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暴風集團的四年風暴之旅:多機構被坑超60億 6萬散戶欲哭無淚



在樂視網“出事”三年後,有“小樂視”之稱的暴風集團還是步了後塵。與樂視網不同的是,賈躍亭人在海外,作為暴風集團實控人的馮鑫已被捕。今年7月,暴風集團突然發佈公告,稱馮鑫被捕。該事件成為暴風集團衰落的標誌性事件。

原標題:暴風集團的四年風暴之旅

此後四個多月時間裡,暴風集團搬出了原本租用多年的辦公地、高管全部辭職、會計師事務所辭任、主業停滯,一步步從正常經營走向徹底瓦解。而這一切離暴風集團完成上市,僅過去四年有餘。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半年前還召開新品發布會,如今僅剩10餘人

12月2日晚間,暴風集團公告稱,公司目前僅剩10餘人,且由於資金狀況緊張,公司存在拖欠部分員工工資的情形。

此前的7月28日,暴風集團突然公告,公司實際控制人馮鑫被公安機關採取強制措施。此後,因涉嫌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職務侵占罪,馮鑫被上海市靜安區檢察院正式批准逮捕。

被捕前,馮鑫一人身兼董事長、總經理、董事會秘書三職。儘管暴風集團曾表示,自馮鑫被採取強制措施後,需要由馮鑫決策的事項,均由辯護人轉達至馮鑫處做出決策,馮鑫被批准逮捕後,決策和履職方式不受影響。但馮鑫被捕一事的確成了暴風集團快速瓦解的重要因素。

暴風集團的四年風暴之旅:多機構被坑超60億 6萬散戶欲哭無淚 1

暴風集團的四年風暴之旅:多機構被坑超60億 6萬散戶欲哭無淚 2

馮鑫被捕一個月後,暴風集團將辦公地搬入位於北京市北三環的一座五層高老舊辦公樓內。該辦公樓內小公司眾多,暴風集團佔地一層。而在此之前,暴風集團一直在同樣位於北三環的首享科技大廈十三層、十層辦公。

暴風集團的四年風暴之旅:多機構被坑超60億 6萬散戶欲哭無淚 3

暴風集團的四年風暴之旅:多機構被坑超60億 6萬散戶欲哭無淚 4

首享科技大廈物業方告訴界面新聞記者,大廈單層面積約2000平米左右,每天每平米租金報價10元,樓內入駐的公司規模都比較大。按照物業給出的數據簡單測算,暴風集團原辦公地一年的租金或在千萬以上。這樣的金額對於暴風集團來說,已無法負擔。近日,暴風集團又公告稱,公司新的辦公場地租金支付到2020年2月底,屆時如果無法及時繳納租金,將面臨無辦公場地的風險。

在馮鑫被捕三個月後的10月底,暴風集團在同一天披露,因個人原因,公司副總經理張鵬宇、首席財務官張麗娜、證券事務代表於兆輝,申請辭去公司職務。至此,除馮鑫外,暴風集團已無高管。

高管全部辭職後還未聘任,作為暴風集團合作審計機構的大華會計師事務所,也以“2019年報審計業務繁重”為由,在11月底決定了“辭職”。這意味著暴風集團2019年年報將無人審計,面臨無法按時披露的風險。根據深交所的上市規則,如果在法定披露期後三個月仍不能披露年報的,公司股票將可能被終止上市。

暴風集團原本的主營業務包括暴風TV和暴風影音。在7月剝離虧損嚴重的暴風TV以後,暴風集團的主營業務已僅剩暴風影音。暴風影音誕生在2003年,是暴風集團賴以發家的軟件。

在今年6月,暴風集團還曾召開新品發布會,推出暴風影音16週年特別版產品——暴16。發布會上,暴風集團喊出了“16週年,歸來仍是少年”的口號。令人唏噓的是,發布會後不到半年,暴風影音被發現移動端和PC端數據異常,無法正常使用。

11月27日,暴風集團披露稱,因公司拖欠機房服務器託管費用,合作方已終止提供服務,導致公司網站和手機客戶端不能正常提供服務。 “公司正在積極與其他合作方洽談,近期公司的主要業務陷入停頓狀態,經營發展受到嚴重製約,面臨無業務收入來源的風險。“暴風集團稱。

財報顯示,2019年前三季度,暴風集團實現營業收入9360.05萬元,同比下滑90.95%;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6.5億元,同比下滑184.50%。

截至三季度末,暴風集團總資產進一步下滑至3.6億元,較上年末減少71.05%。同時,暴風集團的淨資產相應進一步減少至-6.33億元。根據相關規定,暴風集團若全年淨資產為負,其股票將被暫停上市。

百元明星股:6億總資產撐起近400億市值

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暴風集團的計劃都是赴美上市。早在2006年起,暴風集團的前身便先後引入了IDG和經緯創投,並搭建VIE架構。儘管馮鑫在2011年仍公開宣稱要去納斯達克上市,但資料顯示,至少從2010年開始,暴風集團已經在著手拆除VIE。

在2012年申報之後,等了三年的暴風集團最終在2015年3月成功登陸創業板。上市前三年,暴風集團分別實現營業收入2.52億元、3.25億元、3.86億元,增長較為穩定,但其年度淨利潤卻出現下滑,分別為5584.73萬元、3853.75萬元、4185.49萬元。

暴風集團IPO最終以每股7.14元的發行價,募資2.14億元。募集資金到賬後,暴風集團的總資產從上市前的4億元攀升至6.09億元。

2015年上半年正值A股大牛市,“互聯網”標籤的加持讓暴風集團受到空前追捧。自2015年3月24日上市後,暴風集團連續拿下29個一字漲停板,股價突破每股140元,成為新晉A股“漲停王”。此後,暴風集團股價繼續上漲,最終在2015年5月21日迎來高點——每股327.01元,相較於發行價上漲逾44倍,市盈率超過1000倍,對應總市值達392.41億元。

東方財富Choice數據顯示,暴風集團彼時6億元的總資產,在A股市場上排在2600名開外,但其接近400億的市值能擠進全A股前300。在當年4月底接受媒體採訪時,馮鑫稱:“A股的追捧是暴風發展的一大有力槓桿,未來暴風將會成為100億美金公司中的一員。”

上市膨脹瘋狂擴張,屢次股權融資被否

上市不久後的2015年5月初,暴風集團放出其公司史上最為宏大的戰略——全球DT大娛樂。在馮鑫的規劃中,DT大娛樂包括暴風魔鏡(VR)、暴風體育、暴風影業、暴風TV四個新的業務中心,不僅在中國,在國際上也要進行佈局。為此,暴風集​​團從“暴風科技”更名“暴風科技集團”。

隨後數月內,暴風集團動作頻頻,先後推出暴風魔鏡和暴風超體電視,上線暴風秀場,建立DT大數據中心,聯手海洋音樂構建流量聯邦,聯手天象互動打造手游發行平台,以及孵化暴風雲視頻、暴風加油站、暴風私影、雲朵TV助手、暴風文化等項目。

在當年年報中,暴風集團稱,已“在內容、服務、商業三條線上完成了全球DT大娛樂戰略的基本輪廓,佈局完成60%”。

2016年3月,暴風集團披露了其上市以後的首份併購方案,公司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分別以10.5億、10.8億、9.75億元的交易對價,購買甘普科技100%股權、稻草熊影業60%股權和立動科技100%股權,交易總價合計31.05億元。

甘普科技和立動科技為遊戲公司,而稻草熊影業的設立方為自然人劉小楓、演員劉詩詩、演員趙麗穎。上述三家標的公司經營歷史不長,而盈利預測的金額都有大幅增長,且均出現數十倍的估值增長。 3個月後,暴風集團的併購方案上會,被證監會併購重組委以“標的公司盈利能力具有較大不確定性”為由否決。

併購方案被否後,暴風集團仍對外表示,會繼續推進“全球DT大娛樂”戰略。兩個月後,暴風集團祭出新方案——擬定增募資20億,用於互聯網娛樂綜合平台項目、DT平台基礎設施項目以及補充流動資金。

馮鑫認為暴風集團上市是獲得核武器,但是除了IPO募集的1.6億元,暴風集團上市後沒有從資本市場拿到一分錢融資。而燒錢的業務還在繼續。

早在2015年,暴風集團已經將虧損嚴重的暴風魔鏡出表,留在表內的暴風TV在2016年淨虧損3.58億元。 2017年,暴風集團開始感覺到資金上的壓力。在2017年9月接受《新京報》採訪時,馮鑫承認自己上市後“有點膨脹”,並稱“現在暴風的能力只能做影音、電視、VR,內容這塊有就有,沒有就算了”。

財務數據顯示,在2015年至2017年,暴風集團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淨流出5.8億元,投資活動產生的現金淨流出8.53億元。換句話說,暴風集團要想維持業務擴張,需要依靠大量融資。在2015年一季度完成上市之後,暴風集團的資產負債率僅25%,而到2017年第三季度末,這個數據已經超過70%。

2018年剛一開始,暴風集團提出“All for TV”,並披露未來TV業務要整體注入上市公司。但是暴風集團的資金問題沒有解決。 2018年5月,暴風集團撤回了原本20億元的定增計劃,並披露了一份擬融資5000萬元的新方案。該方案一度被調侃為“迷你定增”,並直接使得暴風集團在復牌遭遇跌停。

整個2018年,暴風集團難言起色,加上各類資產減值,全年淨虧損超過10億元。馮鑫的股權被凍結,上市公司數次成為被執行人。

2018年7月,暴風集團微信公眾號發布了一片近萬字的對話實錄——《三年大考,暴風雨中的暴風——馮鑫的內部兩小時長談》。馮鑫在文中認為,暴風集團遭遇資金困境的原因主要有三點,一是經驗不足,上市公司沒有任何一筆融資和併購;二是對錢的屬性認識不夠,把債券融資當作股權融資用;三是心態膨脹,業務佈局貪婪。

尋求對賭融資,多機構被“坑”超60億

正如馮鑫所說,儘管沒有從資本市場拿到錢,但在業務擴張過程中,暴風集團以其上市公司背景,與多家機構合作,拿到了數十億元的資金。這些大多存在兜底條款的資金,最終反噬了暴風集團和馮鑫本人。

資料顯示,暴風魔鏡在2015年上市後獲得了來自松禾資本、華誼兄弟、天音控股的1000萬美元A輪融資。 2016年,暴風魔鏡在B輪又獲得了中信資本領投的2.3億元人民幣融資。此外,在2017年12月,暴風集團又宣布,暴風TV母公司獲得了來自上市公司東山精密和江蘇如東縣的8億元投資。

除了為子公司引入戰略投資人,暴風集團還利用“上市公司+PE”模式,設立產業併購基金,撬動資金槓桿。

2015年12月,暴風集團以控股子公司暴風創投作為GP,與上海歌斐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上海歌斐)、平祿電子成立了總投資額5億元的暴風雲帆基金,參投暴風VR、暴風TV等。該基金中,上海歌斐作為LP出資4億元。

暴風雲帆基金成立有條款約定,當上海歌斐累計分配金額低於其投資本金及固定收益之和時,由暴風集團回購上海歌斐出資對應的基金份額。暴風集團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馮鑫為該回購義務承擔連帶責任。

2019年5月底,因暴風集團未按合同約定支付轉讓價款、違約金及其他費用,上海歌斐提起仲裁。 11月,北京仲裁委員會仲裁庭裁決暴風集團向上海歌斐支付轉讓價款4.62億元,馮鑫承擔連帶責任。

暴風集團的對外融資中,最受關注的案例是被坊間稱為“金融慘案”的MPS項目。 MPS指的是英國體育版權公司MP&Silva Holdings S.A。

2016年2月,暴風集團全資子公司暴風投資聯合光大浸輝投資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下稱光大浸輝),發起設立了一隻規模為52.03億元的產業併購基金——上海浸鑫。光大浸輝是光大資本下屬的子公司。而後者是光大證券的全資子公司,主要從事私募股權投資基金業務。

上海浸鑫的主要目標是收購MPS公司65%股權。 MPS彼時的估值高達14億美元,主要從事媒體轉播權管理,擁有意甲、英超、美洲杯、NFL等著名體育賽事在全球或部分地區的轉播權。

但在上海浸鑫以高達47億元的價格入主後,MPS公司在版權市場上接連失守,被競爭對手擊敗。此外,作為MPS創始人的Andrea Radrizzani早在2015年就成立了Eleven Sports,從事賽事轉播,構成了與MPS的競爭。 2018年10月17日,由於無力支付版權費,英國高等法院裁決MPS破產清算。

這邊的收購項目一地雞毛,另一邊上海浸鑫也即將在2019年2月25日到期。在上海浸鑫52億元的出資中,優先級有限合夥人出資人民幣32億元、中間級有限合夥人出資人民幣10億元、劣後級有限合夥人出資人民幣10億元。資料顯示,招商銀行旗下招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作為優先級合夥人認購了28億元的份額。

上海浸鑫投資方退出的方式是暴風集團最終完成對MPS的收購。 MPS破產,暴風集團搖搖欲墜,收購已經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之後,招商銀行對光大資本提起了訴訟。另一邊,光大浸輝及上海浸鑫也以暴風集團和馮鑫未能履行上述回購協議的約定為由,對暴風集團及馮鑫提起“股權轉讓糾紛”訴訟,要求暴風集團及馮鑫承擔損失賠償責任。

馮鑫被捕,“小樂視”隕落

據媒體報導,在MPS項目的融資過程中,馮鑫存在行賄行為。另據上海市靜安區檢察院披露,馮鑫被批捕,涉嫌的罪名是“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職務侵占罪”。隨後,暴風集團在四個月內經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暴風TV是暴風集團在擴張中孕育的最重要資產。但在今年7月,暴風集團已經以喪失控制權為由,將暴風TV出表。

暴風集團的四年風暴之旅:多機構被坑超60億 6萬散戶欲哭無淚 5

與暴風影音不同,在上市公司體系外的暴風TV,官網仍能正常打開。 12月4日,界面新聞記者撥通了暴風TV全國客服熱線,一名自稱第三方呼叫中心客服的接線員稱,暴風TV已經停產停售停止運營,公司“不存在了”。

暴風集團的股票目前仍在正常交易。 12月4日收盤,暴風集團報每股3.22元,較其歷史高點的跌幅超過97%,對應總市值僅10.61億元。截至9月30日,暴風集團股東戶數6.35萬戶。

從現有情況看,暴風集團未來退市或難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