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弦秋

Browsing

俞曉紅:曹雪芹「佚詩」辨偽的價值與方法論(下)

俞曉紅:曹雪芹「佚詩」辨偽的價值與方法論(下)

胡應麟辨偽八法之第五、第六條,分別為「核之文以觀其體」、「核之事以觀其時」①。敦誠筆記明言曹詩文體為題跋,敦敏題詩則提供有力佐證,檢核以文學術語的內涵及其演變,可證出「佚詩」內容之偽。

俞曉紅:曹雪芹「佚詩」辨偽的價值與方法論(下)《少室山房筆叢》

現不妨以《琵琶行》題材在古代戲曲中的改編及演出情況,來推考敦誠的《琵琶行》傳奇付諸實地演出的可能性究竟有多大,令今人在覈文觀體之上,再建一核事觀時的視角。

以白居易《琵琶行》詩之本事敷衍而為戲曲並有指令碼留傳的,元有馬致遠雜劇《江州司馬青衫淚》,明有顧大典傳奇《青衫記》,清有蔣士銓雜劇《四弦秋》、趙式曾雜劇《琵琶行》。

《青衫淚》為旦本戲,一本四折一楔子,演繹白樂天與名妓裴興奴的離合悲歡,矛盾衝突在士、妓、商之間展開。

元劇從關漢卿《救風塵》始,多有演繹士妓商三角連環關係,《雲窗夢》、《百花亭》等劇亦類,以致形成「士妓相戀—商人介入—妓為商婦—士妓重合」的結構模式。

元劇宋引章之主動嫁周舍、裴興奴之肯嫁茶商,反映出元時社會結構的微妙變化與士商地位的此消彼長。借士妓之戀以調節因士子地位驟降而致的內心失衡,漸成為書會才人的集體無意識。

俞曉紅:曹雪芹「佚詩」辨偽的價值與方法論(下)明刊本《青衫淚》插圖

《青衫淚》敘白居易遭貶,非政治原因而是做詩文、尚浮華,固然緣於元朝不重文治的時代拘囿,卻在更大程度上令這一形象成為普通士子的代表;作品以士對商的勝利告終,亦是元劇士妓商三角衝突的經典結局。

因為是旦本戲,裴興奴重情輕錢,先交好樂天、後成就夫婦,品貌心志與蠻素比肩,末由皇帝出面御封夫人,令劇情有較鮮明的世俗化、喜劇化色彩。情節的這種跌宕起伏,與士妓商三角結構的行進收束融為一體,令該劇成為優秀的場上之曲。

《青衫記》以生旦為主,計30出,基本沿襲了《青衫淚》中士妓商三角關係的套路,且加入了小蠻、樊素與裴興奴之間的感情糾葛,又增設諫臣見逐、戰亂驟起等社會政治背景。

較之《青衫淚》,《青衫記》篇幅大大增加,蠻素有不妒的婦德,興奴無尋嫁的自由,樂天以諫遭貶在前,茶客因醉溺亡在後,雖無皇帝斷案的熱鬧,卻有偶然巧合的俗套,士商矛盾由此自然消解,理學題旨也得到加強。

俞曉紅:曹雪芹「佚詩」辨偽的價值與方法論(下)顧大典畫像

作者顧大典乃吳江派作家,與該派大多成員一樣,他妙解音律,熟悉排場,蓄有家樂且親教之,《青衫記》是典型的場上之曲,不僅顧氏家班演出過,明清兩代梨園子弟多有歌之。

《四弦秋》一本四出,寫長安名妓花退紅嫁九江茶商吳名世,後者重利輕情浮樑買茶去而不返,白居易遭貶後於潯陽江頭夜聞琵琶聲,共嘆天涯淪落。

該劇基本依循《琵琶行》原詩構思結撰故事,出離了風流文人狎妓的庸俗趣味。清樑廷柟《曲話》雲:「《四弦秋》因《青衫記》之陋,特創新編,順次成章,不加渲染,而情詞悽切,言足感人,幾令讀者盡如江州司馬之淚溼青衫也。」②正因不襲士商妓婚戀糾葛的俗套,故有人物關係鬆散、情節彼此疏離的缺陷。

與《青衫淚》、《青衫記》相較,《四弦秋》並非經典的場上之曲,而更趨於案頭化。

俞曉紅:曹雪芹「佚詩」辨偽的價值與方法論(下)《四弦秋》

清中期另一劇作家趙式曾作有雜劇《琵琶行》四折,其情節與前三作均異,寫樂天謫居潯陽,得江神憐惜而令與商婦相見,將潯陽官吏比作狐兔之輩,藉以抨擊世態炎涼、人情冷暖。

與《四弦秋》相仿,趙式曾《琵琶行》雜劇以抒發自我的人生感慨為創作目的,堆砌辭藻,情節平淡,缺乏戲劇性、舞臺性,亦不適合場上演出,而更適合文人之間習唱賞玩。

雜劇由元而明,已有案頭化傾向,很多雜劇作家如徐渭等喜作一折或兩折的短劇,結構體制的簡化勢必帶來戲劇衝突的弱化,故短劇多不適宜場上演出。

清初傳奇亦如雜劇,其創作的共同趨勢是偏於文字審美的文學性而略於舞臺演出的伎藝性,曲家往往以詩人的視角和思維寫作,將劇作當成抒發自我意緒的載體。這在提升劇作美學層次的同時,淡化了它「劇場性」這一本質功能。作為文學的一種體式,戲劇本該既適宜場上演出,也適宜案頭閱讀。

俞曉紅:曹雪芹「佚詩」辨偽的價值與方法論(下)《藏園九種曲》

元明清三朝,無論雜劇還是傳奇,如《西廂記》、《牡丹亭》、《長生殿》、《桃花扇》這樣的傑作,總是場上案頭兩擅其美的。然並非每種劇作皆能達到這樣的境界。倘若作者著意於戲劇的詩化、雅化,則場上劇的意識將更趨於淡薄。清初劇作家吳偉業、丁耀亢等人劇作大抵如是。

蔣士銓(1725—1785)乃是與袁枚、趙翼齊名的乾隆三大家之一,明清戲曲創作的最後一位大家,平生以其文采風流結交天下名士,然不樂以文人自見,而以循吏自期,所負的詩文盛名反而拘囿了他循吏理想的實踐,又因耿介個性而致宦途頓挫,曾兩度辭官黯然南歸,以落寞終局。其《藏園九種曲》多作於乾隆二十九年辭官南下後至三十七年(1764—1772)之間,《四弦秋》即棲居揚州鹽商江春秋聲館時所作。

江春對《青衫記》之寫樂天宿娼、蠻素不妒等情節不滿,以為遊離《琵琶行》詩意且扭曲樂天形象,命意遣詞庸劣可鄙,遂請蔣士銓別撰佳作。

俞曉紅:曹雪芹「佚詩」辨偽的價值與方法論(下)《蔣士銓戲曲集》

蔣心餘五日寫成《四弦秋》,意亦在借他人之酒杯澆心中之塊壘,雖設計「茶別」、「改官」、「秋夢」、「送客」四出,然前三出乃由琵琶女花退紅和白居易交替上場,第四齣以「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原詩入曲,兩人方始相遇,既非舊識,也無情愛,因為戲劇的衝突安排和關目設計原非創作的既定目標,琵琶女的琵琶聲在白居易心中所喚起的「同一樣天涯愁憊」、「教那普天下不得意的人兒淚同灑」的感慨,方是作者抒情的主體內容。

由此可知,該劇突出的是讀書人懷才不遇、淚溼青衫的本旨。樑廷柟《曲話》雲:「蔣心餘太史九種曲,吐屬清婉,自是詩人本色,不以矜才使氣為能。」③謂其劇作是「詩人本色」,則其劇作的詩意化、抒情化傾向,當在較大程度上蓋過了戲劇應有的故事化、情節化特質。

清初尤侗曾題曹寅雜劇《北紅拂記》雲:「案頭之書,場上之曲,二者各有所長;而南北因之異調……荔軒遊越五日,倚舟脫稿,歸授家伶演之,予從曲宴,得寓目焉。既復示餘此本,則案頭之書,場上之曲,兩臻其妙。」④

俞曉紅:曹雪芹「佚詩」辨偽的價值與方法論(下)尤侗畫像

這意思很明顯,是說曹寅劇作既適宜場上演出,又適合案頭閱讀,場上案頭兩擅其美;而不是說尤侗僅憑觀看演出是聽不懂唱詞的,哪怕他也是內行卻仍然要通過讀指令碼來幫助理解⑤。尤侗的稱揚固然難免拔高曹寅劇作藝術成就之嫌,但他並不是稱揚曹寅既會填曲詞又會寫曲譜,卻是顯而易見的事實。

敦誠以白居易《琵琶行》詩意為題材創作劇本,今人未睹其文字樣貌,情節如何設計本不得而知。不過,敦誠聲稱只寫了「一折」,無論敦誠所作《琵琶行》是「傳奇」還是雜劇⑥,總之他只寫了個「一折」的短劇——以前述四種同題材劇作為參照可知,倘若要以一折的結構和篇幅,來營構一個故事曲折、情節集中、衝突明顯的場上劇作,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換言之,以一折之短劇,無論是演繹士妓商婚戀糾葛,還是單純講述天涯淪落者的命運,要將琵琶女和江州司馬之間的故事演繹為扣人心絃的戲劇化情節關目的可能性,是不存在的。

所以敦誠之作,當更青睞於意境的營造,藉助特定的情境抒發「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的人生感慨。

俞曉紅:曹雪芹「佚詩」辨偽的價值與方法論(下)敦敏《題敬亭琵琶行填詞二首》

果如此,則敦誠的《琵琶行》傳奇,其性質更接近於僅提供給好友書面閱讀的「案頭劇」,其文學欣賞的目的會比較明顯,而舞臺演出的功能必定大大弱化。

梁啓超辨偽法第十條雲:「各時代之文體,蓋有天然界畫,多讀書者自能知之。」⑦古代戲曲體制有諸多流變,清時案頭化趨勢較為明顯,敦誠之作雖不至歸於「天然界畫」之列,亦有相關案底可助比勘。「佚詩」所寫紅粉淥尊同感、琵琶鼓板齊鳴的熱鬧場景,不過是忽略了敦誠劇作體制關目特徵之後一廂情願的想象罷了。

既然敦誠劇作是案頭之書而非場上之曲,則有無戲班演出似成無謂之爭。敦誠的祖父輩確曾養過家班,但這支日漸破落的宗室後裔,到了敦誠一代,家班早已不復存在;且祖母瓜爾佳氏在其祖父定庵公逝後「終身不聞樂」⑧,敦誠不至於瞞天過海,不顧忌祖母喜好,暗招戲班回家演戲宴客。相關史事甚明,此不贅言。

俞曉紅:曹雪芹「佚詩」辨偽的價值與方法論(下)周汝昌

曹雪芹「佚詩」公案始發迄今已40載,對「佚詩」辨偽的方法及其價值的認識是否到位,從相關著述看並不明朗。

清章學誠所謂辨章學術、考鏡源流,意謂辨識學術使之彰顯、考察源流使之明晰,其適用性早已超出目錄學範疇,對舉凡文史類的學術研究均有去偽存真的指歸性意義。將傳統辨偽學的諸種方法貫徹於曹雪芹「佚詩」的辨偽工作,正是本著這樣一種去偽存真的原則,溯源考流、取法求真,力求復原文學史實的本真樣貌。

儘管曹雪芹殘詩蘊涵的歷史資訊不過是文學史上一個特殊的「點」,要求證其發生的真實情狀較難,但以前賢諸法作多方觀照,這一特殊之「點」可以放大並呈現其多稜狀貌。

問題的關鍵在於今人能否擁有明晰的學理意識,自覺執行辨偽成法來考察辨析那些令人困惑的文獻、文物乃至浮華的現象,從而獲得超越事件本身價值的理性認知。

俞曉紅:曹雪芹「佚詩」辨偽的價值與方法論(下)《四鬆堂集》有關曹雪芹佚詩的記載

即如「佚詩」公案,在其逶迤行進的過程中,辨偽者多從直觀感覺出發,或激烈駁難、或冷麪嘲諷,或斜刺出馬、或單向挺搠,較少從辨偽學高度對公案作理論思考,致有偏頗孱弱之弊。縱觀辨偽學史,從朱熹、胡應麟到梁啓超、胡適,對文獻文物的態度,無不強調來歷與內容並重、內證和旁證兼舉。

在舉文獻內證以辨偽的層面上,胡適辨偽法簡明適用,時間亦較為晚近,惜「佚詩」涉案諸君,彼時多以胡適為非,棄而不用。而今學理既明,紅學史遺留的諸多懸案宜重新審視,如系偽作當適時清理。

俞曉紅:曹雪芹「佚詩」辨偽的價值與方法論(下)周汝昌

回思「佚詩」一案,作偽者潛水不語、以巧觀拙,以陷吳始而以笑吳終,至多不過以「孟浪」飾非。在懸案迭起的當下,紅學史料的辨偽工程尤有展開的必要。

(上下滑動檢視註釋)

註釋:

① 明胡應麟:《少室山房筆叢》丁部《四部正偽》下,明萬曆刻本。

② 清樑廷柟:《曲話》卷三,上海有正書局1916年版,第14頁。

③ 清樑廷柟:《曲話》卷三,上海有正書局1916年版,第13頁。

④ 清尤侗:《艮齋倦稿詩集 文集》,清康熙三十年刻本。

⑤ 原文為:「尤侗和曹寅都是劇作家,曹寅請尤侗喝酒聽戲時還得同時請他讀指令碼,否則連內行也聽不懂,不能‘兩臻其妙’。」參見吳世昌:《論曹雪芹佚詩——闢辨「偽」謬論》,香港《七十年代》1979年9月號。

⑥ 作為戲曲情節單元的名稱,「折」用於雜劇,「出(齣)」用於傳奇。清時傳奇亦用「折」表示結構單元。

⑦ 梁啓超:《中國歷史研究法》,重慶中華書局1944年版,第87頁。

⑧ 清敦誠:《先祖妣瓜爾佳氏太夫人行述》,敦誠:《四鬆堂集》影印本,文學古籍刊行社1955年版,第233頁。

俞曉紅:曹雪芹「佚詩」辨偽的價值與方法論(下)

俞曉紅:曹雪芹「佚詩」辨偽的價值與方法論(上)

俞曉紅:曹雪芹「佚詩」辨偽的價值與方法論(中)

俞曉紅:「補」「續」釋義(《紅樓夢》後40回非高鶚續寫說之一)

俞曉紅:「續」「補」析名(《紅樓夢》後40回非高鶚續寫說之二)

俞曉紅:程甲本序言發微(《紅樓夢》後40回非高鶚續寫說之三)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發,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