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風光不再”的選秀節目冠軍歌手,有人在賣打火機,有人被唾棄


1985年,上海電視台推出一檔能讓普通人上電視的節目——《卡西歐杯家庭演唱大獎賽》。

這也是被公認的“中國內地第一檔選秀節目”。

巧的是,首屆卡西歐杯家庭演唱大獎賽的決賽剛好是在大年夜,當時整個上海市萬人空巷,幾乎所有人都圍在電視機前,觀看比賽。

因為火爆,這檔節目也成就了很多人的明星夢,比如周冰倩、巫慧敏都因此成名。

此後,選秀節目開始在內地興起,不過整個90年代受制於電視端、網絡媒體的發展,選秀節目並沒有太大的發展。

直到2005年的《超級女聲》一夜爆火。

這一年,也被稱為“中國選秀元年”。

此後,諸如《加油!好男兒》、《星光大道》、《快樂男聲》等選秀綜藝如雨後春筍般,相繼爆發。

這些節目都有個共性——能夠讓人一夜成名。

於是,無數怀揣明星夢的草根素人紛紛衝進賽區、登上了萬眾矚目的“造型舞台”。

然而,在選秀節目中奪冠爆紅是一回事,能否一直成為明星,卻是另外一回事。

今天,皮哥就與大家盤點一下從國內“四大選秀節目”走紅,在“剎那榮光”之後又悄然“消失”的冠軍歌手們。

他們的“消失”各有各的原因,看看失去了明星的璀璨光環後,他們如今的生存現狀又如何。

選秀節目一:《星光大道》走出的冠軍們

第一位:阿寶

作為《星光大道》初屆冠軍的阿寶,穿著打扮一直很鮮明,白色頭巾+羊皮坎肩,配上紅色腰帶,自帶陝西農民風。

而在參加比賽時,他演唱的《山丹丹花開紅艷艷》更是讓無數觀眾印象深刻。

節目之上,阿寶的人設也是讓觀眾很是同情,他自稱是來自貧困農民家庭,並未受到過專業訓練,自己也只是在勞作的時候對著黃土地唱歌。

這樣草根的勵志人生,無疑打動了很多人,也成為他火遍全國的加分項。

奪冠之後,他先是登上春晚,與兩位藝術家同台演唱。

緊接著,他登上各大綜藝,並且出專輯、參加商演,人氣一路暴漲,一度成為時代“頂流”。

不過,就在阿寶人生得意之際,他的舞台人設也隨之被戳穿。

首先,有人爆料阿寶並非“放牛娃”,父母皆是國企員工,家境殷實,且他的音樂也是接受過專業培訓。

再者,坊間又流傳出阿寶成名之後的奢侈行為,豪車、豪宅一樣不少。

儘管後來,阿寶發出過律師函嚴肅警告,但爆料的媒體似乎並沒有在意,反而對阿寶的人設繼續深扒,就連他的私生活也沒有放過。

另一邊的觀眾也因為其面孔的真與假而深感憤怒,觀眾緣一路下滑。

至此,阿寶的事業跌至谷底,在2015年之後基本就很少聽到他的聲音了。

近兩年,隨著短視頻的爆發,阿寶又想著復出。

甚至還發了幾首新歌,但畢竟沒有了當年的人氣,關注度還不如一般的網紅。

而他的近況更是一般,稀疏的頭髮、滄桑的面孔,阿寶的時代終究是結束了!

第二位:楊光

2007年,《星光大道》的舞台上迎來一位非常特別的選手——盲人歌手楊光。

雖然自幼雙目失明,但楊光的音樂天賦很高。

他的父母也為了彌補對其愧疚,更是不遺餘力地培養其音樂才能。

在《星光大道》的決賽舞台上,楊光以一首《你是我的眼》打動了所有人,並成功摘下桂冠。

同年,他便登上了央視春晚的舞台,他出色的演唱實力與憨厚的人設,讓其一夜爆火。

此後,他出專輯、上節目、成為殘奧會的火炬手和演唱嘉賓,事業蒸蒸日上。

然而,光環之下的楊光也漸漸膨脹起來,他自己在節目中也承認有段時間自己“有點飄了”。

就連曾經力捧他的導演都喊話警告,“再耍大牌就滾出娛樂圈”。

一個曾經只為音樂奔跑的楊光,在鮮花與掌聲之下,漸漸迷失。

耍大牌事件後,楊光“低調”了很多,但同時,觀眾也難以對他再生好感。

熱度退去,作為草根歌手的楊光也漸漸被人忘卻。

如今的他,選擇了從短視頻平台“復出”,但收效甚微。

或許對於草根歌手來說,成名並不等於成功,還需要踏踏實實、砥礪前行。

第三位:玖月奇蹟

2008年,玖月奇蹟在《星光大道》上一戰成名,拿下了年度總冠軍。

與鳳凰傳奇一樣,他們也是男女組合,不同的是,玖月奇蹟是器樂演唱組合。

因為表演風格新穎,玖月奇蹟在當年順利奪冠。

延伸閱讀  謝忻遭酸不配當諧星「去擺路邊攤」!本尊高EQ認了:夢想清單之一

隨後,他們便順利登上春晚的舞台,更成為綜藝節目的常客,推出的《花為媒》、《福氣東來》等歌曲也備受好評。

值得一提的是,玖月奇蹟的王小海與王小瑋本身就是一對情侶,2016年,兩人在戀愛12年後順利領證。

原本以為婚後夫妻兩人能將事業再度推向新的高度,可惜的是,他們並沒有。

2018年,玖月奇蹟在參加完央視的《啟航2019——中國音樂盛典》後,就再也沒有新的動態。

沉寂四年,在娛樂圈並非好事。

更糟糕的是,王小海與王小瑋的婚姻也出現了問題,2020年,兩人宣布和平分手。

這一變故發生後,組合中的王小海漸漸淡出,而王小瑋則是換了新的搭檔徐子威,曾經的“金童玉女”最終分道揚鑣。

至此,玖月奇蹟似乎再沒有“翻身”的可能,而這兩年,也鮮少有關於這個組合的消息。

第四位:龍婷

在沒有參加《星光大道》之前,龍婷只是一位在香港街頭賣唱的歌手,有“旺角“小龍女”之稱。

2019年,她在朋友的鼓勵下,帶著音樂夢來到了《星光大道》,最終憑藉紮實的演唱實力,拿到了年度總冠軍。

2020年春晚,她被央視安排與李谷一同台獻唱《難忘今宵》。

但對比此前的歷屆冠軍,龍婷一直處於不溫不火的狀態,也沒有多少關注度,似乎她的成名之路隨著《星光大道》比賽結束就一同終結。

因為沒有關注,綜藝節目也沒有邀約,如今她再次回到街頭擺攤賣唱,做起了自己的“小龍女”。

選秀節目二:《中國好聲音》走出的冠軍們

第五位:李琦

2013年,23歲的李琦頂著一副蘑菇頭造型來到了《中國好聲音》的舞台。

在盲選環節中,他以一首《趁早》驚艷眾人,並順利讓四位導師轉身。

李琦的嗓音很獨特,唱功也很紮實,再加上被張惠妹力捧,成為當季的“人氣學員”之一,最後順利奪冠。

之後,他又通過《直通春晚》成功登上2014年的春晚。

同年,他也發布了自己的原創單曲《我知道》,還為電視劇《金玉良緣》演唱了同名片尾曲。

而他的“貴人”張惠妹出席活動都會帶上他,按道理來說,李琦能火,但現實是他的各種作品與節目都反響平平。

究其原因,有兩點,一來李琦長相一般,甚至沒有辨識度,二來他的唱功雖可,但在音樂上的才華卻沒有多少。

2014年末,李琦在參加完《蒙面唱將猜猜猜》後,就徹底消失了。

直到2018年,他才在《聲入人心》中再度露臉,不過隨後又再度消失。

如今的李琦已經徹底放下了“明星夢”,只是偶爾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發一些自己的翻唱視頻。

第六位:張磊

2015年的《中國好聲音》,張磊憑藉一首《南山南》直接爆火。

民謠第一次成了全民追逐的熱歌類型,而在決賽現場,那英的一句“扛起中國民謠的大旗”,也奠定了張磊的冠軍地位。

不過,民謠火了,民謠原創歌手火了,可奪冠的張磊卻還是如同從前,音樂事業沒有太大改變。

雖然他也趁熱打鐵出了個人單曲、專輯,但“張磊”兩個字始終未被人記住。

其實在皮哥看來,張磊的“不火”有兩個原因。

其一,他奪冠時已經34歲了,這個年紀喪失了很多的優勢。

其二,他的歌曲主要是民謠,相對於當前的主流音樂,受眾面還是太小。

如今41歲的張磊,幹回了老本行——賣打火機。

當年他21歲離開家鄉去往新疆生活的時候,就是白天賣打火機,夜晚去酒吧駐唱。

這樣的生活,在他經歷奪冠后,似乎並沒有多大改變,只是再度遠離了娛樂圈罷了。

第七位:蔣敦豪

很多人記住蔣敦豪這個名字,大多是因為他是汪峰帶出來的第一個冠軍。

2016年,21歲的蔣敦豪以一首《烏蘭巴託的夜》,讓觀眾與導師同時看到了這個男生身上的魅力。

憑藉著乾淨的氣質與淳樸的唱功,蔣敦豪奪冠了。

不過可惜的是,當時節目已經更名為《中國新歌聲》,無論是熱度還是人氣都大不如前,所以即便蔣敦豪拿到了冠軍,也沒能在節目之外產生多少轟動。

更何況,他也是一位民謠歌手,想大火真的很難。

比賽結束之後,蔣敦豪在音樂之路上開始變得迷茫,甚至還想著通過選秀尋找出路。

2019年,他參加了《一起樂隊吧》,也拿到了總冠軍,不過,同樣對其音樂事業沒有絲毫幫助。

之後,他又參加了《創造營2021》,這一次更慘,他僅拿到第47名,就被淘汰。

更尷尬的是,同為《中國好聲音》學員出身的周深,彼時已經是該節目的導師了。

值得一提的是,週深與蔣敦豪本身就是好友,2020年,週深在參加《青春環遊記2》時還特意請蔣敦豪作為飛行嘉賓出現在節目中。

延伸閱讀  《我心飛揚》上映9小時,票房僅次《長津湖》,預測票房近3000萬

如今的蔣敦豪也已然消失在娛樂圈,就像他自己在《創造營2021》中介紹自己的那樣:“我是冠軍半生,歸來仍是素人的蔣敦豪。”

選秀節目三:《超級女聲》走出的冠軍們

第八位:安又琪

2004年,還在酒吧駐唱的安又琪看到了湖南衛視舉辦的首屆《超級女聲》,於是果斷報名,為的就是心中的“明星夢”。

從海選到總決賽,安又琪一路過關斬將,最終力壓張含韻,拿下了總冠軍。

之後,她順利簽約天娛傳媒,並推出自己的首張專輯《安又琪》。

2006年,她又發布了專輯《談情說愛》,還順帶入圍了18屆TW金曲獎最佳新人獎,雖然這個獎後來又烏龍般地被收回。

那時候,她的人氣很高,資源也不錯。

但隨著李宇春、週筆暢等新人的加入,她的音樂事業開始走下坡路。

危機感下,她還跑去韓國訓練了三個月,準備藉著韓流涅槃重生。

可惜的是,韓國的公司因財務問題倒閉了,安又琪三個月的努力也付諸東流。

之後,她雖然得到孟庭葦的幫助,但始終沒有拿出能打的音樂作品,她的名氣也漸漸消散。

直到2021年《浪姐2》的舞台上,她才再度出現。

彼時的她,38歲,滿臉的疲憊,而面對“自己為何高開低走”的問題,她也說不上到底是什麼原因。

最終,這檔節目中,安又琪也沒能帶來驚豔的表現,被淘汰出局,看來她的翻紅之路仍舊渺茫。

第九位:江映蓉

2009年,《超級女聲》也改名為《快樂女聲》,江映蓉成了這一屆的冠軍。

其實,在參加這檔節目時,江映蓉的辨識度還是比較高的,黝黑的膚色配上火辣的穿搭,再加上她極具活力的表現,讓她在舞台內外賺足了人氣。

可惜的是,與很多選秀節目一樣,此時的《快樂女聲》熱度已經下降很多,再加上同屆裡劉惜君與曾軼可的大眾關注度越來越高,江映蓉想火很難。

在奪冠后,江映蓉還陷入了整容風波當中,發的新專輯也石沉大海。

諸多不利因素之下,江映蓉漸漸淪為了素人。

與安又琪一樣,2021年,她也被邀請參加了《浪姐2》,雖然不是一輪遊,但在節目中她也沒有精彩的表現。

甚至還因為在“觀眾喜愛的歌手”榜單上墊底,而在網絡上“自我吐槽”,也是大寫的尷尬。

第十位:段林希

2011年的《快樂女聲》很有意思,當年奪冠的熱門都是劉忻、蘇妙玲等實力派選手,但最後登頂的卻是段林希。

因此,很多人都稱她為“撿漏王”。

跟所有的選秀冠軍一樣,段林希在一開始還是得到了公司的力捧。

但沒過多久,段林希的“續航”跟不上,人氣就逐漸陷入低迷狀態。

也許是想趁著自己的冠軍還有點熱度,段林希在全國接了一些商演,那段時間她賺了不少錢。

然而好景不長,僅僅過了兩年,段林希就有點“混不下去”的感覺。

2015年,她因為母親與外婆生病返回了雲南老家,為了生存,她做過微商、開過出租車,但賺的錢僅僅夠溫飽。

2017年,她向朋友借了十萬塊錢,發布了自己的單曲《小丑》,想以此重回娛樂圈,但結果卻沒能如意。

如今的她,在媽媽的勸說下已經重回北京再度從事音樂,不過生活上卻差了很多,租著3000元的房子,出行都是地鐵、拼車,收入也是微薄。

選秀節目四:《快樂男聲》走出的冠軍們

第十一位:陳楚生

2007年,不善言辭的陳楚生站上了《快樂男聲》的舞台。

在此之前,他一直在深圳的酒吧駐唱。

原本只是打醬油的他,不成想,人氣一路高漲,最後以絕對優勢力壓甦醒,奪得《快男》當屆冠軍。

可成名對於別人來說是光環、榮耀,但對陳楚生來說絕對是壓力。

看著每天趕不完的通告與商演,陳楚生想要暫時停下來,沉下心搞音樂。

但卻沒能和簽約公司天娛達成一致,最終在2008年,雙方的矛盾徹底爆發。

彼時的陳楚生也是任性,直接留下一張紙條便消失不見。

這件事發生後,天娛就雪藏了陳楚生,並且取消他的一切活動,還將其告上了法庭,索賠200億。

最後按照仲裁結果,陳楚生賠付650萬,換取了自己的自由身。

離開了天娛之後,陳楚生在新東家華誼也瀟灑地玩了很多年的音樂,寫了不少首歌,但能讓聽眾認可的卻沒有兩首。

直到他與湖南衛視和解,才上了《歌手》等節目,可惜對他的事業幾乎沒有幫助。

畢竟是日新月異的娛樂圈,有些機會一旦錯過,可能就不會再來!

第十二位:李煒

延伸閱讀  谷愛凌搶一線女星資源!這次罕見秀了一回性感,最新大片要爆火

2007年,李煒就參加過《快男》,不過只進入了50強。

三年後,22歲的李煒再度站上《快男》的舞台,並且拿下了總冠軍。

當時,他意氣風發,被很多人看好是下一任“歌王”。

在李煒的決賽幫唱環節,前來助陣的是上一屆快男亞軍甦醒,兩人還因此成了哥們。

然而,這對好哥們卻在2012年的第20屆中歌榜TW群星演唱會後台徹底鬧掰。

2013年,一張“托塔”在網上瘋傳,男主是李煒,而女主則是甦醒的女朋友夏航燕。

原來,李煒不光跟甦醒關係好,跟甦醒女友更是“親密”,兩人曾背著甦醒多次出國旅行,甚至還用小號上傳了大量的大尺度親密照。

甦醒在得知之後,當眾給了李煒一拳。

至此,還未開啟歌王之路的“李煒”與已經成名的甦醒雙雙葬送了自己的事業。

李煒雖然沒有受到明面上的處罰,但其品行不端遭到同行與觀眾唾棄,更被人喊話“滾出娛樂圈”。

至今,李煒的事業仍舊沒有起色,只能靠著商演維持生活。

第十三位:何東林

對比上面的各路選秀冠軍,何東林可以說是非常特別。

2003年,湖南電視台在本土推出一檔選秀大賽——“湖南大眾歌會- 情歌王子選拔賽”。

之後,在節目開播後改名為《超級男聲》,也就是《快男》最初的名字。

因為是湖南首檔選秀節目,電視台也只是小試牛刀,僅在本省舉辦,還設置了冠軍獎品——一輛價值20多萬的吉普車。

彼時,剛滿十八歲、還在讀高二的何東林,因為外形清秀、唱功不俗,便在父母的鼓勵下參加了比賽。

在決賽上,何東林演唱了沙寶亮剛發行的新歌《暗香》,驚艷四座,最終拿下冠軍。

因為沒有媒體的加持,這檔“低調”的選秀節目並沒有大火,但有著精彩表現的何東林,卻被多家娛樂公司相中。

不過,何東林卻拒絕了簽約邀請,他表示現階段以學業為重,而他本身也是一位學霸。

後來,節目的舉辦方給比賽的前三名選手打造了一張名為《黑白電影》的專輯,其中就收錄了何東林的一首單曲《你的決定》,而這首歌也是何東林在娛樂圈唯一的一首作品。

2004年,何東林考上了南京砲兵學院,雖然他有想過成為專業的歌手,但因為不喜歡活在眾人的視線下,所以之後就沒有再涉足娛樂圈。

因為年代久遠的關係,網上甚至連他的一張高清照片都沒有。

與此同時,他的相關動態自比賽后就再也沒有出現過。

或許,選擇遠離娛樂圈,也並非是一件壞事!

總而言之,選秀盛行的年代,似乎成名很簡單。

但隨之而來的是心態的轉變與專業能力的夯實,但大多來自底層的選手們在驟然成名之際,很難控制住自己,也難以找到前行的方向。

成名並不意味著成功,偶像藝人也好、知名歌手也罷,運氣只是決定星途的小因素,最關鍵的還得看實力、作品。

縱觀從選秀節目走出來的明星們,他們在爆紅之初,還是以謙卑的姿態努力向前,這才有後來的事業上升。

而那些過度膨脹、找不到方向的人,即便是冠軍,最後的結局只能是被觀眾遺忘。

文/皮皮電影編輯部:安言

©原創丨文章著作權:皮皮電影(ppdianying)

未經授權請勿進行任何形式的轉載

Scroll to Top