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風口上的額溫槍:市面一“槍”難求,廠家訂單排滿



新冠肺炎疫情大考,折射江湖百態,繼口罩、消毒液之後,額溫槍也成了“稀缺物品”,原來不到兩百塊就能買到的額溫槍在電商平台要三百“起跳”。一“槍”難求的市場上,價格已飆升了逾十倍。而額溫槍的上游產業鏈傳感器、ADC、MCU、液晶顯示屏、電池等元器件等身價也水漲船高。

風口上的額溫槍:市面一“槍”難求,廠家訂單排滿 1

在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前,額溫槍是一個較為小眾的醫療產品,多在醫療機構中使用。由於生產門檻比較高,並且生產所需的資質難以審批,目前全國體溫槍生產企業僅有156家,規模以上企業僅44家,大多在廣東,另外零星分佈於江浙滬一帶,全國年產量約在1500萬台左右。

“現在買不​​到原材料,下一批原材料到崗要等到4月初,最快也要4月8日才能出貨。目前,紅外溫度傳感器是額溫槍產業最為缺乏的元件。”一家華南地區額溫槍生產商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說道。東興證券研報稱,國內額溫槍大部分組件可由本土廠商提供,但紅外傳感器產品多依賴海外進口。目前主流產品基本採用從比利時進口的MLX9064傳感器,價格已從平時的2-3元漲到200元左右,漲幅達100倍。

缺貨“緊箍咒”

額溫槍屬於電子體溫計的一種。根據最新《醫療器械監督管理條例》及《醫療器械經營質量管理規範》以及一二三類醫療器械目錄,電子體溫計是屬於6820普通診察器械,屬於二類醫療器械。其工作原理是任何物體在高於絕對零度(-273℃)以上時都會向外發出紅外線,額溫槍通過傳感器接收紅外線,得出感應溫度數據。

為了防控疫情,小區、超市、單位、寫字樓……只要有人流的地方,就有額溫槍。隨著企業陸續復工復產,額溫槍更是緊俏產品,從小眾需求成為全民需要。

“現貨已經沒了,我們現在的單子排到6月份了,如果是把外單也接進來的話,工廠的訂單可能要排完今年。” 深圳一家額溫槍生產商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說道。

疫情之下,額溫槍的需求端激發了產能的巨大缺口。跟據賽迪工業和信息化研究院的數據,我國手持紅外體溫測試儀2018年和2019年的總產量也不過55萬台。

2月2日,工信部新聞發布會披露國內共收到各地紅外體溫檢測儀需求大約2萬台,手持式測溫儀需求30餘萬台;預計全國全自動紅外體溫檢測儀需求6萬台,手持式測溫儀55萬台。目前中國全自動紅外體溫檢測儀日產量已達800台左右,未來日產能有望達1500台,手持式測溫儀日產能達15000台。

3月6日,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致電幾家額溫槍廠家,多數額溫槍生產廠家表示已經沒有現貨庫存,3月末或者4月份才有貨,甚者訂單量已經排到了6月份。除了供給市面外,一家額溫槍生產商向記者表示會優先滿足防疫工作需求。

而額溫槍產業巨頭魚躍醫療目前每天連班20小時生產,疫情相關的主要產品產能利用率已超過100%,額溫槍等體溫檢測類產品仍供不應求,估計當下測溫槍月度銷量是過往5年的銷量總和。

芯海科技(深圳)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盧國建則表示,以往額溫槍屬於小眾市場,一年出貨量約1000多萬元左右,基本每月200萬元的產能保證即可。但如今受疫情影響,其需求猛增,特別是3月份需求更是暴漲。

但由於各環節受限於產能,層層遞進之下,缺貨成為額溫槍市場的“緊箍咒”。

盧國建指出,一方面有額溫槍資質廠商產能有限,以前最多生產兩三千台,但現在一下要擴大至兩三萬台,一時半會難以跟進;二是傳感器缺貨嚴重;三是所需的主控芯片受上游影響產能受限;四是模具廠商也難以短時間內開出相應的模具。這些因素一疊加導致整個行業形成“斷點”,不是有生產資質的廠商但沒有主控芯片,就是有主控芯片但沒有傳感器。額溫槍訂單滿天飛,最後仍落不了地,供需之間“剪刀差”造成其價格飛漲。

疫情之下大體量的需求讓原本小眾的額溫槍市場徹底火了起來。一方面,出現了眾多“倒爺”微商,兜售質量參差不齊的額溫槍且進一步炒作市場價格。另一方面,上游產業鏈的壓力也更加凸顯。

上游短期擴產難

額溫槍產業鏈較長,生產速度短期上量很難。對於產業鏈各端的廠商來說,並沒有時間準備充足的原料。目前零件短缺,直接導致了額溫槍廠家集體“啞火”的局面。

東興證券於2月23日發表的行業研報指出,目前生產額溫槍所需的大部分零件都可以實現本土化,但溫度傳感器目前只能從國外進口,主流產品基本採用比利時的MLX9064 系列產品。而前端 MLX9064 現貨市場極為緊缺,很多工廠拿不到料。而該產品的工藝並非標準工藝,短期大幅度提升產能也並不現實。

據悉,紅外傳感器最核心的元器件其實是芯片,這也是整個額溫槍產品供應鏈的最上游,目前可以供貨的晶圓廠商大多分佈在中國大陸、中國台灣地區和一些歐洲國家。

值得注意的是,一個晶圓廠從建設到開工就要好幾年時間,同時需要大量資金投入;如果要開發一款芯片,需求方至少要提前2-3個月下單。而芯片的製造則需要多走道程序,一般來說,一個晶圓廠要準備的直接原材料就有三百種,間接原材料有幾千種。換句話說,短時間內擴產並非易事。

傳感器的價格也大幅攀升。

“現在一個傳感器賣到八九十塊錢,以前一個傳感器就幾塊錢。”一家額溫槍生產商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說道,“受此影響,額溫槍的出廠價也拔高不少,一把額溫槍出廠價已經達到300元左右。此外,額溫槍生產所需的MCU 也出現了缺貨少貨的現象,目前合適的國產低功耗16bit ADC MCU產品已經排產到5 -6 月份。”

我國紅外測溫設備企業產品價格低廉,性能優越,在滿足國內需求的同時,海外需求也不容忽視。記者從廠家方面了解到,隨著疫情在全球的蔓延,國際詢單也開始增加,額溫槍供給依然存在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