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一下最新消息
我們一直都在這

“鋰電巨頭”堅瑞沃能陷債務危機


頭頂A股“鋰電巨頭”光環,堅瑞沃能(300116)在資本市場一度風光無限。如今,其卻因巨額債務危機走到了破產邊緣。

3月6日,堅瑞沃能公告披露,公司受債務危機的影響導致企業多數銀行賬戶被凍結,大量經營性資產被查封。截至目前,公司累計被凍結銀行賬戶107個,涉及凍結金額共計9136.78萬元。

在此之前,因未能按照相關約定還款,債權人陝西凱瑞達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凱瑞達公司”)已委託律師向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堅瑞沃能破產重整。堅瑞沃能公告表示,根據公司目前自身的債務狀況,不排除接受相關債權人向西安中院提起的破產重整申請。

《中國經營報》記者從多位知情人士處獲悉,堅瑞沃能的破產重整材料已經按流程由陝西省政府提交證監會,堅瑞沃能破產重整申請或將大概率被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立案受理。北京金誠同達律師事務所西安分所律師同丹尼向記者表示,企業資不抵債進入破產程序通常有三種結果:和解、破產重整或者破產清算。對比破產清算,破產重整能夠更大力度、更廣層面保護債權人、股東及其他相關權益人的權利,破產重整狀態下的債權清償率往往要高於破產清算。

跌落神壇

2018年4月,堅瑞沃能爆出20億元債務逾期後,這個曾風光一時的新能源動力電池明星企業的業績神話宣告破滅。此後,堅瑞沃能及其子公司不斷有銀行賬戶、固定資產、經營性資產被查封,正常生產經營已受到嚴重影響。

2018年春節過後,堅瑞沃能核心全資子公司深圳沃特瑪電池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沃特瑪”)旗下工廠的開工率大約20%左右。公司半年報披露,到2018年8月6日,開工率降至約1.66%,僅有深圳及安徽舒城兩個生產基地開工生產。而深圳地區工廠早在2018年6月就被媒體曝出已將大部分員工放假6個月,僅有少量一線員工留守。

債務危機爆發後,堅瑞沃能營業收入主要靠處置固定資產、存貨和政府補助支撐,該公司2018年全年營收39億元,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淨利潤-38.1億元。

堅瑞沃能多次在公告中表示,若債務危機持續得不到解決,公司將面臨暫停上市或終止上市的風險。

“步子邁得太快、對電動汽車補貼政策調整的決策判斷失誤,大量短期借款用來投資回報週期長的新能源汽車領域,導致如今高庫存、訂單少,陷入現金流緊張的債務泥潭之中。”堅瑞沃能方面曾在內部會上對公司戰略失誤作出反省。

截至3月6日,堅瑞沃能、子公司沃特瑪及其下屬子公司累計被凍結銀行賬戶107個,涉及凍結金額共計9136.78萬元。涉及訴訟案件累計318件,訴訟金額共計約54.27億元,其中已判決金額約18.62億元。已進入執行階段的訴訟案件涉及本金約8.73億元,逾期利息、違約金、訴訟費、律師費、保全費等其他費用約0.32億元。

記者註意到,此前堅瑞沃能、沃特瑪、深圳市民富沃能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等企業和大股東李瑤已被列入最高法院失信被執行人名單。沃特瑪18個子公司股權被凍結,公司與子公司此前有多處房產及土地被強制執行在淘寶網司法拍賣。

而蹊蹺的是,在債務危機已經爆發的2018年上半年,沃特瑪仍向深圳市快充王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快充王”)預付了資產款15.49億元用於購買867輛移動補電車,而公司披露的移動補電車合同總金額僅15億元。但快充王此後又出現在堅瑞沃能2018年年末的第二大應收賬款方,涉及金額為12.7億元。

資不抵債

與債務危機持續發酵引發生產幾近停滯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堅瑞沃能在收購沃特瑪後,曾出現短暫的業績暴漲。

沃特瑪曾是汽車動力電池領域的一匹“黑馬”。 2016年,堅瑞沃能以52億元的估值將其收入麾下。當年,堅瑞沃能營收同比就猛增668.45%,淨利潤同比增1100.42%。 2015年-2017年,該公司營業收入分別為5.81億元、38.2億元、96.6億元,增長速度行業罕見。

在大幅擴充產能的戰略主導下,堅瑞沃能的資產負債率也節節攀升。 2015年至2017年,這一數據分別為33.88%、62.42%、86.14%,2018年三季度末更高達94.64%。

根據最近披露的修正版2018年業績預告,若不計入大股東李瑤的業績對賭補償款10.12億元,堅瑞沃能未經審計的淨資產為負,也就是說堅瑞沃能已經處於資不抵債的境地。

梳理堅瑞沃能歷年財務報表不難發現,在2016年完成對沃特瑪的並表後,存貨激增,2015年至2017年分別為2.43億元、33.5億元、59.7億元。在高庫存、低迴款率的雙重影響下,其資金鍊承壓。

與庫存同樣大幅增加的則是巨額的應收賬款,2015年-2017年,堅瑞沃能的應收賬款分別為13.49億元、49.8億元、84.4億元。截至2018年年底,堅瑞沃能應收賬款已高達125.3億元,其中金額最大一筆應收賬款為東風特汽(十堰)專用車有限公司的30.3億元,第二大應收款為快充王的12.7億元,第三大應收賬款為十堰茂竹實業有限公司的7.9億元。

一位汽車行業分析師向記者表示:“堅瑞沃能此前大幅擴充產能生產的動力電池能量密度絕大部分因不符合國家新能源補貼政策要求,所以銷售不暢,訂單極少。”

根據2018年半年報中的信息,堅瑞沃能已納入目錄的汽車產品且符合國家最新補貼要求的對應的動力電池銷售收入占公司動力電池收入的比例為6.86%。其中1-6月電池銷售收入25.6億元,商用車、專用車電池能量密度95-115Wh/kg,金額6.26億元;儲能類電池能量密度在90Wh/kg以下,金額19.3億元。存貨中電芯、電池組符合最新補貼要求的比例也較低。

另外,持續增加的巨額應收賬款讓堅瑞沃能逐漸失去了自我造血的功能,2015年以來堅瑞沃能經營性現金流入淨額一直為負值,2015年為-0.04億元,2016年為-21.54億元,2017年為-20.1億元。

“業績大幅增長,但經營性現金流淨額一直為負數,這說明業績暴增並未給堅瑞沃能帶來真金白銀。”上述汽車行業分析師向記者表示,“2016年新能源補貼政策增加了非個人購買新能源物流車3萬公里後,原本回款週期較長的下游整車廠商,在政策出台後又自動大幅度延長了一年半左右的回款時間,原本自身造血功能就不強的堅瑞沃能自然就出現了債務逾期,後演變為債務危機。”

復產尚需時日

對於堅瑞沃能營收暴增利潤卻並未同步增長的原因,上述分析師認為,國家新能源補貼政策調整後,前期大量庫存的低能量密度動力電池只能轉化為儲能電池進行銷售,利潤空間肯定會大幅下降的。

2019年1月2日,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陝西監管局向堅瑞沃能出具的警示函中提到,2017年沃特瑪與湖南中車時代電動汽車股份有限公司、中通客車(000957)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簽訂的數份購銷合同中約定,若對方採購量超過使用量部分由沃特瑪按照當時市場價回購,若因沃特瑪產品導致不能申報新能源補貼款的,應回收電池並賠償國補損失。

記者通過檢索發現,目前湖南中車時代電動汽車股份有限公司已與沃特瑪有數個購車合同糾紛。

與湖南中車時代電動汽車股份有限公司的合同中約定的賠償條款並非個例。知情人士透露:“沃特瑪牽頭成立的沃特瑪新能源汽車產業聯盟中,部分聯盟成員與沃特瑪的訂購協議中均有此類約定,這也是為何公司大量應收賬款難以回收的根源所在。”

債務危機全面爆發後,堅瑞沃能多次積極開展自救,但至今收效甚微。截至2018年9月30日,堅瑞沃能已通過存貨銷售和固定資產銷售的方式抵消債務涉及金額約38.52億元。存貨包含電芯、材料及電池組;固定資產包含辦公類資產、物流車、補電車及通勤車。其中電芯28.9億元,佔比75.00%。

“大量處理庫存產品、半成品及原材料抵債已對公司恢復正常生產造成一定影響。”堅瑞沃能在回复深交所問詢如是表示。

堅瑞沃能此前多次發佈公告稱已引入戰投單位達成合作意向,但因實際資金未完全到位,後續生產線尚需改造,恢復生產仍需時日。

“若整體將較低能量密度的磷酸鐵鋰電池生產線改造為目前市場暢銷的較高能量密度的三元電池是完全可行的,但改造需要時間和技術人才,更需要大量的資金。”上述分析師補充道。

對於公司最新的複產及負債情況,截至發稿,堅瑞沃能方面未向記者作出回复。

不過,同丹尼向記者表示,鑑於企業目前經營極度困難,堅瑞沃能進行破產重整程序或是對債權人、二級市場投資者及公司最好的選擇,企業可以快速恢復生產。

赞(0) 打赏
未經 TechRoomage 允許請勿轉載,違者必究!TechRoomage 科技空間 » “鋰電巨頭”堅瑞沃能陷債務危機
分享到: 更多 (0)

相關文章

TechRoomage 科技空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