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一下最新消息
我們一直都在這

昔日虔誠的澳洲修女,說出了內心隱藏二十年的秘密,她在怕什麼?


導讀:這兩天,澳洲天主教會領袖,紅衣主教喬治.佩爾因性侵被定罪的事情,在澳洲及歐洲各地鬧得沸沸揚揚,佩爾作為澳洲天主教會的老大,他還被教皇任命為教廷經濟處負責人,是梵蒂岡教廷僅次於教皇和教廷國務卿的第三號人物,掌管著整個天主教會的經濟和財物大權,這樣的重量級人物,捲入性侵醜聞,不由地讓人想起了雨果筆下的《巴黎圣母院》中,那個邪惡的神父,今天分享的故事,來自一名前澳洲修女,她講述了自己因為避世,到教堂尋求安慰,而被神父佔有的故事,最後又因為舉報這種事情,被澳洲教廷許以重金,要求她保持沉默的過去。故事以當事人第一人稱的形式來進行展開。

bfdf8c13147fb30e0a4e38eebdd1307f.jpeg 講述人瑪格麗特修女時照片

這兩天,我的心碎了。不是因為我對澳洲大主教喬治.佩爾的遭遇(已經被定罪,現年76歲的佩爾要坐50年牢)感到同情,他罪有應得,不值得我同情。我不會為他流一滴眼淚。一整天,我都覺得心裡象壓了一塊大石頭,沉甸甸的,又有兩個可憐人,加入了我們這個俱樂部,雖然我知道沒人想來,我們這裡匯聚了一群悲劇人物,他們是孩子、殘障人士、修女,我們來自世界各地,因為一個共同的原因走到一起–我們的生活被那些有怪癖的神父們破壞了。

timg (1).jpg 澳洲風光

我們這些人,被那種圍困我們的恥辱、怒氣、無價值感和內疚感,聯結在一起,我們都期望,我們自己能早日走出那些困擾我們的陰影。我被兩名神父佔有過兩次。我的父母是虔誠的天主教徒,教堂植根於我們的家庭和靈魂之中,我父母最驕傲的那天就是,我去了女修道院那天和我的雙胞胎兄弟獲得神父職位的那天。

在我十幾歲,剛進入教堂的時候,我就被一名神父佔有了,我父親也知道,修道院為他們提供了方便,我多希望這事兒沒有發生過。經過多年的掙扎和痛苦,我把我一直隱藏的秘密,向另一個神父傾述,但事實是,我又錯了,這位神父利用我情感上的脆弱狀態,再次傷害了我,這事兒讓我認為自己很可怕,是個壞人,我應該去地獄。在那之後,我迅速離開了教堂。因為這兩位神父的行為,在教會做修女的這些日子,我過得糟糕極了

d94a00f4ab3cf8896a7da601e4c2fddb.jpeg 離開教會的瑪格麗特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多年以後,我的兄弟,邁克.阿爾布克神父,被指控傷害了一個孩子的時候,我知道那個孩子說的是真的,我的神父弟弟做了壞事,這讓我最後一次去找了教堂,想要找到能修復這些不堪的方法。當我去報告孩子被傷害,以及我自己的傷痛經歷時,一個神父承認了自己的罪行並且道歉,另一個說自己沒做過。跟其他人一樣,我並沒有去法院起訴。

教堂的付費律師很快就找到了我的住處,他跟我說了一堆類似“他是個神父,我說的話在法庭上沒人會相信,因為我當時精神不正常,我是一個問題女孩,誰會相信我說的”的話,這樣,他們付給我一筆賠償金,來掩蓋這些事情,並讓我簽了保密協議。現在我自己的兄弟,已經進了監獄裡,他被控曾傷害了三個孩子,也許還有很多受害對像根本沒出來指證他。

ae8fc5094a66db574bc90c0518797033.jpeg 曾經的紅衣主教佩爾

我為喬治佩爾傷害的對象和他的家庭感到深深的悲傷,要把這些講出來需要獅子般的勇氣,特別是你的對手,是擁有數十億美元財富的強大教會。看到那個因為傷害而失去選擇終結的人,我的心都碎了,他否認遭受過這樣的痛苦,我也一直否認自己被傷害過,這麼多年,我都否認這一切,當被問到時,我都會撒謊,因為我對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一直覺得羞恥。

評:這位前修女的遭遇,我看到後,覺得一定要分享給大家,真實的世界裡,總會打破有關烏托邦的一切幻夢……

赞(0) 打赏
未經 TechRoomage 允許請勿轉載,違者必究!TechRoomage 科技空間 » 昔日虔誠的澳洲修女,說出了內心隱藏二十年的秘密,她在怕什麼?
分享到: 更多 (0)

相關文章

TechRoomage 科技空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