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阿里自研高效能CPU:Intel表示仍信心十足


Intel在半導體先進製程上進展緩慢的幾年間,來自同為x86 CPU陣營的AMD,以及來自Arm陣營的多位競爭者,讓Intel無論在消費級酷睿CPU還是企業級至強CPU市場都面臨不小壓力。

今年上任的Intel新任CEO帕特·基辛格(Pat Gelsinger),正在努力改變這樣的局面。

3月,帕特·基辛格就宣佈了IntelIDM2.0戰略;

4月,Intel推出了第三代Intel至強可擴充套件處理器;

6月,Six Five峰會上,Intel全新基礎設施處理器IPU面世;

7月,帕特又公佈了Intel有史以來最詳細的製程工藝和封裝技術路線圖,並表示Intel要在2025年迴歸製程的領導力;

8月,Intel架構日公佈了第一個高效能混合架構Alder Lake,全新的高效能獨立GPU架構,全新IPU架構,以及資料中心GPU架構的詳細資訊。

本週,Intel On技術創新峰會上,Intel推出Alder Lake 12代酷睿處理器,架構進行了十年來最大的轉變,效能大幅提升。同時,Intel強調軟體優先,進一步加強開發者生態。

帕特·基辛格上任後的一系列動作,目標就是向外界釋放一個明確的資訊——Intel回來了!

Intel真的回來了嗎?

如何看待競爭?

相比Intel今年的一系列戰略和新產品釋出,外界更加關注的是Intel如何應對當下市場的競爭。Intel在桌面和高效能CPU市場長期保持領導力,然而10nm製程的受挫,讓AMD有機會借臺積電的先進半導體工藝贏得桌面CPU市場,蘋果這位大客戶釋出的自研M1晶片,更是給Intel帶來不小壓力。

消費級CPU市場面臨競爭的同時,Intel在利潤豐厚的高效能運算CPU市場也迎來了新的競爭對手。雲端計算和AI等需求,讓亞馬遜、阿里都自研了Arm架構的伺服器CPU。Intel在最擅長的CPU領域可謂腹背受敵。

Intel公司高階副總裁、Intel中國區董事長王銳

對於這樣的處境,今年9月份晉升為Intel公司高階副總裁、Intel中國區董事長的王銳在Intel On技術創新峰會期間與雷鋒網(公眾號:雷鋒網)交流時坦誠的表示:“過去幾年Intel的執行方面慢了一些,不能為我們的客戶提供他們所需求的差異化。所以從某種角度上,客戶做出這樣的選擇。”

延伸閱讀  高階顯示技術成風口,創維砸65億元投建miniLED

她也同時表示,“市場上有競爭並不是壞事,特別是站在全球角度來考慮更是如此。當我們有最領先的晶片時,我們就有信心重新和合作夥伴去洽談、協同,再看看能不能贏回他們的生意。

就像科技巨頭們下定決心要自研晶片十分艱難一樣,嚐到自研晶片的甜頭後也很難回頭。一個很好的例子就是微軟和蘋果,兩家公司一個是開放系統的代表,一個是封閉系統的代表,一開始封閉系統贏了,然後開放系統贏了,然後又回到封閉系統。

想要贏回這些客戶,最好的辦法就是推出比他們自研晶片更強的晶片,或者尋找新的合作方式。此時,先進半導體制程又變得非常重要。

贏回客戶的基礎——製程領先

先進製程是半導體產業持續前進的基礎,Intel過去幾十年間也是憑藉先進的半導體制程保持領導力。然而,2015年開始摩爾定律開始放緩,摩爾定律失效的言論也不絕於耳。

Intel On技術創新峰會上,基辛格說,“摩爾定律仍然有效,我們將在未來十年保持摩爾定律,甚至比摩爾定律更快。”基辛格並不是在喊口號,根據他之前公佈的路線路,Intel將在未來四年迭代五代製程。

在摩爾定律持續有效的時間裡,半導體制程每18個月到兩年迭代一次。Intel要用比摩爾定律更快的速度趕上目前的業界領導者。

“我們是以短跑的速度在跑馬拉松。”王銳如此形容Intel如今的狀態以及表達其重回製程領導力的決心。

她也同時解釋,摩爾定律不是物理定律,它是經濟定律。如果說按照非常科班的、原始的視角看待,確實有後摩爾定律。但摩爾定律的精髓是提供經濟價值,所以只要有技術突破,找到解決方案,繼續提供經濟價值,就可以維持摩爾定律。

對於Intel而言,執行力是其重新獲得製程領導力的關鍵。

“過去幾年裡,我們在執行方面有一些挫折,摔了幾個跟頭”王銳說:“Intel過去已經用年復一年,一次次按時推出的一代又一代的產品證明了Intel最著稱的就是Intel的執行力,我們最大的競爭對手是自己。”

一旦Intel重新擁有了先進製程的領導力,就擁有了贏回客戶的技術基礎,同時還能和自研晶片的客戶有進行新的合作。IntelIDM2.0最核心的變化就是將為客戶提供晶片代工服務。“我們不僅可以為客戶提供先進製程,在同樣的製程下,我們的先進封裝技術也可以幫助我們的客戶。”王銳指出。

更開放生態才是最強競爭力

先進製程技術的領導力是Intel最基礎和最核心的競爭力,但基於先進製程和硬體的生態才是其競爭力的全部。

王銳說:“Intel非常清楚自身的優勢以及面臨的市場競爭,在新一代更有競爭力的高效能CPU Sapphire Rapids釋出之前,我們的生態發揮了重要作用。想要打造新的高效能運算資料中心生態,整個架構的投入非常大,而且這是一個長期的投入。”

靠著生態的優勢,Intel在先進製程重回領先位置之前,也在通過架構創新提供更具價效比的CPU。

Intel客戶端計算事業部副總裁Sunil Kaimal在Intel On技術創新峰會上說:“12代Intel酷睿處理器Alder Lake,基於Intel 7的製程工藝,採用了高效能混合架構,包含效能核與能效核,帶來了極大的越代效能提升。這是在過去十年以來,x86架構最大的轉變。同時,我們與微軟深厚的合作伙伴關係,雙方的緊密協作,能夠智慧、充分發揮最新一代酷睿處理器效能核和能效核的優勢,在真實場景中實現更高效能和效率。”

延伸閱讀  特斯拉FSD安全性廣受質疑 被指誤導使用者 推廣計劃或遇阻

Geekbench 5資料庫中的12代酷睿Core i9-12900K搭配Windows 11平臺的跑分成績顯示,CPU單執行緒得分1834,多執行緒得分17370,比AMD的最新一代16核旗艦CPU Ryzen 9 5950X單核和多核效能分別高11%和5.6%,比蘋果最新推出的最強勁的M1 Max的多核跑分12559也有明顯優勢。

更為重要的是,Intel也在適應新需求下客戶對算力的需求。以前,Intel的態度是,客戶需要的下一代CPU是他們提供的CPU。

“我們早已知道,複雜多樣的數字社會,我們必須和終端使用者更接近,有共同發展的機制,才能為使用者提供差異化的解決方案和服務。”王銳進一步表示,“為了彌補和終端使用者還有一段距離的天生短板,我們和合作夥伴緊密結合。”

這種緊密體現在Intel軟體優先以及更注重開發者社羣建設。

軟體是離開發者和客戶最近的產品,對於大部分的開發者和客戶而言,他們並不關心底層的硬體架構,以及硬體的排程方法,能讓他們買單的是足夠易用、穩定的軟體和更高的價效比。

Intel已經推出了跨硬體架構(CPU、GPU、FPGA、ASIC)的統一開發平臺oneAPI,並不斷完善其效能,包括最新宣佈的oneAPI 2022加入了900項新的功能,以及推出完整的Intel開發者目錄降低開發者使用和發揮Intel硬體的難度,降低開發者的創新門檻。

同樣重要的是,Intel以更開放的心態建設生態。帕特·基辛格提出的是要為開發者提供開放、有選擇、可信任的開源生態。這既是Intel的目標,也是Intel的挑戰。

“一個開源社羣的打造並不容易,即便像Intel、阿里這樣有雄厚實力的公司,也難以僅靠一家公司就打造出整個生態,我們要和眾多合作伙伴共同發力。”王銳說,“Intel是和眾多合作伙伴一起跑馬拉松。”

寫在最後

“回看Intel的歷史,他們並沒有犯過重大錯誤。”這是一位國產CPU資深專家此前對雷鋒網說過的話。

Intel在很長一段時間裡的成功,先進製程是基礎,然而過去幾年間Intel在這一領域的落後,成為了其近來面臨激烈競爭的關鍵。當然,Intel也面臨著數字化時代客戶對算力差異化需求的新挑戰。

這也是帕特·基辛格上任後,不僅公佈了重回製程領導力計劃,以及強調軟體優先,還恢復了為開發者舉辦的峰會Intel On(此前叫IDF)背後的邏輯。

技術出身,曾經為Intel工作多年的帕特·基辛格,何時能讓Intel真正王者歸來?

延伸閱讀  央視霸氣發聲!我國企業要全面擺脫對蘋果依賴:30多家中企被"拋棄"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