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格浩:年輕入贅日本,中年回韓國發展,晚年與兒子共享26歲女星


對於很多有錢人來說,可能都需要一個機會,往往是一步走對,後面才會有一生的榮華富貴。所謂的白手起家,大抵如此。

辛格浩,樂天侵略者創始人,韓國曾經的大財閥之一,靠著賣口香糖積下億萬財富。只不過,財富之滿足並不能讓他真正安享人生,從年輕到年老,其一生的軌跡絕對豐富刺激。

1921年,辛格浩出生於韓國,當然,那個時候還被統一稱為朝鮮,而且還處於日據時期。他兄弟姐妹眾多,家裡的生活並不好過。

但辛格浩本著知識改變命運的認知,最終找到機會去往日本留學。而且,他讀的是日本著名的大學:早稻田大學。

那時的辛格浩身無分文,支付學費都要靠著自己打工來掙取。但他有著超強的意志力,同時也有一定的經商頭腦。

大學剛剛畢業,辛格浩就靠一位老闆的支持幹起了機油加工。這份創業在當時還是很成功的,可惜後來因為二戰的原因,他很快從小富之創業者變成了“負翁”。

天無絕人之路,辛格浩在二戰之後乘著日本口香糖行業的空虛開始了人生的財富各類之旅,成立了“樂天制果集團”。

但辛格浩當時的發展並不那麼順利,他朝鮮人的本質在日本並不受歡迎。為了打破自己受制於人的現狀,他成為了日本人的女婿。

要說結婚是件最個人的事情,辛格浩要如何來選擇是他自己的事。但我們必須講一下他入贅的人家,以及他當時的婚姻狀況。

辛格浩出身受當時朝鮮生活現狀所影響,所以在出日本之前早已經結婚,而且還生了一個兒子辛東主。糟糠之妻在家養兒子,伺候公婆,幹得任勞任怨。

在這樣的情況下,辛格浩為了自己的事業發展,開始想要在日本站住腳。於是他抓住認識重光初子的機會,一舉甩掉髮妻,成為日本戰犯家族的女婿。

重光初子是誰?是日本二戰時期甲級戰犯重光葵的侄女,當年簽下日本投降書的人就是他,這一點辛格浩恐怕比誰都清楚。

而重光葵在戰犯受審過程中不但通過美國人逃脫了製裁,最後還成為了日本政治舞台上的重要角色。

延伸閱讀  鄧超孫儷去學校看女兒演出,舉手機全程拍攝,小花身材高挑像爸爸

辛格浩很清楚,能得到重光家族女婿的身份,他在日本貴族圈內的地位就有了保證,而他的商業發展也就擁有了立足點:得到日本民眾的認可。

所以,辛格浩不惜拋髮妻,棄幼子之代價,對重光初子展開了熱烈的追求。最終,他得償所願,娶了重光初子,入贅重光之家,改掉了自己的朝鮮名字,改叫:重光武雄。

果然,進入重光家族之後,辛格浩的事業得到了大力發展。而重光初子也為他生下了第二個兒子辛東彬,未來在韓國將他差點氣死的小兒子。

1967年,隨著日韓關係的改觀,辛格浩開始將目光轉向自己的國家。他當時為什麼做出這樣的選擇我們不需深究,但他的選擇最終為自己的兩個兒子留下了對抗的空間卻是真的。

當時,辛格浩將日本的產業幾乎是全盤託付給大兒子辛東主,這大概也是他韓國思想的固定模式所致:產業必須由長子繼承。

隨後,辛格浩帶著小兒子辛東彬到韓國發展。據說,當時他在韓國幾乎又相當於白手起家:只帶了自己樂天集團5%的資產去經營。

沒想到,在日本早已經飽和的製果業在韓國卻迎來了新的生機,所以樂天集團在韓國發展速度迅猛,直到後來超過了日本資產。

為此,辛格浩幾乎是里外不是人。開始帶小兒子出來時,重光初子是一百個不高興的,眼看著大塊的肥肉都留給了大兒子,她怎麼咽得下這口氣?

由此可以想像,重光初子多年一直與辛格浩兩地分居,她根本很少到韓國。夫妻關係可見一斑。而至韓國發展勢頭大好後,辛東主又不高興了,認為父親偏向小兒子。

在這樣兩方壓制的情況下,辛格浩應該也很鬱悶吧?不過男人有錢就有家,他與所有的男人一樣,可以在外隨便找人發洩內心的不滿。

雖然已經一把年紀,辛格浩可是沒少干花花事,比如有名卻始終得不到認可的徐美敬。而這對於大財閥而言,不過是生活的小消遣,絕對沒有人會在乎,連重光初子都是同樣認為。

但女人如水,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辛格浩憑著運氣打拼了大半輩子,做夢也想不到,他最終身敗名裂竟然是因為一個女人。

2009年,韓國女星張紫妍於家中自殺,而她不甘於命運的擺佈,在死前留下了長達15頁的控訴書,像一把利斧劈開了韓國財閥不為人知的黑暗一面。

延伸閱讀  ​給兒子取“日本名”被罵親日,姜文怒斥:沒文化多讀書!

張紫妍在遺書中揭露:自己光鮮的背後血痕斑斑,在父母之忌日都沒有悲傷的權利,因為她必須要穿起新衣服去為財閥們服務。

那15頁的控訴書中,列出了大量的韓國財閥人群,其中就包括了當時已經89歲的辛格洗,以及他的小兒子辛東彬。

同一時間,同一場合,一對衣冠楚楚的名流父子,竟然用最不恥的手段,將一個只有26歲的女子折磨到大小便失禁。

關於張紫妍的悲劇,那幾乎罄竹難書。可她死又算得了什麼呢?因為以她小小的身份根本撼不動財閥們一絲一毫。

可張紫妍案作為辛家官司之一角被撬動之後,接下來兄弟相殘便足以讓辛格浩無力回天。人氣盡失的樂天集團,沒有被女星事件壓死,最終卻因為兄弟鬩牆而走上法庭。

當時辛格浩已經94歲,早已經不能獨立行走。但絲毫不影響他在法庭上的囂張:“我是樂天公司的創始者,我有百分百的股份,到底是誰要告我?”

可惜,這樣叫囂的辛格浩已經強弩之末,他最終沒能逃過法庭的裁決:因逃稅、違反信用、挪用公款等罪,被判有期徒刑3年。

此時,小兒子辛東彬為了逃離牢獄之災,竟然將所有的罪名都推給了90多歲的老父親。面對不能獨立自主的辛格浩,韓國法院只能任其獄外執行。

一生為心機所累,視財富為命的辛格浩,到老也沒有想明白,隻手遮天的輝煌為何突然而逝?僅僅因為一名女星嗎?又或者是教子無方?

2020年,辛格洗於醫院去世。時至今日,恐怕也沒有人能了解,辛格浩在臨死之際是如何看待自己一生的呢?他會對張紫妍的死存在一分愧意嗎?

都說人至死時會存善言,生慈意,但對於辛格浩這樣一生為財不擇手段的人,只怕到死想的也是如何保住自己家族的輝煌吧?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