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拍戲,香港導演能有多狠?


有一年金像獎頒獎典禮,周潤發與許冠文搭檔頒獎,發哥即興發揮脫口秀,將火力對準香港導演便是一頓炮轟:

“香港好多導演,有些導演日夜不睡,一心只想把電影拍好。有些導演卻在現場看馬經,按股票機和外匯機度日。”

此言一出,台下的商業大導王晶露出了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一雙無處安放的胖手彷彿透露些什麼迷茫。

“香港好多導演,有些導演在現場青筋暴現、禽獸一樣,把演員罵得體無完膚。香港好多導演,有些導演給演員罵得像狗一樣。”

話音剛落,台下的黃志強導演露出了“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放蕩笑容,似乎得到了至高無上的讚美一般。

黃志強是誰? 80年代新浪潮的代表人物之一,香港影壇臭名昭著的片場暴君,人送外號“禽獸導演”,代表作有《舞廳》、《打擂台》、《省港一號通緝犯》等。

1986年,黃志強與徐克在片場激情撕逼、場面火爆,最終導出一部驚天動地的《天羅地網》。

1993年與成龍合作《重案組》,二人因意見不合而霹靂火花,最終此片幫成龍連莊金馬影帝。同年,成龍與王晶合作《城市獵人》,因理念不同而不歡而散。

1995年,為了報復成龍,黃志強和王晶兩位龍的傳人合作《鼠膽龍威》,極盡嘲諷之能事,搞得成龍大為惱火,並讓自己的專職替身公開亮相、特地澄清。

黃志強斑斑劣跡,件件硬核,為什麼知名度還是如此之低?不是因為他的作品不夠好,只是因為在香港影壇,比他瘋狂、比他禽獸的導演實在是太多了。

除黃志強外,說起片場暴君,第一要提橫行無忌麥當雄。老麥在片場經常身兼出品人、監製、編劇、導演等多重身份,在片場可謂大權獨攬、隻手遮天。

拍《十大奇案》時,將小孩生生扔進游泳池;拍《天蠶變》時,因主角徐少強失踪,麥當雄派人去嘉禾片場搶人不得,當機立斷修改劇本、變換主角。

延伸閱讀  今夏大尺度熱劇,追完32集我頓悟了! 《冰雨火》拍出刑偵片精髓

拍《霧夜飛屍》時,在火車開來之時突然亮燈,把“屍體”扔向鐵軌,嚇得司機緊急剎車,火車差點出軌。

拍《大丈夫》時,沒申請拍攝資格就直接在街上開拍,還將車開到旺角警署,搞得警察叔叔一臉懵逼、不知所措。

拍《毀滅號地車》時,為了一場公路戲,麥家班半夜在公路上偷拍,搞得全港大塞車,製片人鍾珍被警方抓去。

拍《省港旗兵》時,在沈威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將其綁在車裡,一聲令下放火燒車,沈威出來後當場追砍麥當雄。

拍《黑金》時,麥當雄再次施展看家本領,採用偷拍方式,命令劉德華闖入夜市開槍火拼,嚇壞了一片無辜市民。

如果說麥當雄對演員造成的主要是肉體傷害,那麼另一位導演則熱衷於通過嘴炮方式對演員進行精神攻擊,他就是杜琪峰。

在拍《天若有情》時,劉德華每次拍完飆車戲卸下頭盔,都會下意識弄弄被壓扁的頭髮。

杜琪峰認為喜歡撥弄頭髮就是膚淺,要求劉華改掉這個壞習慣,但下意識的東西一時半會哪能改掉?於是杜sir張口大罵劉天王。

除了華仔之外,凡是與杜sir合作過的演員,幾乎無一倖免遭遇過這種口吐芬芳的精神洗禮,沒有被杜琪峰罵過的生涯注定不完美。

當然,千萬不要以為只要不和他合作就不會挨罵,這就大錯特錯了。老杜最擅長的戰斗方式不是當面對峙,而是隔空罵戰。

批評周星馳有才無德,直言周潤發不適合古裝,炮轟金像獎亂分豬肉,叫囂汪明荃阻礙地球轉,聲稱梁朝偉張曼玉拿獎無意義……

諸如此類的戰役可謂不計其數。儘管如此,很多演員還是希望能夠有機會被杜琪峰罵一罵,演技上得到點撥、精神上得以昇華。

當然了,既然說到杜琪峰,就不得不提他的同門師兄林嶺東。作為80年代後期和麥當雄、吳宇森齊名的英雄片導演,林嶺東最大特點就是暴力寫實。

延伸閱讀  “野路子”王驍,寧做配角15年,不靠影后母親王馥荔,38歲才走紅

在拍攝風云三部曲時,先後發掘大量黑社會成員進入電影圈。拍《龍虎風雲》時,林嶺東將一眾古惑仔帶到新藝城辦公室,嚇得老闆麥嘉瑟瑟發抖。

拍攝《學校風雲》期間,除了幾位主演之外,其餘龍套演員幾乎都是幫派成員,劈友戲份一旦開始就是假戲真做,除了導演本人別人都沒法叫停。

作為至交好友,周潤發亦將演員生涯中能吃的苦頭都無怨無悔地獻給了林嶺東。

拍《龍虎風雲》被吊起來毒打,拍《監獄風雲》被跳屎渠熏傷眼鏡,還要在沒有威亞保護的情況下,從懸崖直接跳入大海……

林嶺東的迷弟,當今警匪片的掌門人林超賢,更是深得偶像真傳,江湖人稱“魔鬼導演”和“虐待狂”。

拍《湄公河行動》時,林超賢在馬來西亞動用600多位臨時演員,十幾個副導演,把跑車開進商場,直接毀了整個商場。

以上一眾硬核導演之中,黃志強、杜琪峰擅長語言攻擊,麥當雄、林嶺東、林超賢痴迷肉體折磨,這些手段可以統稱為熱暴力。

還有的導演不打人也不罵人,只會拖你時間、剪你戲份,通過冷暴力方式對你的身心進行著雙重折磨,懂的人自然懂。

此外,萬能影業老闆李修賢在工作過程中,經常對劇組演員破口大罵,成奎安、周星馳等門生後輩都沒有能倖免於難。

而周星馳轉做導演後也經常被投訴為片場暴君。影壇大哥大洪金寶更是公開批評:不能只當自己是人,其他人都是狗。

我們抱著八卦心態回味著片場往事,最後亦要拿出客觀態度分析個中緣由。 《功夫》中飾演斧頭幫幫主的陳國坤曾經評價周星馳:你說其他人罵他,跟他翻臉。罵他的都不懂他,懂他的都會說謝謝。

其實這段話不止適用於星爺,亦適用於每一位對藝術認真負責的導演。也許他們的言語過激、行為不當,但每一位均是從藝術出發、為電影而戰,所以才能一將功成萬骨枯,贏得生前身後名。

延伸閱讀  本以為王一博和姐姐夠像了,直到看到肖戰和姐姐:牙齒都一模一樣

在這個商業至上、人情為重的年代,多的是得過且過的老好人,卻不見一腔孤勇的藝術家。我們仍舊期待有更多的暴躁老哥,用他們盡皆過火的態度、盡是癲狂的風格,讓香港電影重新煥發生命力。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