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一下最新消息
我們一直都在這

轉化額“中國紀錄”出自山東非偶然


轉化額“中國紀錄”出自山東非偶然 1

山東省不但創造了諸如單項成果5.2億元“天價”轉讓的經典案例,更通過對體制機制的“精準手術”,調動全省高校院所和企業的積極性。作為國內第四家國家級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示範區,山東的相關政策措施有何特色?又湧現出哪些典型案例?在政策體系、渠道平台、環境氛圍乃至轉化模式上,又有哪些新探索值得分享?

最近,《山東省科技成果轉化貸款風險補償資金管理辦法》重磅推出,成為該省創建“濟青煙國家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示範區”(以下簡稱國家示範區)一系列大動作的最新探索。為尋找成果轉化新路子,山東破積弊出新政、聚資源建平台、投資金引人才,在政策體系、渠道平台、環境氛圍方面大刀闊斧,不遺餘力。

天價紀錄背後,誰是真正的操盤手

一項科研成果,僅20年的許可使用權就賣了5.2億元,這是山東理工大學畢玉遂教授科研團隊創造的成果轉化額“中國紀錄”。可以說,這是山東創建國家示範區一年多來最具標誌性的案例。

“天價”轉化額背後,誰才是真正的操盤手?就此問題,科技日報記者採訪了山東省科技廳有關處室和山東理工大學的相關人士尋求答案,發現多重因素促成了這一“中國紀錄”的誕生。

去年2月份,山東省科技廳、教育廳、人社廳三部門印發《關於開展山東省高校產業教授選聘工作的通知》,國內首創“產業教授”,為高校科技成果轉化再添一把火;在此之前,山東省科技廳已經聯合高校力促科技成果轉化,並選取山東理工大學等三個高校作為科研體制改革試點。此舉如一把尚方寶劍,鼓勵高校放開拳腳搞轉化。

大環境的塑造是關鍵一點,但轉化案例主角的努力更為重要。從2003年起,畢玉遂團隊就開始了艱難探索,“天天泡在實驗室,曾在6年中做了十幾萬次實驗”,終於在2011年突破了關鍵性技術,發明了無氯氟聚氨酯化學發泡劑,解決了生產及使用過程中不涉及氯氟元素的世界性難題。此後多年,又不斷優化,最終成型。

這個轉化過程中,高校的支持也尤為關鍵。山東理工大學黨委書記呂傳毅告訴科技日報記者,該校將教師崗位分為教學型、科研型、教學科研型,還在全省首創“成果轉化型”教授,重點考察其服務社會推廣及成果轉化的能力,側重以學術價值和社會貢獻為考核導向。

但改革是動奶酪的事情,導向需要有激勵,有考核,還要讓每位科研人員都有壓力,有動力。對此,山東科技系統一位不願具名的官員向科技日報記者表示,對高校院所來說,成果轉化是否能搞好,關鍵看“一把手”,“因為改革勢必涉及利益格局調整,為政者需要有魄力、有膽識、有能力,更需要頂住壓力將改革藍圖落地。”但他同時強調,“並不是每一位改革者都有這個魄力。”

2月12日,教育部科技司發布“首批高等學校科技成果轉化和技術轉移基地認定結果”,山東大學、山東理工大學、山東科技大學3所高校榜上有名,其中山東省屬高校認定數量佔首批總數(地方高校)的8%,與江蘇並列全國首位。觀察者認為,這一成績的取得,便是山東抓“關鍵少數”帶動“普遍多數”的結果,這確確實實成為破解成果轉化難的“絕招”。

不只唱“二人轉”,更需齊演“三重奏”

山東是科研成果的生產大省,每年完成的科技成果數量以及獲獎成果數量在全國處於“第一陣營”。記者從山東省技術市場得到的一份數據顯示,這兩年,山東高校輸出的成果總量在逐年增加,由此產生的技術交易額每增加一元,帶動GDP增長40多元。但高校技術合同登記佔全省總額的比重還是偏低,重研發、輕轉化,成果出不了實驗室的現象依然存在。

建設國家示範區需要對症下藥,抓住成果轉化的關鍵環節。

聽上去,“利用化石燃料卻不排出二氧化碳”像天方夜譚,但山東大學朱維群教授團隊卻完成了這一“魔術”:他們將一部分H2與N2反應成NH3,NH3與CO2在一定工藝過程條件下得到CO2含量最高的穩定固體產品三嗪醇,剩餘的H2再去發電。

在目前世界上尚沒有一條比較理想的二氧化碳化學封存利用技術路線的背景下,山東大學的此項技術可謂突破,並已轉化到企業,實現了環保與經濟的雙贏。

科研選題立項是一切科研活動的源頭。除基礎研究外,市場因素應當被納入科研人員的重點考慮清單。在此角度上,朱維群團隊的成果既高大上,又接地氣。

企業是創新的主體,也是成果轉化的主體,但成果轉化不僅僅是企業、高校院所的“二人轉”,政府角色從來不曾缺席。

《山東省科技成果轉化貸款風險補償資金管理辦法》的推出,成為山東“加速科技成果資本化、產業化”的最新努力。山東省科技廳有關負責人表示,政府投入作為“引子”的作用不可或缺,它更是一種導向,引導社會資本關注支持成果轉化,並建立多元化的成果轉化融資體系。

主導權交給市場,專業的人干專業的事

在科技與經濟脫節問題有所改觀的前提下,科技成果轉化之難還在於轉化的風險高、不確定性高等特點。眼下,把篩选和轉化科研成果的主導權交給市場和企業,正成為山東建設國家示範區的一大特色。

總投資過4億元的煙台邁百瑞公司(以下簡稱邁百瑞),九成以上職工是研發人員。這個生物醫藥領域的高新技術企業,成立兩年多來,設備一直滿負荷運行,生產計劃都排到了兩年後,卻沒有一款自己的產品。

探尋其中的緣由,該公司負責人房健民說:“有了知識產權,有了新藥物的分子,如何開發出藥物產品?我們這個平台,結合了一部分的資金投入,就能比較高效,並以比較低的成本,實現新藥產品的申報,然後開始進入臨床試驗,最終進入產業化。”

邁百瑞做的就是用自家的設備和人才,幫別人轉化科研成果的第三方創新服務。在他們的客戶名單裡,不僅有國內的知名藥企,也有上市公司。李國春博士就代表北京的一家企業,想在這個平台上把手裡的腫瘤藥科研成果推向臨床。他認為:“只要跟邁百瑞籤好合同,我可能只需花幾千萬元,邁百瑞就能幫助我們實現科研成果的轉化。而不需要我們自己花4到5年,投入5到6個億的資本才能做成這件事。”

記者了解到,由當地政府、企業和同濟大學等高校共同出資,搭建起的邁百瑞第三方平台,能容納幾十個生物醫藥成果同時轉化,降低九成的轉化成本,縮短一半的轉化週期。

為了把轉化主導權交給市場和企業,推動更多的科研成果變成產品,目前,山東已經扶持建設了一批科研中試基地和技術轉移機構,新興的技術經理人也成為科研領域的新職業,全省科技成果轉化率超過了全國平均水平。

.

赞(0) 打赏
未經 TechRoomage 允許請勿轉載,違者必究!TechRoomage 科技空間 » 轉化額“中國紀錄”出自山東非偶然
分享到: 更多 (0)

相關文章

TechRoomage 科技空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