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乒乓之絕地反擊》:凡是過往,皆為序章


《中國乒乓之絕地反擊》於大年初三上映,這是近年唯一一部體育題材的春節檔電影(《奪冠》《我心飛揚》都曾有這個機會不過臨時撤檔了)。

對於體育電影來說,無論運動項目怎麼轉變,能寫的無非是這樣幾個方面:技術/器材,個人拼搏/意志/心理,團隊合作/團結等。

之前的題材要不在一個維度上發力,要不綜合幾個維度。從這個角度來說,最近的一個《我心飛揚》是比較傳統的體育題材,而《奪冠》試圖在集體領導、個人成就等“價值觀”上做出突破,不過本身這在世界範圍內也並非新鮮事物,所以大家的反響也並不一致。

到了《中國乒乓之絕地反擊》,雖然在內容和表現手法上都沒有更新的地方,但從一部單純的熱血爽片的角度來說,它確實是合格的。

乒乓球在中國體育史上的地位,想必大家都並不陌生。從容國團獲得新中國的第一個體育世界冠軍開始,乒乓球就在國人心目中獲得了特殊的地位,並被稱為“國球”。

不過,很多年輕觀眾可能並不太熟悉上世紀八十至九十年代中國乒乓,尤其是男乒的那段非常特殊又坎坷的歷史。

七八十年代,中國傳統的直拍近台快攻打法不斷受到挑戰,隨著弧圈球技術的普及和提升,以及器材的更新,以歐洲為代表的兩面弧圈打法逐漸成為乒壇主流,歐洲人身高臂長,勢大力沉,打弧圈有天然的優勢,對中國形成了極大的挑戰。

並且,用膠水等方式對傳統的套膠進行“灌膠”,以增加膠皮的摩擦力和彈性的方法被越來越多的運動員所掌握和運用,而中國在膠皮、膠水研發上的劣勢也逐漸暴露,使得國乒的壓力進一步加大。

片頭那一系列中國乒乓運動員在國際賽場上到處碰壁、屢受挫折的場面,是當時的真實寫照。正是在這種情況下,原本在意大利執教的戴敏佳(原型蔡振華)收到了國家隊的“徵召”。

延伸閱讀  被全網狂罵1年後,靠一首新歌就洗白了?

片頭戴在意大利街頭被打劫、在警局遭受不公正待遇的橋段,是國產體育影片近年來不太出現的nationlism元素。隨著中國國力的不斷增強,在世界上的影響力增加,重大賽事的體育成績,已經不太被賦予更多的國家民族意義,即便一時成績不佳,國人也沒有那麼“執念”了。

但八十九十年代可不是如此,任何一項有中國運動員參與的大賽,都牽動著國人的心。無論是排球、圍棋、游泳、羽毛球、乒乓球等等,這些賽事的成績都牽動著整個國家的心。

而被稱為“國球”的國乒丟掉了最重要的男團冠軍,當然是一個“恥辱”的結果。因此戴敏佳為代表的中國男乒希望“一雪前恥”,也就成了本片的核心看點。

片中人物基本按照歷史一比一還原,其中白民和對應馬文革,黃昭對應王濤,董帥對應孔令輝,侯卓翔對應劉國樑,龔楓對應丁松。

關於片中的幾場大賽,也基本按照史實,真實歷史上的比賽本身是驚心動魄的,而電影中如何拍出那樣的緊張感和質感,就是編導的主要任務了。

事實上,個人認為乒乓球是一個不太容易在銀幕上表現的運動,因為其活動發生在方寸之間的乒乓台上,同時回合速度極快,旋轉多變,又暗藏著多種“陰謀詭計”式的技戰術博弈,不是內行很難get到。

而片中的這些呈現,由於很多演員並非專業出身,在動作上更多是追求了“好看”,但在專業角度看來,有些動作過於漂亮,反而顯得誇張,損傷了真實感。不過,對運動題材也不宜要求過高。

其實作為體育題材,現在最關鍵的已經從具體的技戰術升級到了“思想”。無論從《奪冠》對集體利益和個人的思考,還是《我心飛揚》的親情線,體育題材的創新並不容易,操作不好,“掉鍊子”倒是非常可能。

《中國乒乓》的方法是,尊重史實,另一方面,突出表現了“謀略”。比如戴敏佳一方面派運動員去歐洲俱樂部打球(到後來發展成“養狼計劃”),另一方面通過“雪藏”龔楓以在天津世乒賽上形成“奇兵”的效果等。

延伸閱讀  《獨行月球》的勁敵來了,王俊凱主演的這部電影,必定成暑期爆款

體育比賽有的時候像領兵打仗一樣,需要根據形勢的複雜做出相應的應變。中國乒乓球歷史上這種例子數不勝數。遠的如容國團、徐寅生時代對付匈牙利、日本等世界強隊的例子, 徐寅生還專門給中國乒乓女隊做過“關於如何打乒乓球”的演講,被毛主席稱為“充滿了辯證唯物論”的經典之作,至今仍為佳話。

可以說,從戴敏佳(蔡振華)之後的中國乒乓球隊,充分發揮了愛思考、愛總結、注重實踐、敢於創新的精神,才形成了至今為止幾十年的輝煌的乒乓王朝。

事實上,從中國乒乓的例子可以看出,想要真正讓一項運動成為優勢項目、長盛不衰,最重要的是要把握這項運動的規律。正如片中的瓦爾德內爾所說,如果乒乓球運動滿分是100分,我只掌握了5分,而有人不斷推進這項運動,試圖達到從來沒有過的分數。

而中國乒乓球隊就是研究透了這項運動的規律,甚至逼得國際乒聯不斷出台“針對”中國人的限制。而在圍棋上,AlphaGo的出現也使棋手們不斷受到“圍棋上帝”的檢閱,以提升水平。

對於電影來說,我們對其規律的研究也到了一個節點。去年我說“電影已死”,今年的春節檔影片則不約而同體現出了試圖“突破”規律,進行革新的意識。電影的視聽功能可以給觀眾提供極大的娛樂價值,我們需要開拓新的電影,也需要《中國乒乓》這樣“安全”的電影,這樣電影行業才能健康有序地發展。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