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東方已“躺平”,教培百萬從業者都去哪了?


全文共2274字,閱讀大約需要5分鐘

10月25日,新東方宣佈將停止經營中國內地義務教育階段學科類校外培訓服務。其乃提供予中國內地幼兒園至九年級(K-9或義務教育)的學生。終止預計於2021年11月末之前生效。


雙減政策頒佈近百日,教培行業已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數百萬從業者都流向何方?

北京商報記者深入一線,與教培行業內的老師、職能人員及相關投資人展開了一次次地深入對話。這當中,有人成功轉行,有人重新考研,而有人則仍在尋找未來的路上徘徊著。

一個客觀事實是:今年以來已有不少投資人撤出教育賽道,轉向消費等領域。業內人士表示,“教育不是一個掙快錢的行業”。


身份轉變

從老師到考生的二次轉身

劉小玲告訴北京商報記者,憑藉自己還不錯的英語成績,她在2020年上半年成為了一名教育培訓機構的少兒英語教師。“教的孩子大部分都是學齡前或者小學低年級,機構的定位也是少兒英語培訓。”

“這兩年時間裡我跳了一次槽,前後待的兩家機構在業內都算得上比較知名。”劉小玲表示,儘管換了機構,但自己一直都是線上下授課。“北京今年抓機構復課抓得嚴,有時候只能線上教學,家長們不太滿意。再加上‘雙減’政策釋出了,機構開始騰退教學點,好多老師都走了,我現在也都是線上教學,時間要求卡得也比較緊。”

據教育部網站10月25日釋出的“雙減”工作試點地區典型案例顯示,作為試點城市之一,北京的線下學科類無證機構壓減率達98%,原有各類培訓機構壓減比例也達60%。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延伸閱讀  9月28日富時中國A50指數期貨現漲0.17%

“機構現在的流動性非常大,老師們都在離職找下家,如果到明年1、2月情況還沒改善的話,估計就要銷聲匿跡了。”劉小玲坦言,自己還沒離職主要是不想斷繳社保。而她的工資和之前相比,到手少了差不多3/4。

“可能我需要換個行業重新開始。”劉小玲在10月剛剛報名了管理類研究生的考試,劉小玲說道,“好在現在租住的房子租金我之前已經預付了,現在就等年底研究生考試的結果。”

從劉小玲目前的生活來看,邊備考邊給孩子線上授課是她的常態。“也忙得過來,畢竟現在教的學生也少了,家長們都在排隊退費呢。”

轉行

要徹底跳出給自己一個機會

近日,一個名為“教培人互助聯盟”的小組出現在豆瓣平臺上。小組簡介中寫道:“希望給迷茫無助的教培人一點溫度和力量。”目前,該組成員已接近2000人,不少教培從業者在其中分享自己的轉行故事。


阿沁目前就職於一家線上教育機構,據她介紹,自己所在的公司算得上業內頭部,她的崗位是前端轉化的基層管理,偏向銷售性質。“對我來說,現在的變化是到手工資變成了原來的1/4。”阿沁表示,自己在現在的崗位上賺不到錢,但是又沒有新的好去處。


“公司之前有裁員,所以我也想等一個‘N+1’。”據阿沁透露,“雙減”政策釋出後,公司對業務進行了調整,工作內容有了一些差別,自己還不太適應。而談及跳槽,阿沁則表示,自己的工作經驗都在教育行業,轉行去其他行業並不容易。“唯一稱得上好一點的變化是不用大規模加班了,今年難得過了一個正常的中秋和十一。”

和阿沁不同的是,李銘在今年6月就離開了曾經就職的網際網路教育大廠,並拿到了“N+1”賠償。經歷了兩個月的求職後,她進入房地產領域,重新出發。

“我覺得職能崗受到的波及相對小一些吧。”據李銘介紹,她在跳槽前後都從事人力資源方面的工作。


“現在的公司可能在福利上稍差一點,跳槽漲薪也沒有完全實現,但好在,我在大多數教培人求職之前找到了工作。”而儘管李銘目前已經離職,但她偶爾仍會關注前公司的訊息。“行業確實有發展不健康之處。別的不說,剛畢業的零經驗主講老師哪值這麼多錢,薪資都開得太高了。”

延伸閱讀  惠雲鈦業:股東朝陽投資減持41.09萬股

不賺快錢

投資人的去與留

行業的冷暖,投資人先知。從今年上半年開始,各大資本開始逃離教育板塊,投資人也陸續撤場。有業內人士表示,撤離的投資人中,不少都將目光轉向了消費行業。

“差不多是從2001年開始,我進入遠端教育行業。”於夢在今年成立了一家教育行業的諮詢公司,“我在行業的時間算得上比較長了,長期關注的是‘網際網路+泛教育’領域,”於夢表示,K12領域從前幾年就發展得極為迅猛,在這一火熱浪潮中,自己也難以避免地被裹挾。“這個行業的發展太快了,我不認為這是一種正常現象,但因為客戶需求和市場走向存在,很難去避開。”

於夢透露,儘管公司在今年剛剛成立,但目前的日常業務和工作變化不大。“變化可能就是幫資金找專案時,原來要找一些K12相關的,現在改成了職業教育相關,也是在新領域去拓展新業務。”


據“雙減”政策要求,目前全國各地不再審批新的面向義務教育階段學生的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現有學科類培訓機構統一登記為非營利性機構。對原備案的線上學科類培訓機構,改為審批制。

“從國家長遠發展的角度來講,我認為教育行業還是大有可為的。”於夢笑著表示。“對很多投資人來說,從純商業角度看,教育行業已經不是一個特別值得投入的讓財富快速增長的賽道了。”

北京商報記者也觀察到,自今年以來,教育板塊上市公司的股價大幅跳水,行業市值也大幅縮減。發生在教培行業的融資事件同樣驟減,K12領域寥寥無幾,融資聲量較大的領域集中在企業服務和職業教育等細分賽道。以9月的融資情況為例,據黑板洞察資料顯示,2021年9月,教培行業的14家企業共融資5.46億元,去年同期的資料為22家企業融資42.73億元,對比來看,融資金額縮水超八成。

“留在行業裡的,除了懷抱教育情懷的人,也有在這個行業做了很多年,來不及轉行的人。”於夢坦言,“只要這條河流裡還有水,她就會繼續待下去,如果河流徹底乾涸枯竭,那她也會不得不離開。”

記者丨程銘劼 趙博宇

延伸閱讀  海航集團及相關企業破產重整案各重整計劃(草案)均表決通過

編輯丨張蘭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