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總不再“雙腳離地”後,談戀愛反而更甜了丨解構羅曼史


內娛“霸總”行列終於多了個正常人。

雖是空降高層的富二代,但情商高,處世周道,頗有手腕;與女主有矛盾,不擺臭臉,積極交流,尊重差異。

《我可能遇到了救星》(以下簡稱《救星》)中的男主陸昭西(曾舜晞飾),相比於做“霸總”,更會做人。雖然只在優酷更新到14集,但不少觀眾將這部劇推為“今年最佳現偶”。

《救星》故事的開始還是偏中二言情。某高端私立醫院新任院長陸昭西,與同院的兒科醫生葉時藍(梁潔飾)在鄉下診所結下樑子,回到醫院後,葉時藍變成陸昭西的臨時助理,二人由此相知、相愛。

歡喜冤家,霸總和助理。在比較老套的言情設定裡找現實落點並不容易,《救星》聰明地選擇了塑造一個“新霸總”:不冷面,不霸道,是個正常人——一類正常但不平庸,生活中存在,但數量稀少的優質男性。

陸昭西雖然空降在醫院的最高管理層,但他有著青年領導的魅力和魄力。

一上任便設置院長公開信箱,打造親民形象;面對欺負下屬的科室主任,他笑臉相迎,暗中收集證據,最後將其免職留薪;面對不信服自己的副院長,他利用對方直來直去的個性,在恰當時機說出心裡話,消除隔閡。

將“我有個問題想請教”“我可以說說我的想法嗎”當做口頭禪的人都不簡單,能細緻到察覺下屬吃飯快的老闆就是個人精。這樣精於世故的男主不僅可以成為令人信服的領導,也足夠成為女主的“救星”。

這也是劇名“救星”的含義。不過,他對女主絕非單純物質意義上的拯救。他的出現,既沒有讓女主脫貧,也沒有成為她的專屬保護傘,而是成為女主事業和生活的“導師”。

延伸閱讀  劉德華、謝霆鋒、陳偉霆三代男神合影:陳偉霆好乖,謝霆鋒好酷

葉時藍第一次泡咖啡出錯,他教她學會先問清楚再做事;葉時藍對科室主任的欺凌一再退縮,他分析利弊,推她站出來勇敢面對。

三觀正常的優質男主角,可以帶來一段健康又上頭的成人曖昧關係。一般言情劇的感情線,重情節推進,重“撒糖”,明明人設、場景都很生活化,觀眾卻get不到男女主為什麼互相喜歡,因為很多劇缺乏一項重要的日常行為:聊天。

從第2集在桃源村一起偷喝藥酒開始,聊天就佔據了男女主相處的大量篇幅。男主傾聽女主為什麼來到鄉下診所,又為什麼調不回去;開車回家,男主聽女主講自己為什麼與科室同事合不來;飯後回公司路過賣花姑娘,女主講起大學兼職賣花的經歷;午後休憩的長椅上,男主與女主交流關於朋友的定義和看法……

日常聊天瑣碎、平淡,劇本打磨難度較大,對於人物關係發展而言卻極為重要。生活中通過聊天話題的廣度和深度可以判斷一段關係的進展,看劇時觀眾可以通過聊天見證男女主感情升溫。這也是整部劇男女主相處真實感的來源,他們真的在“談”戀愛。

現偶發展到現在,愛情主線的存在意義絕不應僅僅停留在“撒糖”,更應是集中呈現人與世界關係的反光鏡,成為剖析當代社會兩性關係及其困境的顯微鏡。

許多觀眾自發安利《救星》,正是因為陸昭西對待葉時藍的態度,符合當下女性對健康親密關係的期待。

“霸總”題材風靡多年,觀眾審美疲勞十分嚴重。到了今天,“霸總”依然有受眾,但其重點已經不在“霸”所代表的霸道強勢的男性魅力,而是“總”所代表的社會地位高、有經濟實力、能力強的男性。這樣的男性,疊加情緒穩定、尊重女性的buff,蘇感翻倍。

劇中陸昭西除了偶爾有“小學雞”的調皮,大部分時候是溫柔的。這種“溫柔”不是語氣柔軟、沒有攻擊性,而是言談舉止的得體和體貼。加葉時藍的微信,是以“如果你不在位置上,我怎麼找你呀?”的詢問開啟的;當著葉時藍前男友的面,包下所有花束送給她,巧妙地為她“找回了場子”。

正如一條劇評感慨,“21世紀了,編劇終於寫出了霸總該有的禮儀和情商。”

延伸閱讀  李易峰是如何“中招”的?大數據“掃黃”是如何發現的?答案來了

今年幾部出圈的“土狗劇”也再一次證明,“霸總”元素並未完全疲軟,但適配女性訴求並不容易。

黑馬韓劇《社內相親》的社長姜泰武(安孝燮飾),告白時最打動申夏莉(金世正飾)的一句話,是“你拒絕我也沒關係,我會一直告白,直到你同意”;《蒼蘭訣》的月尊東方青蒼(王鶴棣飾),真正贏得女性觀眾的橋段,是他沒有換掉小蘭花(虞書欣飾)的藏心簪。

觀眾不厭煩“霸總”,只是厭煩千篇一律的懸浮人設,厭煩創作者疏於體察生活、用心刻畫生活的懈怠。

【文/時一】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