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草藥應謹慎使用,肝損傷的風險很高。


原標題:中草藥應慎用,肝損傷風險高

“這是毒品三點毒藥”;一般中藥是以天然植物,動物或礦石為基礎,服用常用的中草藥,少於三五種口味,幾十種口味,平均七八種口味;它也非常複雜,只是單個藥物只含有一種化合物,而且大多數含有數十種甚至數百種上層化合物成分。

在全國16家大型醫院的藥物性肝損傷病例中,中草藥佔致病因素的20%。三家大型專科醫院的數據顯示,超過一半的肝病病例與中醫有關。一種嚴重到足以導致死亡的肝臟疾病 – 中度草藥是導致急性肝功能衰竭的最重要原因。

由化學藥物(西藥)引起的肝損傷數據沒有差異。對廣泛使用的中藥引起的肝損傷沒有深入的毒理學研究。即使是處方中藥的中西醫生也常常不知道中草藥對肝臟造成損害的風險。

越來越多的醫學研究發現,大量的中草藥會損害肝臟。長期大劑量劑量,包括中成藥和草藥,可能會造成致命傷害。

安徽醫科大學徐建明教授於2005年對全國16家大型醫院的藥物肝臟進行了回顧性調查。結果顯示,在1,200多例藥物性肝損傷患者中,中草藥的致病因素佔20.6%。 “

2013年,重慶市第三軍醫大學新橋醫院的一篇論文表明,中國草藥是中國從1994年至2011年間24112例藥物性肝損傷患者中藥物性肝損傷的第二大原因。為18.6%。藥物和肝臟比例居首位於西醫的抗結核藥物,佔近1/3。

來自幾家醫院的數據開始在業內公開和討論。 2014年5月23日,在“藥品不良反應學術期刊”召開的第六屆藥品相關疾病與安全醫學論壇上,許多專家強調了中草藥中肝病的風險,並給出了幾個人的醫院價值。

國家藥品不良反應監測中心主任杜曉彤表示:北京肝病專科醫院約有60%與藥物有關的肝病例與中醫有關。

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副院長魏來在醫院披露了中草藥肝病的比例數據。 “中藥和化學藥物(即西藥)在藥物性肝病中的比例為51%,一個是49%。引起肝臟疾病的化學藥物是濃縮的,哪些中藥會導致藥物?我們還沒弄明白。“

臨床上,藥物性肝病是一種排除性診斷。肝病醫生主要依靠藥物不良反應數據庫,根據過去的知識積累來輔助診斷。目前有900多種化學藥物可用於引起藥物性肝病。

許多化學指令明確告知肝臟損害的風險,如抗結核藥物,抗生素和許多化療藥物。一旦醫生在用藥期間發現並確認肝臟疾病與藥物之間的關聯,它可以選擇停止藥物並協助肝臟保護治療。在國際上,藥物引起的肝病越來越引起製藥業,製藥公司,藥品監管部門和公眾的關注。

然而,由於中藥的廣泛使用和缺乏毒理學研究,中國的藥物性肝病問題比國外更為複雜和嚴重。確定化學藥物的成分。國內外化學藥品肝損害數據完整,化學藥物的發現,診斷和停藥處理比較明確。

“我們清楚地知道它的功效和風險。醫生和患者也會關注肝功能監測,警惕可能由服用藥物引起的肝臟疾病,並及時進行調整和治療。”北京地壇醫院肝病中心副主任醫師,北京大學醫學院副教授嚴杰說。

由於中藥成分複雜,沒有人研究過中藥的肝毒性,中國沒有安全性研究數據。這導致了在使用中草藥的過程中,普通人,甚至是開中藥的中西醫醫生都不了解中草藥。肝臟受損的風險。有許多人患有嚴重的肝病,如急性肝功能衰竭,甚至喪生。

一些肝病學家發現,中草藥的無毒副作用已經流傳很長時間,導致中草藥被濫用。一些極其嚴重的肝病和死亡病例是由中草藥患者引起的肝病,濫用中草藥或過量服用以及中草藥的超級治療引起的。

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地壇醫院肝病中心主任蔡迪東(該醫院主要治療肝病患者),從事藥物不良反應工作,長期以來一直關注藥物安全。她的公共郵箱頻率很高的郵件之一是:懷孕的孩子或有意識地瘦,考慮服用中藥調理。 “此時,我很生氣,我生病了,去了醫院。我沒有病,也沒有吃藥。藥物調理在哪裡?”蔡義東感嘆。

“中草藥的副作用已引起世界各地的關注。很多人不認為中草藥是一種”藥物“,而且無毒無害的想法是我們的研究發現許多引起肝臟損害的中草藥都是非處方藥。缺乏毒性跡象導致濫用這些藥物。“第三軍醫大學新橋醫院的醫生在文章中直言不諱地說:這一系列問題大大增加了中草藥的危害。

在研究藥物引起的肝臟疾病時,研究人員很難對引起藥物性肝病的中草藥進行分類,就像化學藥物一樣。他們都將引起肝病的中草藥分類為“中草藥”。相比之下,引起肝臟疾病的西藥非常詳細,如“抗結核藥物”,“抗腫瘤藥物”,“抗生素”,甚至詳細到特定的化學成分,如“對乙酰氨基酚”。

由於客觀原因,很難對中醫肝病進行分類。有些患者服用單一中藥,但更常見的是各種中藥及其製劑,包括粉劑,顆粒劑和煎劑。中藥本身缺乏化學成分分析,相關的毒理學研究較弱。結合複方中草藥治療,是一種常見的治療方法。藥物的種類和劑量複雜多變,難以確定肝病的病因。僅在少數情況下,單味中草藥與肝病之間的關係非常清晰,易於定位。

然而,中草藥患者經常服用大量中藥,其中含有各種中藥。無奈,蔡一東只能讓醫院指出每個處方,每個中藥,並觀察經常出現的中藥。結合現有文獻報導,很可能是哪一種或哪種中藥引起肝損傷。

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副院長徐景航也接觸過許多這類中草藥肝病患者。在採訪當天,她只是為一名51歲的女病人諮詢過。為了治療腰部腰部和腿部疼痛,該患者長期服用中藥,有服藥五六年的歷史。結果發現肝硬化,肝功能衰竭。

“患者在中醫院接受了醫生處方的處方。年中,他間歇地服用中藥和處方湯(草藥)半年。她的處方很複雜,處方可能有十多種口味,不同的階段是不同的。我們很難找到某種中藥成分的肝臟損害的原因。我們做了肝臟活檢,病理檢查,篩選許多其他因素,只是確定它是由中醫引起的。“

“這是我們處理中草藥肝損害最困難的問題。”許景航感嘆,化學藥物的不良反應已經確定。例如,對乙酰氨基酚,研究非常徹底,說明書很清楚,原因很容易找到,而中草藥肝病很難確定是什麼藥物引起的。

接受采訪的肝病醫生表示,大部分中成藥指示並未表明有不良反應,這些因素導致中草藥患肝病的風險。在臨床接觸中草藥肝病的情況下,大多數藥物是由醫生處方的,醫生在服用中草藥時沒有檢查肝功能。

在蔡一東看來,非肝病醫生很難知道哪些中草藥有肝臟損害,特別是在中小型醫院。 “我們召開了”藥品不良反應“雜誌會議,參與者基本上都是三大醫院的醫生。有些醫生通過這種研究也可能知道有些中草藥有肝臟損害。 – 肝髒病科很難認識到中草藥肝臟損害的廣泛性和嚴重性。“

國家藥典委員會中國藥典委員會前主任周超凡也證實了這一點。 “中醫藥的發展應該與時俱進,把本質放在渣滓上。但是,許多中醫自身對傳統中藥無一例無毒認知的問題沒有給予足夠的重視。甚至連中醫都給予了足夠的重視。教授級別的專家,即使是何首烏的毒性也被拒絕了。“

“即使在北京大學的大醫院,尋找中醫處方開的處方,或西方醫生開的中藥,也有肝損傷的可能性。如果你不進行肝功能檢查,你可能找不到它們“以肝炎醫生許景航為例,這種對何首烏中藥引起的肝臟損害比較明顯。她還多次在醫學文獻中看到相關的不良反應報告。然而,含有何首烏成分的中成藥在藥品標籤上標明“不良反應尚不清楚”。

在國際上,加拿大,英國和澳大利亞的藥品監管機構已經出台政策來規範甚至限制何首烏及其製劑的使用。

業內人士估計,應該有數百種含有何首烏的中成藥。 2013年10月,與何首烏有關的中成藥首次在中國被命令改變。

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首次向何首武發出通知,澄清肝功能不全,禁止養血生髮膠囊,首烏丸,首烏片,首烏延壽片,首烏延壽顆粒等含何何首烏的藥物;將含有何首烏的五種藥物轉入處方藥管理,要求企業修改產品規格。

來自中國權威中醫藥研究所的研究員王家卓(化名)參與了何首烏的修訂。在此次修訂之前和之後花了兩年時間進行演示。中醫確實很難解決相關不良反應的問題。

根據人民解放軍302醫院肝功能衰竭診斷中心臨床醫師趙潘的說法,常見的藥物性肝損傷仍然很難構成嚴重的肝病問題。真正可怕的是由藥物引起的急性肝功能衰竭(ALF)。

藥物性急性肝衰竭在中國的死亡率非常高。趙潘說,即使患者及時接受肝移植手術,其死亡率仍可達到20%-40%。

與發達國家不同,中國尚未關注藥物性肝衰竭的病因。 “我患有嚴重的藥物性肝病,即使我沒有進行過肝臟移植,我也可能已經死亡。”嚴杰深受感動。兩年前,嚴杰在醫院遇到了一名20歲的女孩,她已經進行了肝臟移植手術。原因是由於嚴重的藥物引起的肝損傷:年輕女孩正在服用中草藥。

在2009年的博士階段,趙潘有了調查中國藥物性肝衰竭病因的想法。他訪問了北京,上海,武漢,濟南等地的軍隊醫院,並在4年內完​​成了急性肝功能衰竭的一手病例調查。 2013年11月和2014年4月,他的研究成果發表在兩個醫學期刊,PLOSONE和重症監護醫學。其中一人指出“中國急性肝功能衰竭的主要原因是中草藥”。

趙潘的研究調查了中國七家三級醫院,分析了177例急性肝功能衰竭患者的病因。 30名患者的病因被發現是中草藥,佔比例的近五分之一。 30例急性肝功能衰竭患者均無肝病史,服用中草藥後均出現急性肝功能衰竭。最後,他們都沒有接受肝臟移植手術,18人喪生。

服用中草藥的30人不必賭博他們的生活。當趙潘查看病人的病歷時,他安排了服用中草藥的目的:9人想治療皮膚病,6人治療上呼吸道感染。其他人想要治療風濕病,抑鬱症,甚至有些人只是吃減肥藥。

在人民解放軍的302家醫院中,中草藥甚至佔其自身藥物性肝衰竭統計數據的一半。醫學期刊發表的“120例藥物性肝衰竭臨床分析”指出,2002年至2012年,302家醫院治療了3000多例藥物性肝損害患者,其中120例患者出現藥物性肝衰竭。在導致藥物性肝功能衰竭的藥物中,中藥材佔61例(50.83%),患者的改善率較高。治療率低於30%。

2005年開始並完成全國急性藥物性肝損傷研究的第一階段,安徽醫科大學教授徐建明於2006年專注於急性肝衰竭。徐在第二階段擴展到16個省市。研究,並通過國際定量評分標準篩查213例急性肝功能衰竭。 “中草藥佔總量的28%,排名第一。中醫藥在肝損害患者死亡的藥物分類中也排名第一。“徐建明說,這基本上表明中草藥已成為嚴重的中國肝病的病因。造成損害的主要原因。

越來越多的中草藥被發現有毒

隨著對毒理學的深入研究,中草藥的不良反應逐漸受到重視。 1992年,有“中國中醫雜誌”的醫生統計。從半個多世紀以來中國醫學期刊的研究結果來看,20世紀50年代及以前只有62例中藥不良反應,1960年代有174例,20世紀70年代有398例。例如,到20世紀80年代,它已上升到2217例。一系列可能導致肝臟損害的常用中藥也正在被放大。

在中國,“中國藥典使用管理辦法”,“中國藥典”2010年版,原衛生部頒布的藥品標準,以及山東,廣東,遼寧等地的藥材標準,甘肅等省共收集有毒中草藥。共有182種,包括37種“大藥材”,78種“有毒藥材”和67種“有毒藥材”。然而,仍有許多有毒的中草藥不斷被發現。

一些傳統認可的無毒草藥也存在安全風險。 “即使是補充肝臟和腎臟的中藥近年來也被發現具有肝毒性。”杜曉彤在2013年全國醫院藥學學術年會上指出。

然而,僅在患者嚴重時才知道肝損傷。如果患者僅是一般的肝損傷症狀,例如轉氨酶升高,則可以在及時停藥後恢復。但是,如果患者不知道並且沒有檢查,他將不會注意到肝臟的變化。

輕度肝損傷的病例一般不會出現在文獻報導中。如果患者未住院,則不會將其納入醫院的藥物性肝損傷病例統計數據。它們也很難出現在藥物不良反應監測報告系統中。因此,肝病學家認為,服用中草藥引起肝損害的實際人數遠遠高於文獻報導的數百或數万人。

中西醫結合:吃肝病的風險較高

王家卓認識到,中藥的藥物性肝損傷已成為嚴重影響中藥安全的現實主張,迫切需要解決。但他對中草藥肝病的一些較高報導也存在一些不確定性。他認為,中西藥結合,中藥研究中缺乏化學藥物,可能會導致許多藥物性肝病被誤報為中醫藥。

王家卓在他的醫院披露了肝臟損害的數據。從2002年到2010年,該醫院治療了近2000例臨床肝損害。其中,據估計中藥引起的肝損害比例接近1/4。此外,近一半的肝損傷病例被懷疑與中西醫結合有關。王家卓說,這種情況使得中醫肝損害的確認和深入研究極為複雜。

△2014年6月27日,東直門外大街同治堂中藥櫃檯。

在一些中醫藥行業看來,中草藥和化學藥物的結合使西藥開闢了中藥,這也加劇了中草藥肝病的風險。一項不完整的統計數據顯示,大約70%的中成藥是由綜合醫院的西醫專科醫生開出的。但是,根據中醫理論和傳統,開中醫的醫生必須了解中醫的相關理論,如辨證論治和排毒。

中西醫結合引起的這種疾病不僅發生在使用過程中,而且在中成藥的製造中也存在嚴重的問題。徐建明博士認為,中藥中含有的化學物質是引起中草藥肝病的另一個主要風險。在中草藥藥物性肝損傷研究中,徐某曾接到中南大學藥學院的私人通訊報告。

“在檢查的中草藥中,大多數中成藥和保健品都含有化學物質。”報告顯示:包括降糖藥,抗癲癇藥,鎮靜催眠藥,抗哮喘藥,減肥藥等。在藥品和保健品中,檢測了數十種西藥成分。

“此時,不可能將這種中藥引起的肝病歸因於中草藥肝病。中成藥和西藥混合在一起。目前尚不清楚這是由中藥引起的,還是西醫引起的,或混合的。專門研究過什麼樣的藥?我們也很困惑。“徐建明告訴本報記者,只有徹底排除化學問題,才有必要對中藥的毒性進行研究。

但是,無論是何首烏還是其他中藥,傳統的中草藥慣性,中藥手冊上的綠燈不良反應,以及中西藥的處方權混亂使得中草藥肝病長期以來一直保密,但它越來越強大。

我們列出了常見的有毒中藥和中成藥。查看“有毒中藥概要表”和“含有毒中藥的中藥名單”,可以存放在手機中,方便購買藥品時進行比較。

(本文轉載)回到TechRoomage,看看更多

編輯:



你可能會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