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明蘭拒絕小公爺,放棄賀弘文,只因顧廷燁做到這點


01

明蘭和小公爺是很多讀者眼裡的意難平。

然而,明蘭對小公爺向來是敬而遠之,能躲就躲。

明蘭隨家人去襄陽侯府參加宴會時,一個小丫頭打翻糕點弄髒了明蘭的手,去洗手時遇見了在那裡等候多時的小公爺。

原來那個丫頭是小公爺派去的,借指路之名將明蘭帶到了僻靜處。

一見面,小公爺又是拍明蘭腦袋,又是要揪明蘭耳朵,甚至拉住明蘭的胳膊,傾訴自己對明蘭的思念之情,還信誓旦旦讓明蘭放心,說那兒很僻靜,不會有人來。

這個場景怎麼看怎麼讓人不舒服,一個是齊國公府的公子,一個只不過是五品官的庶女,孤男寡女相見,拉拉扯扯,在那個男女之大防的時代,傳出去,不但明蘭名聲毀了,連帶盛家女兒的名聲都保不住,盛家也會被人指指點點,落下個治家不嚴的壞名聲。

小公爺口口聲聲沒人看見,誰給他的自信?顧廷燁不就看得清清楚楚?分分鐘打臉。

這是穩穩地置明蘭於險地,在那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女孩子要是落了這麼個名聲,不但不好找婆家,還會被眾人的唾沫淹死,要是未來丈夫婆婆拿這說話,日子更艱難。顧廷燁算是大度了,也明白明蘭從未對小公爺動過心,可婚後,也因這事兒沒少吃小公爺的醋。

而那個時候,郡主已看中了嘉成縣主,小公爺也跟她見過面。

如果小公爺真的喜歡明蘭,應該先搞定母親,然後正式上盛家門提親,而不是一面任由母親給他相親,一面私底下撩撥明蘭,這說白了,就是不尊重明蘭,不在乎她的名聲。

傳出去,他最多挨家裡一頓說,轉過身,他仍然是齊國公府金尊玉貴的公子,而等待明蘭的就是數不清的唾沫星子,甚至愛嚼舌根的好事者會瞎編亂造明蘭攀高枝,畢竟,盛家和齊國公府門不當戶不對。明蘭很清楚裡面的利害關係,所以她從未愛過小公爺。

更可怕的是,嘉成縣主一家刁蠻跋扈、仗勢欺人。

嘉成縣主知道荣家想與齊家聯姻,光天化日之下劫持榮飛燕,壞了她的名節,榮飛燕自殺了,那可是當朝寵冠六宮的榮妃娘娘的侄女啊。

明蘭只是一個小官員家的庶女,如果讓縣主知道小公爺心裡愛著明蘭,明蘭的下場只會比榮飛燕更慘,甚至盛家也會遭牽連。

這些,小公爺又怎麼會不知道?

他顧忌過嗎?當然沒有,他只負責表白,從未考慮過他這些言行對明蘭的不利後果。

延伸閱讀  50歲趙卓文空中踢劍火爆全網,60歲甄子丹公主抱都做不到,引爭議

甚至在他二婚後,還找機會向明蘭訴說他的真心,一個已婚男,一個未婚女,這種行為合適嗎?明蘭躲無可躲,一句點醒他:“你太好了,事事都要做到最好,我要不起,你心太大了,也放不下。”

明蘭說得沒錯,小公爺要得太多,自己中意的女孩想要,富貴雙全的岳家也想要。一個人,心太大,很難圓滿。

02

賀弘文是明蘭眼中合適的經濟適用男。

賀家家世簡單,有財帛家底,賀弘文為獨子,學得一手好醫術。賀父去世早,賀母常年臥病在床,明蘭要是嫁過去就能自己當家。

最吸引明蘭的是賀弘文從小便發誓絕不納妾。明蘭從小目睹大娘子和林小娘明爭暗鬥,她更嚮往簡單的生活,即使下嫁,她也覺得賀弘文是不錯的選擇。

然而,我們識別一個人,不要光聽他說了什麼,還要看他做了什麼。

當賀弘文的表妹曹錦繡半路殺出來時,賀弘文的誓言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衝擊。

曹表妹和賀弘文青梅竹馬,當年賀母動過將娘家侄女做自家媳婦的心思,無奈曹家嫌棄賀家孤兒寡母,想讓女兒攀高枝高嫁。後來,曹家獲罪流放,家境敗落後,曹家一心想讓賀弘文娶曹表妹。

這事說來也不復雜,兩人原本就沒有婚約,而且之前曹家還一直看不上賀家,一口回絕不是什麼難事。曹家落難,賀家又是給銀子,又是幫忙租房子,已經很有人情味了。

對於曹家那樣的破落戶,賀弘文是相當不錯的救命稻草,肯定要拼命抓住啊,這個時候,賀弘文的態度尤為重要。

曹表妹先是哭訴流放途中受的各種苦,引起賀弘文的憐憫,然後追憶他們的年少時光,賀弘文給她摘石榴花,做各種小燈籠,拉近彼此感情,最後在傾訴思念中順便提出想待在賀弘文身邊。

這一套下來,賀弘文早心軟了,直接把難題拋向了明蘭:“……明妹妹,你瞧,表妹她……”

賀弘文欲言又止,似乎明蘭不答應曹表妹進門,明蘭就多麼惡毒似的。

明蘭拒絕道德綁架,曹表妹的可憐是她爹貪污造成的,不是賀弘文,更不是她盛明蘭造成的。

這個道理,明蘭懂,賀弘文更懂,只不過揣著明白裝糊塗罷了。

明蘭很乾脆地提出:“若有我,便不能有曹姑娘,偏房、妾室、丫鬟,統統不行。”

延伸閱讀  蘇芮顧家不對,拼事業也不對,兩次婚姻獨留一個兒子在身邊

這話說得再明白不過了,賀弘文如果真心想娶明蘭,應該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畢竟不納妾是他自己提出來的。以明蘭的容貌和盛家的家庭背景,不是非他賀弘文不可的,當初之所以考慮他,不就是想過一生一世一雙人的簡單生活嗎?

賀弘文其實心裡有曹表妹,要不初次見明蘭,閒聊時就情不自禁想起表妹錦兒最擅長刺繡,還一臉幸福的微笑。都說人生有三件事瞞不住:貧窮、愛與咳嗽。看來還真是這樣。

曹表妹也是用這點情分拿捏賀弘文,儘管明蘭反對,她一哭二鬧三上吊後,照樣進了賀家門。

賀弘文還在各種保證會對妻子一心一意,還大言不慚地說相信明蘭的為人,相信他會照顧好他的曹表妹。

明蘭再明白不過:“這種事情若有了為難,得益的,大體是男人,而吃虧的,多是女人罷了。”,賀弘文當然沒必要強烈反對,畢竟是他坐享齊人之福,為難、受委屈的是明蘭。

還好,明蘭沒給他這個機會。

03

小公爺、賀弘文給不了的,顧廷燁全考慮到了。

記得當年,明蘭回宥陽老家遇水賊,顧廷燁帶領漕幫救了她,待她脫離危險後,卻囑咐她:“今夜你落水的事外頭不會有人知道,你自家僕婦回去後自己料理,其餘見過你的人,我會辦好。”

這才是真正為明蘭著想,既在她有危險的時候挺身而出,又顧全她的名聲,不授人以把柄。而不是像小公爺那樣,處處將明蘭推向險地,置她的名聲於不顧。

顧廷燁懂明蘭的不易:“你一直很憋屈,你活到今日都在委屈。你瞧不上那些嫡庶的臭規矩,可不得不遵行;你明明事事出色,可偏偏得處處低就,絲毫不敢有冒頭!”

顧廷燁進一步指出:“沒錯,你就是太明白了!你聰明,你通透,你把什麼都瞧清楚了,所以你才不敢越雷池一步,可你心裡氣不能平;你氣憤,你不甘,偏偏又無可奈何;你委屈,你憋屈,卻只能裝傻充愣,處處敷衍,時時賠小心,逼著自己當一個不可挑剔的盛家六姑娘!”

並且說:“我不敢說嫁給我千好萬好,但我敢指天說一句,嫁給我後,必不叫你再有委屈憋悶就是!”

當然,會給明蘭足夠尊重,求婚儀式感也是滿滿的:“吾傾慕汝已久,願聘汝為婦,託付中饋,衍嗣綿延,終老一生!”

鄭重許諾:“我不敢說叫你過神仙般的日子,但有我在一日,絕不叫你受委屈!我在男人堆裡是老幾,你在女人堆裡就能是老幾!”

當然,顧廷燁一諾千金,說到了也做到了,婚後,讓明蘭活成了最幸福的模樣。

郡主話裡話外看不上盛家,賀弘文母親強人所難,道德綁架明蘭接納曹表妹,顧廷燁理解明蘭作為盛家庶女的不易,他更知道自己後母小秦氏是個口甜心苦的人,怕她為難明蘭,讓明蘭難堪,直接請了薄老將軍和忠勤伯為媒,給足了明蘭尊重。

延伸閱讀  張雨綺心甘情願穿秋衣,不惜自毀妝發,玩出了一種很新的綜藝

賀弘文口口聲聲說女子不易,放話不納妾,卻納貴妾並站在道德製高點上,讓明蘭有苦說不出。難道他不知道明蘭的委屈和憋悶嗎?當然知道,只是不在意罷了。畢竟,和他得到的利益相比,明蘭受點委屈算啥?說得更直白一點,沒那麼愛。

都說愛一個人在細節裡,不愛也是,果然如此。

其實顧廷燁才是那個真正懂明蘭不易,願意護她周全的人,是他最真摯的愛,讓明蘭活成了最好的自己。

圖片來源於網絡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