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員吳越:我50歲了,依然單身,一直都在為自己活


2017年,海清看到了一個非常好的劇本。

就給自己的好朋友吳越打電話,“這個劇本很好,有個角色非常好,是個小三,寫得非常好,不會被罵的。”

這個角色就是《我的前半生》裡面的“凌玲”。

吳越看完劇本後,就跟導演沈嚴見面了。

吳越問沈嚴:“這個第三者的形象,你找我,合適嗎?因為我沒有很年輕,也不漂亮。”

沈嚴說:“我就是想找這樣的一個形象去演第三者。”

劇本好,陣容強大有靳東,陳道明,袁泉,馬伊琍,又是在上海拍攝,還能陪自己的父母,於是吳越就同意出演了“凌玲”。

因為吳越把樸素淡雅、性情溫和表面上人畜無害的凌玲塑造的太成功了,以至於凌玲被稱為是“史上最強小三”了。

因此,也讓所有看過這部電視劇的人對她恨之入骨,很多入戲太深的觀眾,跑到吳越的微博下面瘋狂大罵。

各種污言穢語不堪入目,甚至私信罵,為此,吳越不得不關了微博評論。

朋友都特意提醒她,上街要小心點,小心有人朝她扔臭雞蛋。

的確,吳越哪見過這樣的陣仗呀。

用吳越的話說,之前也沒演過這麼火的戲呀。

吳越被罵到懷疑人生了。

她無法理解,這僅僅是演戲而已,怎麼就會有人對她口噴毒箭的罵。

為此,她難受了很長的時間,甚至想不再演戲了。

在這個時候,她的男閨蜜徐崢給她打來了電話。

徐崢說:“我聽說你被罵了,但是我一直沒有看這個戲,我一直在想我看完了再告訴你,我現在已經看完了,我想告訴你,不要怕,你就繼續下去。”

吳越說:“以後我可能不演了。”

徐崢問:“為什麼不演?你不演了就被他們帶著走了。你不可以這樣。”

就因為徐崢的這一句話,吳越突然幡然醒悟。

吳越心中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暖流,她說:“好,我明白了,你真棒,謝謝你。”

很快,吳越出演了《少年的你》,《愛情神話》,《掃黑風暴》和現在熱播的《縣委大院》。

什麼人淡如菊呀,吳越用演技,告訴所有人,自己的濃烈起來,能嚇死你們!

演得了工於心計以退為進的小三,也演得了強勢幹練的女幹部,更演得了隱藏很深的黑勢力的保護網賀芸。

不管是什麼角色,吳越賦予角色更豐富的層次。

50歲的吳越,突圍成功了。

用演技,讓大家忘記了“凌玲”,“陳建斌的前女友”,而記住了吳越這個名字!

1、

初中時候的主題班會,老師問起大家的理想,輪到吳越的時候,她說——

我的理想是當演員,我要過很多很多的春夏秋冬,我要穿很多很多的裙子,我要過很多很多人的人生。

一個同學聽完後笑了:別做夢了,想什麼呢。

那個別人覺得很遙遠的事情,卻是她發自內心嚮往的。

在看小說的時候,她總會被帶進去,看電影的時候,即使散場了,她還沉浸其中,覺得自己就是電影裡面的那個人。

我覺得只有進入了舞台的世界,我才會豐滿,覺得心裡就不渴了,像一種有水喝的感覺。 ”

她好像從沒懷疑過自己不適合這一行,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她上學時,偶然看到了《大眾電影》的電影雜誌。

吳越小時候看著《大眾電影》裡那些明星阿姨神采飛揚的樣子,心中暗暗羨慕。

“其實小時候我對《大眾電影》印象最深的人物是許亞軍,他是唯一一個登上大眾電影封面的男明星。”

13歲的吳越,有一次坐15路電車去上課,在公共汽車的窗外看見了正在騎車去拍電影的許亞軍,帥氣的身影給吳越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也是在這時,她想要成為一名演員的種子開始萌芽。

初三暑假,吳越得到一個機會,上海人藝的導演找她出演一個小角色。

在電視劇《被綁架的少女》裡,她演那個被綁架的少女。

從早到晚,她被蒙著眼睛綁在樹上,但她一點也不覺得枯燥。

反而覺得,這是一次新鮮的“觸電”體驗。

在外人看來,從小就和父親學篆刻的吳越,在初二就獲得了全國篆刻比賽少年組的金牌的她未來是要繼承父親的衣缽的。

但是,吳越喜歡上了表演,目光堅定地告訴父親:“我要報考上海戲劇學院”。

吳越的爸爸有一些編劇、導演的朋友,很多人都在勸吳越父親:不要讓你女兒去娛樂圈的大染缸。

開明的父母見女兒執意要追求自己的目標,也沒有多加阻攔。反而表示支持吳越自己的熱愛和理想。

1991年,19歲的吳越在父母的支持下報考上戲,並以專業第一的成績被錄取。

而後來成了吳越男閨蜜的徐崢是90級的,是她的師兄。

當時,吳越並不知道自己是第一名。

直到第二年,同學們才告訴她,宿舍的床位就是按照排名分的,而吳越是一號床。

雖然以第一名的成績進入的上戲,但是吳越在上戲的第一年,差點被勸退。

在一年級的時候,吳越不像表演戲的學生,因為她不會演小品。

延伸閱讀  “傻根”王寶強把馮小剛當恩人,扛一百斤小米二十斤紅棗送上門

她無法像正常演員那樣,在舞台上跟對手交流搭戲,她每次都只能自己演獨戲。

但是,作為一個演員,怎麼可能只演獨戲。

吳越,在小品階段進入了迷茫期。

上海戲劇學院,有一個規定:進入上戲的第一年,是甄別期。如果通過一年的學習,甄別考試不及格者,將被上戲開除。

大一的甄別考試,吳越剛好是60分。

那最為那關鍵的一分是佟瑞敏老師給的。

他認為吳越會表演得更好。

順便說一下,馬伊琍當年也是佟瑞敏留下的。

佟瑞敏老師的眼光真的十分獨到。

被留下來的吳越,到了大二的時候,就開竅了。

在表演上,突飛猛進,不但學會瞭如何在舞台上走路,也學會了與對手交流搭戲。

佟瑞敏反復告訴她:一定要在舞台上生活。

表演一定不能拿腔拿調,你演得舒服,觀眾看得才舒服。

為了鑽研表演,大學四年,吳越沒接過策劃,也從沒跑過組。

大三那年,吳越與徐崢合作,參演話劇《紅玫瑰與白玫瑰》。

吳越和徐崢

吳越一直都覺得徐崢非常有才華,他們是固定的搭檔,經常一起泡酒吧,一碰頭就是各種聊,兩個人成了好閨蜜,兩人無話不談。

那年,他們同是21歲。

從來都不覺得自己好看的吳越,知道自己必須要有演技才能在這圈子站穩腳跟。

2、

1995年從上戲畢業後,吳越被分配到上海人藝的小劇場。

每天,她要坐兩個小時公交車去劇場排練,酷暑難耐,到了劇場人都快中暑了。

但吳越還是堅持了下來,用話劇舞台磨練自己的演技和表演節奏。

很快,她遇到了自己人生中第一部影視作品《北京深秋的故事》,她是女一號,搭檔是陳寶國、李亞鵬、胡軍。

導演滕文驥的感覺:“吳越不是特別漂亮的女孩,但是氣質很好,看了她一眼就決定由她來扮演女主角陳曉風。

緊接著就是《和平年代》,男主是張豐毅,吳越出演於小慧。

她憑藉那部劇,拿到了金鷹獎的最佳女配角。

老有朋友調侃吳越:出道就上了珠穆朗瑪峰,然後就一直往下走。

1999年,吳越排練一部先鋒的小劇場話劇,演一個倔強的、為愛而生的女孩“明明”。

男主角是郭濤。

那個時候的做先鋒話劇,不賺錢,都是賠錢的。

《戀愛的犀牛》第一版首演,什麼宣傳也沒做,票房好到排長隊。

在那個網絡剛開始興起的年代,論壇裡隨處可見“跪求《戀愛的犀牛》門票一張”的字樣。

這部話劇被稱為“年輕一代的愛情聖經”,是全國高校話劇社團排演次數最多的話劇。

《戀愛的犀牛》這部話劇是導演孟京輝的老婆廖一梅專門給陳建斌寫的。

那幾年,陳建斌在中戲上研究生的時候與孟京輝合作了多部話劇作品,幾乎場場爆滿,這讓他在話劇圈收穫了口碑,還獲得了中國話劇金獅獎。

但收入依然很微薄。

那時,他在一個筒子樓裡面租房,房租800元,沒有暖氣。

冬天的時候,陳建斌一直在感冒,最后買了一個很小的電暖器,放在床墊子旁邊,先把自己右邊烤熱了,再翻過身再烤左邊。

因為看到了陳建斌的才華,孟京輝的老婆廖一梅專門給陳建斌寫了《戀愛的犀牛》。

劇本雖然好了,但也被陳建斌拒絕了。

因為在這個時候,電視劇《我親愛的祖國》找到了陳建斌。

他對孟京輝說,“哥們儿我不能排話劇了,實在扛不住了,我要拍電視劇了。”

這時,陳建斌的同學李亞鵬和王學兵,早就因為拍《將愛情進行到底》爆紅了。

於是,陳建斌出演了自己第一部電視劇。

命運的劇本一旦寫好了,有些人注定是要相遇的。

1999年,陳建斌寫出了第一部電影劇本《菊花茶》,第二年在青海格爾木拍攝,陳建斌主演,但並不是他執導。

就這樣,吳越和陳建斌在拍攝《菊花茶》的時候相識。

雖然電影拍完陳建斌不滿意,但是他卻有了一份意外的收穫。

陳建斌被吳越身上文藝範、清澈恬淡的書卷氣質所吸引,對吳越展開猛烈的追求。

正如《戀愛的犀牛》裡面的經典台詞,“人是可以以二氧化碳為生的,只要有愛情。”

一個是精緻的上海姑娘,一個是粗獷的北方男人。

吳越和陳建斌,戀愛了。

女強男弱的戀愛,一直都不被看好。

吳越不在乎別人的眼光,她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

就像一隻飛蛾,奮不顧身地投入到這份愛中。

延伸閱讀  鄭敬淏、全道嬿《浪漫速成班》收視翻2倍!懸疑情節真相引好奇

吳越接受采訪時曾說:我和男朋友感情很好,他也是一個非常優秀的演員。

而此時,陳建斌被稱為是“吳越的男朋友”。

在吳越的推薦下,陳建斌與徐帆合作了《結婚十年》,一舉拿下了金鷹獎。

看到陳建斌事業的進步,吳越打心底為他高興。

在一起五年,那時他們已經談婚論嫁,見過對方的父母。

很多年之後的採訪,吳越曾經說過自己在30歲的時候,最想結婚。之後,就無所謂了。

3、

2005年,吳越推薦陳建斌出演《喬家大院》。

等拍完戲的吳越拖著行李箱回家,結果發現家裡空蕩蕩的,沒有一點生活氣息,冷冷清清。

這時候她發現了桌子上的信,是陳建斌留下的一封分手信。

拍攝《喬家大院》時,陳建斌再次因戲生情,愛上了《喬家大院》裡的女主角——蔣勤勤。

拍戲之初,兩個人吵得不可開交。

拍完第一場戲之後,蔣勤勤就給經紀人打電話說,就不想演了。

因為陳建斌喜歡改詞,讓蔣勤勤覺得特別不尊重她。

孫茂才的扮演者也因為陳建斌改詞,辭演了。

導演胡玫沒辦法,找來了倪大紅救場。

陳建斌也覺得,這個女人怎麼這麼難伺候。

還挖苦蔣勤勤:“外國有一個女演員叫斯特里普,你就是’蔣特離譜’。”

蔣勤勤也不甘下風,直接回懟:“您是’陳不靠譜’!”

倆人的稱號,也就在劇組裡定下來了。

導演、製片人都被倆人吵得頭疼。每天除了拍戲,就是要做倆人的心理工作,讓倆人能夠繼續拍戲。

蔣勤勤的經紀人特意安排個人看著蔣勤勤,擔心她隨時會離開劇組。後來有一天,導演胡玫正在看回放。

陳建斌在後面說了句話,“導演,你說世界上最美的人兒,我看也就是這個了”。

導演一轉頭,便看著陳建斌花痴一般的眼神。

戲拍完不久,陳建斌對蔣勤勤開始死纏爛打。

寫寫情詩,小歌,耍浪漫。

偏偏蔣勤勤也好這口,覺得陳建斌非常浪漫。

給吳越寫完分手信。

陳建斌前腳就搬出和吳越同居的房子,後腳拎著一箱書和一箱衣服跑到了蔣勤勤的家裡。

這件事後來很長一段時間,吳越沒能緩過勁來。

2006年10月,懷孕7個月的蔣勤勤和陳建斌一起亮相在金鷹節。

一年過後,吳越回應說,“這件事情早就過去了,別人已經開始了新的生活,我也是。我沒有抱著過去不放,甚至我可能放得比他們更早。”

事過之後當她談起陳建斌,這樣說道:“很感謝這段分手的經歷,因為如果沒有被她碰到,我不會知道還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沒人知道吳越經歷了怎樣的痛苦和掙扎,她對外的態度始終平和。

來自書香門第的教養:好好說話和情緒穩定。

吳越一個不差,都做到了。

最重要的是,她看清楚了一個人的品質。

這對於吳越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對往事釋然的她甚至還和採訪她的記者打趣:可別把我寫成怨婦啊。

金星曾問吳越,有過刻骨銘心的愛情嗎?

吳越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回答:“當然有,活到這個歲數沒有刻骨銘心的愛情,那太失敗了”。

金星緊隨其後問到,這段刻骨銘心的愛情是一種傷害的痛,還是一件幸福的回憶。

吳越灑脫的回答:“談戀愛是一件很棒的事情,人生必須有,如果沒有走進婚姻了,也沒太有所謂”。

吳越的言語,從容淡定、內心強大。

所以在分手之後,網上也瘋狂流傳著陳建斌的一句話:“如果說女人是男人的學校的話,那麼吳越是我的好學校,在她那裡我學到了很多。”

吳越就是一種遺世而獨立的美麗風景。

5、

40歲的時候,吳越出演了《假如生活欺騙了你》,要演一個少女。

但是她卡頓了,她自己說,明顯感覺演不動少女了。

因為無論是眼睛,還是身形,都很難回到20歲的那個狀態了。

在她看來,讓一個40歲的女人演一個20歲的少女,是一種對自己的消耗。

所以,她不會在去演少女了。

很多女演員都害怕衰老,為了對抗衰老採用了很多人工的干預。

吳越非常明白,衰老是人類的自然生理現象,所以到了該變老的時候,就要順其自然。

如果你強行的執意要去改變,那麼整個行為事情就會不自然。

於是,吳越決定再也不演少女了。

延伸閱讀  黃聖依丈夫確診新冠,曾發燒到41.2度,通過中西醫結合治療已康復

和其他女演員不同,吳越從來不介意談自己的年紀。

而且有段時間,百度把吳越和吳樾弄混了。

把吳越的年紀寫小了4歲,她還特意找到百度,要修正過來。

在她眼裡,該危機的不是中年,而是沒有實現自我價值的日子。

如果一個社會對“老”沒那麼害怕和恐懼,就不會那麼嫌棄,不會過度地去追求年輕、美麗、沒有皺紋。

每一個年齡段都有其閃耀的光芒,這是生命的厚度,也是歲月堆積起來的珍貴畫面。

吳越不認同別人說她是人淡如菊。

作為演員,誰會沒有野心呢?

吳越也一樣,有自己的野心,最好的團隊,最好的劇本,最好的陣容,自己能在裡頭演戲,這是她期待的。

只要接了,不管角色有多難啃,自己也是一定要拿下來的。

於她而言,演員就是她此生最大的價值。

在演藝圈中,她從來都是拿作品來說話的。

所以她不太理解,為什麼演完凌玲之後,有那麼多人在罵她。

對於吳越而言,就是認真的完成了個角色而已。

幸好徐崢的一句話,才讓我們看到了《大名風華》中飾演張牙舞爪的張妍,《清平樂》中飾演沉穩內斂的劉娥,《八角亭迷霧》中的周亞梅,《掃黑風暴》賀芸,《縣委大院》裡面的艾鮮枝。

6、

身為演員,不蹭熱點、不蹭炒話題,踏踏實實淬煉演技,從話劇舞台到電視劇到大電影,從主角到小配角,於無聲處開出美麗的花來。

獨立女性最重要的特質就是她有能力聽到自己的聲音。

浮華喧囂的圈子裡,內心強大,才是對自己的善待,是治愈一切的良藥,正是吳越修好自己一顆強大的心,才能從容應對這一切。

她說過:“只要自己春光明媚,走到哪裡都是鳥語花香;

我們管不了別人的嘴巴,但可以掌控好自己的人生;在人世間保持清醒,才會覺得人間值得。 ”

因為有智慧,所以能勇敢的面對一切,因為有定力,所以才能用心的活好每一天。

吳越曾在某次訪談中說過:

“篆刻過程中的每一步都需要和心靈打交道,不用心是很難做好的。”

做演員也是,這個職業是和心打交道的職業,當你的心亂了,你的眼睛裡面是能看出來的。

依然單身的吳越,經常會被問到婚姻。

結了婚,沒有什麼值得不得了的驕傲;

沒有婚姻,也沒有值得不得了的自卑。

之前有一位好事之徒,向吳越的母親詢問,為什麼吳越這麼大還不結婚,而吳越母親的回答相當乾脆:“地球的傳宗接代不指望她。”

吳越說過,“我的顏色與他人無關,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顏色,燦爛並有序,互相不侵犯,保持一個距離”。

“好的演員要表演複雜的人性,不能去想人設的問題。人設好就演,人設不好就不演,那這個行當不是完蛋了嗎?”

她在微博上寫自己身上存了三個人:

一個是認真的小孩,

一個是強迫症的老人,

還有一個是吊兒郎當、遊手好閒、自由散漫、浪費時間的人。

她說:要對自己心靈負責,安全感來源是學習。

“從書本中學,從佛法中學,從文學電影裡學。我不等著別人給我,我自己給自己。我一塊磚一塊磚放進去,我的房子就有了。有了房子,我就安全了。

要不停地學習,尤其到了40歲以後的中年女性。 ”

柔和、淡定與自在。

她不亂於心,不困於情;不畏將來,不念過往。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