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縣委大院》有漏洞:曹建林給林志為穿小鞋,看似精彩實則假


曹建林和林志為的矛盾,只是增加衝突的戲劇手段,現實中很難出現。

主要原因是,從任何維度看,林志為都是曹建林惹不起也不該惹的人。

林家為也算是有背景的人家。林父在西安做項目,在本地也有相當不錯的圈子。林父曾與和周良順是同事,而周良順是光明縣的前任·書·記。林母和周良順的妻子也有同事關係。

林志為是縣二把手的前任聯絡員,在職期間表現出色,工作能力深受艾鮮枝認可。林志為到長嶺村當駐村書記,只是他人生的起點,不可能是他的終點。三寶就說了,他來長嶺村就是來鍍金。

不管林志為有沒有鍍金的想法,他都知道,他不可能當一輩子駐村書記。

再看看曹建林,鹿泉鄉供電所的所長,職位級別撐死就是個副科。林志為這種深受領導認可的青年才俊,前途不可限量。

曹建林給林志為穿小鞋,可謂損人不利己的發瘋行為。

按照劇情設定,曹建林拿的是小人牌,作姦犯科是他的任務。但是,作姦犯科不代表沒有腦子。

曹建林所在的供電局屬於事業單位,林志為屬於政府工作人員,所在的是行政機關。供電局想要過安穩日子,要懂得在地方政府面前伏低做小。這是現實生活中主流的權力關係。

為什麼會這樣?

延伸閱讀  劉曉慶攜丈夫家庭聚會,穿卡通衛衣扮小姑娘,四婚富豪丈夫受追捧

因為供電公司的政策和項目都離不開當地政府的支持。

即便我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接受曹金林的瘋批人設,就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狂人。兩人的衝突也有些假。

第18集,林志為向曹金林敬酒。

曹建林乾杯,林志為只喝了一口,發現曹建林感到不爽了,他依舊沒有把酒喝完。

這不符合林志為隨機應變的人設。在此之前,他能在艾鮮枝面前應對各種複雜的問題。林志為明明知道自己不干杯會得罪曹建林,他卻沒有這樣做,只能視為編導為了增加劇情衝突,強行給林志為降智。

很多人點贊《縣委大院》,因為它對官場的生態系統做到了某種程度上的寫實,而這種寫實是很多國產劇稀缺的表達。

曹金林和林志為的衝突,真實性較低,因此讓人覺得劇情懸浮。

不過,曹建林和林志為第一次正式見面,台詞寫得不錯。

曹建林和為開玩笑,“你是小林,我是大林,你怎麼也得叫我一聲建林哥吧。”

兄弟相稱,強調的是血緣關係。

延伸閱讀  童星出道的舒暢,從小美到大,哪怕過了30歲依舊是凍齡女神

曹建林用兄弟稱呼定位兩人關係,可以看出他遵循的是人情社會的價值觀,用費孝通的話說就是差序格局。

一個差序格局的社會,是由無數私人關係搭成的網絡。這網絡的每一個結都附著一種道德要素,因之,傳統的道德里不另找出一個籠統性的道德觀念來,所有的價值標準也不能超脫於差序的人倫而存在了。中國的道德和法律,都因之得看所施的對象和“自己”的關係而加以程度上的伸縮。

兩個人的社會身份是反對血緣關係的。但是,曹建林和林志為稱兄道弟,證明他對私人關係的熱衷大於兩人的社會身份。

在酒桌上,當曹建林看到林志為沒有乾杯后,會故意給林志為難堪,對他添加微信的請求置若罔聞。

我對曹建林和林志為衝突的不滿,不是對《縣委大院》這部劇不滿。單獨分析,其實也是愛之深責之切。

希望《縣委大院》能少一些這種為了戲劇衝突而犧牲真實的戲。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