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採後,多家民營醫院業務量翻番


短短一年內,冠脈支架和骨科耗材的帶量採購就給醫療界帶來了兩次“地震”。

在最初,沒有人知道集採將帶來什麼。中標產品大幅降價,公立醫院價格優勢凸顯,民營醫療機構患者流失,這種觀點,曾是業內流行的推演邏輯。

然而,公共政策的複雜和有趣就在於,它所帶來的震動行業的大洗牌,重構著差異化的格局,往往會孕育一些乍看不合理,細思卻頗有道理的後果。比如,在我們的走訪中便發現,集採之後,逆勢生長的高階民營醫院並不在少數。

集採成了醫院發展的契機

2021年1月1日,冠脈支架集採正式落地,其均價從1.3萬元左右降至約700元。

國產支架迅速佔領各大公立醫院。然而,中產們漸漸意識到,在公立醫院,使用進口支架的難度越來越高了。

集採的重任壓在每家醫院頭上。當帶量數額未完成時,部分三甲醫院便選擇了更為保守的策略:非集採產品在一段時間內都無法使用。

於是,輾轉多家醫院、需求不斷被拒絕的患者們開始尋找別的渠道,民營醫院成為了一個好去處。

此時,上海德達醫院(下簡稱“德達”)的管理者們,正想辦法應對集採風暴。醫院耗材目錄中增加了集採中標產品,以滿足患者的需求。

然而,未曾料到的是,主動來到德達的患者越來越多,且大部分人優先選擇了非中標產品。

德達首席財務官樑嘉聲向“八點健聞”透露,今年1~9月,德達PCI(經皮冠狀動脈介入術)手術量達到去年同期的2.5倍,而心外手術、射頻消融和起搏器等心內手術、胸外腹外手術的綜合業務量,是去年同期的2倍,醫院收入也隨之翻番。

9月11日,德達醫療院長孫立忠在醫院五週年慶典上公佈了一組資料:醫院自正式開業起,年門診總量已從最初的4431人次增長至36369人次;開院5年來,住院總量共計5462人次,手術總量已超3777例。

在樑嘉聲看來,集採為德達帶來了契機。醫院業務量的快速增長也使得投資人信心倍增。

9月中旬,德達醫療宣佈完成最新一輪融資,規模超1億美元。本輪融資由香港上市公司太古股份有限公司領投,現有股東斯道資本繼續支援。

像德達一樣在集採後迎來高速發展的民營醫院不在少數。

主打腫瘤治療、與美國麻省總院(MGH)緊密合作的上海嘉會國際醫院(下簡稱“嘉會”)今年也迎來一波患者潮,業務量較去年同期增長一倍,發展迅猛。

和睦家醫療上海地區總院長張澄宇告訴“八點健聞”,今年醫院業務量相較往年增長約30%,但很難斷定集採是造成這一現象的唯一影響因素。

延伸閱讀  雙面“代餐”:幫你減肥,也讓你脫髮想有收穫,就會有代價。

張澄宇認為,集採短期內會給醫療行業帶來陣痛,尤其衝擊依賴醫保病人、藥品耗材收入的醫院。這些醫院過度依賴醫保支付,忽視合理診療,過度使用藥品和耗材,以謀取利益,集採機制將糾正此類現象。

長遠看來,集採將有利於規範醫療市場,同時,也為高階民營醫院帶來了新的契機,某種程度上培養了消費者為更優質的服務付費的習慣,這是長遠利好。

骨幹醫生流動意願增強

集採後,副高以上的醫生們也萌發出跳出體制的想法,開始尋求公立醫院之外的工作機會。

2020年,原上海市第六人民醫院心內科主任魏盟於退休後加入嘉會,現任嘉會心臟中心及大內科主任。

他告訴“八點健聞”,冠脈支架佔公立醫院心內科業務收入約1/4~1/2,集採後,心內科醫生收入預計會有明顯下滑。如果帶量採購波及到心內科所有業務線,醫生收入至少會下滑一半。這會對未來心內科整體手術的質和量均產生深遠影響。

儘管不少地方相應提高了醫生的手術費和診療費,但無法完全補償醫生減少的收入。

魏盟觀察到,在上述情況影響下,公立醫院心內科醫生流動意願增強,有不少人已主動聯絡到嘉會,也有人向他表達過跳槽的想法。

“目前加入嘉會的更多是30~40歲的骨幹醫生,雖然不是知名的專家教授,但都是三甲醫院經驗豐富的醫生。此外,來嘉會多點執業的滬上頂級專家數量也顯著增加。”魏盟說。

支架、關節的集採波及心內科和骨科醫生,高階民營醫院的薪酬、執業環境、管理模式和醫生個人職業前景無疑充滿吸引力。

嘉會心內科和骨科的醫生數量逐漸增長。據統計,嘉會的全職醫生由去年的200人上升至260人,包含全職醫生在內的團隊也擴增至2000人。

德達、和睦家同樣感受到了這股趨勢。僅2021年第三季度,德達就引入2位主任醫生,上海和睦家也有4位醫生全職加入。

對於這種“令人興奮”的趨勢,張澄宇覺得,醫生流動只是短期、區域性的現象,不會成為一種潮流。“要靠撿漏來建設人才隊伍,那只是個案,而非正道。民營醫院發展中最重要的永遠是‘練內功‘,抓住集採帶來的新機遇,抓緊使用新技術、新藥品、新耗材,建立技術過硬的專科團隊,才能立足長遠。”

目前,上海和睦家醫療在原有計劃的基礎上,將著重骨科與心血管介入治療方面的團隊建設,引入更多人才。

新藥主動上門了

嘉會相關人員吳樺(化名)向“八點健聞”回憶,自今年年初起,幾家頭部腫瘤藥企的負責人頻繁登門拜訪,並提出了多個真實世界研究、新藥臨床科研的合作意向。

雙方的合作涉及剛上市一兩年的PD-1、CAR-T和雙抗類等昂貴的藥物。

延伸閱讀  雲南瑞麗新增本土確診1例,為集中隔離點發現

吳樺解釋,因創新藥入院難,跨國藥企正積極拓寬院外市場。

開啟騰訊新聞,檢視更多圖片 >圖片來自視覺中國

“創新藥進入公立醫院受到多重因素限制。腫瘤藥物很多為門診、日間用藥,受醫院藥佔比考核,而住院用藥也涉及佔用三甲醫院床位等問題,醫院用藥的積極性不高。創新藥還面臨醫保一輪輪砍價、國內藥廠衝擊等影響,必須開拓新渠道。” 吳樺補充道。

一週前的10月12日,嘉會還宣佈腫瘤中心開始為患者提供Y藥(伊匹木單抗)為基礎的雙免疫治療的相關服務,成為了國內使用Y藥的先行者。

吳樺認為,這在此前是無法想象的,私立醫療機構想使用最新的藥物,很難得到藥廠支援或患者信任,但現狀已悄然改變。

與嘉會類似,上海敦復醫院(下簡稱“敦復”)也選擇了從腫瘤藥切入,但後者更關注腫瘤患者康復期的健康管理。

上海敦復醫療投資管理集團(下簡稱“敦復醫療”)CEO卓光嵩向“八點健聞”分析,在傳統認識中,院外市場(指頭部公立醫院之外的市場)包括零售藥店、網際網路醫院及患者管理平臺。零售藥店、包括DTP藥房提供常規的藥事服務,但無法滿足腫瘤等惡性疾病患者用藥場景、醫療風險管理、以及後續的醫療需求。網際網路醫院+醫藥物流,一般解決複診的常見病、多發病的複診用藥或OTC藥品。而一般的患者管理平臺本身不具備醫療資質。

在這種對院外用藥的市場分類分層的需求下,敦復醫療瞄準了腫瘤醫療生態中的補位配套——為腫瘤患者提診中新特藥服務、圍手術期服務、診後醫療管理和腫瘤精準篩查。

“腫瘤患者離開醫院後,會進入漫長而緊張的診後管理流程,公立醫院的專家沒有太多精力去管理,也缺乏高效率的服務場景,敦復便承接了這塊分級分類診療的任務,聯結’名院、名醫、名藥企’,通過建設具備專業醫療能力的線下‘院邊院’(指在國內頭部腫瘤專科醫院隔壁)、線上網際網路專病平臺,實現補位式配套醫療服務。”卓光嵩說。

自2019年至今,敦復醫療旗下的上海敦復醫院服務的PD-1/pd-l1患者已逾4萬人次。

此外,在用藥過程中,敦復對腫瘤藥可能出現的不良反應進行預案和管理,也建立起較為完整的資料庫,目前正在總結梳理相關的結論和經驗,為各類上市後臨床研究、用藥指南提供參考。

“民營醫院開展藥物真實世界資料研究,這在前幾年是聞所未聞的”。吳樺曾這樣感嘆道。

史晨瑾丨撰稿

李珊珊|責編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八點健聞”(ID:HealthInsight)

延伸閱讀  家門口就能做康復,南京這個街道社羣衛生服務中心開展七類診療專案

尊重原創版權,未經授權不得轉載,侵權責任自負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