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這三點,《縣委大院》棄劇的人越來越多


《縣委大院》追到第十集決定棄劇,不為別的,劇裡來來回回就那三件套:吃飯、開會和開車,當背景音樂聽一會兒人就睡著了,失眠的條友可以試一下,沒準管用。

不得不說,這劇給觀眾的考驗真是太多了。

第一集一上來就有十幾個出場人物,每個人都還頂著不一樣的官銜,不知道你們,我光認人就認了十幾分鐘,看得眼花繚亂。

好不容易認全了,戲演到第7集還在糾結拆遷、遷墳、環保那點事,故事情節平就不說了,據說編劇為了寫這個還專門跑去基層體驗生活,為了創作掛職了半年的副縣長……咱就是說,“文似看山不喜平”,藝術來源於生活也要高於生活,這一點都不藝術的照搬流程不太對勁吧。

我是平頭小百姓一個,從沒在體制內工作過,家里人也沒有當官的,本來對這些人的日常還挺好奇的,結果看了半天,發現這幫人每天都是開會,開會,開會,開完大會開小會,開小組會,開個人會,定點開會,臨時開會,反正就是開不完的會。

開會也沒什麼,可能公務員就是那麼地忙,但是一開會就是官老爺們的大扎堆,那官話一套套的,每一個人都是些彎彎繞,聽得人昏昏欲睡,我每次都是聽著梅曉歌的發言稿睡著的。

光前4集就開了6次會。有人說,“熬過前6集就好了,從第7集開始乾部們就要下鄉考察,要跟說人話的老百姓互動了。”

可是,我為什麼要等到第7集啊?編劇為啥不能從第1集就抓住人的眼球呢。

而且前6集的劇情也太水了。

從第1集就開始鋪墊光明縣的爛攤子有多爛,拆遷難,遷墳難,數據造假,企業污染嚴重,又是釘子戶又是搞虛假資料謊報利潤,連乾部家的窗戶也被老百姓砸碎了,先不說這在現實中有多大機率會發生,就看這個噱頭搞這麼大,以為乾部們處理起來怎麼也要磨掉嘴皮子、薅禿三兩發。

結果呢,老支書一動員,釘子戶鬆動了,馬上同意搬家。以前反正女兒的學習條件不考慮,老婆勸告也沒用,原來就等著老黨員說好話呢啊。

遷墳就更簡單。

梅曉歌召集大家一塊坐下開個會,表演一個情真意切的發言,再鞠一個躬,幹部帶頭簽字,村里老人簽字,剩下的也就擺平了。

延伸閱讀  田曦薇,姚晨,時代少年團,李宏毅,孔雪兒

以前的縣長是多不會做人啊,這點小事也辦不利索,以為窮山惡水出刁民呢那麼難搞呢。

再一想,以前那個當官的連這點小事都解決不了,不會左右逢源,那他是怎麼當的縣長啊?邏輯就不通。

劉濤和黃磊的演技爛到沒眼看,就一個基本要求:黃磊能不能把臉板正,劉濤能不能把眼睜開。

劇裡吃飯的戲太多了,好像領導們除了開會不吃飯,其他時間都在吃飯。

第一集一上來,梅曉歌跑完步,就跟李光潔演的曹立新在一家早餐店吃包子,梅曉歌不愧是個愛鍛煉身體的,胃口好,把自己那份吃完還順帶把曹立新的吃了。

接下來的吃飯劇情有,村主任和村民一起吃羊湯,張新成飾演的小林和黃澄澄演的袁浩一起吃食堂,縣委大院的干部吃食堂,以及各幹部任意拆分組合約飯,梅曉歌回家跟母親吃餃子等等……

總之,縣下面的小官員私下聊天要吃飯,村民們商量事情要吃飯,黃磊演的呂青山見周書記要吃飯。各種吃飯。

我看到第10集也沒仔細統計過一共吃了多少飯,但很明顯,吃飯鏡頭太多了,超過以往我追的任何一部國產劇,怪不得一個書記能吃成黃磊那麼大個肚子,頓頓大魚大肉能不發福嗎。

當然也有好看的吃飯戲。

我印象最深的兩場,一場是王驍演的喬勝利在家吃餃子,他因為工作忙跟老婆鬧矛盾,老婆帶孩子回了娘家,喬勝利這個“天選打工人”,上班被領導訓,下班被老婆怨,演活了事多心煩不被人待見的中年男人。

忙活一天,下班也吃不上一口熱乎飯,想蘸點辣椒醬還被人砸了窗戶玻璃,想打人最後窩囊的只能暗自罵娘,越憋屈越生動。

第二場是呂青山和梅曉歌在飯館吃羊湯,呂青山告訴梅曉歌: “這家飯館是光明縣的老字號了,比我們倆都老。”

別小看這場吃飯戲,飲食環境和飲食習慣能直接反映是當地經濟。

延伸閱讀  年度觀眾喜愛劇集,這12部上榜了,快看看你追過哪些?

一個小細節是,呂青山問梅曉歌,要不要放醋?

梅曉歌接過呂青山手裡的醋,先給他倒了一些,又給自己倒了一點。

注意接下來,呂青山又拿起醋往碗裡倒了很多,兩碗羊湯,梅曉歌的是白的,呂青山的是紅的,呂青山還往碗裡加了一大碗辣醬——這說明,兩個人的口味完全不同。

緊接著,呂青山說了這麼一段話,“光明縣是出了名的貧困縣。吃喝口味都重,心腦血管的病人比較多,因為飯菜太鹹了,你有沒有發現一個規律,但凡口味重的地方,相對就比較窮,那些吃得比較清淡的,日子就好過很多。”

這話有兩層含義,一個是光明縣食物匱乏,人們只能花最少的錢,吃最飽的飯,“蔬菜、肉、蛋、奶少了,自然會把東西做成鹹的。”

另外一層意思是,呂青山可能一開始口味也沒這麼重,是來這里當書記久了入鄉隨俗才變這樣。就像梅曉歌,喜歡吃清淡的包子,喝清淡的米粥,連羊湯都只加了一點點醋,就是因為他剛來光明縣上任還沒有被“同化”。

最後一點,戲裡開車的戲也太多了。

領導們前往鄉下走訪考察要開車,梅曉歌年輕時和愛人談戀愛要開車,領導結束一天的工作回縣委大院還是要開車……反正,不是在開車,就是在開車的路上。

就前10集來說,我挺喜歡看基層公務員的日常生活,一些熟面孔比如吳越、尤志勇演技很棒,吳越演活了雷厲風行、做事不含糊的女幹部。

黃澄澄和張新成,“老油條”+“新瓜蛋子”的組合也很亮眼,可圈可點。

特別是張新成,小牛仔一穿,一皮帶一系,還真有點愣頭青的意思。

媽媽帶他去拜訪老周書記那段,他媽媽眼珠直溜溜盯著書記夫人懷裡抱著的小狗誇“長大了”,張新成的眼神又嫌棄又不理解又無辜,小表情做得相當到位,把一個不知所措的年輕公務員演得活靈活現,太可愛了。

王驍更不用說,演技槓槓的,憑一張“苦臉”幹掉多少帥顏。

但我還是看不動了,除了吃飯,開會,開車鏡頭多得讓人昏昏欲睡,裡面的情節和台詞也太假大空了,幹部們明明一個個腦滿腸肥,見面打招呼卻在說“哎呀你瘦了瘦了”;

延伸閱讀  《大紅燈籠高高掛》編劇倪震去世,享年84歲,最後露面精神抖擻

領導一工作總結,就把問題解決不了的鍋扣老百姓頭上,說“24戶有一戶不同意是因為過去鬧上訪得了便宜所以這次還要鬧”,就想問,現實中,有幾個老百姓夠膽子上訪啊?怕還沒走出村子就被請喝茶了吧……

好像問題解決不了都是老百姓不聽話,瞎胡鬧。

不是的,中國的老百姓是最最最聽話的了。可別把屎盆子往人民身上扣,人民擔當不起的。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