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冪,到底還能任性多久


今年是楊冪出道30年,也是楊冪的本命年。

而此時的楊冪,正在遭遇一場危機。

同為85花,比她小1歲的趙麗穎,憑《風吹半夏》成功轉型,口碑收視雙豐收。

跟她同歲的熱依扎,今年憑藉《山海情》中“李水花”一角拿下了飛天獎,被稱讚實至名歸。

圖源:上《風吹半夏》;下《山海情》

反倒是楊冪。

最早出道,演技停滯不前,口碑一崩再崩。

儘管一度被傳將離開她一手撐起來的嘉行傳媒,要打破自己尷尬的窘境。

但《謝謝你醫生》沒能在口碑上扳回一城,《愛的二八定律》又把她一把拽到谷底。

圖源:電視劇《愛的二八定律》

就連她一向自詡“崩無可崩的人設”。

這次,也徹底崩了。

一夜之間,楊冪從“人間清醒”成了“人間油王”。

前媒體人易立競如此評價楊冪:

縱觀娛樂圈,像楊冪這樣的人很難去定義。

說她是演員,除了流量、熱度、人設……一個拿得出手的作品都沒有。

說她是商人,除了那場“3億對賭”,也列舉不出什麼值得寫一筆的成就。

然而如今,無論從哪個身份看,

楊冪都肉眼可見地正在“衰落”。

薛定諤的“好演員”

一開始的楊冪,或許是會演戲的。

或者說,至少是有靈氣的。

4歲時,楊冪出演《唐明皇》中的童年咸宜公主,軟萌可愛,靈氣勁兒十足。

圖源:電視劇《唐明皇》

正是憑藉著這股子靈氣,18歲的楊冪一眼就被張紀中選中,出演《神鵰俠侶》的郭襄。

“楊冪往那裡一站,就讓我心裡有了底,那種古怪精靈的勁兒跟當年的周迅有得一拼。”

事實證明,張紀中還是挺有眼光的。

彼時的楊冪,天然不加雕飾,尤其在大雪中的回眸一笑,一顰一笑都那么生動。

圖源:網絡

只可惜,憑“郭襄”嶄露頭角後很長一段時間裡,楊冪沒有得到與之匹配的優質資源。

有一天起床後,她慌張地打電話問經紀人:“我是被世界遺棄了嗎?”

也許是這段短暫的沉寂讓她深刻體會到:

要想不被遺棄,就得紅,只有紅才有主動權。

從那時起,楊冪便開啟了“瘋狂勞模”模式,一發不可收拾。

配角,跑龍套,都無所謂,楊冪要的是——

混個臉熟。

圖源:新浪微博

而真正讓楊冪出圈的,當屬《仙劍3》中驕縱可愛的“唐家大小姐唐雪見”一角。

演技雖青澀,但靈動勝過一切。

跟歡喜冤家鬥嘴時,大小姐骨子裡那股子蠻不講理的勁兒,被她拿捏得恰到好處。

圖源:電視劇《仙劍3》

跟心上人嘟嘴賣萌時,眼波流轉間又是藏不住的少女小心思,說是“甜妹鼻祖”一點不為過。

圖源:電視劇《仙劍3》

即便在十幾年後的今天,“雪見”依舊是楊冪的演技巔峰,也讓一眾仙劍老粉們念念不忘。

也是因為這部劇,當年近百名娛樂記者聯合票選內地“四小花旦”,好幾個版本的名單中,楊冪都穩居在列。

圖源:網絡

彼時的楊冪,離「紅」只差一步之遙。

直到2011年,《宮·鎖心玉》的爆火,楊冪徹底紅得發紫了。

圖源:電視劇《宮》

在那個互聯網還不發達的年代,《宮》一播出就位居全國同時段收視率榜首,網絡播放量更是高達到了上億次。

一夜之間,楊冪的名字家喻戶曉,就連由她演唱的主題曲《愛的供養》也火遍大江南北。

這一年,對於楊冪而言,堪稱事業的爆發點。

她先是憑藉《宮》榮獲了白玉蘭最具人氣女演員獎,如今看也算是實打實的含金量最高的獎了。

之後又憑藉《北京愛情故事》裡“拜金女”楊紫曦一角獲得金鷹第9屆電視藝術節最具人氣女演員獎。

金鷹節頒獎典禮現場

再加上同一年她主演的第一部國產驚悚電影《孤島驚魂》上映,更是添足了一把“火”。

在當時《建黨偉業》和陳可辛導演的《武俠》的夾擊下,這部爛到豆瓣評分僅3.5、成本不到500萬元的電影,僅僅因為楊冪夠「紅」,硬是賣出了8900萬的票房。

圖源:電影《孤島驚魂》

或許是吃過無戲可拍的苦,爆紅後,楊冪迅速進入更瘋狂接戲的模式。

用她本人的話就是,“別人拿的劇本來問拍不拍,她看也不看,直接就說拍”。

最誇張的時候,4個月拍了5部戲,1年拍11部戲,人送“勞模”,更是圈內出名的“軋戲女王”。

圖源:《易時間》

她的“努力”,也沒白費。

2014年,現象級爆款《古劍奇譚》,紮紮實實讓她再次大火了一把。

單集平均點擊量就突破1.5億的成績,網絡播放量更高達50億。

斷層領先《甄嬛傳》《步步驚心》,被稱為當年的“劇王”毫不為過。 (如今再看又是另一番景象)。

延伸閱讀  湯唯嫁給韓國導演金泰勇,曾拒絕改國籍,如今一家三口令人羨慕

楊冪也由此開啟了她作為“古偶女王”的神話。

圖源:微博

但無論是當時,還是如今,大銀幕和小熒幕之間,都是有鄙視鏈的。

征服了小熒幕的楊冪顯然不滿於此,她想要更大的收益。

當然,這收益,不是演技。

而是名和利。

而楊冪接下來的動作也證明了這點:她接拍了郭敬明的《小時代》四部曲——

一部幾乎網羅了當時市面上的流量明星的“力作”。

圖源:豆瓣

自此,楊冪也順理成章地開始從小熒幕轉戰大銀幕。

那幾年,楊冪“扛票房”的神話,樂此不疲地上演著。

就算作品的口碑和評價再差,票房還是居高不下。

《畫皮2》豆瓣6.1,票房7.6億

《分手大師》,豆瓣5.1,票房6.8億

《何以笙簫默》豆瓣3.9,票房3.5億

《小時代》四部曲,豆瓣平均5分,票房近18億

也是那幾年,楊冪的熱度和國民度飛速上升,時尚、廣告等資源紛至沓來。

不僅迅速集齊五大刊封面,更拿下多達13個代言。

圖源:網絡

那時的楊冪可謂是風光無限。

但靠《仙劍3》和《宮》積累的口碑,已經經不起楊冪這般透支了。

楊冪的口碑,逐漸開始崩塌。

“複製粘貼的演技”“疲態盡顯”“靈氣耗盡”,成了圍繞她演技的關鍵詞。

圖源:上《築夢情緣》;下《三生三世》

李少紅對楊冪演技的評價,一針見血——

演戲太程序化,不過腦子。

“快樂就是哈哈哈,痛苦就是哇哇哇。

以至於她最後想過腦子的時候,她不知道怎麼過。 ”

圖源:豆瓣

如此這般看來,楊冪那句“要做人民好演員”的豪言壯語,顯得過於可笑了。

或許,彼時意氣風發的楊冪,確實有成為一個“好演員”的野心。

“我始終有做一個好演員的夢想,希望大家可以看到我想做好演員的決心和態度。”

只是,決定著這份決心能否最終達成的,並不是作品的數量,更不是五分以下作品的數量。

回看這一路,在“演員”這個身份上,楊冪稱得上“努力”,更稱得上“高產”。

粉絲做的實績圖,一眼望去,全是響噹噹的“代表作”與名頭。

圖源:新浪微博

但細看下來,虛假繁榮背後卻沒什麼實在的輸出,更沒有拿得出手的、有含金量的獎項。

那個遠離演技中心的“人民藝術家”楊冪,又何時才能說到做到?

飛升「女老闆」

說實話,或許楊冪這輩子都沒辦法成為她餅中畫下的“人民藝術家”。

但她確實做到瞭如何成為一個教科書級別的“流量女明星”。

時尚雜誌《嘉人》曾形容她是“流量時代,精準捕手”,很貼切。

這一點,從她早期走的「黑紅」「少女冪」路線,就可窺一二。

彼時“流量明星”的概念剛開始被頻頻提及。

憑《宮》爆紅後,楊冪一躍成為炙手可熱的流量小花。

圖源:網絡

一時之間,隨著名與利湧來的,還有鋪天蓋地的黑料。

類似腳臭、鼻孔插座、滅亡歌手……這些陳年老梗都是出自當時。

面對非議和謾罵,很多藝人的回應方式,要么默默消化,要么像那英一樣硬剛回去的。

而楊冪呢?發明了一個新的“洗白思路”——

反其道而行之,你黑我我就自黑。

但其實,那時的楊冪,或多或少出於被動而選擇「自黑」。

從她早些年在微博裡那些難得的流露情緒的只言片語,可以窺見。

“殺不死我的,都將使我更強大。”

“如果心裡坦蕩,又何懼他人詆毀你謾罵你。”

“就算全世界都不愛我,我也可以自己愛我。”

圖源:新浪微博

但後來,楊冪發現,隔空喊話或者黯然神傷,並不能拯救她,反而會讓她在負面的情緒沼澤里,越陷越深。

聰明如她,很快改變了策略,選擇把主動權握在自己手裡——

在你黑我之前,就開始自黑。

事實證明,楊冪把這個洗白思路玩出了新花樣。

說自己臉型是“嫩牛五方”,跟粉絲互動“愛的自殺,再問供養”,在自己婚禮上玩“腳臭”梗。

圖源:新浪微博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播出,被人diss頭禿時,為了給劇增加熱度,她甚至主動招黑。

“我是一個禁不起批評的人,如果你們批評我,我就去植髮”。

延伸閱讀  “趙家班”的“墮落史”,他們的故事比你想像的更惡劣

圖源:新浪微博

每個黑梗,都被她以輕巧的自嘲的方式,變成了大家逗趣的談資。

粉絲也覺得這種女明星,真是少見又新鮮,也源源不斷地為她輸送著新話題。

話題出圈度,大有接班當年的“話題女王”范冰冰之勢。

說起來,楊冪的路子,確實跟她有相似之處。

比如用「美貌」博流量。

不過,楊冪不是靠“艷壓”,而是靠“少女感”。

她的漫畫腰、少女腿、機場私服穿搭…..每次都能引領一波新的時尚潮流。

圖源:網絡

可能很多人不知道,就連現在內捲出新高度的藝人行程美圖,也是由楊冪工作室最早開啟的。

在把自己打造成「流量女明星」這件事上,楊冪可謂是不遺餘力。

但楊冪的野心,可不止當個「流量女明星」,而是成為女老闆。

或者說,成為資本本身。

2014年,被稱為“流量元年”,同樣,也是楊冪正式跨入資本行列的一年。

她帶著助理跟經紀人從老東家出走,合夥創立嘉行傳媒。

簽藝人,更以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氣勢簽下「三年賺夠3.1億」對賭協議。

圖源:豆瓣

在這3年時間裡,楊冪就像一台精密的機器,快速有效地執行資本的每一道命令,帶著嘉行的藝人玩命接廣告接代言拍戲。

那句著名的“我把情緒戒了”,便是出自那時。

圖源:《金星秀》

一路突圍下,圓滿完成對賭,嘉行傳媒估值從最初2500萬飆升至50億。

2015年淨利潤達到8100萬元;

2016年淨利潤1.27億元;

2017年,淨利潤1.94億元。

——數據來自巫師財經

最厲害的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讓楊冪提前完成賺1個億的目標,更帶火了旗下迪麗熱巴、高偉光等一眾藝人。

圖源:豆瓣

至此,楊冪成功從資本市場的“棋子”,晉升為“莊家”。

「老闆楊冪」這個身份,也在這個時候被大眾廣泛所知。

在流量和資本的助力下,楊冪的商業價值節節攀升,流量價值達到頂峰。

旗下藝人迪麗熱巴也躍居一線,跟張藝興、吳某凡等頂級流量一起躋身福布斯榜單。

圖源:網絡

人站在浪尖上,揣著靠流量得來的人氣,楊冪似乎絲毫沒有意識到危機的存在。

反而倚仗粉絲的支持,開始了一場又一場的快速自我消耗——

周而復始在嘉行自製劇裡打轉,在叫座不叫好的爛片裡混跡。

對於爛劇爛片來者不拒,也讓她成了金掃帚獎的常客,“爛片女王”。

圖源:新浪微博

與此同時,大家對她演技的吐槽,也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潮。

最聲勢浩大的一次,就是自家粉絲都開始集體抵制嘉行,在商演活動現場公然喊話楊冪:

“做好演員,遠離嘉行”。

圖源:新浪微博

粉絲都明白的道理,精明如楊冪,會不懂嗎?

但她更明確知道,口碑和資本,恰如魚和熊掌,不可兼得。

兩相權衡之下,其實楊冪早已做出了選擇。

只可惜,那些陪她一路走來的粉絲,還黯然為楊冪扼腕嘆息。

為什麼不「靈」了?

楊冪無疑是幸運的。

流量時代的大門剛一打開,楊冪就一腳跨進去了,紅了。

想轉型時,也不乏機會,一路高歌猛進,順利逆襲為資方,賺得盆滿缽滿。

不可否認,楊冪的資本化路徑,也是值得敬佩的。

身處流量時代,她懂得如何抓住流量密碼,更有敏銳的商業頭腦。

總能在嗅到第一絲味道之後,穩準狠地切中時代的命脈,每一步都精準踩在了娛樂圈的風口上。

但流量紅利也會來去匆匆。

當潮水逐漸褪去,沒有真正的立身之本,楊冪又能“裸泳”多久呢?

翻看這幾年的影視劇,《三生三世》之後,從《親愛的翻譯官》到《談判官》,從《扶搖》到《斛珠夫人》,再難有現象級爆劇。

人設大差不差,服化道大同小異。

表演方式複制粘貼,就連營銷也是食之無味的“演技+顏值+CP”三板斧。

圖源:上《扶搖》;下《斛珠夫人》

當然了,結果大家也有目共睹——

收視和口碑雙雙扑街。

就連楊冪一向引以為傲的古偶劇《斛珠夫人》,豆瓣評分低至4.8,收視率也不足1%。

圖源:新浪微博

曾經護佑她走向成功的「楊冪+大IP=劇王」法則,已然失效。

楊冪也坐不住了。

遠離演技中心的她,緊急剎車,撿回“演技”這個曾經不在意的東西。

2019年,在電影《寶貝兒》裡,她罕見地放下女明星的光環,素顏出鏡,還特地學了南京口音,飾演一個因嚴重先天缺陷而被父母拋棄的棄兒江萌。

圖源:電影《寶貝兒》

延伸閱讀  《中國好聲音》對戰,梁靜茹戰隊敗給李克勤戰隊,茹今已帶冠軍相

肯犧牲形象去打磨演技自然是好的。

但比起演技,楊冪那顆掩飾不住的“企圖心”似乎更為明顯:為了拿獎。

影片還未上映,入圍金馬獎提名就掛滿熱搜;

鎩羽而歸後又跑到西班牙電影節去角逐名不見經傳的“金貝殼”獎。

圖源:網絡

當然了,演員通過拿獎來鞏固自己的行業地位,無可厚非。

只是當戲骨們拼了命想要通過拍戲、拿獎證明自己時,楊冪已經跟流量時代打成一片。

如今翻轉回頭,企圖靠拿幾個獎,加固自己已然搖搖欲墜的口碑,終究很難力挽狂瀾。

口碑票房雙輸的《寶貝兒》,就是最有力的例證。

圖源:新浪微博

包括此前的《我是證人》《逆時營救》《怦然星動》等,一如往常,顆粒無收。

觀眾的反應,或許是對楊冪之前十年在流量之路上狂奔的一種反噬。

“說楊冪有演技的請去看眼科。”

“當成楊冪個人秀就好了。”

“楊冪最好的演技給了溜溜梅。”(奪損啊)

圖源:豆瓣

當她邁出第一步時,就很難回頭了。

這個現實,楊冪也懂。

聰明如楊冪,未能實現預期效果,“轉型”也是點到為止——

在接受「鳳凰娛樂」採訪時,她索性對演技擺爛:有就有,沒有就算了。

為了安全,她再次繞回到精英都市劇、古偶大女主IP,回到自己的舒適圈。

即便,她36歲了。

即便,同期85花轉型的轉型,拿獎的拿獎,就連90後也已是三金影后,楊冪仍在尷尬地硬凹少女感。

一如正熱播的《愛的二八定律》,要內核沒內核,要常識沒常識。

與其說是一部職場劇,更像是楊冪的“真人秀”。

秀什麼?

秀顏值、身材、穿搭、髮型……總之不是演技。

圖源:電視劇《愛的二八定律》

就連日常上綜藝節目,從顏值到穿搭從未掉線。

美得就像一件櫥窗裡精美的商品。

圖源:網絡

綜藝節目也很樂意邀請楊冪,畢竟誰不喜歡行走的“話題製造機”呢。

這兩年,楊冪最出圈的就是「人間清醒」,還有著名的「冪式金句」。

“我是前任的人脈。”

“極度的坦誠就是無堅不摧。”

“你腳下有陰影,只因為你在面對太陽。”

“如果他是因為我有錢跟我好的話,我可太開心了,因為我有錢”……

圖源:豆瓣

金句之下,滿屏誇讚:姐姐好清醒,好通透!

但細品這些句子,清醒嗎?通透嗎?

是也不是,因為她要的永遠都不是清醒。

而是人設。

這是楊冪的生存法則,也是楊冪最後的保護色。

楊冪在《吐槽大會》如此評價自己:

“我不是一線女藝人,也不是女老闆,我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大美女。”

或許剛好貼切楊冪當下的尷尬處境——

沒有作品,只有人設。

至此,楊冪能被榨出價值的“作品”,似乎也只剩“楊冪”了。

只是精明如楊冪也忘了,再怎麼苦心經營「人設」,隨時都會崩盤。

歸根結底,在娛樂圈最好的人設,是沒有人設。

而要想紅,想長紅,還得靠作品和實力說話。

不談作品只談流量和人設,注定只能隨波逐流,無法乘風破浪。

曾經的楊冪不懂。

現在的楊冪或許懂了,但一切早已不可回頭。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