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唯:受夠了前夫的家暴和威脅,如今不想再婚,視3個兒子如寶


文| 王珍一

編輯| 孫大聖

作為曾經的歌壇天后,韋唯“消失”太久了,歌迷太想念她了。

這不,在2022年,韋唯現身了,還給歌迷帶來了驚喜。

韋唯入選了北京冬奧會口號推廣音樂短片的唱響名單,韋唯復出為奧運會獻唱了。

在被公佈的視頻短片中,可以看到韋唯的歌聲依舊慷鏘有力,情緒依舊飽滿,唱功不減當年。

聽到韋唯久違的歌聲,很多歌迷流淚了,他們在留言區紛紛留言:歡迎歌壇大姐大回來。

激動的不僅僅是歌迷,韋唯自己也很激動。在視頻中,她面對鏡頭,感慨地說道:“闊別八年,我回來了。”

韋唯終於回來了。

那麼在這“消失”的8年里韋唯經歷了什麼?韋唯又有怎樣的人生故事?

今天,我們好好聊一聊韋唯。

01

韋唯祖籍山東臨沂蒼山縣,1963年9月出生於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

她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上面有一個哥哥、一個姐姐,他的父親張玉曾經是一名軍人,母親韋秀群在鐵路部門工作。

雖然家人沒有人從事過音樂工作,但韋唯從小就展現了音樂天賦,她5歲時就能完整地演唱小常寶的《八年前》。

韋唯的父母沒有埋沒韋唯在音樂上的天賦,在她6歲時就將她送進了專業的音樂培訓學校。

即使在韋唯8歲時,他們一家搬到了廣西居住,他們也沒讓韋唯放棄對音樂的熱愛。

韋唯也很爭氣,在8歲就考入了柳州市歌舞團。

只是在成長的過程中,有兩件事情讓韋唯頗感無奈。

一件是父親對她的管教過於嚴格,她想擺脫父親的管控。

二是父母的關係太差。她的父母經常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這樣的家庭環境讓她感到窒息。因此她暗暗發誓,一旦有一天她結婚了,她一定要讓家里天天聽到快樂的笑聲,而不是孩子們被嚇到的哭聲,她渴望有一個完美的童話式的家庭。

終於在14歲那年,她考入了北京鐵路文工團,她提著一個軍綠色的旅行袋離開了父母,離開了廣西,隻身前往北京。

02

進入北京鐵路文工團後,韋唯有長達10年的時間沒有受到重用。她在文工團一開始是學員,每月工資15元,主要工作是擦地板、刻蠟版、裝燈光、卸燈光,偶爾寫寫串詞。

即使如此,她也沒有放棄進步。

1985年,22歲的她參加了在武漢舉辦的全國歌唱比賽,入選神州歌壇12星之一。

也是在這一年,她從北京鐵路文工團借調到中國輕音樂團做演出工作。

在中國輕音樂團韋唯認識了比自己年幼3歲的長笛演奏員付笛生。

延伸閱讀  王源歌詞裡的人生哲理,講述了12歲到21歲的故事,緩緩述說著感悟

付笛生非常欣賞韋唯在音樂上的才華,他對韋唯展開了追求,並成功抱得美人歸。

相戀後,兩人同居在輕音樂團職工宿舍二樓的一間小屋裡,因為那時兩人都窮,房間裡沒有什麼值錢的家當。

雖然那時經濟條件不好,但付笛生對韋唯卻照顧得無微不至。他天天在食堂打好飯等韋唯過來吃。到外地演出時,他更是為韋唯端茶送水拿東西,生怕韋唯太辛苦。

然而這段感情僅僅只維持了2年。

在這2年裡,韋唯參加了央視的青歌賽,獲得了通俗組第二名。她還參加了第24屆索波特國際音樂節。

韋唯的音樂事業越來越好了,付笛生和她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

韋唯開始嫌棄付笛生,兩人之間的問題越來越多,最終不得不走向分手的結局。

與付笛生分手後,韋唯在1989年登上了央視春晚,演唱了一首《愛的奉獻》,名氣越來越大。

一年後,她和劉歡合作了第十一屆亞洲運動會的宣傳曲《亞洲雄風》。憑藉這首歌曲,韋唯不僅名滿全國,還揚名國際。

也是在這一年,韋唯因為一段感情備受爭議。

03

1990年相聲大家侯耀文被曝和韋唯有故事,很快兩人就被輿論熱議。

原本男女談戀愛是正常的事情,但在侯耀文和韋唯這裡就不正常了,因為當時侯耀文已經結婚,妻子名叫劉彥。

韋唯被疑知三當三,而韋唯也間接促使了侯耀文和劉彥離婚。

只不過侯耀文離婚後並沒有娶韋唯,他認識了青年女演員袁茵,他將韋唯拋在了腦後。

離開侯耀文後,韋唯認真反思了自己對感情的態度,她發現還是付笛生對她好,她回去找付笛生了。

然而沒有人會一直在原地等一個人,彼時付笛生身邊有了任靜,他沒有和韋唯複合。

後來,付笛生也成了知名歌手,他和任靜合作的歌曲《知心愛人》曾經紅極一時。

屋漏偏逢連夜雨的是韋唯不僅感情遇挫,與恩師李谷一的感情也破裂了。

1991年,社會上出現了“韋唯不幸感染艾滋”的傳聞。一個名叫《聲屏週報》的報紙更是以韋唯的口吻暗示傳出韋唯不幸感染艾滋消息的人正是韋唯的恩師李谷一。

面對傳聞,韋唯苦惱,李谷一也很苦惱。

為了闢謠,李谷一多次召開新聞發布會,但依舊無法阻止謠言的蔓延。

最終在無奈之下,李谷一將《聲屏週報》和韋唯都告了。

這一告,就告出了“中國歌壇第一案”。

雖然這起案件最後不了了之,但韋唯和李谷一師徒情滅,直到十幾年後兩人才和解。

在這起案件發生的過程中,還有一件事情讓韋唯非常傷心。

彼時面對媒體的誣陷、恩師的不解,她想在家人那裡尋求支持和溫暖,結果父親對她說了一句:“受不了就去死”。

自此韋唯有長達14年的時間沒有理會父親。

韋唯也由此跌入了人生的低谷。

在她人生的低谷期,邁克爾·史密斯出現了。

延伸閱讀  讓人熱血沸騰的6部越獄電影,部部驚險勁爆,一口氣看完真過癮

04

1992年,瑞典鋼琴家邁克爾·史密斯到中國訪問。

這一年的12月23日,邁克爾·史密斯受邀觀看中央歌舞團的一場演出。在這次演出中,韋唯演唱了歌曲《愛的奉獻》,邁克爾·史密斯被韋唯吸引了。

他對韋唯展開了追求,寫了不少情書。

他在情書中深情地寫道:我愛你的一切,你的好,你的不好,你的錯誤,你的痛苦,你的美,你的歡樂……所有這一切,再過二十年,你會明白這一點的,我是你的崇拜者,你的歌迷,你的奴隸……你想讓我做什麼人,我就做什麼人,不管你上哪兒,我都跟你一起去……

在與邁克爾·史密斯相處的過程中,韋唯也淪陷了。她發現和邁克爾·史密斯在一起時,她會很放鬆,一天工作的壓力和疲勞都沒有了。並且因為有共同的愛好,兩人好像永遠有說不完的話。

又加上邁克爾·史密斯事事順著她,時時讚美她,她感覺遇到了對的人。

因此在1993年,她不顧家人的反對跟隨邁克爾·史密斯到瑞典生活。

只是到瑞典不久後,韋唯發現邁克爾·史密斯竟然已經結婚了。

按照正常的情況,韋唯應該及時止損,立馬回國,可那時的她已經有了7個月的身孕,又加上邁克爾·史密斯答應她會離婚,因此她沒有打掉孩子立馬回國。

邁克爾·史密斯也沒騙她,他真的和原配離婚了。

1994年,韋唯和邁克爾·史密斯走進了婚姻的殿堂。

結婚的前6年,他們很甜蜜。韋唯為邁克爾·史密斯生下了三個兒子,分別是:韋紫明、韋紫瑞、韋紫湦。

為了紀錄他們的甜蜜生活,邁克爾·史密斯還寫了一本名為《我的中國妻子——韋唯》的書。在這本書中,邁克爾·史密斯對韋唯大加讚譽:“她不僅如你們所知是個優秀的歌手,還是個可愛、風趣、性感的女人,是個好妻子和好母親……”

甚至邁克爾·史密斯在書中自豪地宣稱在這個世界上至少有4個男人深愛著韋唯,這4個男人便是他和三個兒子。

他的三個兒子的確深愛自己的母親,但他卻說謊了。

05

在《我的中國妻子——韋唯》出版不久後,邁克爾·史密斯就暴露了本性。

他不僅多次出軌,還多次家暴韋唯。有一次他還在韋唯的汽車上做了手腳,如果不是韋唯及時發現,就差點車毀人亡。

面對這樣的邁克爾·史密斯,韋唯深知過往的恩愛都是假象,邁克爾·史密斯並不是良人。

她提出了離婚。但離婚也不容易,邁克爾·史密斯不是扣下三個孩子的護照就是打她、威脅她。

這樣的生活使韋唯非常痛苦,她曾經在一天內7次想自殺。

可即使如此,她還是擔心自己離婚這件事情影響到孩子,她不希望孩子們看到她小時候看到的父母吵架摔門而出的場面。

為了將離婚對孩子造成的傷害減到最小,她還特意帶三個兒子去看心理醫生。

她盡力將三個兒子保護好。

與此同時,她想盡一切辦法離婚。

最終在2004年她成功拿到了離婚證書。隨後她與邁克爾·史密斯就三個孩子撫養權的問題對簿公堂,最終韋唯成功拿到了三個孩子的撫養權。

韋唯帶著孩子回了北京。

06

回到北京後,韋唯一邊撫養三個兒子,一邊復出工作賺錢養家。

延伸閱讀  當虞書欣和鞠婧禕撞衫時,網友:差距太明顯了

在這個過程中,她和父親實現了和解。

2010年,韋唯的父親因肝癌住院,她去醫院看了父親。

父親在臨終之前對她說:“你帶3個孩子不容易,老爹希望你把3個孩子撫養成人的同時,不要太累自己了。”

在韋唯看來,這是父親這一輩子對她說的最溫情的一句話。

多年後,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韋唯坦言以前責怪父親不理解自己、不支持自己,是自己太不懂事了。她說天下的父母都是愛孩子的,只不過年代背景不同,表達方式不一樣。她還說:“我的爸爸曾經是一名軍人,他傳遞給我的東西,再加上那個年代所吃的苦,奠定了我後來的成就。”

讓韋唯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在父親去世3年後,她的身體健康也出了問題。

在2013年參加完《我是歌手》後,韋唯從大眾視野中“消失”了。

韋唯與病魔進行了長達8年的戰鬥。

好在這場戰鬥,是以韋唯取得勝利結束。

2021年12月10日,韋唯在個人社交賬號上發文:未曾想,再“回返人間”,竟已是八年了……8年浴火重生方知的喜悅,福相,我感嘆生命的奇蹟。

在這8年裡,雖然與病魔鬥爭,但韋唯是幸福的,因為三個兒子不僅花時間陪伴她,個個還很爭氣。

大兒子韋紫明從北京大學畢業,如今在倫敦國王學院深造。

二兒子韋紫瑞目前在倫敦留學,熱愛拳擊,還進軍了超模界。

小兒子韋紫湦如今在美國工作學習。喜愛音樂,還有了女朋友。

他們三個簡直就是“寵媽狂魔”,給媽媽慶生、帶媽媽逛街、兜風,想著法子逗媽媽開心。

對於經歷了不幸的婚姻和疾病的纏繞的韋唯來說,三個寶貝兒子,讓她的人生一掃陰霾,幸福滿堂。

曾經,有媒體問她如何定義幸福?

韋唯動情地回答:“幸福就是有家人的陪伴,就是肉肉、老大、弟弟(三個兒子的小名)在我身邊健康快樂地長大。與家人、我的孩子們在一起是我最大的幸福。”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