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流小生”鄧倫,守法公民不做非要“作死”,如今狼狽不堪


近日,“鄧倫因偷稅漏稅被追繳併罰款1.06億”的新聞可以說是刷爆了各大媒體平台。

繼范冰冰、鄭爽、薇婭等明星因逃稅漏稅被公佈封殺後,鄧倫成為了又一個被金錢與慾望支配的犧牲品,好好的守法公民不做非要“作死”,如今狼狽不堪。

據有關部門調查顯示,鄧倫在2019-2020年期間,通過非法手段虛假申報,偷逃個人所得稅款4765.82萬元,其他少繳個人所得稅1399.32萬元。

為此,就連央視新聞都專門對其做出了報導,指責鄧倫身為知名公眾人物,但卻知法犯法、偷稅漏稅的違法行為。

與此同時,鄧倫的社交媒體賬號不僅被各大平台封殺,而他本人也被貼上了“劣跡藝人”的標籤,演藝事業隨之被畫上了絕望的句號。

說到演員鄧倫,無論是《香蜜沉沉燼如霜》中風度翩翩的旭鳳,還是《密室大逃脫》中陽光帥氣的“膽小倫”,他為我們塑造的也一直都是直率純真的優質偶像形象。

再加上他近幾年來極高的知名度,我們稱其為娛樂圈的“頂流小生”絲毫不為過。

然而,也就是這麼一位“優秀”的男明星,不僅多次偷稅漏稅,而且經稅務機關多次提醒督促後仍舊整改不徹底,屬於性質極其惡劣的違法行為。

而鄧倫之所以逃稅漏稅,與他的成長和成名經歷可以說是息息相關。

鄧倫從小出生在一個軍人家庭,由於父母都是軍人,部隊事務繁忙,鄧倫從小就只能和姥爺一起生活。

老一輩人對孩子都是“隔代親”,而鄧倫的姥爺也絲毫不例外。

姥爺對鄧倫從小疼愛有加,無微不至地照顧著他的生活,在鄧倫的成長過程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也是鄧倫心裡最親密的人。

由於小鄧倫從小十分調皮,姥爺非常注重對他的思想教育,希望自己的小外孫在自己的培養下能在未來成為一個可造之才。

然而,在鄧倫初中時期,姥爺卻因病去世,這讓當時正處在青春期的鄧倫備受打擊。

自此以後,鄧倫彷彿掉入了悲傷的泥潭,再加上缺少了姥爺的管束,他開始走向了墮落。

鄧倫不僅成績一落千丈,而且還染上了早戀、打架等不少的惡習。

就這樣,在頹廢了將近兩三年之後,懵懵懂懂的鄧倫也到了該考大學的年紀。

然而,由於鄧倫當時的文化課成績極差,僅憑此想要考上大學可以說是癡人說夢。

儘管他的父母想通過報補習班等方式為他補救,但卻也為時已晚。

無奈之下,成績不好的鄧倫只能選擇“藝考”這條道路。

當時的鄧倫,儘管學習成績不好,但是卻有著一副好嗓子和一個好身材,也是一塊當明星的好料子。

在親朋好友的推薦下,鄧倫的父母為他報名了當地最好的藝術生培訓班。

在那裡,鄧倫由於出眾的長相與氣質,很快就受到了老師們的關注。

再加上鄧倫本就聰明,很多別的學生要學習好久的表演技巧而鄧倫一學就會。

在得到老師們的重點培養後,鄧倫很快就找到了久違的自信心,開始從自暴自棄的深淵裡脫離。

也正是在那個時候,他想起了姥爺當年對他的教誨與期盼,於是便暗自發誓,一定要考上全國最好的藝術院校。

就這樣,在接受了為期半年之多的封閉訓練後,鄧倫不僅將朗誦、歌唱等考試科目掌握得非常出色,而且已經是當時班級裡的第一名了。

走上考場的鄧倫非常有信心,而他也憑藉著自己出色的發揮成功地考上了上海戲劇學院。

鄧倫成名後,記者問他自己最大的遺憾是什麼時候,鄧倫也是毫不猶豫地說出是自己沒能好好孝敬姥爺。

在這個階段,儘管鄧倫又找回了自我,但不可否認的是鄧倫在成長階段中缺少了很重要的思想品質教育,也為他日後抱有僥倖心理而逃稅漏稅埋下了禍根。

在進入大學學習後,鄧倫依舊憑藉著自身的優勢條件獲得了大大小小的出鏡機會,這也讓他的同班同學們非常羨慕。

在鄧倫剛上大二時,他正巧碰到了《花非花霧非霧》在上戲校內籌拍選角,鄧倫也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去現場試鏡。

儘管當時的鄧倫還略顯稚嫩,但是他與眾不同的韓範氣質很快便被編劇瓊瑤選中,在簡單的試鏡過後,鄧倫很快就與劇組簽了合同。

就這樣,鄧倫出演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部電視劇《花非花霧非霧》,在劇中與童星楊紫扮演一對情侶,從而正式進入演藝圈。

也就是在那個時候,鄧倫與楊紫結下了深厚的友誼,也在日後有了陸陸續續的合作。

儘管鄧倫在劇中所扮演的角色戲份並不多,但是由於《花非花霧非霧》的熱播,讓很多觀眾都認識了鄧倫這位初出茅廬的白面小生,也讓很多劇組和導演對他產生了的關注。

在2013-2014這兩年間,初露鋒芒的鄧倫又先後出演了《新京華煙雲》、《愛情上上簽》、《待嫁老爸》等電視劇。

延伸閱讀  陳坤、張天愛主演電視劇《和平之舟》定檔,11月4日央視開播

儘管鄧倫在當時出演了不少的電視劇,但收視率普遍都比較低,再加上鄧倫在戲中都是演的一些配角,鄧倫的名氣在當時依舊很低。

在其中一部劇《燃情大地》的發布會現場,由於鄧倫的知名度還比較低,在劇中只是飾演戲份不多的配角馬除夕,一眾演員中唯獨他沒有話筒。

主演沈丹萍看到在一旁一臉失落的鄧倫,便給他遞過去一枚話筒,但是很快便被場下的記者一把奪過去,給到了旁邊的孟召重,場面一度十分尷尬。

由此可見,儘管在此期間鄧倫出演了多部電視劇,但是在市場上的反響卻很普通,鄧倫的名氣依舊是在原地踏步,在觀眾那裡只能是混個面熟。

從本質上來說,鄧倫的事業並沒有取得實質性的突破,他在當時也只能算是一位二流明星。

直到2016年,鄧倫終於迎來了屬於自己演藝事業的春天。

在這一年,鄧倫與孫怡合作主演了都市情感劇《因為遇見你》,該劇不僅在湖南衛視熱播,而且以3.26的收視成績獲得了全國同時段電視劇收視冠軍。

同年,鄧倫出眾的韓範偶像氣質再次被台灣導演林合隆看中,與韓國當紅女星鄭秀晶合作主演了青春偶像劇《畢業季》。

這部劇儘管沒有在國內上映,但是卻因與鄭秀晶的合作意外為鄧倫打開了國際知名度,讓鄧倫獲得了不少韓國粉絲。

也是同年,鄧倫又加盟了當時全國最火的都市情感劇《歡樂頌2》,在劇中飾演關雎爾的男友謝童,並為該劇演唱了《愛我所愛》、《天已黑》等諸多插曲。

劇中鄧倫帥氣陽光的人物形象,再加上他清澈乾淨的嗓音,也讓觀眾們再次認識了這個集演戲、唱歌等才藝為一身的他。

2016這一年,可謂是鄧倫演藝事業的第一個高峰。

他不僅出演了多部經典的影視劇作品,更是憑此獲得了“騰訊視頻星光大賞”年度青春大勢藝人獎,還徹徹底底地打開了知名度,瞬間躋身全國一流男明星的行列。

就在鄧倫的演藝事業獲得了新的突破時,媒體很快便傳出了他與女明星金晨相戀的消息。

彼時,金晨已經憑藉著《無心法師》、《青丘狐傳說》、《秦時明月》等古裝劇成為了紅極一時的“當紅花旦”,在國內的受歡迎程度絲毫不低於男伴鄧倫。

他們在被傳出戀情后並沒有遮遮掩掩,而是十分大方地選擇了公開,而這對郎才女貌的兩人在坐實戀情后更是在網絡上掀起了不小的熱度

鄧倫與金晨不僅高頻率地出現在公眾的視野當中,而且也曾多次在微博上高調地秀起了恩愛。

與鄧倫在一起不久後,金晨卻因嫌棄其經紀公司唐人影視對她的不公待遇而鬧起了解約,從而事業也進入了停擺期。

在那段時間,金晨的情緒一直都處於極為低落的狀態。為此,鄧倫經常在微博上“一語雙關”,發布“晨書”系列的微博長文,為自己的女友送去貼心的鼓勵與安慰。

然而,就在鄧倫的粉絲們沉醉於兩人甜蜜的愛情中,以為他會與金晨能夠走到最後時,兩人卻於次年在微博上突然官宣分手。

至此,他們在一起還僅僅不到一年的時間。

這可急壞了不少鄧倫的粉絲,於是紛紛去詢問鄧倫的經紀人兩人究竟為何分手,但是經紀人給他們的答复卻是:兩人這輩子不可能再次復合。

對於鄧倫經紀人如此肯定而決絕的答复,粉絲們都認為是金晨辜負了他,才讓鄧倫的經紀人如此生氣。

於是她們便紛紛到金晨的微博評論區去痛罵金晨,指責金晨辜負了鄧倫對她的愛。自此,兩人的粉絲們便從此展開了長期激烈的爭吵。

兩人分手後,鄧倫與金晨的事業發展可謂是有著天壤之別。

金晨與唐人影視鬧掰後,由於極度缺乏資源,導致演藝嚴重受阻,事業也長期進入了停擺的狀態。

相比之下,在愛情上收了心的鄧倫,在自己的事業上可謂鉚足了勁,一心專注於演戲。

2017年,25歲的鄧倫迎來了自己演藝事業的巔峰。

那一年,鄧倫先是與李一桐合作主演了民國情感劇《海棠經雨胭脂透》,在劇中飾演矛盾複雜的朗家二公子朗月軒,在播出後便收穫了不錯的口碑與市場反響。

隨後,鄧倫緊接著便出演了由趙麗穎、林更新主演的古裝傳奇劇《楚喬傳》,在劇中飾演玩世不恭的南梁太子蕭策。

同年6月,在好友楊紫的推薦下,鄧倫與其主演了古裝神話劇《香蜜沉沉燼如霜》,在劇中飾演風度翩翩的魔尊旭鳳,與楊紫所飾演的錦覓展開了一段絕世虐戀。

由於劇中緊湊起伏的精彩劇情,不僅使得《香蜜沉沉燼如霜》在播出後獲得了極高的播放量,更使得它成為了近幾年最為經典的古裝傳奇劇。

作為主演的鄧倫楊紫,也在這部劇播出後獲得了極大的關注,微博粉絲也在一時間突漲幾千萬,成為粉絲們最願意磕的CP。

同年9月,鄧倫與迪麗熱巴合作主演現代都市劇《一千零一夜》,在劇中飾演高智商低情商的霸道男神、身為花藝大師的男主角柏海。

該劇自開播起就在全國同時段保持著收視率第一的好成績,網絡播放量更是一度突破了70億大關。

鄧倫主演的這幾部影視劇都在當時獲得了極高的播放量,也讓鄧倫再次從“當紅小生”一度進化成為“國民頂流偶像”。

此後,由於鄧倫在影視劇行業的爆火,他又先後接到各大綜藝的邀約。

延伸閱讀  白百何被傳懷3胎,挺著大孕肚出門被拍,三胎生父依然成謎

2017年,鄧倫首次成功破圈參加了音樂類綜藝《跨界歌王》的錄製。

雖然最終沒有獲得很好的名次,但是他憑藉著自己空靈乾淨的嗓音,仍舊俘獲了一大片粉絲的芳心。

很快,在2017年熱度已大減的《爸爸去哪兒》也看上了鄧倫自身所帶來的巨大流量。

於是便邀請他以實習奶爸的身份,與萌娃紀美伊一起作為固定嘉賓參與節目的錄製。

果不其然,鄧倫的加入不僅讓《爸爸去哪兒第五季》相較於第四季提高了不少的收視率,更獲得了觀眾們非常多的好評。

而節目鏡頭中鄧倫所展現出的溫柔有愛的一面,也讓他在觀眾和粉絲心中的形象更加完美。

在那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裡,鄧倫長時間佔據著微博明星榜榜首的位置,成為了與王一博、肖戰等人齊名的當紅頂流。

在之後長達三年的時間裡,鄧倫彷彿轉換了事業的重心,先後參加了《極限挑戰》、《我是大偵探》、《密室大逃脫》等多部綜藝節目。

相比較於2017年,鄧倫只出演了《加油,你是最棒的》等寥寥幾部電視劇,而且並未像之前一樣獲得過如此高的好評,

鄧倫的演藝事業在之後的三年裡,也一直都是處於一個不溫不火的狀態。

而鄧倫之所以這麼做,其中的原因也可想而知,畢竟拍綜藝節目比拍電視劇的片酬要高得多。

就是因為鄧倫如此之高的熒屏曝光率,在交稅時所繳納的費用卻比很多名氣比他小的明星還要低上不少,這番行為很快便引起了有關部門的注意。

然而,鄧倫及其團隊在收到有關部門的提醒後,依舊整改不徹底,仍舊保持著僥倖心理,以為自己通過一些拙劣的障眼法就能夠騙過所有人。

最終,這個“紙包不住火”的謊言終被揭穿,而鄧倫難看的“吃相”也徹徹底底地暴露在大眾的眼中。

鄧倫難看的吃相,恐怕不止於此。

在鄧倫逃稅漏稅東窗事發之前,就曾有網友吐槽鄧倫粉絲應援會的收費制度。

一般來說,明星的粉絲應援會應該都是由粉絲自發組建而成。

而粉絲應援會成立的目的,就是在明星出席活動或節目時,能夠到現場或在網絡上為其加油打氣。

與其他明星不同,鄧倫在成名並積累了大量的粉絲後,鄧倫的工作室便藉此抓住了商機,打著官方的名號,組建了幾千個粉絲應援群。

起初,粉絲們本以為是鄧倫的團隊方便安排事務才這麼做。

但令他們意想不到的是,每人在入群前都需要繳納50元的入群費用。

不僅如此,鄧倫的工作室在2020年還專門設立了鄧倫全球後援會VIP會員制度,並且還聲稱成為了會員不僅能優先參加鄧倫各類的公開活動,還能在生日當天收到鄧倫親筆簽名的生日祝福卡片等福利。

如此充滿誘惑的說法讓不少鄧倫的粉絲紛紛掏錢入坑,但每次需要發放福利時卻都因為各種事由推脫。

雖然這些錢並不是一個大的數目,但是由於鄧倫龐大的粉絲基數,僅憑這一項鄧倫的工作室一年就能獲得上億的收入。

然而,就在粉絲們以為自己掏了錢就能夠“物有所值”之時,這個所謂的“粉絲應援會”卻因一件事傷透了他們的心,也露出了其原本貪婪而猙獰的面目。

2018,由鄧倫、楊穎主演的《我的好朋友》在國內成功殺青,鄧倫的全球粉絲應援會也順勢發起了線下應援活動。

粉絲們聽到這個消息後喜出望外,本以為自己成為了會員就能與自己的偶像見面,結果鄧倫全球粉絲應援會卻在會員中發起了眾籌,用來承擔這次線下應援會的所有費用,而且明確說明只有參加了眾籌的會員才能參加本次線下應援會。

鄧倫工作室的這番操作,可是給那些交了會費的粉絲們潑了一大盆冷水。但由於粉絲們迫切地希望見到自己的偶像鄧倫,在728名會員的參與下最終還是籌集了9萬元之多。

在資金完全充足的條件下,粉絲們本以為鄧倫工作室會將線下應援會舉辦得非常好。

但更令人失望的是,現場偌大的餐桌上只有一盤又一盤早已涼透了的燒餅和一瓶瓶冰冷的礦泉水,連盛放燒餅的盤子都是帶著豁口的,而且現場的佈置也是十分地寒酸。

鄧倫工作室的這番操作可謂是徹底惹怒了喜歡鄧倫的粉絲,於是她們紛紛在網絡上發言吐槽來表達自己的不滿,而“鄧倫應援會燒餅宴”的話題也一度登上微博熱搜榜舊居不下。

事後,鄧倫工作室發表聲明,當天由於事先準備好的餐車無法進入拍攝場地,所以只能點一些當地的特色點心。

或許有人會問,那九萬元究竟去哪兒了呢?

事後,鄧倫的工作室更是恬不知恥地公佈了那九萬元的去向,其中大部分的錢果然都用來給鄧倫自己買了禮物,其中光是一個包就價值三萬多,估計比那燒餅宴都要貴上不少。

鄧倫作為國民優質的偶像,此番壓榨粉絲、填飽自己的行為,實在是令人心痛與髮指。

有人說,鄧倫的東窗事發是必然的結果,可憐但並不可惜,如今看來確實如此。

在透稅漏稅東窗事發後,鄧倫可以說是從天堂跌落至地獄。

延伸閱讀  繼《開端》後再迎循環電影,男主已定,看到編劇後電影我看定了!

首先,鄧倫的社交帳號都已被各大平台封禁,之前幾年辛辛苦苦積攢的粉絲和流量都已歸零。

其次,鄧倫還要面臨著天價的廣告違約金。

眾所周知,像鄧倫這樣的國際一線明星,節目片酬只是他們收入當中的一小部分,大部分的收入還是來自廣告代言。

鄧倫目前身為寶格麗、君樂寶、歐萊雅、聯合利等品牌的代言人。

由於鄧倫違反了廣告合同中的藝德條約,這些品牌商紛紛與他解除了合作,而鄧倫也將面臨著天價的商務違約金。

更令人感到戲劇性的是,在鄧倫出事的前兩個小時,雲米公司剛剛與鄧倫確定了合作關係並發出了公告。

而當鄧倫出事後,雲米隨即便解除了與鄧倫的合作,前前後後總共還不滿四個小時,這也讓鄧倫創造了娛樂圈品牌代言時間最短的紀錄。

再其次,鄧倫已經有多部影視劇完成了最終的拍攝,早已進入了後期製作階段,有的甚至即將上映。

比如由郭敬明導演,鄧倫、趙又廷主演的《瀧夜曲》即將在影院上映。

而鄧倫、倪妮合作主演的電視劇《夜旅人》也即將在愛奇藝首播。

這兩部戲都受到了粉絲和影迷們的極大關注,製片方也在之前發布的精彩預告片裡賺足了噱頭,然而最終卻都因為鄧倫的爛事而被無限期擱置。

這不僅對製片方造成了不小的損失,而且也對與鄧倫合作的明星們也多多少少地造成了不好的影響。

不僅如此,《兩京十五日》、《球狀閃電》兩部備受矚目的電影即將開機,而且都將鄧倫定為了電影中的男主角。

兩部電影都有著極其優秀的劇本以及拍攝和製作團隊,如果鄧倫成功出演,上映後一定能取得很好的票房和成績,也能讓鄧倫的演藝事業再次達到一個新的高峰。

然而,這些也都是後話了。

儘管鄧倫在事後也隨即發布了專門的致歉信,但是僅僅只有簡簡單單三行字的內容,而且字裡行間並不能看出鄧倫本應有歉意,反而透著幾分不甘心。

令人感到不解的是,還有不少鄧倫的狂熱粉絲想要洗白鄧倫,不惜為其編造一個又一個看似合理的理由。但是在鐵打的事實面前,花再多的功夫也只是徒勞。

據小道消息稱,在鄧倫被全網封殺後,已經由上海坐飛機狼狽地回到了故鄉石家莊。

這顆曾經璀璨耀眼的石家莊之光如今也已陷入了黑暗,迎接他的也只有對自己的悔恨。

午夜夢迴時,不知道鄧倫是否後悔過?

希望現如今依舊活躍在熒屏與舞台上的明星們,能夠遵紀守法,依法按時納稅。

千萬不要像鄧倫一樣,本能有一片大好的星途,但最終只能成為貪婪與慾望的犧牲品。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