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歐洲RIPE NCC宣布已散盡全球最後一批IPv4地址



經歷了多年的宣傳,全球 IPv4 地址耗盡的這一天,最終還是到來了。其實早在上世紀 80 年代,研究人員就已經預見到了這樣的未來,且在 2012 年迎來了頂級 IPv4 地址的耗盡。那時候,所有 IPv4 地址已經分配給了五個區域的互聯網註冊機構。而今天,區域性的 IPv4 地址庫存也已經耗盡了。

ripe-736x900.jpg

(題圖 via MSPU)

今天,所有 43 億個 IPv4 地址都已耗盡,意味著沒有更多的 IPv4 地址可以分配給互聯網服務提供商(ISP)和其它大型網絡基礎設施提供商。

2011 年 4 月 15 日,APNIC(亞太地區)耗盡了 IPv4 地址池;

2012 年 9 月 14 日,RIPE NCC(歐洲 / 中東 / 中亞)分配完了最後一批 IPv4 區塊;

2014 年 6 月 10 日,LACNIC(拉美 / 加勒比海地區)耗盡 IPv4 地址;

2015 年 9 月 24 日,RIPE NCC(北美 / 歐洲)終於散完了最後一批 IPv4 地址。

2019 年 11 月 25 日(UTC + 1)下午,Nikolas Pediaditis 在一封電子郵件中稱:

親愛的同事們:

今天下午 15:35,我們從可用地址池中完成了最後的 IPv4 地址分配。對網絡運營商來說,這樣的一天並不讓人感到驚訝,RIPE 社區早就預見並作出了相應的規劃。

實際上,正式由於社區對這些資源的負責人管理,我們才能在 2012 年的最後一批 /8 地址分配完之後,繼續服務區域內成千上萬個新網絡提供 / 22 分配。

從理論上來講,IPv4 地址的耗盡,意味著無法將任何新的 IPv4 設備添加到互聯網上。但實際上,我們還有一些方法,能夠緩衝 IPv4 地址耗盡所造成的影響。

首先,ISP 那裡可以重用或回收未使用的 IPv4 地址。其次,我們可以通過網絡地址轉換(NAT)技術,於 ISP 路由器後面悄悄使用相同的公網 IP 。

當然,最終我們還是投向 IPv6 的懷抱。為了平穩過渡,全行業都已經未雨綢繆地制定了應對策略,以便在整個互聯網上實現 3.×10^38 個地址空間的直接點對點連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