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韓藝人,內娛之路不平坦



文| 緋飛

近日,由李木戈導演,歐陽娜娜、高偉光主演的民國奇幻題材劇《如月》開機,不老不死的血族紳士高偉光X落魄盲女大小姐歐陽娜娜的設定讓不少觀眾十分上頭,話題#高偉光歐陽娜娜如月開機路透#迅速登上熱搜。


與這一詞條一同上熱搜的,還有劇中男二的飾演者董思成的個人詞條。相較於“深情的高偉光”和“誰不想成為歐陽娜娜”的廣為流傳,#董思成新劇如月開機路透#的詞條跟在兩位後面著實顯得有些讓人摸不著頭腦。

董思成何許人也?韓國大型男團NCT中國分隊威神V的成員之一,《如月》是他回國發展後的第一部影視劇作品。與其他“歸國二代”藝人一樣,董思成屬於在韓娛粉中擁有一定知名度,但放回內娛知之甚少的那一類特定圈層紅人。


在這樣的身份背景下,董思成的熱搜就顯出幾分小範圍粉圈自嗨的跡象。而與董思成一樣的歸國愛豆們,也深知自己如今回國早已不會受到初代“歸國四子”那般追捧,等待他們的,只有陣地改變後帶來的受眾變化、粉絲流失和一再被壓縮的生存土壤。

即使如此,近兩年依然有大批“在韓綠卡藝人”選擇回國發展或是兩國業務並行。在韓時期積累的人氣讓他們不至於回國後就“查無此人”,但那比起內娛龐大的粉絲市場實在不夠看的流量,也決定了他們很難一回國就接到頂級影視綜資源,大部分人就在這樣人氣與資源的相互消耗中掙扎存活,能靠優秀的運營或優質資源真正“熬出頭”的,實屬鳳毛麟角。

01

回國,從“塌房”開始

如今回國愛豆難出頂流,已經是業內公認的事實。

“歸國四子”回國即巔峰的時代早已過去,猶記得2019年賴冠霖歸國時粉絲開玩笑的一句“要讓內娛顫抖”還曾引發爭議,這背後,是內娛看客們不再迷信“綠卡歸國”所帶來的流量。“綠卡歸國”的流量效應減弱,誠然與國內去流量化發展、本土藝人的成長有關,而這種流量降級,也能從“歸國二代”們選擇回國發展的時機上窺得幾分跡象。


“歸國四子”時期,無論是鹿晗還是黃子韜皆是選擇團體在中韓兩國發展得如日中天的時期與公司解約回國發展,再加上正巧趕到國內的第一波流量紅利,“頂流”回國,很難不繼續做頂流。

但隨著國內“限韓令”的釋出,Kpop團體失去在國內的生存空間,曾風靡一時的“韓流”之風颳不起來了,趨利的韓國公司也很快將中國市場擱置,一心一意專注“闖美”。

延伸閱讀  人生贏家!馬蘇新劇殺青後疑戀情曝光,與帥氣男子出入酒店超甜蜜

失去在國內活動機會的韓團,沒有了見面會、演唱會維繫粉絲,再加上文化、語言的隔閡,很快原本那批老“韓流人”變得“佛系”,熱情逐漸淡化;而新成長起來的追星群體則被內娛一批又一批的限定愛豆團、流量明星收割,“韓流”明星逐漸從一代潮流轉為小眾狂歡物件。

在這種生存背景之下,韓團成員原本就出不了幾個國內定義上的“頂流”,他們也就沒有了在巔峰時期“跑路”的機會和底氣,想回國,只能老老實實等著韓國公司放人,而韓國公司願意放人的時機通常都不會太好,甚至時常與“塌房”掛鉤。

來自韓國女子組合(G)I-DLE的宋雨琦雖然早在2019年就開始在國內活動,但那時也正是團體發展勢頭正好的階段,因此2019年到2020年公司對宋雨琦採取兩團並行政策,一邊在國內參加綜藝活動,一邊跟隨韓國專輯的發行節奏赴韓打歌。如此發展,看似兩頭都抓,但同時也由於兩邊參與度都不夠深,因而綜合效果並不理想。


宋雨琦正式將發展重心轉向國內,是在今年2月同組合的韓國隊友被指控有校園暴力史、團隊遭遇口碑危機之後,公司抵不住韓國民眾的輿論壓力,暫停了團隊活動,隊內成員各自分頭髮展,而內娛成了宋雨琦的“退路”。

當然,此處“塌房”並不侷限於大眾認知的“愛豆失格”,廣義的“塌房”還包括團隊解散、合約到期等多種情況。例如賴冠霖就是在韓限定團WANNA ONE到期解散後選擇回國發展;王嘉爾前隊友、GOT7美籍華裔成員段宜恩則是與公司JYP合約到期後選擇不續約,來到中國開拓國內業務。


02

演甜寵、跑綜藝、拍雜誌

有人在翻紅,有人吃老本

不在巔峰期的綠卡們,回國後的資源基本以雜誌拍攝為主,佐以一些小成本甜寵劇拍攝機會,外加各類綜藝刷臉。從前歸國男愛豆還能走一走王一博的成功路徑,押寶在“一朝耽改天下聞”上,而今這條路既已被封死,那麼,翻紅就只能在綜藝裡碰運氣。

想以唱跳愛豆的音樂本行出圈?先看看國內愛豆曲、抖音歌、OST各自為政的音樂市場現狀再說吧。

綜藝這條路目前來看是最易達到翻紅目標的一條捷徑,只是需要一定的運氣。例如同為韓國組合miss A前成員的王霏霏和孟佳,雖然兩人一起參加了芒果TV的競演綜藝《乘風破浪的姐姐》第一季,且孟佳為最終出道選手,但王霏霏卻因為自己獨樹一幟的vlog風格吸引了許多慕名而來接受“種草”的粉絲。

延伸閱讀  央視新聞推出特別報導,主播陣容屬同類型節目之最,網友好評如潮


這種獨特的KOL體質不僅讓品牌注意到了王霏霏的帶貨能力,拿下包括奢侈品MK、快消品蘭芳園、化妝品UNNY在內的品牌代言;還讓她登上演技綜藝《我就是演員》,併成功通過這檔節目接入演員軌道,出演芒果TV新劇《奇妙正在書入中》女一號。

而如今戲約不斷,男頻古偶都市幾管齊下的吳宣儀則是歸國綠卡行列中通過綜藝翻紅的最典型代表。選秀綜藝的“養成感”為她培養了一批粘性和忠誠度極高的粉絲,通過《創造101》節目,吳宣儀的人氣由原本隊內較靠後的位置一躍成為內娛TOP Line,成功超越在另一檔節目中做導師的隊友程瀟。


當然,並非所有綜藝都能達到“捧人”效果。

前文提到的宋雨琦,先後參加了《奔跑吧》《爆裂舞臺》《我們戀愛吧第三季》三檔綜藝,型別涵蓋真人秀、舞臺競演、戀綜,嘗試不可謂不多樣,只是對於吸粉作用微乎其微。對比當年鹿晗加盟跑男,可以看出來真人秀綜藝對藝人的加成效果僅出現於藝人本身的人氣也足夠高的情況下,“宋雨琦們”的最優選,還得是能在節目中呈現完整人物線、故事線的綜藝型別。


不過,有綜藝參加總是好的,還有一部分歸國綠卡回國後難以接到可以維繫人氣的劇綜作品,只有接踵而來的雜誌、推廣、電子專一輪接一輪地割著粉絲的韭菜。在這種只消耗、不補充的環境下生存的歸國愛豆,只能依靠與粉絲互動營業來維繫從韓娛跟隨自己而來的粉絲,勉強掙扎生存著,等待下一個吸粉的機會。

03

本土偶像圍追堵截,

降級“綠卡”更難突圍

如果說2018年之前,國內並沒有“團”的生存空間,那麼2018年之後,隨著“偶系”“創系”“青系”限定團的出現,內娛終於有了一點唱跳愛豆的生存土壤,只是這點土壤並不向“歸國綠卡”們開啟,相反,還進一步擠壓了後者的生存空間。

“愛豆的出路是拍戲。”在這一行業共識下,越來越多影視公司將旗下演員送去參加綜藝節目積攢人氣,出道後再“按規矩”送去拍戲,於是出現了越來越多唱跳能力不大過關,但卻有一定演技的“愛豆”們。

在影視公司這種佈局之下,歸國愛豆們能拿到的影視劇資源越來越有限,基本以小成本、小製作的甜寵劇為主。例如正在拍攝中的《獨家童話》,就是一部由言情IP改編而來的、拍攝週期僅60天的小成本校園甜寵,男主角凌超由SEVENTEEN成員文俊輝出演。


小甜劇的受眾雖然很龐大,但要在浩如煙海般的甜寵劇男主市場突出重圍順利吸粉,押中黑馬的概率或許比在選秀綜藝裡出道還低。而由於《獨家童話》的拍攝週期與文俊輝所在組合SEVENTEEN的新專輯活動時間重疊,為了完成拍攝,他不得不放棄此次活動週期的所有曝光。

延伸閱讀  “5.20”“5.21”約會約pao的4個注意事項(4種法律風險)

對歸國愛豆們來說,兩國業務並行是做取捨與押寶,專注國內業務則是對運氣和公司運營能力的雙重考驗,無論選擇哪邊,前路都註定不再像幾年前那般一片坦途。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