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儀三:如果說江南六大古鎮是我的孩子 周庄便是長子

  中國網12月10日訊 上世紀八十年代,同濟大學教授阮儀三奔走呼號,促成周庄、同里、甪直、西塘、南潯、烏鎮「江南六大古鎮」的保護與規劃,為全世界留下中國江南水鄉的經典面容。其中,周庄最早呼應阮教授古鎮保護理念,並結合自身實際探索出古鎮保護與開發的「周庄模式」,為今日的「中國第一水鄉」奠定堅實基礎。周庄凝聚了阮教授畢生「知」的皓首窮經與「行」的嘔心瀝血,他不止一次說過:「如果說江南六大古鎮是我的孩子,周庄便是長子。」

2018年12月,85歲的「古城衛士」阮儀三回到他夢想開始的地方,在第十一屆中國名鎮(周庄)論壇上,以周庄為範例,分享他關於江南水鄉古鎮振興發展的建言。

古鎮有「里子」:關於內部修復與基建提升

阮教授系統性梳理了周庄發展的歷程,從1989年沈廳第一次開放售票,到2007年獲評5A級旅遊景區,他犀利地指出,在江南古鎮中,周庄的發展處處先人一步,與此同時,遇到問題也首當其衝。

阮教授常說,江南古鎮「遠看都相似,近看各不同」,前街後河、前屋後宅的獨特格局,是周庄區別於其它古鎮的味道所在。然而,一座古鎮如果只保留布局、外立面、沿街建築等皮相,則永遠只能停留在觀光型旅遊的發展階段,令遊客們看了就走,無法深入接觸,無法體驗在地生活。

阮教授認為,周庄下一步工作的當務之急,是對古鎮內部原住民生活居住區進行精確式的修補與升級,並對管線系統進一步更新。這樣,不但給原住民提供更舒適的居住環境,也可幫助古鎮內的300餘家民宿提升品質,開辟出更多有價值的空間,用以承載周庄特色的文化元素,大大豐富遊客的居游體驗,讓古鎮有面子,更有里子。

古鎮有未來:關於江南水鄉古鎮聯合申遺

1999年,阮教授促成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明嘉揚女士考察周庄等古鎮,江南六大古鎮聯合申遺之路開啟。由於申遺工作的復雜性,直到20年後的今天,我們依然在跋涉長路,而申遺的江南古鎮序列,已經增加到14個。

地處江南平原核心區域的周庄,擁有典型的「小橋、流水、人家」風貌特徵和「水陸雙行、水巷穿宅」的枕水特質,在古鎮群中保護修繕工作起步早,並已取得較好的風貌完整性、文旅效益、居民生活水準的提升,這些條件,讓周庄在申遺古鎮中成為典型與主力。

阮教授認為,比「申遺」更重要的,是勇擔「護遺」的使命,「世界遺產」意味著更多的責任、監督與約束,意味著這些遺產需要按照更高的要求來保護,這背後,是整個人類社會關注的目光。所以,我們要保持平常心,認識到即便申遺成功,也只是個開始,更重要的是之後如何打造舒適宜人的空間環境、維持精巧便捷的規模尺度、構建和諧與人性化的社會關系。

這是阮教授對周庄,對所有申遺古鎮的期待與勉勵。

古鎮有靈魂:關於藝術文化的內部注入

江南,是中國傳統人文精神的後花園,是「安適和睦、詩意棲居」的文化家園。江南古鎮在經歷了改革開放以來如流水席般的大眾旅遊洗禮後,應該重新追尋人性尺度的生活價值。未來,人們來到江南尋找的是什麼?阮教授認為,尋找的應該是簡單樸素的藝術靈感、獨具特色的地域風貌,以及人與自然和諧相處之道。

阮教授在演講中舉出兩個典型的案例,他認為,九龍村藝術季體現了老村落空間與現代藝術之間的相互需求,在傳統生活方式中萌生出驚喜;揚州古城「造園樂」則是民間自發力量恢復揚州傳統園林生活方式,是城市更新進程中的新現象。由此可見,江南古鎮發展的新機遇,在於與藝術文化相擁,以美學塑造靈魂。

近年來,周庄古鎮發展的思路與阮教授的這一理念暗合,周庄在0.47平方公里的古鎮內開辟出多樣化的文化空間:影藝小院「旅遊+攝影」、博物館「旅遊+收藏」、古戲台「旅遊+崑曲」、逸飛之家「旅遊+當代藝術」、紙箱王「旅遊+親子」等項目,強化了周庄創新「旅遊+」模式帶來的深度體驗。讓遊客得以放慢在周庄的行程,擷取參與感、收穫感、休閑感。

本屆論壇期間,阮教授與眾多嘉賓考察「周庄.香村」,留下了極高評價。在即將到來的全域旅遊時代,「香村」是周庄拓展構建鄉村旅遊業態布局的「試應手」,「年代秀」的主題營造出靜謐、閑適、親近自然、充滿回憶的基調,「尊重、利他、還原、融合」的理念,也將發展的前景帶回鄉村,在田野間重述生活方式的多樣性,吸引著背井離鄉的年輕人回歸故園。

(尤紫璇)

你可能會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