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最危險工作「植物獵人」——他國中畢業,卻被一群碩博士稱之為「介神」 –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全台最危險工作「植物獵人」——他國中畢業,卻被一群碩博士稱之為「介神」 –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在社會中,我是很窮困潦倒的,可是到了森林裡面,這些平常人看不到的東西,就好像是我的收藏一樣,有一種又夢幻,又富有的感覺。」——植物獵人,洪信介

在台灣屏東縣高樹鄉,有世界上最大的熱帶植物保種中心——辜嚴倬雲植物保種中心,這裡總共收藏了3萬2587種植物,然而台灣目前有記錄的植物,不過5000多種而已;今年45歲,綽號「阿介」的洪信介,他是保種中心最特別的研究助理和「植物獵人」。

什麼是「植物獵人」?

《東森新聞》報導,洪信介所屬的「植物獵人」團隊,由清華大學教授李家維博士所組成,李家維也是辜嚴倬雲保種中心的執行長,《中國時報》報導,李家維收集非常多種類的植物,彷彿是現代挪亞,保種中心就是植物方舟。他的使命是盡可能保存最多的活體熱帶植物,期望未來可以在野外復育它們。

之前「國家地理頻道」曾紀錄他們在索羅門群島發現英聖龍爪蘭的過程;《中國時報》報導,為了保存瀕危的植物,李家維帶領一群台灣植物學家,深入索羅門群島的熱帶雨林,這裡的熱帶植物物種有台灣的1.7倍之多。索國興盛的伐木業加上極端氣候的壓力,使許多植物面臨滅絕。這群植物獵人必須與時間賽跑,收集他們看到的每個標本。

這趟旅程十分艱辛,大雨、暴漲的溪流、濕滑悶熱的山路,讓他們踏出的每一步更顯困難。他們找到了被記錄在一幅百年前素描中的英聖龍爪蘭。接下來又到原始森林中找尋生長在巨樹上的藍石松,好不容易發現了藍石松的蹤影,但它位在數百英呎的高處,植物獵人得徒手爬上雨林的樹冠層。

當採集工作結束,另一項更難的工作才剛開始,植物獵人的最後挑戰,是把這些活體植物帶回距索羅門群島數千英里的台灣,並且養活它們。

《看頭條》報導,辜嚴倬雲植物保種中心,有台灣最好的植物照顧條件,給這些植物繼續活下去的機會,保存地球上的生物多樣性;隨著開發,熱帶植物的棲息地不斷遭到破壞,估計有1/3的植物物種會在本世紀末消失殆盡;但植物保種中心不但有萬種植物,這裡的蘭花、苔蘚、秋海棠等植物都是世界第一豐富。

熱愛植物,爬樹如履平地的「介神」

保種中心有今天這樣的成績,洪信介和他的同事們功不可沒,熱愛採集植物的他其實只有國中學歷,年輕時還曾偷盜植物賣錢,而在保種中心的同事幾乎都是博、碩士生,他們對洪信介卻十分佩服,稱呼他為「介神」。

「介神」的稱號不是浪得虛名,洪信介進入保種中心工作的第1年,就採集了1500種瀕危的植物,並製作了1萬5000份標本,成為台灣採集海外標本最多的人,平時他為了採集,經常爬樹,曾經爬上過上千棵4、5層樓高的樹,他也能輕鬆地從一棵樹跳到另一棵樹,在樹上對他來說簡直像在走平路那麼簡單。

僅有國中學歷,23歲退伍後阿介本來到處打零工維生,比如景觀工程、古蹟修復、森林資源調查,但一直都沒穩定收入,《科學人雜誌》報導,十幾年來洪信介就是一有空就到山裡採集植物,缺錢再去打零工,賺的錢都拿來養他自己建造的巨大植物溫園,困苦的時候曾經連天然氣都付不起,直接在住家附近砍龍眼樹枝當柴燒,煮水煮飯洗澡。

在41歲那年,他因為學歷因素被國際植物採集計畫「索羅門計畫」拒絕,他因此試圖重回學校讀書但終究沒能完成學業,44歲那年,他在幾位經常一起上山找植物的植物學家朋友的極力推薦下,他才開始人生第一份穩定的工作,成為辜嚴倬雲熱帶植物保種中心的植物獵人。

保種中心的執行長李家維教授說,他看到阿介爬上當地土著都不敢爬上去的大樹、摘下馬尾杉、纏繞在身上的時候,就像看到了西方幾百年到熱帶叢林探險的「植物獵人」,他邀請阿介加入保種中心團隊,「阿介對台灣的原野很熟悉——偏遠的島嶼、高山的森林,他都清楚地知道哪些物種長在什麼地方。他最合適來找瀕臨滅絕、很少人見到的物種,來做第一線的搶救工作」。

除了體力和勇氣過人之外,洪信介也非常用功,《東森新聞》報導,他在房間床頭和廁所都放滿植物圖鑑,慢慢一本本背下來,希望自己能夠更了解這些植物的名字以及它們的生存環境,現在的他幾乎只要眼睛一掃,就能辨別出各種植物的種類和狀態。

《看頭條》報導,阿介現在的工作主要分為兩部分,一是採集瀕危的植物,帶回保種中心種植,二是採集標本,記錄一個環境有什麼植物,才能保護這個環境。然而這份工作堪稱全台最辛苦、最危險的工作,每年大概有100多天都在森林裡,自己一個人曾遇過毒蛇咬傷、迷路、從樹上摔下來、被虎頭蜂追等,什麼情況幾乎都只能靠自己解決。

如果上山3天,通常要背20公斤行李,採集好植物下山,負重甚至可能有40公斤,每天傍晚還要找地方紮營,處理植物,因為標本越早烘乾品質越好,阿介常常處理到凌晨1.2點,隔天又繼續爬山、採集,但即使如此,阿介依然甘之如飴。

一条 YIT影片中,一直沒結婚的阿介笑著說,「結婚是要負責的,我太愛採集植物了,有一天我絕對是死在山裡的那個人。」他現在老花眼越來越嚴重了,他也說,如果老了沒辦法爬山,他考慮成為畫植物描圖的畫家「一直找不到的植物永遠都在我的腦中裡面,會一直想要去找,那個形態,甚至不用看照片我都可以畫得很漂亮。」

阿介也說,除了採集瀕危植物並將它們帶回保種中心保育、製作標本外,他也會將植物的器官用零下196度的液態氮急速冷凍,因為這樣做可以保留住植物的基因,未來如果生態系被摧毀,而人類想重建時,這些植物就可以扮演關鍵性的角色。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



Source link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