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飛出品,林心如監製,一群彎彎頂級帥哥出演,霍建華也在


《華燈初上》印象最深刻的一幕是花子和阿達在夜中點仙女棒。仙女棒本身就是孩童般憧憬的象徵,看著阿達努力的點燃它,花子小心翼翼和不捨,雙手捧護著,煙花簇在手心中綻放的那一刻,兩人有些慌亂的躲閃,阿達把仙女棒遞給花子,花子猶疑著不敢接。一如突如其來的幸福,嘗試著,掙扎過,可是然後呢。當他們第二次點燃仙女棒,鏡頭拉遠整個林蔭樹道,初看很唯美,再看很淒涼,微小盛開在兩人之間的煙花,短暫的燃起了希望,卻無法照亮他們的人生。

有自卑,有退怯,卻沒有一點因過往傷害後留下的痛的痕跡。整個傻白甜,就這樣是兇手?還查了三季,我和花子的志願一樣,都是當一個家庭主婦。結果,其實“當一個家庭主婦好難哦”。 “好的、壞的都要讓它過去。過去了就是好事。”花子最後依然唱了那首《祝你幸福》,過不去的苦難,但還是要祝你幸福,祝你們都幸福。

這部劇女性群像的刻畫真的很不錯,比起大開大合或者籠罩在爹味之下的女性人設,顯然這裡要細膩得多。第三季沒有突兀離奇的兇手出現,反而是很多人在第二季就猜到的花子,可是不是簡單的告訴大家她就是兇手,而是為什麼她是兇手,她是誰,她來自哪,她大概短暫卻鮮活的一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困境,每個人都要去和生活做妥協,可以走下去的人生路,就還是要磕磕絆絆地走下去。

希望劉品言可以拿獎。

延伸閱讀  官宣打臉半個娛樂圈!黑料纏身、人品堪憂的她,要翻紅了?

原以為甦的行為會有什麼反轉,沒想到就是純粹的惡啊。甚至到最後她已經覺得不隻羅雨儂,而是只要和羅雨儂親近的人和事都對不起她。當她歇斯底里罵花子是羅雨儂養的狗時,我都想抄起傢伙砸她的頭。蘇慶儀、安陵容,還有東野圭吾的小說《惡意》裡的野野口修,是一類人。自己身處泥濘不可怕,傷害自己的人不可恨,偏偏誰拉TA出火坑,帶TA見了太陽就恨誰。不可名狀的惡意最令人心寒。

電視劇裡善良的羅雨儂依然原諒了死去的蘇慶儀,還試圖理解她,反省自己是不是沒有好好呵護她的自尊心。但現實是,如果沒有花子,死掉的可能不是蘇,而是她羅雨儂,就和《惡意》裡的日高的結局一樣。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