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公主變身談何容易


原標題:傳統公主變身談何容易

傳統公主變身談何容易 1

傳統公主變身談何容易 2

董銘

《無敵破壞王2:大鬧互聯網》在北美一上映就叫好叫座,可在中國,雖然豆瓣上打出8.3的高分,票房卻只徘徊在兩億元左右,遠不如同為迪士尼出品,同一導演團隊創作的《瘋狂動物城》。背後的原因,或許是因為影片在情感層面過於傳統,網絡展示流於堆砌和模仿,且缺少一個真正有分量的反派。

表面上,“改邪歸正”的拉爾夫和雲妮洛普一同闖蕩互聯網,在眼花繚亂的虛擬世界裡橫衝直撞;情感上,卻是一顆糾結於傳統,回歸故土的脆弱之心。假如剖開炫目的科技外殼,這不就是“一對農村小兩口跑到繁華大都市裡,男孩想著買好鋤頭回家種地,女孩卻已被花花世界迷了心”的老套故事嗎。

六年前的《無敵破壞王》能大獲成功,為沈悶的迪士尼王國打開局面,最大的功臣莫過於皮克斯的創意總監,剛剛兼任迪士尼動畫部門負責人的約翰·拉塞特。拉塞特為保守的迪士尼注入了清新的血液,那種顛覆傳統形式、打破角色定式的勇氣,兼顧了流暢敘事和飽滿情感,以至於有玩笑說他直接把皮克斯的劇本送給了迪士尼,換回了那部低迷的《勇敢傳說》。的確,自《無敵破壞王》之後,迪士尼越來越像皮克斯了,到了《瘋狂動物城》時已算融會貫通,如今“同化”成完全體的迪士尼動畫,皮克斯的創意提點和人才輸入不再必需。

時至今日,拉塞特陷入“作風”問題,被毫不留情地掃地出門了,就連一同“嫁”過來的“勇敢公主”梅麗達,也在一眾血統純正的迪士尼公主中顯得孤立, “她是隔壁家來的,我們也聽不懂她說啥。”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某公主嘴裡的這句調侃,細細想來頗有些“人走茶涼”。背後的現實是,迪士尼擁有了絕對的自信,旗下海量的IP和版權,包括最熱門的漫威和星戰,反倒是皮克斯的血統顯得不再那麼重要了,即便玩具們不來客串,場面上也照樣喧鬧。

這些年,好萊塢越來越流行在影片中植入各類IP,財大氣粗、門庭廣闊的迪士尼更是任性,什麼暴風兵、C-3PO和樹人格魯特都隨叫隨到,日本人的索尼克和春麗也各種亂入。然而,這種堆砌IP的潮流對於電影的戲劇性構建並無益處,最多是挑起了資深粉絲的情懷和認同感,讓好事者去寫幾篇“XX影片中100個彩蛋”之類的網文,用得濫了,創作者還容易陷入偷懶和投機,把敘事拋在一邊。

今年恰巧還有部雲集IP的科幻大作,斯皮爾伯格的《頭號玩家》,在同類創意上搶了先機,且在迷影性和功能性上做得更豐富,與虛擬世界契合度更高。相比之下,《無敵破壞王2》裡雖然也有涉及很多電影、遊戲角色,但在情懷上還是偏低齡的,目標人群好似那些跑到遊戲廳的小姑娘,而非《頭號玩家》裡深挖彩蛋的資深宅男。

華納和斯皮爾伯格的故事雖然源自上世紀80年代的懷舊老遊戲和老電影,卻充分挖掘了遊戲的互動性,是真正面向未來的開放式虛擬體驗;而迪士尼和導演菲爾·約翰遜看似在建造虛構的互聯世界,實際上只是把現實世界的體驗照搬過來,最大的區別僅在於——做錯了可以“重啟”再來。

當然,從技術角度上看,建造一個眼花繚亂、互為映射的平行世界,是迪士尼和皮克斯的強項。這種把抽象事物“具象化”,把人類世界“卡通化”,的確需要些想像力,表現出來的效果直觀、易懂、老少咸宜。從早期《玩具總動員》的微觀世界到《瘋狂動物城》裡的種族鬥爭,人類的行為法則被附著在玩具和動物身上,到了《頭腦特工隊》更是把意識情感也擬人化,變成了有自主行為的“角色”。

這一招《無敵破壞王2》用得更頻繁,像搜索、彈窗、競拍、點贊甚至病毒等等,都變成了具體的形象,如同一本給兒童和老人使用的“互聯網入門手冊”,即便是從未上網的“小白”,也很容易像拉爾夫一樣,從現實世界過渡到網絡世界。乍看很新奇,可回頭想想,這也談不上多高明,畢竟當初互聯網先驅創造這些概念,向銀行融資,向用戶兜售時,就是用此類易於理解的傳統線下模式來比擬的, 《無敵破壞王2》不過是用更卡通的方式複述了一遍,至於暗網=黑市,蠕蟲病毒就是一隻大蠕蟲,就更是淺白了。如果說各家網站大樓還有點趣味的話,那麼導演對拉爾夫在視頻網站的集贊處理就顯得生硬、粗陋——憑什麼一個古早遊戲角色會被追捧?他那些跟風操作也沒啥新意呀?為了解決戲劇性問題,導演此時也顧不上邏輯順暢了。

同樣是競速遊戲,《頭號玩家》裡有對既定規則的顛覆性嘗試,VR前端的特點更是對玩家身份和心境的重塑;而《無敵破壞王2》裡的飆車固然也精彩,卻不過是個引子,一個觸發拉爾夫和雲妮感情破裂的誘因,換成其他遊戲也能奏效。畢竟絕大多數的古老愛好在廣闊的互聯網面前都容易喪失吸引力,沒見過世面的小女生看到人家紙醉金迷的生活哪有不羨慕的,上世紀50年代是被多金帥氣的男老闆勾引,如今則是被酷炫飆車的女上司迷倒,什麼老土男友,破落家鄉,都不要了……所謂時代的進步,在米老鼠家也不過如此呀。

迪士尼為了堅守“合家歡”的門楣,愣是把拉爾夫和雲妮之間的關係定義為“友情”。其實二者之間那種患得患失,黏人、擔憂、懷疑和吃醋的心態分明是愛。被拋棄的拉爾夫,只能獨自在老家喝汽水,“我會回來看你的”,這是“備胎”最常聽到的安慰吧?絕對值得同情。

按照這個思路,影片原本還有點現實主義的苗頭,可偏偏狡猾的迪士尼把拉爾夫分裂成了大反派,用噁心的“密集恐懼症”來沖淡觀眾的同情,彷彿真是他有錯在先,因為嫉妒而扭曲、膨脹,差點兒毀滅整個互聯網,成為文明世界的“大金剛”,而真正自私、虛榮的雲妮卻被悄悄“洗白”,依然可愛。

同樣被“洗白”的,還有迪士尼當家的“公主天團”。在當下女權主義盛行的好萊塢,迪士尼的歷史遺留問題亟待解決,那麼多依靠男人拯救的老公主,必須來一次徹底的大翻盤。這些生活在虛擬迪士尼樂園裡的公主們,平日里養尊處優,十指不沾陽春水,換件T卹就革命,突然就成了女版“復仇者聯盟”,一出門就拯救個大男人,然後呢?仍然回到滿是天鵝絨的房間裡,等著叫號演秀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

發佈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