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破壞王2》上映15天未過3億,迪士尼IP在中國“失靈”了嗎?


原標題:《無敵破壞王2》上映15天未過3億,迪士尼IP在中國“失靈”了嗎?

12月7日,《海王》《狗十三》等新片進場,《無敵破壞王2》彷彿午夜鐘響後失去魔法的灰姑娘,排片下滑至2%,綜合票房佔比不足1%,上映15天,累計票房2.5億。國內電影市場沒有給這部動畫電影編織美夢的機會,甚至一舉讓公眾看見了迪士尼動畫王國在國內的尷尬處境。

11月23日《無敵破壞王2》(以下簡稱《破壞王2》)上映首日,排片佔比達到21.4%,雖然是當日最高排片,但綜合票房僅達2861萬,被風頭正勁的《無名之輩》《毒液》穩穩壓制。

《無敵破壞王2》上映15天未過3億,迪士尼IP在中國“失靈”了嗎? 1

這種局面一開始並沒有引起公眾太多的擔憂,從電影本身而言,一方面,此前迪士尼兩部票房大爆的動畫電影《瘋狂動物城》《尋夢環遊戲》開局成績均平平淡淡,動畫電影的票房曲線似乎總要經歷一個蟄伏期,電影口碑發酵之後形成的票房增量才是關鍵

《無敵破壞王2》上映15天未過3億,迪士尼IP在中國“失靈”了嗎? 2

另一方面,《破壞王2》北美市場感恩節上映,開畫5天累計票房達到8400萬美元,同期成績僅次於《冰雪奇緣》(開畫5天9350萬美元),制霸感恩節檔,海外成績飄紅,讓《破壞王2》的國內爆發看起來只是時間問題。

從國內電影市場而言,《無名之輩》雖然以黑馬姿態驚艷全場,但文藝片的票房增量有限,《毒液》雖然憑一己之力拉升11月大盤,但畢竟已經上映多時,國內票房市場的大旗已經到了交接的時刻。

但現實出乎公眾的意料,《破壞王2》首日之後票房雖然攀升,一度超過《毒液》,但始終被《無名之輩》強壓一頭,在公眾以為它要蓄力前追、發揮真正的實力之時,它其實已經到達頂峰。首周末之後《破壞王2》票房曲線迅速下滑,雖然休假日迎來小幅度上升,但票房走勢已經展現出疲態。

直到這時,眾人才發覺,迪士尼用無數華麗彩蛋、公主們集體出鏡、美妙的互聯網世界等組成的一份驚喜,在北美市場映襯著感恩節的氣氛熱鬧非凡,在國內冷淡低迷的電影市場則變成了一聲尷尬的啞炮。而更要命的是,公眾從《破壞王2》的遇冷中清醒了過來,開始對迪士尼的動畫神殿產生動搖。

“破壞王”掣肘,

票房市場沒有下一個“動物城”

目前《破壞王2》已經進入了國內電影市場的邊緣地帶,《海王》的出現則進一步加快了它的邊緣化。新片入場首日,《海王》吸引了全部火力,單日票房達到1.36億(包括零點場820萬票房),如同此前《毒液》一般,一舉抬升了12月的電影大盤。而《破壞王2》的票房空間則進一步壓縮,單日票房剛破百萬。此前公眾還曾猜測《破壞王2》會不會成為下一個“動物城”,現在市場給出了答案。

《無敵破壞王2》上映15天未過3億,迪士尼IP在中國“失靈”了嗎? 3

這個境遇與海外市場大不相同,數據顯示,《破壞王2》在北美市場領跑感恩檔之後,次週末依舊蟬聯冠軍,成為北美市場2018年第四部票房破億的動畫電影,媒體估計其北美票房最終落點或達到2.2億。目前《破壞王2》全球票房突破2億美元,在聖誕檔來臨前的市場調整期內它還有一定的時間。

國內外的票房反差讓公眾開始思考《破壞王2》在國內票房市場滑鐵盧的原因。這部電影豆瓣評分達到8.3分,雖然不及迪士尼前作《瘋狂動物城》和《尋夢環遊記》,但是既有情懷IP加持,還有迪士尼亮家底的彩蛋助陣,為何沒能成功將口碑轉化為票房?原因或許並不復雜。

國內票房超過10億的動畫電影只有四部,迪士尼佔據了前兩席《瘋狂動物城》(票房15.27億)、《尋夢環遊記》(票房12.12億),後兩部是《神偷奶爸3》與《功夫熊貓3》。

《無敵破壞王2》上映15天未過3億,迪士尼IP在中國“失靈”了嗎? 4

如果參考前二者的成功之道,不難發現在國內獲得的海外動畫電影,除了要有夢幻的動畫外殼,還要有一部分成人的內核。《瘋狂動物城》將種族歧視、性別歧視等社會問題以動物形象萌態化,低幼人群能看見動物擬人化之後的童話色彩,成年人能看見動物世界裡的社會法則。

《尋夢環遊記》則可以看作一個“月亮與六便士”的故事,它既能用童話世界的浪漫將​​“死者在棺,生者狂歡”的生死觀念溫柔呈現,也能以最直接的方式表達出夢想與親情、個人與家族之間的矛盾碰撞。

而後二者則是將角色屬性發揮至最大,讓 IP產生連續性。《神偷奶爸》系列除了故事上的成功,更重要的是將小黃人變成了全球萌寵文化的符號之一,電影內容與線下周邊相互反饋,男女老少喜聞樂見;《功夫熊貓》系列則將“熊貓”與“功夫”兩個典型的中國文化符號放在一起,“功夫熊貓”幾乎是海外動畫電影中最討國內受眾喜歡的形象之一。兩個系列都能以角色完成IP圈層的擴容。

《無敵破壞王2》上映15天未過3億,迪士尼IP在中國“失靈”了嗎? 5

一部在國內票房市場合格的動畫電影,要撬動的不僅僅動畫圈層,而是要最大程度的讓所有人都具備參與感。要么是真正的“合家歡”,觀看人群年齡覆蓋面達到最廣,所有人都能找到自己的課題,要么內容角色擁有廣大的認知度,IP效應得到持續。

《破壞王2》或許沒能執行好這兩個方法論。它顯然也做出了嘗試,各類彩蛋與互聯網設定都在盡量吸引各個圈層的受眾,但第二部回歸距離第一部已經時隔6年,很多人看見破壞王與雲妮洛普都未必能叫出全名。

同時在《破壞王1》的基礎上開拓出新的故事線並不容易,第一部已經擁有了一個極為美好的結局,看似惡劣的好人擁有了朋友,與自己和世界都完成了和解,而《破壞王2》在五彩斑斕的外殼下講述了一個“你的朋友並不屬於你”的故事,彩蛋加料沒能彌補劇情上的遺憾。

迪士尼光環外的陰影:

動畫電影的困境

從國內電影市場出發,《破壞王2》的失利也有因可循。最直觀的原因或許是近段時間電影市場的冷淡,國產大片退潮,進口片救市,公眾渴求大片,對進口片的審美要求越發直接。

從《毒液》與《海王》的火爆或許可以看出,目前電影市場需要娛樂內容與特效技術相輔相成的商業大片。內容上能滿足娛樂性,特效上能造成視聽震撼,走進電影院的那一刻就能感受到值回票價。這就使得體驗大片的准入條件必須降低,內容上不能有太多的壁壘,特效與內容把握平衡。

《無敵破壞王2》上映15天未過3億,迪士尼IP在中國“失靈”了嗎? 6

在這個要求下,《破壞王2》作為動畫續集電影本身就存在一定劣勢。對於部分觀眾而言,動畫題材始終無法進入主流市場,動畫世界裡的彩蛋盛宴不如真人商業電影裡一個段子來得實在,而續集電影則是一把雙刃劍,六年的時間產生IP情懷,也造成了內容連續性的缺失。

另一方面,國內票房市場一直對動畫電影抱有相當的“傲慢與偏見”,動畫題材能打破圈層壁壘與市場偏見,引起國內票房狂歡的作品屈指可數。在這種“偏見”面前人人平等,迪士尼、皮克斯的光環也沒有例外。

2014年《冰雪奇緣》席捲全球,2016年、2017年《瘋狂動物城》與《尋夢環遊記》在國內接連大爆,迪士尼、皮克斯的動畫工業在國內票房市場得到了證明,也給公眾造成了一個美好的印象,擁有無數經典動畫IP的動畫王國,在國內市場也一直是無往不利的,但現實往往是殘酷的。

貓眼數據顯示,2018年國內票房最高的動畫電影是春節檔上映的《熊出沒·變形記》,票房6.05億,隨後是迪士尼經典IP電影《超人總動員2》,但票房幾乎對折一半,3.54億,而該電影在全球市場上票房超過10億美元。 《破壞王2》票房遇冷後的2.5億成績已經高居第三。這種反差彷彿由於國內市場少見的慘淡,但其實是常態。

2017年《尋夢環遊記》問鼎國內動畫電影票房冠軍,皮克斯揚眉吐氣,彷彿一直在神殿之上,從未經歷世間淒苦。但實際上除了《尋夢環遊記》,皮克斯在國內票房市場一直水土不服。 2009年《飛屋環遊記》在國內上映,票房9530萬,而該片全票票房7.31億美元;2010年《玩具總動員3》上映,國內票房1.17億,全球票房10.6億美元;2015年《頭腦特工隊》上映,國內票房9723萬,全球票房6.35億美元;2016年《海底總動員2》上映,國內票房2.53億,全球票房10.28億美元。動畫電影在國內外票房市場經歷著“冰火兩重天”的境遇。

《無敵破壞王2》上映15天未過3億,迪士尼IP在中國“失靈”了嗎? 7

迪士尼在《瘋狂動物城》前也面臨一樣困境,2013年《冰雪奇緣》在全球掀起了“let it go”風潮,全球票房達到12.7億美元,但中國票房僅2.98億。 2015年《超能陸戰隊》讓國內觀眾愛上了機器人“大白”,角色引起公眾共鳴,國內票房相對較高,達到了5.24億。

《無敵破壞王2》上映15天未過3億,迪士尼IP在中國“失靈”了嗎? 8

但不難看出,除開現象級爆款,迪士尼、皮克斯動畫在國內的票房體量基本在兩、三億左右,擁有無數經典IP的動畫王國,在國內其實也沒能打破動畫題材的高牆。偶爾出現的爆款公眾認知到國內動畫市場是一片廣闊的藍海,但能在這片海中破浪前行的人並不多。

此前外媒報導《破壞王2》的電影成本達到1.75億美元,要收回成本以現在票房成績並不夠,之後《冰雪奇緣2》《瘋狂動物城2》等續集動畫都將被提上日程,或許經過《破壞王2》的黯淡,這些電影能夠再次在國內票房市場證明動畫王國的威嚴。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

發佈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