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匠歌手”滿文軍的墮落史,他的故事遠比你想得更惡劣


1996年,滿文軍憑著《懂你》的“把愛全給了我,把世界給了我”唱火了全國。

他卻在多年後因涉毒,一舉毀掉了自己的歌唱事業。

更讓人驚奇的是滿文軍的認罪說法:“一切都是我老婆李俐做的,我不是主謀!”

這一供認僅讓他獲得了拘留的處罰,而李俐卻入獄足足265天。

等到李俐釋放,有不少人等著看夫妻互撕大戰,卻未曾想倆人又一同甜蜜許久,

7年後滿文軍宣布離婚,還說著“我是因為愛李俐才放手!”

富婆李俐為什麼能在出獄後原諒滿文軍?而滿文軍當年又因何“下此毒手”呢?

滿文軍能衝上人生巔峰,再一手把“牌”打爛,從他拋棄原配的一瞬間就已經註定了。

“我小時候唯一的印象,就是兩個字,貧窮。”

1969年,滿文軍在北京的一個貧困村落出生,在那個村里,他家又是最窮的那一戶。

就連“滿文軍”這個名字,也是大字不識一個的父母,托村里寫方子的大夫給起的。

由於父母能力有限,沒有太多的教育意識,滿文軍自小就跟著父母收拾稻穀幹農活,

當時有不少人為了提精神,就在地裡唱歌喊號子,滿文軍聽著很有意思,就跟著嗷嗷的學。

就算唱出來的聲音像破鑼嗓子一樣,滿文軍也絲毫不在意,

“唱唱幹活就有勁,唱唱幹活就開心!”

直到穿著小花襖的高曉瑩下了地,滿文軍就不敢太過張嘴了。

高曉瑩是後搬來滿文軍村子裡的人家,小姑娘長得胖嘟嘟的小臉,

是不少大人眼中“賊俊”的小妮,滿文軍雖然歲數不大,

可面對著漂亮的高曉瑩還是下意識的羞赧。

從高曉瑩和自己一起下地後,滿文軍唱起歌來就有所收斂,

他還找了大人教上幾句,生怕丟了面子。

等到能騰出一把手,他又跑去高曉瑩的田裡幫忙,不過高曉瑩卻沒有很開心,

“我又不認識他是誰,冒冒失失的來做什麼!”

後來上了初中,滿文軍和高曉瑩還成了同校同學,

滿文軍更是屁顛顛的追在高曉瑩身後轉,班裡的同學都叫滿文軍“跟屁蟲”,

他還樂此不疲的做這件事,因為在他來看高曉瑩成為自己的女朋友,那是遲早的事。

可高曉瑩要是不喜歡,這個行為要是要被叫做“跟踪狂”了。

滿文軍看高曉瑩還是不願意和自己一起走,直接心一橫蹲在校門口“截人”,

高曉瑩就急眼了,“你天天跟著我幹嘛呀!”

“我喜歡你啊。”

“可我不喜歡你,別煩我行不行!”

結果校門口這一幕不知怎麼得,被傳到校領導耳朵裡就變了個說法,

什麼在校學生在門口當流氓堵截女學生,總之是要多難聽有多難聽。

校領導跑去找老師了解後,還真發現滿文軍整天跟著高曉瑩,那一切不久順理成章了?

在那個年代騷擾這可是“大事”,隨即滿文軍就被叫了家長,

班主任和不少同學也到了場,校領導當場拍板就說,

“這學生你給領回去,我們學校不能有流氓學生!”

高曉瑩趕來說情,領導還覺得這女學生被“威脅”了,“不行,必須開除滿文軍!”

這一年滿文軍還不到16歲,就因為這樣的理由開除,也是有點哭笑不得了。

被學校開除後,滿文軍的父親正好要外出打工,“這孩子上不了學,那就跟我幹活賺錢吧!”

滿文軍跟著父親幹起了瓦匠的工作,可這活是又累又髒,一整天從撿磚頭到抹牆,

他累的是直不起腰,全身的衣服也沒剩下一塊乾淨地方,“這活干的是真沒勁啊!”

這時滿文軍突然想到,自己小時候在田間唱“打氣歌”,

為了能多干點活,這時的滿文軍又再度開了嗓。

這時他已經過了變聲期,出來的嗓音明顯好了很多,

有不少干活的老少爺們都跟著他“喊歌”,這在無形中就讓滿文軍越來越自信。

延伸閱讀  《罰罪》拼命追求形式上的東西,是不是擔心觀眾無法理解套路?

到了1986年北京開始增設了農村歌手大賽,在工地唱了一年歌的滿文軍,

也信心滿滿的去報了賽,“當時我想著,嗨就我這水平,在電視上露個臉還是不成問題的!”

可誰曾想首次參賽他就拿下了優秀歌手獎,獎品有著三百塊的獎金還有一把時興的落地扇,

這兩份獎勵可是打動了,一直生活在貧窮線上的滿文軍,“我得唱歌,唱歌才能賺大錢!”

巧的是不久後,家鄉的糧食局向滿文軍發去了邀請函,當時糧食局應要求組建了個小樂隊,

需要招募一批又會唱歌又能幹活的工人,

那剛拿的大獎的滿文軍,就被列入了考慮的名單中。

能有穩定的工作還能繼續唱歌,滿文軍怎麼會不接受呢?

回到糧食局後,滿文軍白天扛著麻袋往返於車間和糧垛間,

到了晚上他又和幾位好友,上縣里的歌廳唱歌,偶爾還能接接局裡的任務去演出,

可以說唱歌不僅給滿文軍實現了基本的溫飽,還讓他的精神生活變得更加充實。

這個小伙直接從頭到腳的煥然一新了。

後來高曉瑩和滿文軍再次相遇,兩個人張嘴的第一句話都是“對不起”,

滿文軍的道歉是因為,自己做出了不成熟的舉動,

而高曉瑩則覺得,自己是導致滿文軍被開除的根本原因。

兩句道歉加之相視一笑,滿文軍和高曉瑩之間的“恩怨”就這樣化解了。

他們就這樣兜兜轉轉的又走到了一起,1991年滿文軍和自己的青梅竹馬高曉瑩結婚了,

第二年高曉瑩就生下了女兒高晶。

憑著自己在糧食局的那份工資,養活一家人有點拮据,滿文軍就開始頻繁的去歌廳駐唱,

一開始高曉瑩還很是感動,“他是為了我們這個家庭在付出!”

中間滿文軍還跑去參加了個六省的歌唱大賽,雖然這次大賽中未能收穫較好名次,

可一位酒吧的老闆,卻在滿文軍離開時將其截住,

“我在海淀有一家大型酒吧,希望你能來做駐唱!”

老闆開出了滿文軍從未聽過的巨額數字,他心動的同時也惦念家裡剛出生的女兒。

後來還是高曉瑩全力支持滿文軍,

“你去吧,那裡的資源也好,對你的歌唱事業有益,我一個帶著孩子就行,你不用擔心!”

滿文軍帶著這份感動去到了離家百公里的大酒吧,

那裡的環境和自己的小縣城真是一天一地。

滿文軍穿著斥巨資買來的演出服,站在台上拿著話筒高歌,

下面穿著靚麗連衣裙的女士向他狂拋媚眼。

一開始滿文軍還不敢直視這些人,到了後來他卻把這種眼神當做了“讚賞”,

“讚賞”多了他就再也不願意回老家了。

高曉瑩抱著孩子左盼右盼,而滿文軍只有等到過年才回家看望妻女,

終於妻子覺得不對了,開始瘋狂的質問滿文軍,

結果話還沒說完,她就看到了丈夫衣領上的半個唇印。

滿文軍被抓了現行,還說道“我們也聊不到一起了,就這樣離婚吧。”

春節過後滿文軍和高曉瑩離了婚,此時女兒也才三歲,

高曉瑩的父母跑去滿文軍家大鬧了一場,才換來了三萬的撫養費,

“從今往後,一切都和我無關。”

誰能想到曾經為了追高曉瑩,不惜輟學的滿文軍,

僅僅在三年後就被花花世界迷了眼,就這樣扔下老婆孩子呢!

離婚後滿文軍順利考入了鐵路文工團,一邊拿著鐵飯碗的工資,

一邊還不耽誤自己搞搞副業,那日子別提有多開心了。

可成為全國聞名的歌手,這是他萬萬沒想到的,這裡就不得不提作曲家薛瑞光了。

1995年薛瑞光寫出了《懂你》,並開始在鐵路文工團尋找歌手演唱,

滿文軍那時候算不上團裡的台柱子,但薛瑞光很是欣賞他的聲音,

延伸閱讀  重操舊業?聶小雨拍廣告出狀況,現場化身服裝設計師,被讚手真巧

“深情不至於太過厚重,滿文軍很適合這首歌。”

可滿文軍並不是科班出身,薛瑞光提出的很多要求他都不懂。

薛瑞光也不急不躁,硬是一句句的將樂譜和唱法交予滿文軍,

所以第二年滿文軍才憑藉這首歌紅遍大街小巷,還拿下樂青歌賽的冠軍。

大賽后滿文軍就被團里分了房子漲了薪資,與此同時他也吸引到了富婆李俐的“注意力”。

李俐擁有十分富足的家庭,他的父親經營著不小的家族企業,

李俐又是家中的獨女,自然被寄予厚望,從小就她就在父親的安排下去了新加坡留學,

滿文軍火爆全國的這一年,她也正好回國探親,“這個滿文軍唱的還不錯,人也很帥。”

這是李俐看過電視比賽的第一感受。

後來她的生意夥伴組了個不小的酒會,酒會會邀請滿文軍演唱,李俐就興致沖沖的去了,

等見到滿文軍本人後,她更是心花怒放,“他比電視上更帥!”

滿文軍像是感覺到了李俐的目光,兩個人還就這樣隔著人山人海,目光匯聚到了一起。

等到主持人一一介紹當場到場的貴賓,滿文軍在得知李俐的身份後,

就拿這個酒杯上前來搭訕,“你好,我是滿文軍。”

後來的故事想必大家也能想像到了,

對彼此存有好感的兩人相談甚歡,漸漸就演變成了約會。

等到定情之日,滿文軍向李俐吐露自己有一段失敗的婚姻,還引得李俐“憐惜”,

“我們都是最懂彼此的人,不要在意失敗的過去。”

就這樣滿文軍和李俐,你儂我儂了起來,

可惜兩個人“乾柴烈火”了不久,李俐又跑去新加坡上學了。

為了能維持這段長距離異地戀,滿文軍甚至掏出一大筆錢,

給李俐打跨國電話,時不時還寄去明信片,

深情程度和當年他對高曉瑩的行為,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李俐就被滿文軍這樣用線“牽著”,她自認為遇見了用情極深的人,由此對滿文軍更喜歡了。

1998年李俐完成了全部學業,父親想讓她拿下新加坡的永居,再在本地經營企業,

李俐在滿文軍的糖衣砲彈下,變成了“戀愛腦”,她第一次忤逆了父親的決定,

“不行,我必須回北京,我未婚夫還在那裡!”

為啥李俐把滿文軍稱呼為“未婚夫”?那是因為滿文軍在信中說道,

等你到北京機場的那一瞬間,我就會拿著巨大的手捧花向你求婚,

完了李俐還就一頭扎進了“甜蜜的陷阱”裡。

1998年李俐和滿文軍結婚了,婚後李俐就為滿文軍生下了兒子,

哪怕丈夫的身價不及自己的幾十分之一,她也無怨無悔的做起了家庭主婦,

一心為滿文軍洗手作羹湯。

而滿文軍也不滿足於現有的收入,開始向文工團“抗議”,

拒絕參加演出一心想著離職,他感覺自己能湧向更大的舞台。

可熬到了離職,滿文軍又成了,除了《懂你》再無其他作品的三流歌手,

李俐看著垂頭喪氣的丈夫很是心疼,就開始動用娘家資源“造星”。

幫滿文軍簽公司,給滿文軍從頭到腳套名牌,

打造“實力歌手”的頭銜,李俐是不遺餘力的付出。

那幾張《望鄉》《最近最遠的人》都是在李俐的運作下出現的,

不過其傳唱度依舊沒有超過《懂你》,最終滿文軍還是慢慢沉寂了。

可等到他再現頭條時,卻是因為涉毒的王炸而出現的。

2009年經群眾舉報有家夜店涉嫌聚眾吸毒,警方趕到現場,

就一舉抓獲了“作案工具”和滿文軍夫婦,引起了公眾嘩然。

本來這件事就是明星沒有堅持底線,該怎麼處理就這麼處理,

可庭審現場一出,可是驚掉了不少人的下巴。

延伸閱讀  關曉彤民國風造型釋出扎麻花辮青春靚麗

因為李俐在被問到是否涉毒?她連答了三句不是,

不論檢方怎麼詢問,人家就是打死不承認。

可旁邊滿文軍卻幽幽的來了句,

“這場聚會是我妻子組織的,我曾看到她和另一位朋友吸食,可我並沒有任何涉毒行為。”

這話說完李俐是懵了,還眼中含淚的大喊,“滿文軍說的不是真的!”

最終這個立證是否被推翻,我們不得而知。

可最終庭審的結果,就是李俐被判一年,而滿文軍則拘留半個月,

如果說夫妻倆都“犯了事”,那滿文軍的這一套口供,

可是給李俐的一年刑期打上了“強心針”。

半個月後滿文軍被釋放,他開始全力挽救自己的“歌唱事業”,

而李俐則孤身一人面對著冰冷的刑期,這期間據說滿文軍探監的次數寥寥。

後來李俐因為表現良好,僅265天就得以釋放。

滿文軍的事業也未見起色,他還跑去參加了腦癱康復項目,

本想通過“大使”正面洗白形象,可還是收效甚微。

就在大家等著看夫妻對撕的局面時,滿文軍卻接著李俐回了家,還承諾“我愛她一輩子!”

倆人不僅沒離婚,還合體秀恩愛為妻子寫歌《你是我的前世修來的緣》,

直到七年後才雙雙宣布和平分手,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根據爆料人的總結,據說滿文軍和李俐沒鬧翻的原因,有以下幾種猜測:

第一,合夥做局。

滿文軍和李俐被抓後,李俐就準備“丟車保帥”,這事總得有人來扛,

而滿文軍作為明星,一旦被定罪那就是無任何挽回餘地,不如讓自己去“扛”下傷害,

至於庭審現場那就是“演技比拼”。

第二,談好協議。

滿文軍涉毒一事鬧得沸沸揚揚,所有人都在觀察他的動向,

本人幾次洗白不成就和李俐談好,用“愛妻形象”來為自己扭轉局面,

等到事件熱度下來倆人再離婚,這對彼此都好。

第三,真是“真愛”。

那就是滿文軍所述的的確確是真的,他指控妻子那屬於“大義滅親”,

後來李俐未能和丈夫翻臉,也屬於是“洗心革命,重新做人”,不過這種說法有些戲劇化。

而滿文軍本人的解釋是,他深受媒體的“傷害”,關於抹黑妻子一事是“無中生有”,

他只是按照事實供述,此外就是輿論多年未消,這對李俐的影響太大,

他才只得忍痛和妻子離婚,“我愛她,所以只能和她離婚,希望大家給我改過的空間!”

不過如今54歲的滿文軍依舊未能重回高位,有網友爆料目前他開起了不少音樂教室,

正在做藝體生的培訓,而李俐也淡出了公眾視野,開始了低調的生活。

所以大家怎麼看待滿文軍和李俐的故事呢?歡迎留言討論。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