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管Facebook叫“臉書” 現在管Meta叫什麼呢


矽谷今天的大新聞是Facebook宣佈改名了,改叫Meta。

詳情可以點選這裡。

段子挺多,比如國內有媒體宣佈,Facebook不要臉了。

還有這張很有趣的圖:


不過這張包漿嚴重的圖有個小毛病,按照前後邏輯要一致,google不是google,是Alphabet才對。

這波改名操作,其實讓我想起的,倒不是google改名叫Alphabet,而是新浪微博改名叫微博。通過這樣的改名,迅速佔據了心智點,把一種業態改成自家品牌。看著新浪微博叫微博,當年的諸家微博們,情何以堪呢?

同樣的,Facebook以後就叫“元宇宙”了,你們所有在元宇宙這個領域想要找機會的,大概都有些。。。哈哈哈。。。難以形容的心情吧。

所以這個事吧,不知道是不是好事。我即元宇宙的霸氣,也許可能保不齊會失道寡助哦

玩笑開完了,書歸正傳。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Facebook的口碑持續性不佳。從特朗普上臺那場競選開始,媒體們就對這家公司火力全開。一直到Haugen這個深喉走向前臺成為吹哨人,臉書的股價從今年9月的高點下跌了近兩成。

她控訴facebook有四樁罪:

對名人賬戶的差別待遇;

被投資人告上法院;

Instagram 有害青少年精神健康;

“利益比安全重要” 政策。

Haugen 在離開Facebook之前,影印了多份公司內部檔案和備忘錄。

就在公司宣佈改名前一天,據華爾街日報援引知情人士訊息,“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 FTC) 開始著手調查此前被公開的內部檔案是否有欺騙行為及其產品是否披露了不良影響,以及調查臉書是否違反了 2019 年雙方就隱私問題達成的和解協議。”

延伸閱讀  又可以偷懶了 首款實時水洗自清潔掃地機器人UONI由利A1 Pro 釋出

它有沒有濫用使用者的隱私呢?

我看是有的。

但它有沒有像媒體說得那麼邪惡呢?

真不好講。

facebook是一個邪惡帝國,其根源來自於公眾和媒體尤其是主流的公共知識分子對大公司的提防和恐懼。道理也很簡單,公司作為一種組織,從來是集權化的——甚至是極權化的,一個人說了算。這樣的組織小弄弄賺點錢也就罷了,但如果大到已經內化成我們生活的一部分,以及——這點極其重要——它似乎不再以賺取利潤為目標的時候,人們就開始用另外一種眼光來看它了:

我多年前讀過一本書,從這本書中,你可以讀到作者對“大公司的深深敵意”:


有一部叫《圓圈》的電影,女主角就是《哈利波特》的赫敏,男主則是湯姆漢克斯。電影中那個邪惡的公司顯然就是暗指facebook。這部電影其實很一般,但可以從切口中觀察好萊塢左派是怎麼看待facebook的:


(該電影的韓版海報)

昨天我和北大的胡泳教授在百度上做了一場直播,主題就是元宇宙。交談中必然的,提到了扎克伯格在元宇宙上的雄心。

我扯的很遠,信馬由韁,扯到了一本看上去和科技、商業毫無關係的書:


這本書應該很小眾,因為我很少看到有人提到它。而且豆瓣分也不高,估計是因為寫得相當晦澀(也有可能是翻譯的原因)。晦澀有晦澀的道理,因為託伊布納在談一個我們以前從來沒碰到過的問題:

事實上,主權國家、民族國家的歷史並不長。主權國家是歐洲三十年戰爭之後確立的,而民族國家則是一戰後興起的。這樣的全球秩序並不是古已有之。在全球秩序之下,公司的發展早先並沒有跨越國界,跨國公司出現後,戰後的全球秩序作為一件衣服,打打補丁,也是可以穿的。

但隨著網際網路的到來,跨國公司變得越來越常見,而人們也已經不再把網際網路視為一種工具,而是一種生活方式。當人登上網際網路後,原先那件衣服的補丁打不勝打。而全球化在今天,我相信所有人都應該看到,矛盾重重,衝突重重。衣服,快要穿不下了。

託伊布納試圖破的,就是這個局。但實在是人類歷史上無先例可循:主權國家民族國家之前,沒有那麼大規模以及那麼深刻的全球化,主權國家民族國家之後,我們又從來沒解決過公司和國家之間的關係——或者說,我們從來認為,公司在國家之下。託伊布納寫得佶屈聱牙,完全可以理解。

但有句講句,託伊布納沒有什麼好的藥方——這是我個人的讀後感。

學者們總是試圖把問題想周全,但商人這種天生注重執行的物種,早已按捺不住,開幹。

這叫摸著石頭過河。

我總覺得,扎克伯格和馬斯克、貝索斯的Great Dream(嗯,great,但我不覺得是偉大的意思,只是想說比big還要big),本質是一回事。

馬斯克和貝索斯的選擇,是離開地球。這件衣服我不要了,跑火星上再做一件衣服。

扎克伯格的選擇,是深入數字世界。也是這件衣服我不要了,但跑數字世界再做一件衣服。

這是圖謀賺取更龐大的利潤嗎?

延伸閱讀  微軟正在將圖示拖入工作列功能帶回Windows 11中

不不不,您格局小了。

他們想做的事,是同一件:扮演上帝。

在這一點上,中國的網際網路企業家,也有。還記得豆瓣的阿爾法城嗎?

在討論元宇宙的時候,其實,我想到過曾經的這座最終失敗的“城”。

他們的野心如此巨集大,怎會不讓他人產生一種警覺?

這是凱撒要渡過盧比孔河啊!

請原諒,我這篇文章寫得有點像個書單了。


這本今年出的新書,寫得非常好看和精彩。我只用了兩天時間,就已然看完。

在作者的筆下,共和國覆滅前夕,其實沒啥一般意義上的好人。即便是加圖、西塞羅這種後世當聖人供起來的主,也使盡了陰謀詭計、合縱連橫,更不用提其他人了。

今天野心勃勃們的矽谷新貴們,會是成功渡河的凱撒嗎?

不知道。我傾向於不會。

因為圖謀太大,成本高昂。又完完全全無先例可循。

但他們的失敗,如果會失敗的話,並不會煙消雲散,而會成為後來者的經驗教訓。

那件衣服,遲早是會被扔棄的。

我有一個以前的學生問了一個問題:

元宇宙越近,那人類離缸中之腦的猜想不就越近。

我的回答是這樣的:

用今人的觀念去衡量一千年前人的行為,叫刻舟求劍。用今人的觀念去衡量一千年後人的行為,也叫刻舟求劍。

元宇宙這種東西,我不覺得是會短期內成功的。我也很武斷地認為,臉書不會成功。但它肯定是未來。

無論作為今人的你,是恐懼它還是擁抱它。

最後,關於標題裡的問題,總要有個答案不是?


(圖片來自網路)

延伸閱讀  FB釋出CV+AI驅動的Presence Platform

—— 首發 扯氮集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