錢的方式,都選擇一種生怕傷了她自尊的卑微之態。

情話更是隨時隨地的突然襲擊,滿臉都藏著他忍耐了3千年的寵溺。

不但手把手的親自教於登登運用靈力,還主動承認自己是她的丈夫,只為與其共處一室。

看到這裡,苗苗真心忍不住在暗暗尖叫,特別想問一句,陸炎,你不是不喜歡別人碰你嗎?

延伸閱讀  正能量!吳京謝楠為山西捐物資,20臺烘乾機30臺收割機已連夜發出

真不知道,為了於登登,陸炎還能做到何種程度。

而這種男女主之間越來越有味道的戲份,總會令喜歡甜寵劇的觀眾百看不厭,心生歡喜。

所以,這是《請君》好看的部分,而難看的部分,也確實不少。

小瑕疵的影響

中國人也好,外國人也罷,只要是人,就會有正常的行為邏輯。

一旦偏離了這種行為邏輯,就會讓人覺得十分彆扭。

比如,中國人吃飯要用碗筷,外國人吃飯要用刀叉。

而《請君》當中,便有些地方,違反了這一生活常態。

比如於登登在睡覺的時候,竟然是穿著鞋的。

若是說躺在床上,斜著腳稍微休息一會兒,穿著鞋子倒沒什麼。

畢竟,現實生活中,這樣的例子也屢見不鮮。

關鍵是,在劇中,於登登就是打算要就寢的時候,穿著鞋子的。

甚至,因為陸炎的突然間到來,有些不好意思,把被子蓋在身上的時候,鞋子都還好好的穿在腳上。

說實話,電視劇嘛!大家都知道是假的。

不然,哪裡來那麼多神奇的設定。

但看到一個正常人睡覺不脫鞋子,還是有些影響觀劇,總有一種太假太假,難以入戲的既視感。

而這種細節上的小瑕疵,該劇中還有很多。

比如,於登登受傷,前一秒衣服也破了,胳膊個壞了,後一秒再次出現,衣服卻依然完好無損,胳膊更是看不到任何受傷的跡像等等。

雖然,這些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兒,但對於強迫症來說,真心受不了,太過影響追劇體驗度了。

當然,若是說,你覺得這些都不算啥,不是所有人都有強迫症的。

那麼,接下來的劇情走向,就給人一種,編劇拿觀眾當傻子的既視感了。

2集連用3次誤會梗

在《請君》的第17,18集當中,連用了3次誤會梗。

有的誤會梗勉強說得過去,有的誤會梗過於離譜,而有的誤會梗,真心尷尬了。

延伸閱讀  王冰冰停職衝上熱搜,網友為其鳴不平:她不該被說成第三者

第一、把女婿當成通緝犯還算合情合理

該劇中的男二號顧北西,小的時候,父親給他和白家的大小姐定了一樁娃娃親。

但兩家多年來始終沒有來往,也並未見過面。

直到這一次,顧北西跟隨於登登來到鶯都,才算和白家產生了交集。

為了查找鶯都突然失踪的人口,於登登,顧北西和大海三個人上演了一場假的英雄救美的戲碼。

結果,演砸了,還被扣上了綁架失踪人口通緝犯的罪名。

而這樁通緝的告示,便是白家的老爺子白局長所下。

就這樣,第一個誤會梗出現了,白局長錯把女婿顧北西當成了通緝犯。

其實,仔細想想,這件事還算在合理範疇之內。

因為白顧兩家人,多年未見,產生這樣的誤會還算說得過去。

但接下來的第二個誤會梗,就有點過於離譜了。

第二、把未婚妻當成小姨子過於離譜

顧北西早就知道自己跟鶯都的白家有婚約,且在大廳局長家的時候,也有人告知,鶯都就一個白家。

所以說,顧北西找上白十七之前,便已經知道,跟自己有婚約的便是白局長家。

但讓人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顧北西竟然將白十七當成了自己的小姨子。

在他看來,白十七,就是白家第十七個孩子,而非跟自己定親的白家大小姐。

所以,在幾次偶遇之後,顧北西也並不知道白十七就是自己的未婚妻。

這件事,怎麼想都過於離譜了。

先不說,白局長又不是皇帝,怎麼可能那麼能生,一連生了十七個孩子。

單說,在打聽白家消息的時候,都沒問問人家基本的情況嗎?

連白家幾個孩子都沒問,便擅自行動了?這不是一群傻子做的無腦之事兒嗎?

再者,白十七就排行老十七?究竟是角色的腦洞不行,還是編劇的腦容量過低啊!

總之,這個誤會梗,怎麼看,都像是為了強推劇情而設定的。

第三,把老丈人當成兇手誰最尷尬

延伸閱讀  “最貴房產韓星主人”最新名單全智賢只排第2名

在《請君》的第十八集當中,陸炎一個人孤身入詭市,想把販賣靈蟲的老闆找到,然後,查清鶯都失踪案的始末。

但等陸炎來到詭市之後才發現,販賣靈蟲的靈族已然死了,而他將兇手抓了回來。

並且,還拿著頭套將兇手套了起來。

結果,這個兇手被顧北西連踹了兩腳,打開頭套之後,才發現,這個所謂的兇手是竟然是於登登的父親。

陸炎這是妥妥地將老丈人當成了殺人兇手啊!

看到這裡,苗苗真心覺得太過尷尬了。

陸炎是何許人也,他抓人甚麼時候需要五花大綁?什麼時候需要給犯人戴上頭套了?

他抓人,不是從來都是一眨眼,直接瞬移嗎?哪裡需要如此麻煩呢?

這是為了戲劇衝突,硬凹誤會梗嗎?

再者,這同樣的誤會梗,一個接著一個的,如同復刻,粘貼式的上演,編劇就不怕觀眾“審美疲勞”嗎?

劇說有意思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