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歌賽5位專業組民族唱法金獎得主:他們的生活故事催淚感人


點擊關注,每天都有名人故事感動您!

“青歌賽”是CCTV青年歌手電視大獎賽的簡稱,每兩年舉辦一屆。 1984年舉辦第一屆,2013年4月舉辦第15屆,後青歌賽因種種原因停辦。

青歌賽就像一個美麗的魔盒,一位位星光燦爛的歌手從這裡走出。他們的天籟之音,他們坎坷的成名之旅及情感故事,讓一代代歌迷津津樂道。

今天,“細品名人”在這里為大家盤點:青歌賽專業組民族唱法金獎得主中的5位男歌唱家,他們的專業水準一流,都有自己的代表作,家喻戶曉。

舞台上,這5位男歌唱家光芒四射,那麼他們的幕後人生又是怎樣的呢?

閻維文:丈夫和父親的角色,比歌唱家更精彩

閻維文榮獲第三屆青歌賽專業組民族唱法一等獎

1988年,閻維文參加第三屆青歌賽,獲得專業組民族唱法金獎,決賽時他演唱的歌曲是《我們的祖國歌甜花香》。

他至今已16次參加央視春晚,演唱的《小白楊》《說句心裡話》《想家的時候》《母親》《人間第一情》等膾炙人口的歌曲,影響了一代又一代歌迷。

閻維文1957年8月26日出生於山西省平遙縣,畢業於中央音樂學院。

1982年,閻維文與妻子劉衛星在北京市海淀區民政局領取了結婚證。次年4月,夫婦倆誕下女兒閻晶晶。

閻維文與妻子劉衛星

閻維文的人生充滿著坎坷和眼淚,1988年5月,妻子劉衛星被查出中期乳腺癌,這時閻維文才31歲。妻子不忍拖累他,要求離婚。

閻維文含淚說:我是不會放棄你的,咱們一家三口就是一個等邊三角形,誰也不能缺少。

閻維文陪妻子在醫院接受了病灶切除手術,隨後陪妻子抗癌。

為了能夠了解外國的特效藥,閻維文自學英文。他給妻子買回一大堆中藥西藥,家裡瀰漫著藥香。

閻維文夫婦與女兒

1990年,劉衛星的病情得到控制,誰知兩年後又復發了。一夜之間,閻維文的頭上出現了白髮。

很多乳腺癌患者,術後存活期只有幾年,劉衛星將每一天當做最後一天過。正因為有這種心態,她不生氣,不焦慮,心情變得平和。

閻維文四處帶妻子求醫,看過不少西醫、中醫專家。每次去外地演出,閻維文就將妻子帶在身邊,他在台上演唱,劉衛星就坐在台下聽。

在閻維文愛的滋潤下,劉衛星的病情始終很穩定,她除了身材偏瘦,身體機能一切正常。

為不引髮妻子的負面情緒,30多年來閻維文從來沒有在家裡發過脾氣。

閻維文

哪怕工作和生活中有太多的不順心,只要推開家門,閻維文就滿臉笑容地出現在妻子麵前。

在接受采訪時,閻維文說,有時壓力太大,心情太煩,他就將車泊在路邊,趴在方向盤上哭一陣。發洩過後,他擦乾眼淚,然後高高興興回家見妻子。

2009年,閻維文的女兒閻晶晶與李禾禾在北京結婚。李禾禾的父親是外交部前部長李肇星,李禾禾也是留學海歸。

閻晶晶與李禾禾育有一雙兒女。小兩口都年輕氣盛,加上從小是在寵愛中長大的,免不了為生活小事發生磕絆。

每次閻維文都數落自己的女兒,表揚李禾禾。閻晶晶賭氣地對父親說:爸爸,我是你的兒媳,禾禾是你的兒子。

閻維文

閻維文夫婦與女兒女婿

閻維文語重心長地對女兒說:晶晶,爸爸是過來人,知道夫妻怎樣相處。女人在婚姻中不要強勢,要懂得包容遷就,別什麼事都針尖對麥芒。你把家和孩子管理好,尊重丈夫和公婆,日子就會過得好。

在閻維文的教育和督促下,閻晶晶學做好妻子、好母親,與李禾禾的婚姻漸入佳境。

閻維文的歌聲餘音繞樑,是德高望重的歌唱家。但很多網友評價,閻維文丈夫和父親的角色,比歌唱家更精彩!

劉斌:一首《當兵的人》唱響全國,妻子是普通人

劉斌

1992年,劉斌參加第五屆青歌賽,一舉奪得專業組民族唱法金獎。

劉斌祖籍山東,1958年3月出生於遼寧錦州,他的父親是軍人。劉斌1歲時隨父母到長春生活。

16歲時他考入長春京劇團,小小年紀就成了團裡的主角。

1984年,劉斌離開長春京劇團,獨自一人來到北京,考入北京軍區戰友歌舞團。團里人才濟濟,劉斌剛開始在團里拉大幕,唱大合唱、四重唱,後來發展到唱二重唱、獨唱。

在戰友歌舞團期間,劉斌遍訪名師,先後拜金鐵霖、上海音樂學院的高芝蘭教授、中央音樂學院的王秉銳為師。

劉斌與萬山紅同台演唱

延伸閱讀  神似混血的女星,我只服這4位!眼窩深、鼻樑高,五官精緻又立體

從1986年到1992年,劉斌先後4次參加青歌賽,獲得過專業組民族唱法優秀獎、銀獎,1992年終於獲得金獎。

1994年,著名詞作家王曉嶺重回老山前線,看到烈士陵園的墓碑,眼含熱淚創作了歌詞《一樣不一樣》。王曉嶺將歌詞交給作曲家臧雲飛,他將歌名改為《當兵的人》。

劉斌與臧雲飛一起完成了作曲的工作。 《當兵的人》這首歌頗具陽剛之氣,歌聲響亮有力,展現出軍人的自豪、自強與自信,後入選100首愛國歌曲。

1995年,劉斌在央視春晚上演唱《當兵的人》,該歌曲一夜之間被傳唱開來,劉斌也在全國走紅。

劉斌

劉斌聲音洪亮,乾淨有力,加上學過京劇,他在民族唱法中揉進了美聲和京劇的韻味,形成了自己獨特的演唱風格。

劉斌還當選為改革開放30年30位傑出的歌唱家,在上世紀90年代紅極一時。

據媒體報導,劉斌的妻子是普通人,夫妻倆住在北京戰友歌舞團的宿舍區。

劉斌的妻子很低調,丈夫有時在北京演出,她還自己買票去看。劉斌擔任北京軍區戰友歌舞團團長,他的妻子是團裡的普通員工,但她從不搞特殊。

劉斌生活照

這些年,網上對劉斌有一些負面報導,但劉斌從來沒有回應過。

現在網上關於劉斌的演唱視頻有很多,網友的點擊量也很高。妻子始終相信、支持劉斌,他們的婚姻和家庭一直很穩定。

肉孜·阿木提:新疆走出來的著名歌唱家,妻子也是歌唱家

肉孜·阿木提

1994年,肉孜·阿木提參加第六屆青歌賽,一舉奪得專業組民族唱法金獎。決賽時,他演唱的歌曲是《阿娜爾汗》、《再見了,大別山》。

肉孜·阿木提1961年出生於新疆烏魯木齊,15歲考入烏魯木齊藝術學校。畢業後,肉孜·阿木提被分配到烏魯木齊歌舞團擔任舞蹈演員,兼歌唱演員。

新疆藝術學院的聲樂教授潘恩澤覺得肉孜·阿木提的嗓音具有可塑性,便免費教他學聲樂。

1985年,肉孜·阿木提考入上海音樂學院聲樂系,1989年畢業後他回到烏魯木齊市歌舞團工作。

1989年5月,肉孜·阿木提(右一)、王洛賓(右三)在廣州王洛賓優秀作品音樂會上的合影

王洛賓

此後,肉孜·阿木提遇到了自己事業上的第二位貴人,他就是著名作曲家王洛賓。

王洛賓享有“西部歌王”的美譽,創作的《在那遙遠的地方》《達坂城的姑娘》《半個月亮爬上來》《掀起你的蓋頭來》等歌曲被廣為傳唱。

王洛賓認真教肉孜·阿木提演唱,並講解歌曲的內涵。肉孜·阿木提演唱的《在那遙遠的地方》《可愛的一朵玫瑰花》《草原之夜》等歌曲,讓歌迷如痴如醉。

肉孜·阿木提在青歌賽上獲金獎後,北京的中央民族歌舞團正缺少新疆演員,於是將肉孜·阿木提調了過來。

團裡的藝術氛圍濃郁,肉孜·阿木提經常與蔣大為、德德瑪、楊麗萍等藝術家在一起探討交流。

肉孜·阿木提、李衛紅在電台做節目

經過幾年的打磨,肉孜·阿木提成為中央民族歌舞團的台柱子。

肉孜·阿木提特別自律,不熬夜,不喝酒,不亂吃東西。新疆有很多歌手嗓子很好,因為生活沒有規律,大吃大喝,結果三四十歲嗓子就不行了。

肉孜·阿木提不僅生活有規律,而且每天都要練嗓子,現在他嗓音的圓潤和力度勝於以前。

肉孜·阿木提的妻子名叫瑪依拉,她畢業於中央民族大學音樂學院,是中央民族歌舞團的女高音歌唱家。

歌唱家瑪依拉

瑪依拉在新疆享有百靈鳥的稱號,曾被單位派往匈牙利李斯特音樂學院留學一年。

瑪依拉比丈夫小兩歲,夫妻倆都是新疆藝術學院的客座教授,經常在新疆和北京之間來來往往。

夫妻倆還走過南北疆的很多鄉村,發掘了一大批民族歌手的好苗子,然後送他們接受更高層次的培養。

2016年,肉孜·阿木提與妻子去新疆采風,遇到一個賣包子的維吾爾族大爺。

老大爺嘴裡哼著歌曲,為了多聽幾遍,肉孜·阿木提與妻子一共買了老大爺30多個包子,聽對方唱了多遍。

肉孜·阿木提與瑪依拉同台演唱

夫妻倆從老大爺的歌聲中,尋找音樂養料。

在接受采訪時,肉孜·阿木提說:很多歌迷覺得我比妻子的名氣大,其實她是我的老師。

的確,瑪依拉曾是新疆藝術學院的老師,為了支持丈夫的工作,她離開新疆藝術學院,帶著孩子們一起來到北京生活。

外人都說肉孜·阿木提唱得好,但妻子從來不當面表揚他,總是指出他的錯誤。

延伸閱讀  跑龍套出身的趙麗穎,為什麼會打敗楊冪劉詩詩唐嫣,成為最強85花?

肉孜·阿木提感謝妻子經常拿起鞭子敲打他,讓他演唱技藝不斷提升。

肉孜·阿木提

現在肉孜·阿木提和妻子已經退休了,但夫妻倆在新疆繼續挖掘民歌素材,為家鄉培養音樂人才。

在接受采訪時肉孜·阿木提說:我和妻子是從新疆走出來的兒女,要為家鄉歌唱,要為家鄉培養更多的音樂人才。

肉孜·阿木提與妻子志同道合,相扶相持,堪稱幸福的藝術伉儷。

王宏偉:娶鋼琴家妻子,做孝順兒子

王宏偉

2000年7月,王宏偉參加第九屆青歌賽,獲得專業組民族唱法金獎。決賽中,他演唱的歌曲是《西部放歌》。

2001年央視春晚,王宏偉再次演唱這首歌曲,《西部放歌》很快流行開來。

王宏偉祖籍河南溫縣,1968年6月出生於新疆溫泉縣,他身高1.72米,長相清秀帥氣。

他從小命運坎坷,3歲半時父親就意外去世,當時王宏偉的弟弟還沒有降生。

早年王宏偉與母親

王宏偉有兩個姐姐兩個弟弟,他10歲就去農場裡推板車,替母親李秀蘭掙錢養家。

1987年,王宏偉應徵入伍,成為新疆某軍區的放映員。由於表現突出,1990年王宏偉考入北京的解放軍藝術學院大專班。

王宏偉一共參加了2屆青歌賽,1996年獲得優秀獎。青歌賽奪金後,王宏偉被調入總政歌舞團工作。

由於忙於求學和工作,王宏偉無暇考慮個人問題,母親為他的個人問題操碎了心。

母親很早就失去了丈夫,大半生很艱辛,王宏偉找女朋友有個硬標準,那就是對方必須像自己一樣孝順自己的母親。

王宏偉

王宏偉曾談過兩次戀愛,女方見他經常給母親寄錢、買東西,王宏偉還說將來結了婚要將母親接到北京一起生活,女方就找藉口發脾氣。

王宏偉毫不猶豫地與對方分手了,他想:茫茫人海,自己總會遇到一個心地善良、孝順的好女孩。要是遇不到,自己就單身到老,將母親接到身邊,為她養老送終。

2007年,王宏偉經人介紹,認識了中央音樂學院的鋼琴老師楊珊珊。她1981年出生於江蘇南京,比王宏偉小13歲。

楊珊珊畢業於比利時布魯塞爾皇家音樂學院,是鋼琴博士,她與王宏偉互相欣賞,彼此互有好感。

交往半年後,兩人開始往愛情方向靠岸。

王宏偉與楊珊珊

王宏偉便向楊珊珊講述了父親早逝,母親獨自撫養他們姐弟5人的艱辛,並說出了將來要接母親來北京養老的打算。

楊珊珊被準婆婆的苦難和堅強感動了,說:兒女孝順父母天經地義,如果你對母親不好,我還不找你呢。就這樣,兩人正式確定了戀愛關係。

2008年11月,王宏偉與楊珊珊在北京登記結婚。

婚後不久,王宏偉就將母親接到身邊一起生活。王母李秀蘭勤快慣了,搶著承擔家務,替兒子兒媳做飯。

王宏偉全家福

2012年,王宏偉與楊珊珊的女兒王子音降生。為減輕媽媽的負擔,王宏偉請了月嫂來家裡幫忙。

女兒4歲後,李秀蘭讓兒子兒媳辭去保姆,她負責接送孫女上下幼兒園。

經常有孩子們來家裡跟楊珊珊學鋼琴,李秀蘭給兒媳和孩子們準備茶水和糕點。

王宏偉一家去外面旅遊,也將媽媽帶在身邊,有時朋友請吃飯,王宏偉也會將媽媽帶去。

媽媽怕自己丟兒子的臉,不肯去。王宏偉說:你是世界上最偉大,最勤勞的母親,這樣的媽媽走到哪裡都受人尊敬。

王宏偉

王宏偉與母親在電視台做節目

王宏偉的朋友都知道李秀蘭的苦難經歷,特別尊重她,吃飯時熱情地給她布菜,噓寒問暖。李秀蘭心裡甜滋滋的。

2022年,李秀蘭已經82歲了,王宏偉和妻子將母親的晚年照顧得很好,李秀蘭在北京樂享晚年生活。

劉和剛:農村走出來的歌唱家,將父母和岳父母接到身邊養老

劉和剛

2006年,劉和剛參加第12屆青歌賽,獲得專業組民族唱法金獎。

劉和剛多次參加央視春晚,演唱的《父親》《兒行千里》《父老鄉親》《拉住媽媽的手》《母親》等歌曲,深受歌迷喜愛。

延伸閱讀  楊紫《餘生》和迪麗熱巴《與君初相識》撞檔,《餘生》更有優勢

劉和剛1977年11月26日出生於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拜泉縣農村,母親伊艷芹、父親劉滋溪都是農民。

劉和剛上面有兩個姐姐。初中畢業後,劉和剛考入黑龍江省藝校松花江分校,幾千元學費都是鄉親們幫他湊齊的。

為掙錢供兒子上藝校,劉滋溪幹農活時被砸斷過小手指,捨不得去醫院包紮傷口。伊艷芹患有腰椎骨結核,捨不得吃藥,跪在地里幹農活,結果雙膝都磨破了。

劉和剛與父母

父母的苦難就是一首勵志歌,激勵劉和剛去拼搏。

1996年,劉和剛從藝校畢業後留校任教,1997年他考入解放軍藝術學院聲樂系。

劉和剛的父母農忙時在地里幹活,農閒時去縣城打零工。劉和剛的大姐是小學老師,也將工資拿出來,一家人舉全家之力供劉和剛上大學。

2001年,劉和剛大學畢業後考入北京的空政歌舞團。

從2002年到2006年,劉和剛先後3次參加演青歌賽,前兩次奪得專業組民族唱法銀獎,2007年收穫金獎。

劉和剛與妻子戰揚

戰揚

2010年,劉和剛與世界小姐戰揚在北京結婚。戰揚是東北人,在北京海淀區一所中學當音樂老師。

2012年,劉和剛夫婦的兒子劉木軒在北京降生,2016年,他們又生下一個女兒。

劉和剛夫婦在北京買了一套複式樓,他將父母接到身邊養老。父母提醒劉和剛:人都有雙重父母,你將親家親家母也接過來吧。

劉和剛與妻子商量這件事,戰揚害怕4個老人在一起會產生矛盾,到時她和劉和剛難做人。

劉和剛與妻子戰揚

得知兒媳的顧慮,伊艷芹和丈夫表態:我們不會與親家親家母發生矛盾,會和睦相處的。

在公婆的催促下,2017年戰揚和丈夫也將父母接到北京,8口人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兩邊父母為小兩口承擔了所有家務,將兩個寶寶也照顧得好好的。

劉和剛和妻子下班回家,就能吃到熱乎乎的飯菜。夫妻倆出去演出多長時間,都不用擔心家裡。

劉和剛對岳父母比對自己的父母還好,戰揚對公婆也比對自己的父母好。

劉和剛與一雙兒女

劉和剛

4個老人體諒孩子的孝心,在一起互相體諒,互相包容,從不鬧矛盾,他們齊心合力,替劉和剛夫婦撐起一個家。

劉和剛將父母和岳父母都接到身邊養老,開創了養老的新模式,值得天下兒女仿效和借鑒!

閻維文、劉斌、肉孜·阿木提、王宏偉、劉和剛,這5位青歌賽專業組民族唱法金獎得主名滿歌壇,他們都有自己的代表歌曲,深受歌迷追捧,事業輝煌。

但生活中,他們的人生各有不同,拼搏的路上有幸福、喜悅,也有坎坷和眼淚,生活的百般滋味他們都品嚐過!

-END-

原創不易,敬請點贊關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