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北京互聯網法院:AI面孔變更等新形式的侵權出現



9月17日,北京互聯網法院就網絡環境下肖像權侵權案件的審判舉行新聞發布會,並發布了網絡環境下肖像權侵權案件的研究報告。 報告顯示,北京互聯網法院受理的人格權爭議最多。繼續出現新的侵權方法,例如P圖片和AI更改他人的偽造人像。 約有50.8%的侵權行為以柔和而廣泛的形式出現,並且侵權方法更加隱蔽。

在案件審理過程中,北京互聯網法院還制定了一定的判決規則,解釋了侵犯肖像權的定義和處罰,並公佈了相關典型案件。

北京互聯網法院:AI面孔變更等新形式的侵權出現 1

報告顯示,從2018年9月9日至2020年8月31日,北京市互聯網法院共受理互聯網侵犯人格權糾紛6,284件,其中侵犯肖像權糾紛4109件,佔約65.4%是居留權。 首先接受爭議。 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受理的各種侵權糾紛中,侵犯肖像權的案件數量僅次於互聯網版權侵權糾紛。

在線侵權的新方法也在不斷湧現。 隨著圖像處理技術和人工智能技術的不斷發展,肖像權的侵犯已呈現出與新技術,新場景相結合的趨勢。 例如,在某些情況下,諸如P圖片和AI換臉等偽造肖像和偽造他人肖像的技術方法。

北京英科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高同武律師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採訪時說,我國目前在肖像權保護方面存在一定的局限性,主要表現在立法上的許多缺陷和空白。 當前的《民法通則》規定:“公民有肖像權,未經允許,不得使用公民肖像牟利”。 將於2021年實施的“民法典”刪除了“營利性”構成要素。 但是,肖像權的保護仍然不清楚。 建議以現行法律為補充,以不賺錢為目的歪曲,侮辱或侮辱人像,應視為侵犯人像權。 澄清肖像的範圍,包括外觀,身體外觀以及自然人的肖像產品和作品; 並闡明肖像權非法的原因,包括當事方的同意,無法識別的肖像,公共利益需求和合理使用。

值得注意的是,以更隱蔽的方式發生了大量侵權行為。 其中,廣告廣告和在線商店中的名人產品銷售尤為突出。 約有50.8%的侵權行為是軟廣告形式,其中在微信公眾號中的軟廣告所佔比例最大。

在這方面,北京互聯網法院指出,未經許可在廣告中使用他人肖像構成侵權。 在廣告中嵌入名人肖像還不足以引起公眾對名人代言的誤解,但是名人肖像產生的排水效應可以顯著增加商業收入,同時也對名人肖像許可市場產生影響。

北京互聯網法院發布的一個典型案例顯示,2018年12月21日,一家公司在微信公眾號上發布了一條推文,標題為“劉XX使用的秘密美白配方,效果驚人!”圖為原告劉某某的照片,文字介紹了中藥美白的科普內容,推文底部還附有“純中草藥面膜”,“倒計時3天20%折”等促銷內容”。 原告劉某某認為該公司侵犯了其肖像權,並向法院起訴該公司,要求被告道歉並賠償損失。

北京互聯網法院裁定,被告未經原告許可,在其微信公眾號上使用了原告的個人肖像照片,並在文章中展示了被告營業場所的內景和麵膜產品的廣告。 被告利用他人肖像進行商業宣傳以牟利為目的,其行為侵犯了原告的肖像權,應當承擔道歉和賠償損失的侵權責任。

北京互聯網法院指出,肖像權持有人的受歡迎程度是計算補償金時的重要考慮因素。 例如,在一個案例中,被告是一家培訓公司,在其官方網站上使用了前僱員高某某的肖像進行商業宣傳。 在這種情況下,高某某是沒有社會聲譽的普通權利人。 法院庭審後,被告根據案件的具體情況,賠償原告高某某經濟損失2,000元。 在另一起案件中,被告是一家衛浴公司,未經允許就在其官方網站上展示了影視演員周某某的肖像。 鑑於周某某具有較高的社會聲譽,並結合案件的具體情況,法院最終判決被告賠償原告周某二十萬元的經濟損失三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