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又一家長租公寓出現問題 三彩家拖欠全國近萬名業主租金



3月12日消息,繼蛋殼公寓、美麗屋之後,又一家不動產管理機構三彩家拖欠全國近萬名業主租金而遭到投訴,這些業主已經被拖欠2-3個月的租金。同時,許多租客也被強制以“不可抗力”為由強制解約。

鳳凰網科技從其中一位上海的業主陳蕾女士了解到,她是2019年2月與三彩家簽約房屋託管合同,委託三彩家對外租賃自己的住房,合同期為三年,其中有一個月的空租期,也就是也就意味著如果租約期滿的話她可以拿到35個月的房租。

並且,雙方合同約定房租是月度支付,每個月支付上一個月的房租。同時。在租客端,租客可以採用季度付或者年付的形式繳付租金。陳蕾女士告訴鳳凰網科技,2020年1月25日,她應該收到上一個月的租金,但這筆錢並沒有如期到賬。

截止目前,三彩家已經拖欠陳蕾女士兩個月的租金,共計1.2萬餘元。 “眼看著3月25日又快到了,房租不知道有沒有著落。”陳蕾女士告訴鳳凰網科技,目前已經有不少業主組成了維權群,包括上海、南京、北京等城市。據不完全統計,被影響的業主接近萬名。

陳蕾女士表示,最開始三彩家是以春節放假、延遲復工為理由要暫緩支付房租,到2月25日,房租又沒有到賬,就直接變成了拖欠。後來業主陸續開始要求支付房租,但是沒想到三彩家竟然要求他們簽署一份補充協議。

又一家長租公寓出現問題 三彩家拖欠全國近萬名業主租金 1

業主出示的補充協議

陳蕾女士出示的補充協議顯示,三彩家表示因為受到新冠肺炎病毒的不可抗力影響,出現經營困難,希望業主能夠分期支付拖欠的業主房租,分期時間為12個月。也就是,如果三彩家拖欠業主12000元的房租,那麼每個月就支付給業主1000元。

對於補充協議的要求,業主均表示拒絕。隨後,三彩家對這一部分拒絕簽署補充協議的業主發出解約通知,通知顯示所拖欠的房租可以在簽署後的三個月支付完畢,另外,不支付違約金。

又一家長租公寓出現問題 三彩家拖欠全國近萬名業主租金 2

業主提供的租賃合同部分條款截圖

但根據陳蕾女士出示的委託合同顯示,如果出現不可抗力因素如拆遷、地震與自然災害等,可以解除合同。並不包含疫情所致的因素。此外,合同還規定,如果是乙方(三彩家)原因導致乙方不支付或者不按照約定支付租金達30日的,甲方(業主)可以收回房屋。如果是乙方要求提前解除合同,需要支付6個月的租金為甲方作為違約金。

業主拒絕該補充協議的原因之一還有在疫情期間,三彩家及其關聯的城城租房並沒有任何對於租客的優惠措施,還不斷催租客交房租。其中一位租客李紫告訴鳳凰網科技,她採用季度支付的方式租房,合同約定的是提前30天繳納房租,而別的中介都只是要求提前15天。

對於租金繳納逾期的,三彩家還要按每天向租客收取月租金的2%作為違約金。李紫告訴鳳凰網科技,她是2019年12月16日簽署的租賃合同,2月11日她因為疫情在家隔離,資金緊張產生了逾期,中介告訴她2月16日不支付就產生違約金。

令她驚訝的事情,她在2月17日早上發現門口密碼鎖的密碼被更換了,中介告訴她是因為不交房租導致的。

最終,她在2月18日當天,被迫接受了按照每天違約金90元的條件,提前繳納了下下一筆房租和違約金。 “租房住進去才兩個月,我房租都交了15500元了,但是我每個月的房租才2046元。”李紫說。

陳蕾告訴鳳凰網科技,三彩家對租客收房租的速度從不含糊,現在以疫情影響為藉口對待業主,是廣大業主都不滿意的原因。 “當時我看三彩家背靠國企,比較可靠,所以才選擇簽約。”陳蕾說。

據鳳凰網科技通過天眼查查詢了解到,三彩家租房是由城市社區服務集團(西安)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城服集團”)運營的品牌。根據官網資料顯示,“城服集團”是由三彩不動產聯合中企集團(國有控股)、中車控股(國有控股)響應十九大號召推動“住有所居”“租售同權”“租購併舉”,共同設立的國有控股房屋租賃機構。皆在為一二線城市剛需租房人群提供一個可以同城免費換房、按月支付房租、不賺房租差價的租房平台。

背靠國有企業背書,通過三彩家平台,對外聯繫的是城城找房。天眼查資料顯示,城服集團執行董事兼總經理,法定代表人張智軍也是城城找房的法定代表人。

公開資料顯示,城城找房成立於2017年,是城城不動產管理有限公司推動“住有所居、租售同權、租購併舉”設立的獨立品牌,註冊資本5000萬元人民幣。官方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2月,城城找房已進駐西安、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杭州等25個城市,其在職員工超4000人,管理房源超3萬套,達10萬餘間。

張智軍在城城找房持有19%股權,郝菲系城城找房大股東,持有51%股權。同時,郝菲在三彩不動產管理有限公司西安分公司擔任法人。三彩不動產是三彩集團有限公司旗下品牌之一,集團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和最終受益人系文寧,持有公司99%股份。

2020年1月,城城找房正式啟動紐約證券交易所掛牌。

因為拖欠租金被業主投訴,加上被租客舉報,目前杭州房管部門已經約談包括三彩家、自如和青客在內的多家長租公寓,但由於不少長租公寓資金緊張,拖欠房租的問題在短期內難以解決。

鳳凰網科技致電客服以“有房屋想要出租”為由進行諮詢,三彩家客服對於資金問題閉口不提,僅表示可以讓當地業務聯繫安排上門看房、收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