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一下最新消息
我們一直都在這

我的幼兒記憶


timthumb (2).jpg

我最原始最模糊的記憶是關於一碗麵,我記得我坐在台階上,在吃一碗麵,只是一個場景,記不清前因後果,然後,媽媽補充了整個故事。那是鄰居家在吃湯麵,然後在逗我,給我盛了一碗,一個海碗啊,然後我就吃了,一滴不剩的把湯都喝了。媽媽說,我剛出生就喝了半壺奶,別的小孩只能喝三分之一,我這種充滿了飢餓的感覺,估計就是從娘胎裡帶來的。

在我的記憶裡,有一個綠色的鐵門,有石階,有一個滿地打滾的小孩。後來從大人們的只言片語中,完成了我關於這個記憶的故事。一群後生在聊天,看到了剛出門的我,然後一個人在喊叫爸爸,然後我不叫,另一個人說給你一塊錢你就叫一下,然後我真叫了,所有人都哄笑,於是人們惡作劇似的說在打個滾,就給你錢,然後我真打滾了,人們不甘心,繼續吼叫著,於是我一直不停的打滾,然後被媽媽知道了,氣急的媽媽,一把把我拎起,一頓暴打。以後每每聽別人講起這個故事,我總是怨媽媽干涉我的成長,及至現在,才明白媽媽當時的憤怒。我想當時的我還是有猶疑的吧,那種做錯事的感覺曾經縈繞了我很久很久,而那種不達目標絕不放棄的性格我不知道是誰給了我的。

我不知道我長大後的記憶為何總是一個一個不連續的場景,在後來大人們的敘述中才證明我所有的場景都是存在過的。我腦袋裡曾經無意識中想起好多次這樣的場景,一個小女孩,捂著嘴和鼻子,從一個有電視的房間走出。後來,媽媽給我講了一個故事,於是整個故事有了合理的解釋。那年,妹妹剛出生,我跑到屋子裡,不知要做什麼,然後媽媽跟我講,寶貝,你先出去,媽媽要休息一會。然後媽媽就跟我講,自從妹妹出生以後,我就不願在媽媽屋子裡待了,然後一個勁的說好臭好臭,說我從小就比較自私。長大後,學了一點心理學,我才知道當時的我不是自私,而是對有了妹妹深深的恐懼,想著爸爸媽媽可能不會愛自己了,所以我在自我保護,有些不甘心,但還是懂事的離開了。

後來又有了弟弟,然後媽媽跟我講了這段時間我的一個故事。我上完廁所不喜歡提褲子,媽媽在怎麼罵,我都不提,後來媽媽終於忍不住了,拿一個紅火柱,嚇唬我說,再不提我就燙你,從小倔強的我仍然不提,然後一不小心,紅火柱真就燙上了,我這時才提起褲子。媽媽每次講起這段,總會說當年她好後悔這樣做啊,但真不是真心的,媽媽一遍遍喃喃的跟我解釋著,就像請求我的原諒,但親愛的媽媽,我真的不記得了,媽媽是多疼我啊,可是我在漫長的歲月裡,卻不曾理解媽媽的愛。

快樂的記憶也有吧,我記得爺爺給家裡的孩子買了一輛小自行車,我記得顏色是好看的墨綠色,很結實的鐵皮做的,每天我和弟弟、妹妹輪流騎著它,圍著屋子轉圈,那個開心的場景一直在記憶裡沒有散去。

鄰居家有一把好看的椅子,我很喜歡,然後就去坐,鄰居家的小妹妹要坐,然後我就不讓,於是小妹妹就大哭,然後我一直不下來,小妹妹哭的昏天暗地,然後我自巋然不動。直到我爸把我拉回了家,以後再也沒有如此任性過了。

在大些,然後去了幼兒園,4歲的時候,爸媽就把我送去了,但是我好像很不習慣幼兒園的生活,每天都在哭,歇斯及里的哭,媽媽終究是放心不下我,於是跟著我一起讀,每天坐在最後一排,陪著我讀,竟然陪了我一個月,最後老師終於忍不住了,把我勸回了家。對於這段經歷,我一丁點記憶都沒有,當年的媽媽太寵我了。

對幼兒園的記憶應該是開始於5歲時,我記得第一天入園的時候,小朋友們哭的昏天暗地的,我乖乖的走進校園,望瞭望門外,然後找不到父母,於是安靜的去了教室。幼兒園放學後,回到家,我驕傲的對爸媽講,今天好多小朋友都哭了,但我沒有哭,爸媽沒一絲反應,當時的我還是有點可愛的,我完全忘了一年前的自己在幼兒園的經歷了。

在幼兒園的自己膽小和害羞,總是躲在一邊看別人玩。當時的小朋友,一下課,就蜂擁而出,大家都去搶滑梯,搶轉椅,當時的滑梯和轉椅是如此流行,總讓人樂此不疲。我總是用羨慕的目光看著他們,自己卻沒勇氣去搶,去加入。我最常做的就是抱著滑梯下面的桿子,默默的看著一切。

始終不明白為什麼幼兒園也要進行考試,快考試的時候,我被叫家長了,說我肯定不會及格的。這下急壞了爸爸和媽媽。於是爸爸想出了一個方法。其實最開心的是爸爸接我回家的時候。爸爸騎一輛二八自行車,每次在放學的路上,總是搖著鈴鐺,唱著當年最流行的歌,好像是瀟灑走一回吧,我也跟著哼。到了家裡小巷的時候,其實路很窄,自行車騎過去有點困難,但爸爸每次都要試一試,於是在我的叫聲中爸爸七拐八拐的往進騎,每次我都感到很刺激,很興奮,每天這個時候真的很開心。但在這之後,就開心不起來了。爸爸不知從哪裡找來了一塊小黑板,還拿來了粉筆,關鍵是還有教鞭——一根細長的棍子,還有一個小板凳。每天吃完飯,爸爸就跟我講,複述一遍幼兒園學到的東西,再去玩。其實我一點也不想玩,但是每天做這些東西,還是覺得很煩。就這樣,我每天都要回憶一遍幼兒園的事。再後來,爸爸改了策略,每天騎車送我回家的時候讓我複述一遍,再後來就再也不用說了。我的成績,在幼兒園總算是沒讓他們失望。

幼兒園有很有才的同學。有一個叫靜的,特別有才,會唱豫劇,還會彈電子琴,就是老師的寵兒。記得有一次,在機關大院,好多大人在,她在那唱豫劇,豫劇的名字叫誰說女子不如男,這首豫劇我記了好久,當時覺得好拉風啊。姑姑也在機關大院的隊伍裡,她看到了一旁邊看節目邊羨慕的我,然後把我叫過去,問我,你怎麼沒節目呢。一下子,我覺得好丟臉啊。好像那天媽媽和爸爸正好有事,於是,我就住在了姑姑那裡,堂姐剛好也在那裡。記得早上洗臉的時候,用毛巾擦臉,因為第一次去姑姑那裡,所以很緊張,於是學著堂姐的樣子,把眼睛抹了又抹,做了一個相同的動作。這個動作保留到了今天,現在每次擦臉我都習慣性的把眼睛抹了又抹,抹了又抹。第二天,去幼兒園的時候,姑姑給我圍了一條粉紅色的圍巾,很亮麗的粉色,而且是絲綢的,當時好喜歡啊,覺得圍了這條圍巾,自己變得好漂亮啊。到了幼兒園,所有的小朋友們都圍過來,七嘴八舌的議論著。一向最漂亮的曉說不就是一條圍巾嗎,其他人還會唱豫劇呢,我一下子覺得自己不漂亮了。這時姑姑過來看我,問我熱不熱,我馬上說熱,很熱,逃也似的摘了圍巾。但是,以後再沒看到那麼漂亮的圍巾了。

幼兒園和我一個班的,有一個很討厭的男孩,老是欺負我。幼兒園會給每個人發一個小杯子,每天下午課間,會給每個小朋友倒一杯水,讓小朋友喝水。有一次,我感冒了,喝水的時候因為鼻子難受,就醒了醒鼻子,沒想到被那個男孩聽到了,就到處說,我把鼻涕放水里了,還大聲的問我好不好喝,當時的我不知道說什麼好,在一堆笑聲中躲到了角落裡。還有一個男孩,是我的小組長,教我們算數的老師總愛搞一些比賽,比如哪個組算的最快。我的小組長特別爭強好勝,我又是做的比較慢的那一個。有一次,他終於火了,把一個東西朝我一扔,罵我怎麼這麼慢。我是被嚇到了,從此不再拖拉。我想,我現在急火急燎的性格,估計也是拜他所賜。幼兒園總有一個特別強壯的男孩,不知道小朋友在哪裡學的,都會把自己的零食給那個男孩,還不忘說一句,你要保護我啊。當年我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就覺得好高端大氣上檔次啊,於是也買了零食給他,但他好像什麼都沒說,又去玩了,當時的我好失望啊,而且忐忑了好久。有一種男生,從小女人緣就好。班裡的一個小男生,每次都和我們在一起玩過家家,他永遠是爸爸。但是,如果他不在,我就是爸爸了,所以每次他沒跟我們一起玩過家家,我就好傷心啊。媽媽年輕時老是穿稅務局的製服,傻傻的小朋友們分不清製服的種類,小小的我們最崇拜的是警察,每次我媽來我班裡的時候,都很羨慕的說,你媽媽是警察啊,我每次都給他們解釋,但每次都解釋不清。

幼兒園裡有兩個比較乖又長得漂亮的女孩子,每次周圍都圍了好多男生和女生,性格也活潑,很惹老師喜歡。一開始,我不敢跟他們玩,後來他們就叫我一起玩,玩的最多的是過家家,每次她們兩個一個做媽媽,一個做孩子,而我只能做爸爸。小時候我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做一次媽媽,但是總不如願。不知道小孩子的世界為什麼如此奇怪,總覺得媽媽要比爸爸好。

幼兒園開了好多有意思的課程,比如剪紙、畫畫,比如摺紙、比如故事。一直不知道自己畫的畫其實挺好的,直到老師把我的畫展覽出來。記得有一次,老師出了個題目,讓我們畫心目中的媽媽。我很快就畫好了,我畫的是素素的媽媽,我覺得那樣子的媽媽最美,就像我的媽媽一樣不做打扮但很漂亮。但是小朋友們都在畫,我心裡突然慌亂了,媽媽也許不應該是這樣的。於是我給媽媽加了捲髮,加了耳環,加了眼睫毛,加了項鍊,甚至還加了粉。但是我真心覺得好難看啊。正要修改,老師把畫收了上來,我覺得好羞愧啊,我的媽媽哪有那麼醜啊。但是老師把那幅畫拿給了媽媽,還跟媽媽說你以後要打扮打扮了,你看你女兒心目中的你是這個樣子的。而我躲在一邊,不敢跟媽媽說一句話。後來媽媽燙了發,但我真心覺得難看。期末考試考的是畫畫,我三下五除二就畫好了,老師剛好坐我旁邊,說畫的真快啊,比老師畫的還快,當時的我好驕傲啊。也許是因為畫作上黑了已一塊,老師只給我打了98分。回家的時候我很驕傲的跟爸爸講,我的畫畫成績是98分,我比老師都畫的快。結果爸爸來一句,有沒有100分的,我說有,爸爸說那有什麼了不起的,也許我現在做什麼都想做到最好,是因為爸爸的這種教育方式吧。

剪紙我就沒那麼擅長了,有一次老師教我們剪一個荷花,我剪了三次,老師單獨教了一次,我都沒有成功,因為要下課了,老師讓我們回家再看看。回家的那天,正好是星期六,於是睡完午覺醒來,爸媽因為加班,都不在,我就拿一把剪刀,和幾張紙,剪了一遍又一遍,一直從2點剪到6點,終於成功了,當時的我真是堅持啊。所以因為性格中天生的堅持,或叫執拗,在以後的生活中我栽了很多跟頭。

爸爸當年給我買了一本摺紙書,他又沒時間叫我,於是我就自己看。 90年代的摺紙書,和現在是不一樣的,文字的東西多,圖的東西少,就像小說一樣的格局,我就自己研究,遇到不會的,就折一個角,然後再問爸爸。有時爸爸也不會,我就好焦急啊,然後爸爸自我解嘲說,編書的人也沒折出來,讓我不要太在意,但每次還是會傷心。

有一年,老師說有一批幼兒畫報小朋友們可以訂,放學後讓家長找她去。然後我好激動啊,恰好那次爸爸有事,老師要送我回家,然後我偏不,我說我要等,要不今天就拿不到了(幼兒畫報在學校),於是我就一直等一直等,每隔一段時間問一下老師,幼兒畫報還有沒有,幼兒畫報還有沒有。爸爸終於來了,老師卻說,幼兒畫報最後一份被其他家長拿去了。一下子就很落寞。爸爸和老師就安慰安慰了我,我也懂事的走了。不知後來爸爸從哪裡弄來了幼兒畫報,當時看了看,一個字都不認識,只認識一個漫畫圖,又有狗又有羊的,於是問爸爸,爸爸說是掛羊頭賣狗肉,我問是什麼意思,爸爸解釋了半天,我還是不懂,但是故事卻記下了。然後就一直琢磨一直琢磨,過了好久,終於明白了什麼是掛羊頭賣狗肉。這也許是我學過的第一個成語。後來就開始看好多的故事書,格林童話,唐詩三百首,三字經,365夜,古代神話故事,等等,沒有人給我講,而我看的都是原著,我就只看我能認識的字,然後不懂的就自己各種想像,當時也自得其樂。

當時的爸爸很瀟灑,彈著吉他唱著歌。他就教我彈吉他,但我一直沒學會。後來不知吉他去哪了,我傷心了好長時間。然後家裡買了音箱有了話筒,各種兒童磁帶。每天都對著麥唱好爸爸壞爸爸,聽鞠萍姐姐和李揚叔叔講故事,覺得魯濱花真好聽,還有世上只有媽媽好,丟手絹,小毛驢等等。幼兒園有一次過節,讓小朋友送爸爸媽媽禮物,並且不要告訴爸爸媽媽,我想了半天,決定送爸爸媽媽自己做的書,當時把信紙裁成一小塊一小塊的,用訂書機訂起,放在了兜里,和個小男孩邊跳交誼舞邊教給了媽媽,媽媽好像沒反應,稍有點失望啊。

幼兒園每次六一兒童節,都會辦很盛大的集會,會給每個小朋友發一個冰淇淋,因為這時天氣還有點涼,媽媽總是不讓我吃,我也是很聽話。這天會穿新衣服。還有一年,還去縣里的大禮堂表演了節目,雖然我在後面站著,還是覺得很滿足。這一年因為畢業了,照了人生第一張藝術照,並且一臉嚴肅的照了人生第一張畢業照。

然後就回家了,跟院子裡的小伙伴們瘋玩,過家家已經不能滿足了,每天都和一群男孩子女孩子玩些打打殺殺的遊戲。有一天晚上我們在隔壁院子的老人家聽他講故事,不知道大人們找了我們很久。

幼兒園的時光就這樣結束了,馬上就要上小學了。

赞(0) 打赏
未經 TechRoomage 允許請勿轉載,違者必究!TechRoomage 科技空間 » 我的幼兒記憶
分享到: 更多 (0)

相關文章

TechRoomage 科技空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