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博士”與“慾望女神”的瓜!


2019年,某知名男星,在直播中與網友互動,被問“知網”時,他居然回問網友“知網”是什麼東西?

要知道,這個男星可是“博士”畢業的。

但他不知道知網……

因為無知,被網友罵慘,從那一刻開始,他停止更新微博,但他的微博下經常會有畢業生,去跟他問好。

(哥,你睡著了嗎?我睡不著……哥,我的論文過了……哥,我論文寫不出來了……)

一、

在八歲之前,翟天臨過的是“少爺”的生活,家裡做房地產生意,父母對他也是極盡寵溺,要什麼給什麼。

小小年紀就穿名牌。

他回憶說:“那個時候,我的衣服都是迪士尼的。”

可好景不長……

1996年,翟天臨的父親給朋友做擔保,幫朋友借了一千萬,“那個朋友借到錢後去了美國,就再也沒有出現了……”

這個債,只能他家扛。

房子、車子、存款全部都折進去了,還欠了一屁股債,總算把這一千萬堵上了。

債賭上了,可一家人卻沒了著落。

在青島繼續生活,卻沒有了生活資本,還很丟人。只能選擇“外出打工”,於是,他隨著媽媽去了遠在日本的表姑家,在那打工生活。

初到日本的他要自己去上學,因為完全沒有語言基礎,“他們知道我是中國人,也不跟我說話。”

放學:買食材,回家做飯。

即使這樣,家裡每個月還要給他5000日元的生活開支,大概是300左右……

獨在異鄉為異客的道理讓他非常思念家鄉。

為排解孤獨,他用兩本書排解心中的孤獨感,一本是,出國時,老師送給了他的,叫《世界十大奇蹟》,另一本是他自己買的《蔡志忠幽默漫畫》。

“我的世界裡,只有這兩本書是有中文的,我就每天看,看了一年。只有它們可以幫我排解孤獨。”

因為融入不了新學校的生活,他經常被欺負。

回到“家”他告訴媽媽,媽媽看見他腿上全是傷,轉身就出去了……(“我知道她在門外哭,那個時候我才9歲”)

沒有人可以依靠,母子倆在這個國度,只能在沒人的時候偷偷抹眼淚……

二、

1997年,翟父在等不到那個“朋友”後,來到日本與妻子相聚。

一家人團聚,就跟拍偶像劇一樣:

“翟天臨和媽媽去車站接爸爸,看到彼此後,我媽跟我爸從兩邊往中間跑,然後擁抱、接吻……”

一家人終於團聚了。

但這種團聚的日子並沒有太長時間,由於媽媽的工作調動,從橫濱來到了東京,翟天臨就在東京讀書。

不僅,媽媽又調回橫濱。

為了不影響他的學習,父母沒有將他帶到橫濱,而是讓翟天臨在東京讀書。

善於做生意的父親,從給別人削土豆皮開始,慢慢地攢點錢,開了中藥舖,一點一點地積攢財富……

後來,生意做大。

開了一家又一家……

當財富增長之後,精神層面的需求就變得越來越大,有錢之後,翟天臨過了幾年有錢任性但是極度空虛的日子。

父母忙於工作,錢成為了翟天臨的“營養品”。

時間一長,還未等錢花完,他就受不了了。 13歲時,他做了一個決定,跟父母說:我不再是你們的精神支柱了,我要回國。 ”

就這樣,他收拾行囊,寄宿到了青島的姨媽家。

姨媽家的生活不比他家好,姨媽家經濟比較緊張,沒有大房子,也沒有軟床,那時,翟天臨睡覺需要打地舖。

但他卻很開心。

而更讓他開心的事兒,即將來臨。

當年,翟天臨在上課的時候,被老師叫出去,而老師身邊有一個大鬍子叔叔,問他“小朋友給你拍張照,好不好,然後問我明天跟我們去拍戲好不好?”

他說好啊……

其實,他也不知道這些人是乾什麼的。

一周之後,工作人員把翟天臨叫到辦公室,給他換上了主角的戲服及髮型。

“導演跟我說明天你演主角好不好,我當時面無表情地說好,沒問題!然後我出了門,走進電梯,電梯門剛一關上,就高興地跳了起來。”

原來是劇組,讓他演戲。

而這個劇組也不簡單,是杜琪峰監製,陳健忠導演的《少年往事》。

導演陳健忠曾對翟天臨說,“你想做演員嗎?那你一定要有文化,你要讀好書,才能做好演員。”

沒想到這句話,讓他越走越偏。

多年之後,為了“博士後”學位,他竟然造假……

三、

延伸閱讀  孫莉曬小女兒近照,9歲妹妹矯正大門牙引熱議,嘟嘴賣萌像爸爸黃磊

這一次與電影結緣,並沒有引起他對錶演的熱情。

那時,他還夢想著“一個月掙五千”的快樂生活,可誰承想,改變他命運的人居然是別人的一句心不對嘴的話。

《少年往事》之後,翟天臨回到了現實。

認真學習,為夢想而努力。

由於姨夫是老師,所以成績突飛猛進,考上了青島二中,在學校成績名列前茅……

2006年高考前夕,翟天臨的想法變了。

因為,他回國的父母認識了“黃曉明”的父母,兩家關係還不錯……一次,翟父就問黃曉明:’你看我家這孩子,能不能幹這行? ‘

黃曉明弱弱地說了一句話:’還行,去考考吧! ‘

翟天臨的父母就像是獲得了聖旨一樣,同意了翟天臨從藝。

就這樣,翟天臨考上了北電。

與“朱一龍、馬曉燦、蒲冰墨、王笛、張一鸞、楊淇……”為同班同學,高職班還有葉青、張檬等人。

從考入電影學院的那一天起,翟天臨就開始拼命排練,同學們開始接戲,他還是拼命排練,他的老師回憶說:“只要推開門,翟天臨一定在”。

老師給翟天臨起了個外號,叫“戲痴”。

大三實習期間,他才開始陸陸續續地接了一些配角的戲。

比如,在喜劇電影《皇家刺青》中飾演小氣陰險、邪味十足的皇宮巡捕福爾摩……

在片中的另類出色表現,被封“最嬌柔帥哥”。

不過,他並沒有什麼遠大理想,他曾和躺在上舖的同學說,如果畢業後,每個月能賺到五千塊,“我的人生就圓滿了”。

很快,他這個五千塊的工作就到手了。

2010年,翟天臨因為學習成績突出,加上老師對他的喜歡,就保送他成為北電的研究生,並擔任了表演本科班的助教老師。

雖然還是學生身份,但在“助教”的光環下,翟天臨的事業也發生了轉折。

這年,由上影英皇斥巨資打造,實力影星林保怡、苗僑偉、趙子琪、田海蓉、張萌、於毅等重磅加盟的情感勵志劇《金枝玉葉》。

翟天臨有幸出演了此劇。

《金枝玉葉》被稱為“內地版《珠光寶氣》”,都是“三姐妹傍大款”的故事,其中有商戰,有情感,有家族矛盾……

靠著“港風”,翟天臨打了一個翻身仗。

翻身之後,翟天臨成為了娛樂圈的“香餑餑”,被胡玫選中演了近代歷史劇《開天闢地》;而後被英皇力捧,主演醫療劇《心術》。

這部劇,讓翟天臨拿獎拿到手軟。

一時間風頭無兩。

就在翟天臨“得意萬分”的時候,日後的女友卻與他人同遊馬爾代夫。

四、

2011年,韓庚因為拍攝《大武生》,因為與大S合作,韓庚與大S之間對戲很多,尤其是打戲沒拍過癮,被稱生猛海鮮。

戲裡與大S很是刺激……

而沒多久,這個“生猛海鮮”就讓大家認識到“他是真猛”。

五六月份的時候,韓庚在錄製《天天向上》,而江鎧同在錄製《舞動奇蹟》,在何炅的撮合下兩人相識。

兩人初次見面時便心生好感,回到北京之後韓庚便展開了攻勢,不時約江鎧同一起出來玩。

沒多久,兩人就“相戀”了。

2012年,在春節期間,江鎧同韓庚一起回了東北老家過年,在滑雪場就被人碰見過。當時江鎧同在微博上還曾上傳過一張雪景圖,寫道“這一生,有這麼一個人,我足矣”。

有圈內人士爆料,稱他們對這段感情很認真,奔著結婚的想法去的。

後來,兩人頻頻約會,戀情曝光,……

哪成想,兩人戀情剛剛公開化,就被江鎧同的老闆李湘“棒打鴛鴦”,意味深長地說了一句:“希望韓庚跟江鎧同以事業為重。”

此事,韓庚曾幾次否認兩人戀情,這導致江鎧同很是傷心,在接受采訪時稱:“湘姐說得對,要以事業為重。”

分手之後,江鎧同撲向了事業。

韓庚撲向了美女身上……

而此刻的翟天臨卻忙得腳打後腦勺。

主演了職場劇《杜拉拉似水年華》、愛情劇《淚灑女人花》、古裝偶像劇《蘭陵王》,憑藉在《蘭陵王》中的表現,獲得國劇盛典演藝偶像獎。

延伸閱讀  熱播第一,可甄子丹這部新片,女主是驚艷了,呂良偉卻可惜了

2014年,《歡樂無雙》正在橫店進行拍攝,男主角為翟天臨,女主角則是“以事業為主”的江鎧同。 (此劇還未播出)

兩人在片場聊得起勁……

“一會她嬌柔地把身體靠在翟天臨的胳膊上,一會撫摸翟天臨的臉頰,隨即又雙手捧住翟天臨的臉,四目相對,溫情款款……”

被“劇組”圍觀之後,翟天臨也不再隱藏,發微博表白:“我愛你。因為你是我的女人,所以,就讓你永遠跟在我的身後吧!”

江鎧同也回應:“謝謝你,謝謝你保護我,有你在變得很安心。”

兩人在微博秀恩愛,卻沒成想兩人的留言板上,被韓庚的粉絲擠爆,紛紛向江鎧同“道謝”。

翟天臨在戀愛之後,成功考上了北電電影學專業博士研究生。

一時間引起網友的高度關注。

網友直言“本來就很喜歡翟天臨,沒想到他是一個娛樂圈的學霸”、“特別好奇他是如何學習的,片場工作這麼累,佩服!”

觀眾也直言,“不斷充實自己、提升自己的演員,其實很難得,希望他可以成為年輕人的榜樣”、“也提醒那些嚮往娛樂圈的新人們,要一直虛懷若谷,一直奮鬥努力”。

網友直接給翟天臨起了“博士翟”的外號。

五、

考上博士之後,翟天臨減少了工作,投入到學習中。

僅拍攝了兩部大戲。

一部是《白鹿原》,另一部是《軍師聯盟》;《白鹿原》拍了9個月、《軍師聯盟》拍了13個月……

兩部戲都是大戲,讓翟天臨的人氣再提升了一個檔次。

人紅了,也就飄了。

翟天臨還曾說:“其實我跟很多一線小鮮肉是同齡人”,沒多久,他與江鎧同分手,還被女友爆料:

“天天發脾氣罵人卻非要裝儒雅學歷高就一定有文化有素質嗎也對高智商才會做出發女朋友照片卻屏蔽幾十個備胎吧!”

這一爆料,翟天臨妥妥的渣男。

與他一樣渣的還有合作過《軍師聯盟》的“呆萌大叔”,兩人可謂是“雙渣鼻祖”了。

2018年1月,翟天臨在參加綜藝《演員的誕生》時,與年長他一歲,且剛剛走紅的辛芷蕾擦出了火花。

翟天臨很會撩妹,沒多久兩人就一起出遊了……

3月份開始,兩人微博互動頻繁,翟天臨一邊撒狗糧,一邊暗喻兩人的“真愛”。

4月份,他在家寫論文……

6月,翟天臨完成博士學位的全部學習,正式獲得北京電影學院博士研究生學位,成為了娛樂圈最高學歷的演員。

而且,他還對外稱:“等我什麼時候我穿著博士的畢業服照相的時候,我會上熱搜,我再讓所有人看看,誰牛”。

裝,很能裝。

那會兒,他卻是“牛”。

“牛”到讓“呆萌大叔”都捧他臭腳,吳秀波曾公開讚揚翟天臨,稱:“我叫翟天臨不需要理由,因為天臨是我的好弟弟,生活裡他幾乎跟我親弟弟是一樣,然後我的每部戲他都來,他如果自己做什麼戲,我也會去……”

可不曾想,兩人先後倒下。

一個因為風流,一個因為學術。

9月24日,女演員陳昱霖發布朋友圈,稱自己和已婚男演員“呆萌大叔,”相戀七年,還稱呆萌大叔,同時出軌女演員張某溪。

“呆萌大叔”一下子成為了“反面教材”。

錯過《軍師聯盟》在第五屆文榮獎的頒獎禮上,翟天臨獲得最佳男配角、劉濤獲得最佳女主角獎。

而兩人獲獎的光環卻被“本山大叔”的網紅女兒奪走……

2019年1月10日,翟天臨正式被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錄用為工商管理學博士後。

2月4日,翟天臨登上了春晚,與葛優、蔡明、潘長江、喬杉、郭曉小共同表演小品《“兒子”來了》。

可誰也不知道這個“兒子”,馬上就要變成了“孫子”。

不到一周的時間內,翟天臨從北電的導師、同學及娛樂圈很多賣“學霸”人設的藝人們都經歷了“。

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的“奇幻旅程”開始。

六、

2月8日,翟天臨在家中直播,與網友互動,網友問他論文在知網上嗎,他卻說“什麼是知網”,被質疑博士學位論文造假。

延伸閱讀  王俊凱親自參與設計的“K”,原來還包含這麼多的含義

知網這是一個論文查重的重要工具。

隨後,其本人微博留言稱“在開玩笑”。翟天臨工作室則回應表示,翟天臨論文由校方統一上傳,預計將於2019年上半年公開。

工作室還發布了一紙聲明,大意就是“翟天臨先生,並沒有造假,會對傳播謠言的人發出律師函維權……”

但質疑聲音一點也沒小,反而呼聲越來越高,他生氣的發文懟網友:“我說我不知道1+1=2也有人信吧!”

不是網友不信,而是“他的論文真沒有”。

在與他同屆的博士答辯中有20人,其中這19名的論文都能在知網上查詢到,而翟天臨的論文卻沒有。

不承認不代表,不是事實。

不承認不代表別人不知道,2月10日,媒體發現四川大學官網已將翟天臨列入“學術不端案例”公示欄。

隨後,北電成立調查組。

11日,人民日報官方微博點名北京電影學院和北京大學:“兩所院校是否應及時站出來,回應一下網友的質疑?”

14日,涉嫌學術不端的翟天臨通過個人微博發表致歉信,稱:“自己論文的事兒,造成了影響,自己深度後悔……”

15日,教育部表態,對於學術不端行為,將堅決發現一起、核實一起、查處一起,絕不姑息,並督促調查組迅速進行核查。

16日下午,北京大學發布關於招募翟天臨為博士後的調查說明,確認翟天臨存在學術不端行為,同意翟天臨退站。

19日,北京電影學院決定撤銷翟天臨的博士學位。

一周時間,翟天臨從天上掉進了“冰窟窿”。

自此之後,他微博停更了,但底下的評論卻從未停過,寫論文的去問候他,還未畢業的也去問候……

這誰也不怪,只怪自己腳下不牢,沒有真本事,靠“投機取巧、坑蒙拐騙”是行不通的。

翟天臨令人大跌眼鏡,而辛芷蕾的做法就更讓人搞不通了。

當別人“落井下石”時,事業上升的辛芷蕾,偏偏對“假博士”翟天臨手下留情,還把他的胳膊挽得更緊了……

兩人也很小心地保護著這段地下戀,不管在哪被拍,都是全副武裝,一見有人拍照,一秒分開,二話不說快閃。

或許,辛芷蕾在等翟天臨“復出”。

翟天臨真的“復出”了,9月12日,參演的電影《一切如你》如約上映。

2019年末,《潮流合夥人》節目中,翟天臨居然出現在其中。

出場的時候更是被不少嘉賓稱呼為“翟老師”隨後翟天臨還和嘉賓親切握手問候。

雖然“復出”,但觀眾卻不買賬。

紛紛喊話“滾回去”。

這種學術不端正的人,就不能給他“翻身”的機會,這不是道德問題,而是法律問題,還有就是對學術的不尊敬。

對其他學子更加的不公平。

而在這個綜藝中,還有一位“大咖”,此人就是“無簽”。

吳籤的事大家都知道了,也因吳籤的參加,這個綜藝讓翟天臨復出無望了,畢竟“腳踏縫紉機”的吳簽是不能被洗白的。

雖然,翟天臨沒有再出現在大眾的視線中,但辛芷蕾卻從未放棄,兩人愛得那叫一個甜。

前幾日,岳雲鵬兩次上熱搜,被網友質疑“違反疫情”與友人聚餐,這聚餐的人中就有“管虎、翟天臨”。

管虎是導演,而翟天臨參加,不免讓人懷疑是為“復出”做鋪墊。

如果,翟天臨復出,您會同意嗎?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