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看6集《底線》我一言難盡,寫下這篇文章,有些事必須告訴你


新劇《底線》剛開播了。

全網都在刷頻這部劇集的來頭。

我查了一下這部劇的製作背景,

還真是大有來頭:

最高人民法院、中共湖南省委宣傳部、湖南廣播電視局指導創作。最高人民法院新聞局,

最高人民法院立案庭監製。

最高人民法院政治部副主任、新聞局副局長李廣宇和立案庭庭長錢曉晨擔任總策劃。

某種意義上,最高法院在給《底線》背書。就跟當年《人民的名義》最高檢在背後背書,《戰狼》是軍區在後面背書一樣,有了官方強有力的支持,電視劇也就有更多的選擇性。

俗話來說,有官方背書——

尺度可以更大,話題可以更深。

但,《底線》並沒有選擇像《人民的名義》那樣走向大尺度的,也沒有像《戰狼》一樣拍的人們熱血沸騰熱血噴張的,反而《底線》拍的很溫和,它所展現的是我國司法改革最新成果的新現實主義法制題材的電視劇。

某種意義上,《底線》開創了一個“奇蹟”,一個開啟中國現實主義法制劇新篇章的奇蹟。

首當其衝的奇蹟是“尺度”的奇蹟,這部《底線》重新定義了所謂“中國尺度”到底是什麼。

尺度,究竟什麼才是尺度?

一定要黑暗,要裸露的畫面才是尺度嗎?

我並不認為“惡”才是尺度,我舉個例子——

在韓國,有個叫金基德的導演。

他拿過柏林電影節,威尼斯電影節的大獎,影評人說:在他暴力畫面的背後,是東方禪學與美學的疊合,隨處可見的是那些:家庭暴力,空巢,權力,金錢,權色,腐敗等問題。

可實際上呢?

金基德電影裡充斥著,逼良為娼的佔有、隔著玻璃的偷窺、復發的斯德爾摩綜合徵。

他自己本人也深陷各種醜聞。

2018年,有檔叫《PD手冊》曝光了他。

曝光他的演過他電影的3個女演員,

A說,因為她拒絕金基德的潛規則,且拒絕金基德大尺度的加戲,被金基德扇了耳光。

B說,談劇本的時候,金基德對她進行騷擾。

C說,遭遇到了“性暴力”,整個劇組宿舍就跟后宮一樣,導演跟男主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節目播出後,震驚了韓國影壇。

涉案男主演最後畏罪自殺謝罪…

這件事曾在韓國引發了很大的討論,包括在國內的文化圈里大家也都說:金基德,是個人渣,應當受到譴責,但人跟作品要分開,人是人,電影是電影,創作是創做。

但,我認為這個觀點不對。

電影是意識創造,是人的意識與自我世界的投射,什麼樣的人就會拍出怎麼樣的電影。

如果一部所謂好的電影要建立人犧牲和加害女性演員身上,那這樣的電影我寧可不看。

如果為了所謂的追求尺度,而去給演員帶成所謂的傷害,這樣的電影寧可不樣,就像湯唯,我喜歡她,但不希望有更多的湯唯。

我從來不認為“惡”是藝術,也從來不認為所謂的大尺度畫面就是“性,暴力,黑暗,話題”

尺度,是尺子——

它既可以衡量惡,

但它也可以衡量善。

人性的善,也是尺度。如果一部影視作品能夠把“善與真誠”拍出了新的高度,那這部作品也是破尺度的,破的是善的尺度。

延伸閱讀  蔡卓妍化身最強孕婦「只穿內衣褲」驚險逃生畫面曝光

所以,這也是為什麼我喜歡《底線》的地方。它從司法的角度出發,用人性的善重新定義了什麼是“人性善”的尺度,什麼是“中國尺度”什麼是“中國建設”,它給後來所有的電視劇都打了一個很好樣,真實的數據不會說謊。

從收視率這塊來看——

自從開播以來,《底線》一直都排在網播熱度榜單的第一名,實時熱度遠超於後面2名。

在湖南衛視播出後,

也是佔據黃金時段衛視排名第一名。

在劇集演員挑大樑這一塊,

無論你喜歡不喜歡靳東,

靳東實打實地給《底線》帶去了18.79%的累計貢獻,這部《底線》的受眾群體裡面,有39.26%的觀眾就是衝著靳東去才看的電視劇。

你別看這個數據很小。

你仔細看下面的這一張圖。

在《底線》裡面的蔡文靜和成毅,這兩個後輩,雖然表現有佳,都排在整個劇集的表現和貢獻的第二名了,但兩人加起來比不過靳東。

在全網的角色貢獻榜單裡,

即便是朱亞文在《簡言的夏冬》裡的夏冬,貢獻也要低於靳東,而《親愛的生米》裡的宋茜,更是在貢獻度和累積曝光裡全面落後。

僅僅是從數據來看——

靳東是無可爭議的劇王。

輿論鬧得再兇,他的號召力依舊數一數二。

且從上面分析的收視率走向來看:

這部《底線》很有可能成為秋季爆款。

那有個問題來了,它憑什麼來成為爆款呢?

首先,《底線》的細節夠硬。

為了不辜負觀眾們的期待,

這部劇早從2019年開始構思,但因為這是法制劇,且涉及真實的案件,因此劇本直到2020年10月風歷經了90多天的風采後才寫完。

修修改改,整整用了3年。

除了劇本,3年裡劇組做了什麼呢?

導演和主創團隊,首先是從全國蒐集了近500多起,極具爭議和社會代表性的案件。

但,電視劇時常是有限的,

總不能真的把500多起案件都全給拍了吧,就算去全拍了,一天放一個案子,剛開始收視率還行,到後面觀眾疲勞就全跑了。

因此,導演和主創團隊最後篩選出——

在500多起的案件裡挑選出40多件。

這40多個案子濃縮的都是精華,

但,這還不夠。

因為這40多個案件,

雖然大家都能在網上查看前因後果以及判決,但是許多細節是在網上蒐集不到的,

許多案件的一手資料,都在法院內部系統裡面,一手捲宗也都在法院的檔案管理,

想要了解真相,就必須盡可能貼近真相。

於是,導演組帶著主創團隊,實地調研了全國60多家法院,深入採訪了200多名一線法院工作者,去了解流程,探索真相。

最後,劇本順利寫完了。

導演卻提出了一個很尖銳的問題:

延伸閱讀  3代小花流量排名:趙麗穎力壓楊冪,楊紫輸給熱巴,林允墊底

劇本寫完了,但你要怎麼演得像法官呢?

跟那些電視劇和電影裡,動不動說要改變世界,推進社會改革的熱血主人公的故事不同,

生活中,大多數法官是有些枯燥的。

你以為的法官大多是英氣十足的,

相反,生活裡的他們也都是普通人。

有人介紹真實的基層法官生活是這樣的——

法庭裡,當事人和陪審員都到了,旁聽席上坐滿了人,居然在路上怎麼都還打不到車,怎麼辦怎麼辦?醒來一看6點半,虛驚一場。

今天天氣真好,心情跟天氣一樣,開的庭事都看過了,案卷都很薄,應該很快就能開完。

九點開始庭的第一個,離婚糾紛。

小年輕都是95後,結婚兩個月鬧離婚,庭上兩人吵架吵了一個小時,女生哭嚶嚶地說結婚前男的對自己百依百順,結婚後就百般不順眼。然後男的說,不就是忘了你的生日嗎?

我還要回去上班呢?別給法官添亂…

結果女的哭得更厲害,堅持要離婚,最後男的直接拉著女方的手離開了庭審的大庭…

十點開第二個,民間借貸糾紛。

被告借了原告錢,被告不認賬,原告衝著被告鼻子罵了1個多小時,十一點還有庭要開,趕緊組織他們的爭吵,結束庭審,隨後叫下一個案件當事人進來。下一個案子是合同糾紛。

看了案卷證據很充分,沒什麼爭議,問能調解嗎?雙方律師都很專業,堅持說不調節,於是兩人答辯,辯論,快1個小時,能調節嗎?

雙方律師說要打電話問一下當事人,五分鐘後回來說願意,簽完字後,雙方律師在庭外互相留了名片,然後走出了大樓…

我頭頂一陣烏鴉飛過…

這就是真實的基層法官生活,

刑庭的法官稍微波動很大。因為每天打交道都是“人命”,必須要極為地謹慎,所以禿頭,壓力大,內分泌失調,也是常有的事情…

但,無論是否枯燥,還是波動,法官都得打起十足的精神,謹慎,畢竟他們負責判決。

一錘子定音的買賣。

你不能把法官拍的高大全,

因為法官也是人,

你不能把法官拍的太過平庸,

因為人的生活本就是無意義的,而生活意義就在於,如何在無意義的生活裡尋找意義。

而《底線》的暗線就是:

三代人尋找的法治意義。

為了盡可能地讓演員貼近真實生活裡的法官的那種狀態,導演專門成立了包括演員在內的一個團隊組,每天就在法院裡面待著,導演下了命令,所有人必須要跟法官成為朋友。

不僅如此,導演組還請來了法官駐組。

從法官的真實生活細節,內西獨白,再到台詞的把控和情緒的力度,《地選》的拍攝現場都有真實的法官在場負責指導和監督。

這些駐組的法官們,不管熬到幾點,他們都從早忙到晚,跟演員們一起早出晚歸,不為別的就為了中國首部展現司法改革成果的法制劇,為普及法制觀念和法制意識做出貢獻。

劇組為了不辜負所有人的期待——在長沙170多個地方取景,耗時1200小時搭建了3000平方米,40個院內景觀,電視劇的服裝道具這方面,用了近10000套衣服,30000件道具。

良心,且又是大製作。明明是嚴肅正劇,《底線》又把那些在法庭上那些家長里短的打鬧,也給接地氣拍出來了

細節這一塊,是此前任何劇都沒做到的。

其次,是演員陣容強大。

男主演當然是靳東。

雖然這些年來,圍繞著“靳東表演單一化”都有在被爭議,但就像我在文章開始就留的數據那樣,對於《底線》這部劇以及現階段全網演員給電視劇帶來貢獻度來進行分析——

無論你喜歡還是不喜歡,

延伸閱讀  4本美強慘男主文《我愛你,我裝的》《桃枝氣泡》《放開那個反派讓我來》

靳東依舊是現階段當之無愧的劇王。

這一次,除了靳東以外還有王勁松。

王勁松算是從2017年開始徹底火了,從龍套,到配角,再到挑大樑的主角,如今的王勁松是哪裡有好劇,哪裡就有他的身影。

而且,他的表演一點都不單一。

看過他演反派的人覺得他演不了正派,只看過他演正派的人覺得他演不了反派。可實際上,王勁松是《軍師聯盟裡》的荀彧和《破冰行動》裡的反派林耀東,是《大明王朝》裡面的那個裝瘋的楊金水。

他什麼都能演得入木三分,人如其名,

王勁鬆就像懸崖峭壁邊上的那顆懸松,

綻放著自己那股孤傲且蒼勁的道與風。

楊金水王勁松來了,

小閣老張志堅也來了。

當然,相比起“小閣老”這個名字,大家對張志堅更多的了解還是《人民的名義》裡的高育良,記得當年《名義》火的時候,有人說:開頭看侯勇,結局看祁同偉,全程就是看高育良,高育良是我追劇非常重要的重要。

確實,高育良成就了張志堅,張志堅也成就了高育良,真正地演活了高育良。高育良讓觀眾一時如飲瓊酒,一時又如墜雲霧。這一次,張志堅出演《底線》也是讓人拉滿了期待。

當然除了,王勁松,張志堅這些老戲骨助陣外,還有包括剛拿下影后的高齡女演員吳彥姝在內的數十名老戲骨和實力派參演。 《底線》的製作陣容這塊,完全是可以相信的。

最後,還核心主題好。

在劇集傳出要開拍的時候,我一直都是緊繃著神經的,因為類似於法制劇,國內並不是第一次拍了,早在千禧年的時候,姚晨,朱丹就拍過“法制劇”了,但那個時候的法制劇大多是離婚為主要內容的…

換湯不換藥。

還是打著法皮的狗血都市愛情劇。

所以我很《底線》也是這樣。

但,在我一口氣連看8集後,事實證明,我的擔心是多慮的,且在我看來《底線》給所有的國產劇在面對“尺度”問題上打個好樣。

比如,女性在泳池,游泳完上來,被男性窺視凝視,所給女生造成的那種不適。

比如,方遠在劇中提出了一些不合適的改革:他提出法院改革的步子邁的太大了,比如為了環保搞電子卷宗,但是由於法院體係都是文件工作,這時間一長眼睛受不了。

比如,現在還搞智慧法院,線上審判,是節省了司法資源,也讓辦事更有效率,但同時呢這個網速問題也是存在的,經常不是這麼邊卡了,就是那邊卡了,跟唱山歌一樣。

因為整個劇集,它詼諧幽默,生動有趣,也不給你搞什麼驚天動地的黑暗一面,給觀眾呈現出來的就是:生活中的那些細微細節。

而真誠,是最容易打動人的。

中國成果就應該這麼拍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