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慶餘年》中,分管內庫的長公主為什麼一直支持二皇子,反而不支持太子?


長公主的心思是隨著揣摩慶帝的心思而來,慶帝立太子之後,他所希望的太子是一個有能力的仁君,這也是他對太子的期待。

但是,太子的懦弱讓慶帝很不滿意,為了打磨太子,慶帝開始扶植了二皇子來當這塊磨刀石來磨礪太子。

慶帝並沒有廢太子的想法,他春秋正盛,想的是把太子給培養好,慶帝打下來的天下,只要太子能給守好就行了,也不需要太子去一統天下、開疆拓土。

這個打磨太子的過程,被長公主給誤解了,她以為慶帝是要廢太子而選擇二皇子,所有的動作都是基於這個推測而出發的。

長公主做的事情就是兩個方向,一個方向是毀了太子,一個方向是扶植二皇子。

毀太子的方向,她假意扶持太子,甚至引誘了太子,誤導太子,讓太子背鍋,讓太子的錯越來越多,在慶帝那裡越來越不得寵,這些事情裡面,一方面是陳萍萍的策劃,一方面是長公主的策劃,還有一些是太子的主動犯錯。

最終太子是越來越弱,直到被廢。

扶植二皇子方面,長公主可以說是不遺餘力,內庫走私的錢也都倒騰了二皇子,但是二皇子卻沒有做出什麼事情來,這也是最可笑的地方。

二皇子身邊的沒有謀士,沒有人能幫他分析局勢,出謀劃策,二皇子還不如太子有腦子呢。

延伸閱讀  同是“紅極一時”的童星,將謝苗和釋小龍放一起看,差距就出來了

長公主跟二皇子的合作,這麼多年來走私獲利了那麼多銀子,其實二皇子也沒有撈到什麼好處,說是這些錢都到了二皇子的口袋裡,但是二皇子在京都也沒有乾出什麼事業,在朝堂也沒有聯合到什麼大臣,可以說二皇子在奪權方面,就是看著好像很有心機,其實根本不中用。

朝堂、明家、崔家、督察院這些人都是長公主在控制,二皇子簡直也是一個傀儡。

長公主也打了很響的算盤,兩面下注,如果慶帝真廢了太子,那自然立二皇子,她一定獲利,如果慶帝沒有廢太子,那麼他跟太子畢竟有夫妻之實,太子更是對長公主死心塌地。

通過分析就能看出來,長公主從根本上還是認為慶帝是會廢太子的,不然也會不勾引承乾。

她跟二皇子之間則是純政治合作的利益關係,沒有那些風花雪月的事情。

長公主能這麼下注的原因,很明顯是因為她手裡有內庫,控制著朝廷的財源,不然也不會能讓兩位皇子都來巴結她。

也就是這個時候,范建和慶帝來了一招釜底抽薪,藉著範閒和林婉兒的婚事,讓長公主把內庫的財權交出來。

內庫的財權是長公主能參與謀劃所有事情的根本籌碼,她跟範閒之間最大的矛盾就是這件事情。

她不關心誰來做皇帝,她只關心自己的有位置。

延伸閱讀  連登14次春晚,提攜過章子怡,歌手解曉東“消失”的這些年去哪了

如果範閒做了皇帝,那她一定沒有位置,所以她必須得弄死範閒。

在整個過程中可以說,二皇子是被坑得最慘的人,慶帝坑他、長公主也坑了他,最後還被葉流雲給坑了。可以說二皇子根本沒有爭奪大位的能力和腦子,根本也是被趕鴨子上架來當這個磨刀石,最後把自己給磨穿了。

而長公主其實說到底就是掌握了那些錢,通過錢來控制朝堂和江湖,但是論真正的治理國家和經營內庫,也是沒有那個能力。

能力不足,是最大的問題,能力配不上野心就會敗到一無所有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