絢爛堅強的紅色,清冷柔弱的藍色——《利茲與青鳥》


原標題:絢爛堅強的紅色,清冷柔弱的藍色——《利茲與青鳥》

絢爛堅強的紅色,清冷柔弱的藍色——《利茲與青鳥》 1

寫在最前面

故事的最開頭,莉茲在給動物們餵食的時候,無法均勻地把食物分給每個小動物,就好像傘木希美無法均勻地把愛分給每個朋友。而霙餵食河豚又如同莉茲餵食動物一樣,這早在影片的前半部分已經交代的事情卻在最後才叫人明白——她們互為對方的青鳥,互為對方的莉茲。

絢爛堅強的紅色,清冷柔弱的藍色——《利茲與青鳥》 2

時間

《莉茲與青鳥》有個細節,tv版裡面的時鐘是很清晰的,可以看到指針,而這裡所有出現鐘的鏡頭,都是沒有指針的,錶盤是空白的一片。借書卡也是,前面的借還日期都能看得清,希美寫的那行就難以分辨。

電影裡幾乎只有水藍色的夏季制服,劇中還出現了8月的花火大會,但是沒人能從電影中體會出一絲一毫的夏的氣息,反而有深秋清晨的感覺。儘管是個練習吹奏樂能吹得一身汗的季節,也看不到哪個角色流一滴汗;儘管是晴天,也絕不展現烈日;儘管是雨天,也絕不描繪夏雨的狂暴。

絢爛堅強的紅色,清冷柔弱的藍色——《利茲與青鳥》 3

時間的概念在電影裡非常模糊。

另外,隱藏的時間線是霙和希美已經認識快6年了。希美初一時候找霙搭話的,初中在一個班上,希美講童話劇情時候說:“後來就分開了”,霙想的是初中的希美放開手,進入高中以後兩人每天能在一起的時間很短的,基本上只有社團活動。霙在一班,希美在三班。高一的時候希美退出過北宇治吹奏樂部,高二過了好一陣子才加回去。

霙害怕希美離開,每天都當最後一天過。希美跟她說“明天見”時候她好開心,是因為最起碼明天一定是能見到。所以《莉茲與青鳥》的一個多月也好,相識的六年也好,都被模糊了,為的是把這麼一個讓人心疼的少女的心靈世界展現給我們,讓我們也覺得——就好像在昨天一樣。

絢爛堅強的紅色,清冷柔弱的藍色——《利茲與青鳥》 4

空間

電影開始,兩人步入鳥籠(校園),disjoint,電影開始。

電影中間幾乎只有校內的鏡頭。

游泳、聯誼、縣祭,校外的事提到數次,全部略過,一個鏡頭也沒有。

問題解決,兩人走出校園(鳥籠),joint,電影結束。

唯一跳出這個校園的,是希美在大吉山頂上說出——“神啊,你為什麼要教會我打開鳥籠的方法啊”,但是仍然被框在了山頂上的小涼亭裡。

絢爛堅強的紅色,清冷柔弱的藍色——《利茲與青鳥》 5

因為不打開二人的心結,二人都是被束縛著的籠中鳥

另外,“移動”這個概念在電影中也是被模糊了的。故事基本上發生在校園,主要場景有社團、教室、生物實驗室、走廊、圖書館、籃球場。所以儘管開頭霙和希美一起走了好長一段路,但是只聚焦於兩人的距離;所以儘管生物實驗室不遠,但也絕對不描寫怎麼去的,哪怕霙演奏完之後想找到希美,也是一轉頭就看見躲到生物實驗室的希美;所以儘管圖書館出現了多次,也絕不描寫霙要去圖書館,是不是約希美一起去的,而是直接出現在圖書館。

雖然說本片費勁一切功夫去描繪日常去描繪細節,但這些東西仍被絲毫不帶猶豫地捨去了,是因為要描繪少女的內心世界,是因為對於霙而言,希美就是一切,就是世界。

繪本、文庫本

絢爛堅強的紅色,清冷柔弱的藍色——《利茲與青鳥》 6

為什麼利茲一定要放飛青鳥,青鳥在她身邊明明很幸福。我個人覺得是那個與其說是童話內容,不如說是希美眼裡的關於利茲與青鳥的童話內容。

霙在教室裡看希美落下的繪本,她們去音樂室練習到的時間差不多是6點半,上課一般是8點半,應該很快就翻完了繪本了,但那本從圖書館借的文庫本其實不薄吧?

所以利茲想要放飛青鳥的理由可能很複雜,並不是繪本那麼簡單就能說明的。

很多東西希美看不到,或者對她來說稀鬆平常。

希美說,“你想看這本小說可以問我借啊。”

霙說不可以,圖書館的書是不能外借的。

希美的表情很困惑,她不明白為什麼要在意這個。

“按部就班”、“循規蹈矩”才是霙。 TV裡面有一段是優子向霙搭話,問她暑假作業做了多少。那個時間點是快要過盂蘭盆節,暑假過去一半,霙說做了一半多,優子說那有空一起做作業,霙說好。從TV開始,霙幾乎是雷打不動6點半就到社團練習的。

與其說是忘記還書,不如說是不想還書。

霙喜歡沉默、逃避,甚至第二季和朋友在討論她的時候都稱她為“小肥宅”。高一希美退部沒有告訴霙,霙因為不想去想希美到底為什麼不告訴自己這個,躲了她一年。上體育課,霙不想上場打籃球,不找藉口,直接沉默,完全不理會周邊是什麼反應。

所以不想把書還回去,所以就拖著不還,不想填升學志願,拖著不寫,甚至說如果最後進路調查沒弄明白,霙可以一直拖下去,然後傻乎乎地跟希美上個普通大學。但這種性子希美沒注意也沒理解,不然不會不明白霙的那句“圖書館的書是不能外借的”。

所以希美眼裡自己和霙的故事可能就只是繪本這麼薄薄的一本,幾句話就概括完了,但是在霙眼裡就是文庫本那樣厚厚的一本,兩個人前面一直都掂量不清自己在對方心目中到底是什麼位置。

紅、藍

絢爛堅強的紅色,清冷柔弱的藍色——《利茲與青鳥》 7

霙的眼眸是紅色,希美的眼眸是藍色。

紅是熾熱的、絢爛的、堅強的紅色,藍是清冷的、澄澈的、柔弱的藍色。

希美是努力家。

南中時候希美當過部長,只有她的那一屆南中拿的是銀獎。她吹的不差,還是長笛首席,但是比起霙而言差的太遠、太遠。

第一次幫她在圖書館解圍時候,完全就是一種“真沒辦法啊”,要我照顧的感覺。所以霙和學妹關係變好的時候,其實希美吃醋了吧。邀請她去縣祭時候問霙還有沒有想邀請的人,霙說沒有。

希美的手本來是捏著桌角的,很放心地就鬆開了。

霙有著希美所有想要有的東西,家裡很有錢。霙會彈鋼琴,因為上音大要考的。希美甚麼都沒動,因為買鋼琴、請鋼琴老師,這些都很貴。霙雖然自己做簧片,但她用的那個線也很貴,是絹絲。雙簧管也很貴,她手裡那把要四五萬。希美的那把一萬出頭,而且是舊款,已經停產了。希美覺得自己哪裡都比不上她,所以霙的不善交際,其實讓希美稍感平衡了。

希美所擅長的人際關係,在霙眼裡是閃耀的,但是在希美眼中並沒什麼,所以她是卑微的。

絢爛堅強的紅色,清冷柔弱的藍色——《利茲與青鳥》 8

霙是天才。

如果把北宇治高中吹奏樂部排個名,那就是:爆發狀態的霙>霙=麗奈=明日香=小綠>>>其他首席。劇中霙爆發的那一段太恐怖了,太漂亮了,音色太美了。

再回想一下,自始至終,這個吹奏樂部參加比賽的部員中,只有霙一個雙簧管。一個吹奏樂部居然只有一個雙簧管,那麼這個雙簧管會有多厲害、會被推到什麼地位。

希美在TV在電影裡說過多次的“我喜歡霙的雙簧管”,絕對發自真心,但也沒這麼簡單。

從臺本和訪談裡可以知道希美最期待的是霙對自己長笛的肯定。在最後,希美對霙說“我最喜歡霙的雙簧管”,是想听到霙說“我也喜歡希美的長笛”。霙不在乎這個,希美在乎。霙覺得我喜歡這個人的一切自然也喜歡她的長笛,希美覺得我要的不是這種愛屋及烏式的喜歡而是真實喜歡她的長笛、肯定她的音樂。

絢爛堅強的紅色,清冷柔弱的藍色——《利茲與青鳥》 9

希美對長笛是灌注了很多心血的,希美內心一定存有對長笛的執著。這份執著被希美投影在霙身上,演化成了霙的雙簧管,因為霙在雙簧管上有著卓越的才能,這是她最為深切的期許,說喜歡霙的雙簧管,其實也蘊含著自己喜歡著長笛。片中開頭兩人練習時希美提到自己喜歡練習,喜歡這首曲子,但是在將要說出原因時戛然而止,因為曲子給了她喜歡的長笛和霙的雙簧管一同演奏的舞台,這是希美內心最深的渴望。

其他人

吹奏樂部的正傳的兩位主角麗奈和久美子,似乎都有點“性格惡劣”,愣頭愣腦的,如果這樣的事發生在她們倆身上,那就是——“我飛走啦”“嗯,你走吧”。麗奈相對於久美子也無疑是優秀得多的,和希霙二人很像,但是她們是平行的。有人說,《利茲與青鳥》最後是由希美上位變成霙上位,由希美來追逐霙的雙簧管,我覺得,在她們走出自己的道路之後,她們也是平行的。

絢爛堅強的紅色,清冷柔弱的藍色——《利茲與青鳥》 10

全片最懵逼的是圖書管理員小姐姐吧,值班老能碰見那個沉浸在自己世界裡的悶葫蘆;全篇最有意思的是梨梨花,梨梨花很直接很溫柔地接近了霙,並且最先給了霙“一起去游泳我很開心”這種最正面的反饋;最耿直的是麗奈,但她也是最清楚霙的水平的人——她們都是解開鎧甲的人。

絢爛堅強的紅色,清冷柔弱的藍色——《利茲與青鳥》 11

梨梨花和希美問霙的事時候希美的反應很曖昧,她感覺的出來霙很依賴她,但具體是什麼程度她也沒把握斷定,直言的話好像也太自戀了。部員們很喜歡希美,誇讚希美,希美應該也喜歡聽。優子一聽霙要報音大,很支持,但一聽希美也要報音大,反應很冷淡,新山老師那邊也是,對希美打擊都很大。既自卑又自戀才是希美。

願你高飛

絢爛堅強的紅色,清冷柔弱的藍色——《利茲與青鳥》 12

如果仔細看這兩隻鳥,可以發現原本並肩在飛,突然左邊的鳥開始左轉,越飛越遠,在兩隻鳥快要分道揚鑣的時候,左鳥又回來了;然後右鳥開始向右飛,越飛越遠,但很快也回來了。之後兩鳥交錯飛行,再也沒分開過。

其實不該局限在“互為青鳥互相放飛”的思路框架之內,甚至可以“推翻”我前面所闡述的內容。實際上電影到底想表達什麼,關鍵應該是在最後那28秒的兩隻鳥的鏡頭上。霙到最後也沒說出“喜歡希美的長笛”這句話,是因為她可能根本不在意這麼具體的原因,因為希美這個人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都無所謂。所以其實從一開始就沒有“互為莉茲”,甚至可能電影最想表達的是,“一個莉茲也沒有”,大家都是可以自由飛翔的青鳥,關鍵是別把自己擺在卑微的位置,也是從這一點,電影完成了對於原童話的超越。

所謂的“束縛”,所謂兩人之間的差異,根本不如莉茲和青鳥那般巨大。只要願意好好認識自己和對方,就會發現只是因為二者面朝的方向有所區別,但大家卻實實在在地擁有著翅膀,沒有誰是誰的負擔,雙方本來就可以永遠並肩前進的。

所以在最後,紅色和藍色混合在了一起。

絢爛堅強的紅色,清冷柔弱的藍色——《利茲與青鳥》 13

Happy ice cream

絢爛堅強的紅色,清冷柔弱的藍色——《利茲與青鳥》 14

希美最後回頭說了什麼不重要,說的是“happy ice cream”也好,“謝謝”也好,“そばにいて”也好,重要的是她回頭了,和霙走在一起。

她和她會走上不同道路,但引力一直在。

我喜歡在文末說點真心話,這次也不例外。

能讀到這裡,我真的非常感謝。

這篇其實更接近於分析/解讀,因為實在是能力不夠,也因為能對這部電影說的只有感謝。

就當是我寫給山田尚子的情書吧。

作者:知乎Anier (獨家授權發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

發佈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