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吹不黑,《誤殺2》不完美,但卻很高級,因為全片沒有一個壞人


不久前,《誤殺2》提檔一周提前和觀眾見面,

首日票房9900萬,3天破3億,影片向著10億大關穩步邁進,大有引爆年度票房之勢。

《誤殺》系列可以看成是《唐人街探案》系列的番外篇,當年《唐人街探案》走的是那種本格推理路線,成為2016年初的票房黑馬。到了《唐人街探案2》,陳思誠考慮受眾,弱化了推理,將“唐探系列”打造成了合家歡電影。

而《誤殺》延續《唐人街探案》第一部的風格,將推理與懸疑進行到底,是針對特定受眾做的一次精準打擊。

陳思誠的佈局已經很明確了,以後自己主抓《唐探》系列,走大眾親民路線;然後培養影視新人拍攝《誤殺》系列,刮的是小眾懸疑風,兩條路互相聯動與滋養,讓“唐探宇宙”真正形成一個網狀結構。

《誤殺2》裡,陳思誠繼續擔任監製,肖央繼續擔任主演,拍攝過《唐人街探案》網劇的新人導演戴墨操刀,延續了《誤殺》系列首部的創作模式。

本作裡,主創還邀請到了任達華、文詠珊等演員,給大家極大的新鮮感。

其中任達華飾演一名心懷正義的警探,而文詠珊在片中飾演肖央的老婆,在《寒戰2》裡用美艷征服觀眾的她在影片裡卻演了一位苦情的媽媽,她的演技比顏值還要驚艷。

在影片的首映禮上,就有觀眾不懷好意地問肖央,《誤殺》系列首部裡他和譚卓演夫妻,《誤殺2》裡他和文詠珊演夫妻,那麼現實生活裡,他更願意和哪位美女結婚過日子。

肖央一下子蚌埠住了,文詠珊在一旁搞怪,而譚卓本人也轉發了相關新聞,讓人忍俊不禁。

不過《誤殺2》本身可沒有那麼輕鬆活潑了。

影片的故事很戳心,肖央和文詠珊在故事裡的孩子患上了心髒病,需要移植心臟,他用一個小時籌集了200萬的手術費,但移植的心臟在手術前卻被某個權貴給截胡了,肖央怒不可遏,持槍走進了醫院,一場大戲就此上演。

很多人是衝著懸疑和犯罪題材去看《誤殺2》的,然而隨著劇情的推進,真正觸動觀眾的其實不是百轉千迴的劇情反轉,而是底層人物爆發的匹夫之怒,和綁架背後最純粹質樸的父愛。

當肖央拿著槍含著淚說出:“我們老老實實做人,為什麼贏的總是你們?”

這一聲詰問如手術刀一般精準地剝離了影片懸疑的表皮,露出了關於階級與平等的深刻反思。

當影片結尾,孩子問為何在燈下看不到螢火蟲的光,肖央笑著回答:“因為他們的光太弱了,只有在黑暗的地方才。”

全片堆積的濃烈情感用這個童話般的比喻,完成了悲愴有力的書寫。

延伸閱讀  一人之下:張楚嵐真心愛著寶兒姐,馮寶寶卻只想利用他找回記憶?

而當影片結束,片尾打出致敬父親的字樣時,我們才明白,整部影片無論是冷汗淋漓的對峙戲,還是熱淚盈眶的煽情戲,都是向父親表達崇高的敬意。

如果你覺得這就是影片的全部,那就大錯特錯了。

當觀眾為影片的父子情感動落淚時,影片的彩蛋卻用一個善意的玩笑給了我們溫柔一刀。

原來肖央飾演的是一位編劇,當兒子得病生命危在旦夕時,他用筆寫了一個劫持的故事,故事的結尾是綁匪大開殺戒,這是肖央的PLAN A,也是一個父親絕望無助的吶喊。

在劇本的PLAN B裡,他寫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隨後肖央親自演繹了這個劫持醫院的故事,但是卻用飛蛾撲火的勇氣對抗了權貴,拯救了兒子,寫出了震撼人心的PLAN B。

影片的彩蛋裡,肖央演了一齣戲中戲,他拿著玩具手槍進行殺戮表演,隨後任達華成為了劇組的導演,他喊了一聲,表演結束,而在那塊導演板上,赫然寫著PLAN C。

我想,三個計劃,一個寫在紙張上,一個寫在現實裡,一個放進彩蛋成了影片的畫外音。

導演這樣處理就是想給入戲的觀眾一種心理安慰:影片故事是虛構的,但情感是真實的。

這種自我解構的方式極大地消解了影片給人的衝擊力,也暗合了“人生如戲戲如人生”的永恆命題。

《誤殺2》乍一看是懸疑片,仔細凝視是親情片,在你哭過後,卻告訴你這是娛樂片,這種多次的反轉並未激怒觀眾,反而讓人會心一笑,我覺得關鍵就在於影片對於悲劇的處理方式十分高明。

悲劇有三個層次。

第一個層次就是,好人被壞人害了,好慘啊。

延伸閱讀  明星拜年:楊紫拿“虎福”拜年,楊冪拿糖葫蘆拜年,楊穎穿中國風

大部分電影都是這個。

這種初級的悲劇很難引起共情,因為只要把壞人處理了,悲劇就變成皆大歡喜的happy ending了。

第二層次是,沒有壞人,但好人自身有缺陷。

很多勵志影片就是這個路數。

這種中級的悲劇很打動人,但也有直接的處理方式。

只要主角能夠接納自身的缺陷,問題也就迎刃而解了。

第三層次,也就是最高級的悲劇,那就是每個人都在做著最正確的事兒,但卻被一個叫做命運的東西捉弄,最後也無法掙脫可悲的宿命。

《誤殺2》高明之處就在於努力在向這種“俄狄浦斯式的悲劇”靠攏,影片的結尾,肖央犧牲了,當你去問責的時候,似乎無人可問,每個人都在做自己能力範圍內“最正確的事情”,每個人都是自己世界裡的“好人”。

就拿醫生來說,他錯了嗎?面對主任的暗示,他出於職業道德有過抵抗,但結果是螳臂當車;

接著說主任,他錯了嗎?當市長秘書打來電話時,他是沒有拒絕的資本的,他或許不是個聖人,也絕不是壞人,只不過做了保全自身的選擇罷了。

接著說市長秘書,他錯了嗎,他就是幫市長擋槍和背鍋的,他做的髒活本身就是一種“職業道德”

最後說到市長,他錯了嗎?兒子出車禍需要移植心臟,時間緊迫,為了兒子他不得不出此下策,搶走了肖央家用來移植的心臟。

再回到肖央,他錯了嗎?他就是這顆心臟救兒子的命,心臟沒了,他就要找偷心臟的人算賬,這是底層人最簡單質樸的做事邏輯啊。

掃視一圈,我們就發現,每個人都不完美,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苦衷,如果你身處他們的位置,也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這樣的故事呈現給觀眾,激發的不是簡單的戾氣和暢快淋漓的複仇快感,而是關於製度關於人性關於親情沉甸甸的思考,當這一層面的東西傳達給觀眾了,影片是懸疑片還是親情片就變得不再那麼重要了。

當然《誤殺2》並不完美,這樣一部走心之作卻把故事設定在了東南亞,一個發生在國外的父愛故事想要激發國內觀眾的情緒,多少有點隔靴搔癢,這也是最被人詬病的地方。

延伸閱讀  《八角亭謎霧》:迷霧劇場力推的優質懸疑劇,段奕巨集梅開二度

但瑕不掩瑜,《誤殺2》稱得上年末的一份驚喜,營養豐富,種類齊全,可熱血可走心,值得一看。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